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86章 突击的楼船

第286章 突击的楼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楼船的标准配备是一百名操轮手,两百名弓弩手,一百名长矛手,一百名刀斧手。不过现在冯进为了将楼船的速度提高到最快,他让一百名刀斧手改作操轮手,全力以赴。

    在两百名壮汉的操作下,车轮如飞,楼船也像一只破水前进的飞鱼,展现了与巨大的体量完全不相称的速度。短短百步,楼船就进入全速前进的状态。平静的河水被船头犁开一道沟,翻滚着雪白的浪花,顺着楼船的两侧,飞快的向后卷去。

    船头的如鸟喙般的金属撞角像一只急驰的箭头,在片刻之间,就逼到了魏军水师面前。一只中型战船首当其冲,船上的魏军将士看着迅速逼近的楼船,吓得目瞪口呆。船头的鼓手双手张开,手中的鼓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入了水中。

    楼船,居然跑得像蒙冲一样快?

    魏军将士不明白蜀人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他们都清楚,双方的体量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如果发生正面冲撞,他们只有一个船翻人亡的结果。不用后面的船率指挥,桨手们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

    “转向,转向,让开楼船!”桨水们一边用力划桨,一边七嘴八舌的大叫着。

    他们做出了正确的反应,可是他们的反应太慢了。冯进有心立威,又岂能让他们逃脱,见他们想转向避开,冯进立刻下令冲上去。

    不用调整方向,就是全速的冲上去,凭借着楼船的力量,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攻击:撞击!

    “轰”的一声,楼船的船头震颤了一下,微微扬起,随即又向下一沉,继续向前急驰。船舱里的每一个人都清晰的听到了船腹刮擦到什么东西而发出的闷响。

    那是被他们碾入水底的魏军战船。

    刺耳的刮擦声像是最动听的仙乐,刺激得每一个蜀军将士心潮澎湃,他们齐声怒吼,再次加速,向下一艘魏军的战船冲了过去。

    在他们的身后,水面一阵剧烈的摇晃,被强行摁入水底的魏军战船底儿朝天的浮出了水面,一个个落水的魏军将士在水里扑腾着,将水面搅成一团。没等他们明白过来,迎接他们的是一蓬箭雨。魏军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被蜀军射得惨叫连连。

    首战告捷,楼船内的将士越发的卖力,楼船像是脱缰的野马,势不可挡的劈开了魏军的阵势,凡是挡在楼船前的中小战船,无不辟易。如果不能及时的避开,在全速前进的楼船面前,他们根本没有一战的实力。撞,他们不是对手,围上去,他们也来不及靠近。楼船急驰的同时,两侧的射击孔里还不断的射出一枝枝利箭,将那些忙于躲避的魏军射得狼狈不堪,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左转,左转!”冯进敏锐的目光紧紧的注意着前方,当看到魏军的装甲楼船进入视野时,他立刻发出了转向的命令。

    “左转——”左侧的操轮手们大声应喝着,用力拉住了飞旋的车轮,降低转速,粗大的转轮发出咯咯的声音,车轮轮片突然降速,楼船向左侧偏去。

    在所有的注视下,巨大的楼船在水面上划出一道漂亮的弧,轻盈的掠过了魏军冲在最前面的楼船右舷,几乎是擦肩而过。以为相撞在所难免,已经做出了最坏打算的魏军将士目瞪口呆的看着从身边飞驰而过的蜀军装甲楼船,非常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这就是像是一个二百八十斤的大胖子,却像一个轻盈的舞女一般,踮起脚尖,做出一个优美的芭蕾舞标准运作。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在楼船的身上,三十多艘蜀军中小战船紧紧跟随,向楼船上射出一蓬箭雨,然后冲向下一个魏军阵势。魏军躲在盾牌后面,听着箭枝射在盾牌上、船板上的响声散去,刚准备松一口气,耳边又听到一声惊恐的尖叫:“小心,小心!”

    魏军将士不解的向叫声处看去,只看他们的都尉一手抓着栏杆,一边指着远处,面容狰狞,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不少魏军将士也倒吸一口冷气。

    一艘体型狭长的蜀军中型战船,像一支利箭一样,向他们的右舷冲了过来,在船头的前面,隐约可见一个寒光闪闪的鸟喙状撞角,几乎全部隐在水下,劈开一道波浪,迅速接近。

    “咚!喀嚓!”两船相撞。

    楼船轻轻的晃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平静,可是恐惧却没有散去。谁都知道,刚才那一声不是简单的撞击,只怕蜀军战船隐在水下的撞角已经撞破了他们的船腹。

    果然,船舱里的桨水突然发出一声惊叫:“船破啦,进水啦!”

