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96章 争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铁链很粗大,很结实,经受住了楼船的轮番撞击,可是岸边用来固定铁链的那些木桩却撑不住了,硬生生被一点点的拔了出来,滑入水中。沉重的铁链迅速入水,联系襄阳和樊城的浮桥宣告彻底断裂。

    蜀军将士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大大小小的战船纷纷越过浮桥,扑向还在与吴军缠斗的两艘楼船。

    张威推开了护甲,冒着被魏军射中的危险,大声吼道:“文举、仲简,冲过去,把那些吴狗撞沉!”

    “撞沉他们!”冯进也红了眼,指着那些还不肯退去的吴军小船:“给我撞上去,撞沉他们!“

    “撞沉他们!”冯家部曲齐声大喝,楼船划开水面,冲向那些吴军小船。

    在另一侧,傅兴也不甘示弱,指挥着楼船直扑吴军。

    吴军付出了惨烈的代价,有效的分散了魏军的兵力,眼看着蜀汉军截断了魏军的浮桥,还没来得及高兴,结果蜀汉水师的战船就向他们冲过来了,不由分说就是一阵乱箭,吴军猝不及防,纷纷中箭。紧接着,他们的战船又被楼船撞翻,一个接一个的落水。更让他们觉得恐怖的是,蜀军根本不听他们的求救,不仅不救,还痛下杀手,对他们实行无差别的攻击。

    吴军气得破口大骂,可是这些辱骂不仅没能让蜀汉水军将士清醒过来,反而激起了他们的杀气,以冯进三人为首的蜀军水师左冲右突,横行无忌,很快将没来得及逃出去的吴军屠杀一尽。如果不是有两道障碍拦在冯进等人的面前,也许他们会一直追到吴军的本阵。

    看着耀武扬威的大吼大叫,还不时的射出一两枝箭。发出一两枚石弹追击的蜀汉水师,吴军将士险此气炸了肺,付出了近千人的伤亡,徒劳无功也就罢了,结果还被友军给揍了一顿,这算什么事?

    朱然怒不可遏,立刻派朱绩向吴懿讨个说法。

    战场渐渐的沉寂下来,虽然汉水两岸的襄阳、樊城还能用弓弩、霹雳车来攻击水面上蜀汉水师,可是浮桥既然已经毁了。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就已经被切断,再攻击也没有实际意义,所以魏军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攻击,节省一些箭矢和石弹,准备迎接更艰苦的战斗。

    蜀汉水师游弋于襄阳、樊城之间。连夜打扫战场,捞起那些尸体和沉船,清理河道,而魏军水师的最后四艘楼船则被魏霸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拖回了大营。

    马钧坐在马背上,脸色苍白。战斗已经结束了,他还是没能看到魏霸的秘密。他还是不知道蜀汉水师的战船为什么会那么快,所有的秘密,都被藏在了那些木板下面,不露分毫。

    靳东流毫不犹豫的撤退了。他要护送马钧回去。马钧是目前曹魏唯一能够和魏霸抗衡的大匠师,他一个人的作用抵得上上万精锐,靳东流不能让他死在战场上。

    此时此刻,夏侯霸被困在了汉水南岸。他退进了襄阳城。看着已经被蜀军控制的汉水,他非常沮丧。他以为蜀军无法冲过那两道水下障碍。浮桥可以无恙,最坏的结果也能拖上几天,没想到魏霸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强行突破了阵势,截断了浮桥,把襄阳变成了孤城。

    战场上安静下来了,吴蜀之间的冲突却开始升级。面对朱绩的质问,吴懿推得干干净净,矢口否认。他对朱绩说,你们肯定是看错了,要不就是天黑,我们没看清,战场上,你们的服饰和魏军的服饰差不多,生死之间,谁能注意那么多。说不定还是你们先发动攻击,我们才被迫反击。

    朱绩气得暴跳如雷。之所以没有找魏霸理论,而是找吴懿理论,就是因为他觉得吴懿年纪大了,身份尊贵,又是世家出身,想必要点脸面。没想到吴懿耍起无赖来比年轻人还过份,不仅不承认自己的过失,反而倒打一靶,暗指吴国是魏国的属国,沆瀣一气。

    朱绩气疯了,话说到这个份上,讨要战利品的事当然谈不起来了。他愤愤不平的走了,表示要汇报孙权,把这个问题上升到破坏盟约的高度。

    吴懿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朱绩一走,他立刻召集众将议事,当着所有人的面,他指着冯进等人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们很英雄是吧?想报仇是吗?要想报仇,就要杀陆逊,就要杀孙权,杀几个普通士卒算什么本事?”他指着冯进、傅兴和张威的鼻子,口水溅了他们一脸:“我知道你们恨吴人,可是你们这么搞,只会坏事,不能真正的报仇。你们只是一帮孩子,除了吐对方一口唾沫之外,还有什么本事?你们要报仇,就要向子玉学学。知道什么叫咬的狗不叫,叫的狗不咬么?”

