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95章 夺桥(下)

第295章 夺桥(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蜀汉水师初战告捷,按部就班的清理着水下的障碍时,朱然却一筹莫展。他没有装甲楼船,先是尝试着用小型战船上前清障,结果战船上的将士使尽了浑身力气,却无法拔动水下的木桩,反倒因为防备不周,被魏军的连弩车射伤了不少人。朱然随即又换上楼船,楼船上的人多,想必可以拔动木桩,结果他的楼船刚刚靠近障碍,就遭到了魏军的霹雳车迎头痛击。他的楼船没有装甲,一颗颗沉重的石弹呼啸而至,打得船上的将士苦不堪言,片刻之间,甲板就被击出几个洞。

    他和魏军水师交过手,原本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优势的,可是在魏军的强大阻击面前,他找不到任何破敌之术。小船不顶用,大船又成了绝佳的靶子,根本挡不住魏军的霹雳车的密集攻击。辛苦了一天,死伤逾百,一艘楼船受到重创,被迫放弃,水里的障碍却依然如故。

    这对吴军的自信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包括朱然本人也不得不承认,魏军的防守阵地非常坚固,要攻破浮桥,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朱然无奈之下,只得退到安全距离,远远的观阵。他看不到五百步以外的战场细节,但是他能听到双方的战鼓声、呐喊声一直没有停息,魏军的霹雳车、连弩车一直在持续不断的轰鸣,由此可见双方交战的激烈。且不论蜀军的进展如此,仅是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的攻击,就让朱然感到胆战心惊。

    他派长子朱绩赶到蜀军大营,询问进展,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看一眼蜀军的战船。

    朱绩在亲卫的保护下,绕过樊城。首先来到了孟达的大营。孟达听完朱绩的来意,冷笑一声,毫不掩饰对吴人的轻蔑。“征北将军还算是有点胆气,敢逼到魏军的面前,算是条汉子,比那什么陆逊好多了。我们都打了一天了,这位陆将军还没看到影子呢,真是神速啊。”

    朱绩很无奈,这次吴蜀联合作战。吴军的战绩实在是乏善可呈,陆逊目前还在襄阳城南三十里,不肯真正进入战场,发起对襄阳的攻击,难怪蜀人会讥笑他们。

    “魏军的阵地坚固。我们实在没什么好办法,苦战一日,伤亡甚重。不知道贵军的情况如何?”

    孟达哼了一声,一脸不屑的说道:“我们的进展也不好,一天了,才清除了第一道障碍,估计还得一天才能大功告成。伤亡嘛。也不少,死了七八个,伤了三十多,唉。真是惭愧啊。”

    朱绩诧异的看着孟达,心道你说谎也不打草稿啊,打了一天,魏军射出去的箭能种一片树林。打出去的石弹能堆成一座小山,你们只死了七八个。伤了三十多?骗谁呢?

    孟达也没心思给他解释,斜着眼睛看着朱绩:“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如果明天还是这么敷衍,还不如早点退远一点,免得碍我们的事。就凭你们的这样子,还想分什么战利品,分你几块石头,你要不要?”

    朱绩面红耳赤,被孟达羞辱得无地自容。不过战场上就是以胜负论英雄,没实力,就只有被人羞辱的份。他也不好反驳,只好再三请求,想见识一下蜀军水师的雄姿。

    对朱绩的心思,孟达一语道破:“你是想看看我们水师的实力,以便将来对阵时,有所准备吧?”

    朱绩连忙摇头否认,连声说只是想学习学习。孟随之也不戳破他,冷笑道:“让你看看也好。见识见识我军的实力,免得你们一直以为水战天下第一。”他随即派人护送朱绩去水寨,又派人通知魏霸。

    魏霸热情接待了朱绩,领着他看了一下。朱绩看到那五艘楼船,不禁暗自心惊。他们一直怀疑蜀军的战绩有水份,现在看到实实在在的五艘楼船,朱绩不得不信。不过,他想登上那三艘新式轮船的要求被魏霸婉拒了,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有护板挡着,朱绩根本看不到这种战船是如何驱动的,他只能从没有桨来猜测这种战船可能的与众不同。

    不过,魏霸应朱绩的要求,让他亲眼看了一下这些新式战船的速度。当朱绩看到巨大的楼船像蒙冲一样迅速前进时,脸色顿时大变,心脏也不争气的跳动起来。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些战船的威力,有巨大的体量,强大的防护能力,再加上不逊色于中小战船的速度,这样的战船简直是完美的杀手。

    怪不得蜀军水师能以一敌四,并且大获全胜。

    朱绩强按着心中的恐惧,看完了蜀军水师,连魏霸留他吃饭都没心情,匆匆的回去了。他把看到的情况对朱然一说,朱然也暗自心惊。他之所以赶来,就是想分一些战利品,尽可能的延缓蜀汉水师实力的增长速度。如果以现在这种进度,显然无法实现目的。

