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87章 以少胜多

第287章 以少胜多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军的战法并没有错,不管你多快的船,一旦迎面相撞,而且是以一敌二,就算不残也会战力大损。可是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的楼船太慢了,刚刚调转船头,冯进已经从他们之间冲了过去。直扑殿后的那一艘楼船。而那些负责护卫任务的中小型战船被冯进的楼船冲撞得纷纷倾覆落水,就算是没有落水的,也被如蒙冲一般飞驰的楼船吓得目瞪口呆,大惊失色。

    紧跟在冯进后面的中小战船对这些手足无措的魏军士卒展开了无情的攻击。除了专门负责撞击的战船外,这些战船上无一例外的安装了连弩车,小型战船的空间有限,船头一架,船尾一架,中型战船的空间相对富裕一些,可以装上四到五架。这些连弩车都是装在可以三百六十度转动的底盘上,能够四面射击。

    连弩车都是预先装填好箭矢的,只等着发射,那些挤在一起的魏军士卒就是他们最好的靶子。不用任何人发令,弩手们就扣动了弩机,射出了密集的箭雨。

    弓弩是水战远程打击的主要武器,魏军的战船上也有弓弩手,只是由于人数限制,他们射出的箭远远没有魏军用连弩车射出的箭这么密集,造成的杀伤也相去甚远。一架连弩车,往往连抵得上十名以上甚至二十名弩手,这样的射击密集,只要两三次集射,就能对同样大小的战船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不管是射中弓弩手还是桨手,都能让一艘战船丧失战斗力。

    用楼船开道,用金属撞角撞击楼船的船腹,用连弩车密集射击,这一套战术蜀军将士已经操练过无数遍,此刻施展起来可谓是得心应手。他们越战越勇,迅速控制了战场的形势。

    冯进一心一意的冲向了魏军的最后一艘楼船。他指挥着楼船,在水面上划出一道圆弧,突破了边缘几艘战船的堵截,绕到了魏军的身后,然后掉转船头,静静的横在河中。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份威压,就是在百步以外也能清晰的感觉得到。

    船舱内,冯进站在瞭望孔前,打量着远处慌乱的魏军水师,心花怒放。他知道,第一个目标已经达成了,他已经杀透敌阵,控制了魏军水师逃跑的后路,接下来,就是一场真正的屠杀。

    操轮手们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用力挥动手臂,尽可能的放松身体,恢复体力。刚才操纵着楼船一路狂奔,让他们的体力消耗非常大。可是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长驱直入七百步,一口气穿透魏军的战阵,不算被他一路撞翻撞沉的中小战船,仅仅是这份战绩,就足以让每一个魏军士卒胆寒,也足以让楼船内的每一个士卒兴奋不已。特别是那些冯家部曲更是喜形于色,他们都知道,这一战之后,冯家就真正踏上了崛起的路。

    宽一百多步,长达七百步的汉水上,一片寂静。原本冲在最前面的那艘魏军楼船已经慢慢倾覆,船上的士卒虽然大多安全的转移到了护卫的战船上,可是楼船的倾覆还是让他们震撼不已。自从这艘楼船改装完成之后,多次演习证明,这艘楼船的速度虽然不快,抗打击能力却是一流,从来没有人会想到它也会被敌人撞沉,而且是比体量远远小于自己的战船撞沉。

    这对魏军的士气造成了严重的打击。那些转移到其他战船的楼船将士一个个面色沮丧,无精打采,他们的勇气似乎都随着楼船一起沉没了。

    在难熬的沉寂中,更多的蜀军战船脱离了战场,聚集到了楼船的身后,封锁了魏军逃跑的水面。

    虽然此刻魏军还有三艘完好的楼船,还有三十多艘中小战船,可是面对只有一艘楼船的蜀军水师,他们还是落了下风,迟迟没有发起反击。

    “吴将军,胜负已定。”看着远处那横亘在汉水之上一道黑线,魏霸松了一口气,他很清楚,魏军士气已丧,现在只有逃生之意,无战斗之心。人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有难以消除的恐惧感,既有楼船的强大实力,又有近乎蒙冲的冲击速度,这足以让在水战上一直没什么信心的魏军慌作一团。

    水战和陆战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安全感。陆战如果失利,还可以四处奔逃,水战则不然,一旦失利,特别是战船被击沉,船上的士卒就会落水,就会面临着被水淹死的可能。这样的恐惧心理对每一个人都存在,对不太擅长水战的魏军来说更甚。魏军主要来自于北方,大多数人不善水,一旦落水就等于死亡,不像善水的南方士卒还有泅水求生的可能。这样的心理压力时时刻刻的存在他们内心深处,一旦战事不利,他们就会丧失斗志,只想着先逃出去,保住自己的性命。

