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305章 攻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己方攻城的时候,连弩车、霹雳车不能像往常一样将整个城墙设定为攻击目标,否则就会误伤已方的勇士。如果不进行远程打击,又会减轻城头的压力,让守军从容的进行反击。原本这是一个很难两全的问题,魏霸召集这些年轻将领多次研讨之后,研究出一种新的战术:在登城时,集中力量射击某一段城墙,利用远程攻击的压倒性优势,把城墙上的守军分隔成一段段相对独立的作战区域,给登城的同伴减轻压力。这种对精准度要求很高的射击,必须由最高明的射手来完成,才能保证不会误伤同伴。

    张绍等人开始冲锋的时候,一直在养精蓄锐的精锐射手们就接替了位置,全神贯注的操控着,把射击角度控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这样一来,城墙上横向联系的通道就遭到了重点关照,虽说不可能完全切断,却可以将攻城部队面对的压力尽可能的降到最低。

    当然了,尽管如此,每一个攻城的士卒面对的压力依然不小,城头不断的射下箭矢,抛下石块、木头,刺出长矛,竭力阻挡他们攻下城墙。

    关兴、张绍、张威等三人争先恐后的冲出了自己的战船,冲到了第一线。张绍一马当先,双手持矛,一个纵步上了云梯,眼看着就要冲上城头,两柄长矛,一口战刀迎面杀到。张绍大吼一声,手中长矛左右一抖,架开两柄长矛,矛头颤了一下,“呼”的一声,刺入那个魏军刀手的胸口。魏军刀手惨叫一声,向后便退,撞在身后的同伴身上。

    张绍虽然一击得手,却也被魏军耗尽了前冲的速度,他刚刚抽出长矛,又有两个敌人杀掉。张绍暗叫一声可惜,身体微微下蹲,手中长矛左拦右挡,连杀两人。魏军见他凶猛,三个步卒挤成一排,举着盾牌撞了过来。张绍无奈,向后退了一步,硬是被从城头撞了下来。

    好在城墙也不算太高,张绍一轱辘爬了起来,正好看到关兴杀到。关兴左手持盾,右手持刀,在两个白发苍苍的关家刀盾手的护卫下,杀上了城头。张绍大急,顾不得抹去脸上的尘土,抢过一架云梯,再次向城上攀去。

    樊城的南墙杀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北墙也开始了血战。孟达指挥着一架架巨大的攻城车,不断的向城墙逼近。车上的弓弩手不断的射击,压制城头的魏军。魏军藏在城墙后,藏在盾牌后,用一根根粗大的木头顶着攻城车,不让攻城车接近。攻城车每接近一步,都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孟达深知情势紧急,司马懿随时都有可能赶到城下,如果不能在司马懿到达之前拿下樊城,他们就会面临着被夹击的危险。是以他不惜代价,命令所有攻城的部队全部压上,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不给城上的魏军任何喘息的机会。

    战鼓声,矢石破空声,喊杀声,受伤将士的惨叫声,汇成一片,不停息的冲击着每一个将士的耳膜,冲击着他们的心灵。

    樊城如同一叶扁舟,在蜀军的连续不断的攻击面前,摇摆沉浮,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

    樊城东,司马懿正指挥着三万大军急驰。将士们急促的脚步将刚刚泛绿的草踩踏泥,绿色的泥土随着马蹄起起落落。士卒们急促的喘息声像是一阵风,呼呼的吹个不停。

    辛毗皱了皱眉,一边紧握着马缰,一边对司马懿说道:“将军,这么赶过去,将士们也不能战啊。”

    司马懿的身体随着战马起伏,颌下的胡须也在不停的抖动着。他焦虑的看着远方。虽然耳边充斥着各种声音,他根本听不到远处的消息,可是他的心里却响着令人不安的战鼓声。

    听到辛毗的担心,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佐治,你不了解魏霸。”

    “魏霸?”辛毗愣了一下,“魏霸是谁,不是说蜀军主将是吴懿和孟达吗?”