    朱然再也坐不住了,他一方面将情况飞报陆逊,正式请求陆逊加快速度赶到襄阳参战,避免和蜀军失和,一方面做好准备,要强攻魏军浮桥,尽可能的争取一些战功。

    朱然无法破对付水里的障碍,朱绩也没有看到蜀军是怎么做到的,但有一点很明显,没有防护能力过人的装甲楼船,他就不可能从容的去清除那些障碍,他只剩下一条路,用吃水浅的小船甚至是木筏进行强攻,直接越过那些障碍,攻到魏军的近前。

    朱然的这个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既然蜀军攻破魏军的阵地,截断浮桥是无法改变的结果,那抢在蜀军面前攻击浮桥,总能为后面瓜分战利品多一点理由。

    第二天,双方再战,朱然派出了数十艘小船和竹筏,越过障碍,向魏军的浮桥发动了攻击。魏军当然不会让他们轻易得手,弓弩手、连弩车、霹雳车一起发威,两艘一直不敢出击的楼船也终于找到了发威的机会,冲上来。蛮横的撞击吴军。在楼船面前,那些小船、竹筏根本没什么抵抗能力,只能凭借自己的灵活进行避让。

    发动攻击的吴军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短短半天时间,水面上就飘起一层尸体,基本上都是吴军将士。尽管如此,朱然还是接连不断的下令攻击,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魏军的阵地。

    吴军不惜代价的猛攻。分散了魏军的防守兵力,蜀汉水师面前的压力骤然减少,清障速度变得更快了。第二天中午,张威率先在第二道防线上打开了一个缺口。

    当消息传到本阵,蜀军水师的将士们爆发出一阵欢呼。他们的情绪迅速影响到了岸上的步卒,将士们喜形于色,似乎魏军的浮桥已经被他们截断一般。而魏军的士气却迅速坠落,这两道防线不仅是实在的防线,更是他们的心理防线,被蜀军如此轻易的突破,对他们的士气打击非常严重。

    魏霸却不敢怠慢。在短暂的欢呼之后,他下令继续清障,不准冒险出击,同时要求岸上的孟达做好应变的准备。浮桥即将被截断。魏军很可能会把这个消息通报给司马懿,司马懿率领的魏军主力随时都有可能到达城下。

    胜利在望,蜀军水师士气大涨,清障的速度也迅速提高。到傍晚时分。已经清理出一条能让楼船顺利出入的通道。在这种情况下,吴懿取消了休息的计划。下令五艘楼船同时出击,以最快的速度攻破魏军的阵势。

    一声令下,五艘楼船同时起动,鱼贯穿过通道,以势不可挡的威势向魏军的浮桥冲了过去。两艘魏军的楼船硬着头皮冲上来迎战,做最后徒劳的抵抗。不过这并不能改变战斗的走向,傅兴、张威分别将那两艘楼船顶到了岸边搁浅,然后冲向了魏军。

    经过两天的战斗,魏军准备的石弹已经消耗殆尽,霹雳车、连弩车也损坏了不少,反击的力度大受影响,而蜀军的霹雳车、连弩车却一直没有用武之地,这时候正好把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发泄到这些魏军的头上。

    楼船就是巨大的作战平台,它们靠近浮桥,弓弩手们透过射击窗,居高临下的射击魏军的阵地,装载了连弩车和霹雳车的大小战船依次而上,将一颗颗石弹,一枝枝箭矢倾泄到魏军的阵地上。

    被敌人攻到阵前,魏军本来就已经士气低落,再被对方这么压着打,魏军渐渐的支撑不住了。先是浮桥上的士卒被楼船逼得步步后退,让出了河中心的位置,然后岸边的弓弩阵地也渐渐的停止了攻击。他们的弓弩根本射不出蜀汉军楼船的装甲,射出再多的箭也是徒劳,只有所剩不多的霹雳车还在轰鸣。

    张威首先指挥着楼船靠近了浮桥。

    “撞上去,撞上去!”张威红着眼睛,嘶声大吼。

    “加速!加速!”操轮手们齐声大叫,轮动木轮,将楼船驶得飞快,破开已经变成暗红色的河水,径直冲向浮桥。

    “轰!”楼船的撞角撞上了浮桥,浮桥上的铁链虽然没有断,可是桥面却被撞得剧烈摇晃起来,一片片厚实的木板破裂成碎片,落入水中,还在浮桥上坚持战斗的魏军士卒立足不稳,纷纷惊叫着落水。

    “退后,退后,再撞!”张威大叫着,指挥着操轮手们向后倒车。轮船可以通过车轮的反转倒车,而不用掉转船头,在战斗时有非常重要的用处。

    操轮手们使出浑身力气,飞速反转木轮,木轮拍打着水花,开始向后倒退。在他们倒车的时候,傅兴指挥着楼船,恶狠狠的向浮桥撞了过去。

    “轰!”又是一声巨响,浮桥剧烈摇晃起来,上面所剩不多的木板纷纷破裂,只剩下两根粗大的铁链。摇晃还没有停止,冯进的楼船又冲了过来,再次撞上那些铁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