    心理上的弱势,可以用强悍的实力来弥补,可是一旦实力也不如对方,他们就会迅速的崩溃。

    眼下的魏军水师将士就是如此心理。他们虽然在数量上还有优势,可是面对蜀军强悍的实力,他们未战先败。

    剩下的,只有求生的欲望。

    逃出去,是每一个魏军将士心头的呐喊。

    可惜,魏霸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冯进也不肯给他们这个机会。在短暂的沉默后,冯进率先发动了攻击。他把其他的战船留在身后,截杀逃跑的魏军,自己指控着楼船一骑绝尘,义无反顾的冲进了魏军的阵地。

    战斗,再次开始。不过,这一次优势已经完全转移到了蜀军这一边。装甲楼船在魏军战阵中来回冲突,如虎入羊群,当者披靡。魏军虽然射出了一枝枝利箭,可是这些箭落在装甲上虽然叮咚作响,却根本伤不了楼船一根毫毛,反倒像是战鼓声,激励着蜀军将士更加兴奋。可是蜀军射出的箭,却对魏军造成了严重的伤害,藏在楼船里的弩手们尽情的射击着,视线所及的目标,都有可能成为他们的猎物。

    在楼船的面前,这些魏军战船除了逃跑,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他们就算鼓起勇气,想上去缠住敌人也无法做到。而那些能够和楼船抗衡的楼船,却像一个被捆住了腿的老太太,虽然竭尽全力,还是无法跟上冯进的步伐,一旦脱离其他战船的保护,他们就面临着蜀军战船的撞击,一旦被撞中,他们就会进水,就会沉没。

    冯进指控着装甲楼船,像一个骁勇的骑士,在敌人的阵中往来冲杀,面前无一回之将。他甚至不需要全力以赴,只安排一百名操轮手,就可以游刃有余的戏耍魏军的楼船。

    在又一艘楼船被蜀军击沉之后,魏军开始逃跑。可惜,就算是逃跑也没有那么容易。兵败如山倒,溃败的局面一旦形成,魏军将领就对部下失去了有效的控制,所有的战船都在争先恐后的撤退,没有人再去护卫行动缓慢的楼船。失去了其他战船的保护,那两艘楼船很快就被几艘装备了撞角的蜀军战船包围了。

    在死亡与投降之间,魏军没有太多的犹豫,很快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两艘完好的楼船被押送到了吴懿和魏霸的面前,当那些魏军将士垂头丧气的从楼船里走出来的时候,吴懿笑了,笑得很开心。以仅有一艘楼船的水师出击,却能擒获两艘甚至更多的楼船,仅是这样的战功,也足以让他加官进爵了。

    失去了楼船,魏军的士气更是一落千丈,在奋勇战斗了两个时辰,却依然突围无望的情况下,魏军将士彻底崩溃了。他们放下武器,瘫坐在摇摇晃晃的战船处,升起了降旗。

    蜀军虽然战术得当,出其不意,一开始就占了上风,可是毕竟人数不占优势,是以从吴懿、魏霸到每一个士卒,甚至那些在辎重船上观战的士卒都提心吊胆,生怕没能一口气击败魏军,让魏军缓过气来,扭转战局。这其中压力最大的当然是那些参战的将士,他们不敢有任何懈怠,哪怕身体已经疲惫不堪,依然撑着一口气顽强的厮杀,不断的攻击魏军,不给他们任何翻身的机会。

    铁锤击打铁条,铁条固然会变形,可是铁锤也承受了同样的压力。苦战半日,每一个蜀军士卒此刻也已经精疲力竭,他们只是凭着一股信念在坚持。此刻看到魏军树起降旗,放弃抵抗,他们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几乎所有的士卒都举欢呼起来。

    桨手们松开了船桨,举起了已经红肿的手掌,尽可能的伸直麻木的手臂,弓弩们手举起流血的勾弦指,长矛手们举起血淋淋的长矛,刀盾手们举起新增了无数缺口的战刀,楼船上的将士打开了楼船的装甲,齐聚在甲板上,举起双手,向岸边高坡上的吴懿和魏霸发出欢呼。

    欢呼声如同一阵微风,吹过被染红的河面,吹动那些在水中沉浮的战船,吹过每一个将士的心头,渐渐的汇成一股惊天动地的呐喊,拂动河水,摇动山林。

    “将军万岁——”

    “参军万岁——”

    吴懿大喜,松开了握得紧紧的拳头,侧身看看魏霸:“子玉,来,我们可以享受自己的胜利了。”

    魏霸含笑施礼:“敢不奉陪,将军请。”

    吴懿拉着魏霸的手,两人走到指挥台前,俯视着激动的将士们,微微躬身,然后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高高举起手臂,向所有的将士挥手致意。

    将士们见此情景,再次爆发出整齐的呐喊。

    天地为之变色,山河为之鼓舞。

    ——————

    最后一天,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