    冯进等人忍俊不禁,魏霸也扛不住了,打断了吴懿的话:“将军,你这是骂我么?这事儿可跟我没关系啊。”

    “你闭嘴!”吴懿没有开玩笑的心情,粗暴的打断了魏霸,噼噼啪啪的在冯进等人的脸上扇了几下:“小子,懂我的话不?懂了,就点个头,滚出去做事。要是不懂,马上打背包,滚回成都去。老子部下不要你们这样莽撞的东西。”

    冯进等人听了,知道这事吴懿扛下了,一个个老老实实的拱手应命,然后耷拉着脑袋,作认罪状的出去了。

    吴懿随即宣布暂时休整两天,然后挥挥手,把众将全轰了出去,只留下了孟达和魏霸。众人一走,他立刻换了一副笑脸,乐不可支的说道:“这几个小子还真是有眼力,不闹这么一出,我还真不好不分朱然一点破烂。现在好了,他们连块木头都捞不着。”他转过头对魏霸说道:“那四艘船的情况如此?”

    “没什么大的损失,现在就可以用。要想改装的话,还要拖回筑阳才行。”

    吴懿抚着胡须,沉吟片刻:“事不宜迟,让傅兴回筑阳去。这小子够精明,想来不会误事。子玉,我们既然和吴人翻了脸,就得防着他们下黑手,可不能掉以轻心。”

    魏霸点点头。他没想到冯进等人这么冲动,居然搂草打兔子,把吴军也给打了。不过当初支持他们冒险一战,就是利用他们对吴人的仇恨,出现今天的情况也就在所难免了。

    “吴人的事。可以拖后再说。”孟达不以为然的说道:“就以目前双方的实力来说,他们还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浮桥断了,襄阳无法支援樊城了,我们是不是该攻击樊城了?”

    “子度,你不要急。樊城是要攻的,不过我们的最终目的不是樊城。”吴懿沉吟半晌:“子玉,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魏霸笑了笑:“将军言之有理,我们的最终目标不是樊城。”他停了一下,话锋一转:“不过,樊城可能还是要攻的。否则,我们的最终目标很难实现。”

    吴懿很意外。

    “将军。陆逊本来就怀疑我们的诚意,现在又有了这个冲突,他能不起疑心?如果他不肯对襄阳发动攻击,我们又怎么能把司马懿吸引到这儿来。又怎么能让他们交手?司马懿不来,我们又哪里有机会去取南乡?攻樊城,可能是唯一能取信陆逊的手段。”

    吴懿眼神闪烁,沉吟不语。孟达却高深莫测的笑了起来:“子玉。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做?魏军不少残兵败将逃进了樊城。樊城的兵力现在至少有五千,仅凭我们这两万人,可不容易攻打啊。再者,司马懿听到浮桥被切断的消息,肯定会发力猛攻,随时都可能到樊城。”

    魏霸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限于兵力,他也不可能吹口气就让樊城倒了。不过他也不紧张,毕竟正如吴懿所说,攻樊城本身不是目的,把司马懿吸引到樊城才来目的。而吸引司马懿最好的办法,其实不是攻樊城,而是鼓动陆逊攻襄阳。

    “司马懿的行动很诡异,我不太清楚他下一步会怎么走。”魏霸说道:“我想先见见夏侯玄。”

    “夏侯玄?”吴懿和孟达同时问道。

    “嗯,我想,也许能从他嘴里了解一些曹魏内部的不合。”魏霸笑道:“比如司马懿和曹睿的关系。”

    吴懿明白了,可是他还是不太放心。他用眼神提醒了一下魏霸,魏霸会意的点点头:“请将军放心,我会把风握好分寸的。”

    吴懿没有再说什么,孟达却不置可否,仿佛根本没有听到魏霸说什么似的。魏霸也不担心他,孟达是有前科的人,他在诸葛亮面前没有任何可信度,大概除了李严之外,也不会有什么人相信他。

    魏霸找来了张绍,表达了自己要和夏侯玄见一面的意思,希望张绍能一起作陪,作个见证。张绍听了,有些为难。夏侯玄与夏侯徽还不同。夏侯徽已经是魏霸的女人,而夏侯玄却是真正的敌人。和敌人私下会面,这是很犯忌的。诸葛亮非常看重这一点,他的兄长诸葛瑾到蜀国来,他们私下里就从不见面。

    “继先,事急从权。”魏霸笑道:“能不能打赢这一仗,是最重要的事,其他的都是细枝末节。你如果的确有疑虑,我也不勉强你,丞相如果怪罪下来,我独自承担便是。”

    张绍胀红了脸:“子玉,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岂是那种怕事的人?我只是……”

    看着嗫嚅的张绍,魏霸暗自叹了一口气。这是张飞的儿子吗?一提到诸葛亮就心虚,不知道是他太软弱,还是丞相太强悍。他拍拍张绍的肩膀:“行了,我自己见他吧。”

    张绍脸红得快发紫了,他咬牙想了片刻:“不行,我如果连这点责任都不敢负,恐怕母亲大人会对我很失望。子玉,我陪你,丞相若有责怪,我担着便是,大不了去求求我妹子。”

    ————————

    诸位的支持,老庄非常感激。居然还能勉强支持住,真是不容易。继续求月票!手机用户请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