    司马懿诧异的看了辛毗一眼,什么也没说。辛毗却明白司马懿的意思,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他离开权力太久了,连这个能让司马懿觉得难以对付的人都不了解。

    “魏霸是逆蜀镇北将军魏延的次子,刚刚弱冠,不过机巧百出,去年关中失守,就和他有关。”司马懿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魏霸这一年来的丰功伟绩,最后说道:“此子精于机械,心思又缜密,行事每每都能出人意料。这次吴蜀联军攻击襄阳,就是他一手促成的。现在他攻击樊城,我担心樊城会失守。”

    辛毗点了点头。他在洛阳做卫尉,后来又随着天子来到宛城,看似天子身边近臣,其实对前线的情况并不了解。魏霸的事,他基本上是一无所知。不过他和司马懿父子很熟悉,魏霸能够先后击败他们,想来必有过人之处。

    “可是这样赶过去,我们也不能战啊。”

    “能在破城之前赶到城下,我们就是胜利。”司马懿一边说着,一边叫过司马师:“你带亲卫营出发,一到樊城,立刻发起攻击,不要有任何迟疑。”

    司马师应了一声,转身带着亲卫营走了。

    “这么急?”辛毗更是吃惊不已,他从来没见到司马懿这么着急过。让司马师带着亲卫营先走,一到樊城就展开攻击,这已经不是声援城中守军,鼓舞士气的问题了。辛毗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据得到的情况,蜀军也就是三万人,城中现有守军五六千,蜀军的兵力优势虽然明显,可是要在一两天之内拿下樊城,似乎也不太可能。不把城中守军的伤亡消耗到一定程度,破城还是很有难度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此子用兵有一个特点,要么不做,要做,肯定就有相当的把握。他敢攻击樊城,就说明他有破城的可能。”司马懿无奈的笑道:“不怕佐治笑话,我现在非常不愿意与他对阵。”

    辛毗凛然心惊。司马懿现在急于立功,却不想与一个刚刚弱冠的年青人对阵,可见是有些惧意了。对辛毗的诧异,司马懿心知肚明,他之所以愿意在辛毗面前表露心意,也有他的用意。把自己最虚弱的地方暴露出来,是取信一个人最有效的办法。辛毗在汝颍集团中也是轻足轻重的人,他的被压制正说明了他身后力量的强大。要想进一步的拉拢汝颍集团,辛毗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对象。

    “这一战,我有几个没想到。”司马懿轻踢马腹,和辛毗并肩而行,显得非常亲密。他的声音不高,却透着真诚,还杂带着一丝丝焦虑。“吴蜀各怀鬼胎,互相之间不可能真正信任,他们的联合作战本来不足为患。蜀军兵临襄阳,吴军却一直逡巡不前,便是明证。可是后来的事情渐渐的便超出了我的揣测。孟达击败胡质,是其一;蜀军全歼我襄阳水师,是其二;蜀军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截断浮桥,随即包围樊城,此其三。佐治,你能想得出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吗?”

    辛毗捻着须尖,沉吟半晌:“从全局来看,他们无非是想把我军拖在襄阳,为关中争取机会。可是用三万人马做饵,这代价似乎也太大了些。更何况吴懿也好,孟达也罢,都是受排斥的人,他们明知无法占据樊城,又怎么会真的攻击樊城?莫非真是因为那个魏霸?可他也是荆襄系啊。”

    “这就是问题所在。”司马懿说道:“吴懿、孟达,都是久经官场,他们愿意听魏霸的话,攻击樊城,必然是对他有信心,或者是得到了什么保证。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蜀军所战必克,陆逊也到了襄阳,他们的目的居然一步步的落到了实处,这便足以说明这个魏霸有过人之处。”他忽然笑了笑:“要不然,陛下也不会派夏侯玄去谈判。”

    “谈判?”辛毗吃了一惊,看了司马懿一眼。司马懿能知道天子身边的事,这是一个机密,司马懿把这个机密告诉他,这其中自然有其深意。

    司马懿微微一笑,把刚刚得到的最新消息告诉了辛毗。他说得很轻松,心里却非常沉重。天子要和蜀国谈判,显然已经有暂时放弃攻击关中之意。放弃关中,意味着放弃魏国的产马之地,这是一个足以影响魏国未来的国策,可是天子却根本没和他商量,自己就做了决定,他却只能事后才得到一点风声。由此可见,天子对他这个老臣已经不是那么信任了。

    这究竟是因为他几次作战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对他的能力有质疑,还是因为对他的忠心有所质疑,都不是一个好事。雷霆雨露,皆是天恩,如果天子对他有了戒心,那他这么多年的辛苦随时可能化为乌有。虽说退隐的想法不止一次的出现过,可是以这种方式退出朝堂,绝对不是他希望的结果。

    “陛下……也难啊。”辛毗淡淡的说道。

    “为君难,为臣更不易。”司马懿忽然话锋一转:“对了,佐治,听说泰山羊家有个女儿叫羊徽瑜,已经到了婚龄,不知可有了人家?”

    辛毗瞥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挑:“骠骑大将军如果想和泰山羊家结亲,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只是这个时候,合适吗?”

    司马懿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办法。夏侯徽已经被魏霸掳走了,子元是我的长子,总不能就此独身吧。”

    ————————

    感激书友洁曦的万点打赏。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