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93章 激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襄阳、樊城夹水而城,中间以浮桥相连接。浮桥两侧,有魏军依托两座城池立阵,以强弓硬弩以及霹雳车阻击敌人。这样就形成一个以浮桥为弓背的偃月阵,不管是从上游还是下游来的,也不管是从南面或者北面来的敌人,攻击任何一面,都等于攻击整个大阵。

    相对而言,樊城这个方向最弱,守卒只有三千,城墙相对矮小,护城河也不是很深。这也是魏霸选择樊城作为突破口的原因。只是所谓的弱也是相对于有七八千守军的襄阳城而言,真正要攻打樊城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当年关羽率领三万大军围攻了那么久,最后也没能攻克樊城,本身就证明了樊城同样的强大。

    魏霸要攻击浮桥,切断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就只有一条路:以战船由汉水上游攻击浮桥,这样一来,他就要面对魏军的三面阻击。从岸边和浮桥上设置的那一具具强弩、霹雳车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风险也非常大,更别提马钧在水下设置的那两道障碍了。

    为了避免损失太大,魏霸派亲卫魏兴赶到吴军水师,征北将军朱然的大营去,请朱然一起出兵攻击,夹击魏军,以减轻蜀军水师承受的压力。

    魏兴年纪不大,可是伶牙俐齿,有点口才,跟着魏霸久了,多少也染了些魏霸的毛病。和自己人说话的时候还收敛一些,和敌人交锋的时候就一点情面也不留,又尖酸又刻薄,每一句话都像锋利的小刀,恨不得从对方身上割一块肉下来。

    面对朱然的时候,魏兴同样如此。

    “我奉吴将军和我家少主之命,前来通知将军,我军将于明日发起对魏军浮桥的攻击。将军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起发动攻击,共破魏军。”

    朱然年近半百,打了多少年的仗,从来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使者。你这是来邀请我并肩作战吗?他对魏兴的态度非常不满意,更没有与蜀军一起攻击的想法。在他看来,陆逊虽然有怠战的嫌疑,可是这个用心一点也没错。既然蜀军这么嚣张,就让他们打头阵好了,你要有本事,把襄阳也先打一打才好。

    “我要请示辅国将军,不能擅自出击。”朱然漫不经心的说道,看都没看魏兴一起,别说是一个亲卫,就算魏霸本人来,他都未必会把他放在眼里。

    “果然。”魏兴老气横秋的点了点头,一副早有预料的模样。

    朱然一看到他这副样子,越发的不高兴:“果然什么?”

    魏兴笑笑:“我家参军说,吴军以前是水战一流,步战一般,现在是步战一般,水战也一般,只剩下一个人多势众的优势。魏军在浮桥两侧设下重重战阵,吴军的优势施展不开,再加上上一次步战失利,必然不敢出击,所以这场战事,只能由我军独立承担。”

    朱然眉头一挑,哼了一声,不屑一顾。这种激战将太小儿科了,我征战半生,会连这个都看不透?

    “既然贵军如此善战,那就能者多劳吧。”

    魏兴低下头,想了想,又抬起头的时候,脸上没有了笑容,多了几分严肃,看得朱然心里一动,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微眯双目,紧紧的盯着魏兴,仔细倾听他将要说的每一个字。

    “将军,当初两国结盟,有约在先,吴国负责控制汉水,汉水以北,我军负责,汉水以南,贵军负责。如今我军已经围困樊城,贵军还在百里之外,畏敌如鼠。”

    朱然冷笑不语,恍若未闻。

    “人有强弱,国亦如此。贵军战力不强,我们也不能勉强,你们慢一点就慢一点吧,汉水由我们代劳也未尝不可。不过,我们丑话说在前头,既然贵军不参战,那战利品就和你们无缘了。将来如果有魏军的战船或士卒溃败至此,希望将军能够自律,不要妄生贪心,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魏兴微微躬身,“这,就是我军的唯一要求,想必将军不需要再去请示辅国将军或者吴王了吧?”

    朱然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魏兴这句话,简直就是赤luo裸的打脸啊。你们不行,不敢参战,也就罢了,战利品是我们的,你们要自觉,不要想混水摸鱼?

    这是对堂堂的征北将军说话吗?这是对街头的无赖说的话。

    朱然勃然大怒,冷哼一声:“你放心,我们大吴水师天下第一,还不差魏军那点破烂。你们想要,就全部拿去吧。万一飘到我的面前,我也会如数奉还。”

    魏兴哈哈一笑:“那就好,既然将军如此大方,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他躬身拜别,人到了帐外,窃喜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么一来,我们很快就能有十艘楼船了。”

    朱然撇了撇嘴,嘴刚撇到一半,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他转念一想,立刻让人把魏兴又叫了回来。魏兴莫名其妙,有些不高兴的看着朱然:“将军,还有什么事?”

    朱然换了一副笑脸:“我听说贵军不久前与魏军水师交手,大获全胜,不知可有此事?”