    魏军立刻慌乱起来,都尉松开了栏杆,大声吼道:“叫什么叫,快给我堵上,堵上!”他又冲到舷边,指着正在后退的蜀军战船,狂吼道:“给我射,射死他们!”

    魏军弓箭手捅到船边,向蜀军的战船射出密集的箭雨。不过他们随即发现,这样的射击对蜀军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蜀军的战船上覆盖着一层木板,就算是强弓射上去,也很难伤及下面的蜀军将士。

    没等他们找出应对的办法,又是一艘蜀军战船飞驰而至,船头的鸟喙状撞角在船腹上撞在一个能容人出入的大洞。

    河水汹涌而入,挟带着无限的恐慌,所有的桨水都慌了,原本速度就不快的装甲楼船彻底停了下来,在河水中慢慢倾斜。那些运气好,没被冯进撞翻的战船围着即将沉没的楼船,手足无措,除了能把楼船上的同伴接到自己船上之外,找不出更好的办法。

    山坡上,吴懿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刚才冯进的楼船从魏军的楼船旁擦肩而过时,他几乎把指甲掐进了肉里。双方的楼船都差不多大小,就算速度快些,一旦撞在一起,也会受到不小的损失,肯定无法还这么骁勇。看到安然无恙,他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破口大骂:“冯进这个竖子,差点把老子的胆吓破了。”

    “哈哈,等他回来,将军罚他!”魏霸笑道。

    “是得罚。”吴懿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不过,希望他还能安然无恙的回来受罚。”

    魏霸笑而不语。他知道,虽然吴懿观看水师演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可是他对这场一对四的战斗还是有所担心,担心打虎不成,反被虎伤。可是他却知道,只要不出意外,用车轮驱动的新式战船在速度上有绝对的优势,足以把这些魏军水师留在这里。

    他和冯进等人研究的战术很明确,不是用楼船对楼船,用中小战船对中小战船,如果是这样,那么魏军的数量优势足以弥补技术上的不足。他反其道而用之,利用楼船的速度优势和防护能力,强行冲开魏军护卫战船的阻击,给装备了特制撞角的中型战船开辟出一条通道,让他们能够顺利的接近魏军的楼船。魏军楼船速度慢,操作不灵活,就是一个巨大的靶子,闭着眼睛都能撞中。只要撞出一两个洞,就可以把这些楼船变成废物。

    搞定了这些楼船,那冯进指挥的楼船就是唯一的巨毋霸,可以从容的对魏军的中小战船下手。魏军的中小战船没有那种鸟喙状的撞角,仅凭船体很难对楼船造成实质性的损伤。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胜利也就在意料之中。

    魏霸的担心是冯进能不能把这些魏军战船全部留在这里,最致命的武器是敌人不知道的武器。新式战船的速度是他最大的倚仗,他不想让魏军过早知道,只有把这个杀手锏留在手里,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获取更大的优势。一旦让魏军知道了这个秘密,魏军就算短时间内找不到提高楼船速度的办法,也能凭借数量优势来抵消这个不足之处,至少他们会谨慎许多,而不会像今天这样冒冒失失的就送上门来。

    这也是他选择在这里与魏军交战的原因,看似示弱,实则上是要把这支魏军水师一网打尽。

    他紧紧的盯着战场,盯着正在快速突进的楼船。

    冯进比魏霸还紧张,不出意外,他将来就是指挥这支水师的将领,他当然不希望这个秘密被魏军知道。而要以少胜多,还要将数量占优势的敌人一网打尽,他就必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出击,在敌人意识到危险之前,将他们变成残废。

    两艘居中的魏军楼船就在眼前,冯进立刻下达了命令:“右转!”

    “右转!”操轮手们齐声应诺,左侧的操轮手使出吃奶的力气,全力转动,右侧的操轮手则死死的拽住了飞转的车轮。

    巨大的楼船再次转向,冲向了并肩而行的魏军楼船。

    此刻,第一艘楼船刚刚被撞中,还没有露出沉没的迹象,后面的魏军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所在。他们只是对蜀军楼船的速度非常震惊,见蜀军楼船冲了过来,他们不约而同的做出了选择,准备强行拦住这艘速度奇快的蜀军楼船。

    ————————

    伪君子跑得真快,老庄追得很辛苦,很快乐啊。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