    魏兴眉毛一掀,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是真的,那还能有假?”

    “是吗?我怎么觉得有些夸大其辞?”朱然故意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转弯抹角的打听起了那次战事。魏兴早有准备,如果朱然不问,那他刚才那句自言自语岂不落空了。他按照魏霸教的话说了一遍,战事基本不怎么夸张,可是对朱然想打听的那些细节,他却含糊其辞,不肯透露半点机密。

    但是他透露了一句话,俘获的四艘魏军楼船已经全部被改造成了新式的战船。

    听了这句话,朱然暗自心惊。蜀军的战船明显又有了新的改进,才能以一艘战船力敌魏军四艘战船,并且大获全胜。现在魏霸已经有了五艘楼船,战斗力已经相当于普通楼船的二十艘,如果再让他得到了魏军手中的楼船进行改造,那蜀汉水师的实力将会得到进一步的提高。

    这样一来,吴国水师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吴国之所以现在还能保持镇定,就是因为他们发现了魏国新式战船的致命弱点,有制胜之道,无须担心蜀汉的讹诈。现在情况有变,魏霸利用抢夺魏军水师的楼船进行改造,迅速的提升蜀汉水师的实力,他们已经代替魏军水师,成了吴国水师新的劲敌。

    打造一艘楼船费时费力,可是改装却不是难事,魏霸用十来天的时间就完成了这个转变。

    如果从这个角度考虑,那魏军仅剩的几艘楼船再落入魏霸的手中就不是什么好事了。更重要的是,魏霸对楼船的秘密如此谨慎,吴国细作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打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要想了解这个机密,又有什么机会能比一起作战更好呢?战场上,魏霸总不能把所有人都挡得远远的吧。

    朱然考虑再三,决定不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他转而同意出战,与蜀汉水师联手夹击魏军的浮桥。

    魏兴一脸懊丧,“不情不愿”的走了。

    朱然随即命令吴军水师向襄阳进发,逼近魏军水寨,同时给孙权和陆逊报告,说明了自己的担心和用意,希望能得到允许,协同蜀军发起攻击,近距离观察蜀军的战船,并尽可能的将魏军的楼船抢到手中,以遏制蜀汉水师的实力增长。

    孙权接到消息之后,非常犹豫。他觉得这可能是魏霸希望吴军参战以减轻压力的一计,又觉得朱然的担心很有道理。魏霸利用改造魏军的战船来迅速提升蜀汉水师的实力,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结果。而朱然希望借参战的机会近距离的了解蜀汉水师战船的情报,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主意。

    可是这样一来,必然要和陆逊的用意相违背。大战在即,他不希望干扰陆逊的决定,他自己性格冲动,却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后发制人的好处。不论是赤壁之战,还是襄樊之战,抑或是后来的夷陵之战,吴国都是采取这样的战术。陆逊的夷陵之战,更是把这个战术发挥到极致。

    孙权把朱然的报告转给了陆逊,虽然他知道朱然肯定会给陆逊报告。

    陆逊接到两封报告后,权衡了很久,最后同意了朱然的计划。与此同时,他也加快了行军速度,从南侧给襄阳的守军压力,进一步减轻魏霸和朱然的困难。

    消息传到蜀汉大营,吴懿和孟达相视大笑。陆逊终于按捺不住了,这是好事。司马懿也好,陆逊也罢,这两个人只要有一个先按捺不住,就有机会打破这个局面。

    消息往来的时间里,魏霸已经做好了准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蜀汉水师出寨列阵,傅兴、张威各率一艘改造好的楼船在前,冯进等其他三艘楼船在后。吴懿和魏霸登上了居中的楼船,远眺横亘在江面上的浮桥和严阵以待的魏军。孟达率领两万步卒,逼向樊城,做出一副随时可能攻城的架势,迫使樊城守军分出相当一部分精力来防备他。这既是牵制,又是实实在在的准备,一旦魏霸得手,切断了浮桥,他就会对樊城发起真正的攻击。

    随着两艘曾经是魏军的利器,现在却插上了蜀汉水师旗帜的楼船渐渐逼近,双方的战鼓声交相辉映,不论是战船上的,还是浮桥上的,抑或是城里的,不管是魏军还是蜀军,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战斗的开始。

    “咚咚咚,咚咚咚!”低沉而缓慢的战鼓声如同巨人的低吼,震人心魄。

    ————————

    月票形式不妙,老庄有些上火,心也乱了。昨天想了半天,忽然明白了。咱本来就不是主流,好多书友看的书也不多,一个月也未必能挣一张月票,老庄能有这成绩已经是意外了,又何必太在意。尽自己的力,端正态度去写,便也是了,至于结果如何,有时候并不是那么重要。太纠结于数量和名次,有时候反而会适得其反,乱了套数。

    所以,老庄尽自己的态度写,你们随自己的心情看。如果看得开心,有票就投一张,仅此而已。

    最后预告一下,今天还有加更,不管票数如何,只是老庄的一个尽力而为的态度而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到m.本站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