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82章 马谡请令

第282章 马谡请令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诸葛亮缓缓放下手中的计划书,露出无奈的苦笑,伸出手指轻轻的掐着眉心。费祎站在一旁,脸色很难看,接连几日的奔波劳累,一路上的权衡计算,让他非常疲惫,此刻看到诸葛亮这个神态,他忽然松了一口气。

    他相信丞相肯定能做出最合理的选择。

    诸葛亮闭着眼睛,揉着酸胀的眉心,想着这份计划书的字里行间透出的决绝,眼前似乎又浮现出魏霸那破釜沉舟般的狠厉面容。

    这个计划太大胆了,大胆得近乎玩火。诸葛亮非常担心,毕竟魏霸这次面对的不是普通人,而是曹魏和孙吴的最高统治者和魏吴两国的主力,他要想以房陵的三万乌合之众挑战两者,这其中蕴含的风险之大,是个正常人都不敢轻易尝试。

    可是诸葛亮也非常清楚,如果真能把曹魏的主力牵制在襄阳一带,并把东吴拖入战场,对蜀国的利益也是难以估量的。蜀国将获得难得的喘息机会来消化关中,积聚力量。只要把魏吴拖得两三年内无法对蜀国发动大规模的攻击,就是一个莫大的功绩。

    他不知道魏霸是不是也这么想,但是他的确需要魏霸这么做。就算那三万人损失惨重,这也是值得的。能用那三万人拖住魏吴两国的主力,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很划算的冒险。

    “传书魏霸,我同意他的计划,不过要小心,适可而知,不可冒进。”

    费祎应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霍弋连忙记下。

    “传书李严,让他送一批粮草到房陵去。”诸葛亮接着又说道:“永安短时间内不会再有战事,不用再送粮草来。送到房陵去吧。魏霸有了粮,才能更从容。”

    “丞相英明。”费祎赞了一声。

    诸葛亮看了他一眼,淡淡的一笑:“吴懿去了房陵,汉中空虚,让李严领一万人去南郑,免得被羌人钻了空子。必要的时候,还可以支援房陵。”

    费祎一愣,随即会过意来。

    ……

    就在诸葛亮做出决定的时候,魏霸也正在和吴懿、孟达等人商议军情。虽然主动出击的战略决策已经做出。可是究竟怎么打,大家还要商议。这样的高级作战会议,傅兴等都尉级的中下层军官是不能参加的。有资格参加的除了吴懿、孟达两位主副将和魏霸、马谡两位丞相府参军外,就只有宗预和魏风。

    六个人,围着荆襄的地图。各自想着心思。

    以三万人主动攻击魏军的六万主力,一想到双方的兵力对比,所有人的心头都有些沉甸甸的。

    魏霸提出的设想以利用樊城的特殊地形,把魏军吸引到襄樊来,然后再诱使吴军出击,最后促成魏吴双方交战。再利用这个机会,夺取南乡郡。接应邓芝重夺武关城,兵临南阳。樊城在汉水北岸,与汉水南岸的襄阳城相比,樊城的城池规模都要小得多。相对也就容易攻取。可是易取也是相对的,在魏军水师占据汉水的情况下,这只攻城部队很可能会被魏军包围全歼。

    “要想攻樊城,就必须先解决汉水上的魏军水师。否则。我军后路没有保障。”孟达不紧不慢的开了口:“再者,依子玉的计划。在魏军来攻的时候,我们还要越过汉水,退入襄阳郡,甚至有可能一路退往南郡。不控制汉水怎么行?”

    一直抱着手臂沉思不语的魏霸忽然说道:“孟将军,汉水上的魏军水师,我可以想办法解决掉。”

    孟达瞥了他一眼,咧了咧嘴:“如果子玉能够解决魏军水师,我可以负责攻克樊城。”

    魏霸笑了起来,微低着头,绕着地图,慢慢的走了几步。众人的目光也随着他的走动慢慢移动。魏霸走到地图的右侧,目光落在丹水、均水汇流而成的那一大片湖泊上,停下了脚步。

    “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夺取南乡郡,重夺武关。”魏霸双手撑着案边,盯着那一片被示意成水域的地图:“这里,只能有我们的水师,不能有魏军的水师。所以,我们第一步的目标,是吃掉这些魏军水师,然后,用夺取来的战场,保证对汉水的控制。孟将军……”他抬起头:“我要把你当饵,把这些水师调离驻地。”

    孟达眼神一紧,顿了顿:“如果子玉计划周详,我冒点险没问题。”

    魏霸微微点头:“孟将军果然是豪气过人,这个重任,非孟将军莫属。诸位,我有一个计划,想请诸位一起参详。”

    ……

    军议散去,已经是半夜,魏霸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把魏风请了来,交待了几句,魏风连连点头,转身匆匆的走了。魏霸把他送出大帐,一抬头,却看到马谡负手站在帐前,微仰着头,看着东山上皎洁如玉盘的月亮。魏霸愣了一下,连忙上前行礼。

    “幼常先生。”

    魏霸本来一直称呼马谡为马君。君是三国时代的尊称,当然尊敬中也就透着疏远。马谡表示反对,但是他四十岁,魏霸二十岁,两人差了一辈,又不能太随便,所以魏霸就称其为先生。这是一个不那么正式的称呼,比较随便些,也适应马谡在丞相府的前辈身份。

    “子玉,我来找你,是想请一支令。”

    魏霸汗颜,连忙说道:“幼常先生,你这可折杀我了。我怎么能给你下令。”

    马谡摇摇头:“此地没有外人,我们不说那些客气话。我到这里来,你很清楚是为了什么,可是……”他犹豫了一下,“我也有我自己的一点私心。”

    魏霸想了想:“我知道,先生想重新证明自己。”

    “是的。”马谡偏过脸,看着魏风远去的方向:“我想和你兄长一起行动。”

    魏霸眉头一挑,脱口而出:“这很危险。”

    “是的,正因为危险,我才要去。”马谡笑了起来,“不是我看不起你兄长。他的勇猛没有任何问题,可是要想完成你安排的任务,他还需要一个能帮他出谋划策的人。”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想我也许是个不错的人选,你应该知道,那里的地形,我非常熟悉。”

    魏霸沉默了半晌。既然想以小搏大,冒险当然是避免不了的,要让别人心甘情愿的冒险,就必须让自己人承担最大的风险。魏风便承担了最大的风险。他也借着这个由头,请吴懿又调了三千精锐给魏风,又派人去关中向老爹要一千魏家武卒。

    马谡主动要去做魏风的智囊,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事实上,魏风身边的确需要一个有脑子的参谋。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马谡。虽然他知道马谡一直想找机会重新带兵,以洗去自己身上的失败者标签。他担心马谡会旧病复发,不仅对战局不利,更祸害了魏风的性命。

    可是马谡深更半夜的站在这里,郑重其事的向他请求,并且主动声明他只是为魏风出谋划策,而不是要兵权。这让他无法拒绝。如果马谡肯安心做一个参谋,他的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至少可以让他的计划成功的希望翻一番。

    魏霸权衡了很久,点了点头:“好。那我就把兄长托付给先生。”

    “多谢。”马谡双手拱在胸前,深深一揖,保持着九十度鞠躬的姿势片刻,这才直起起身子。转过身,大踏步的走了。

    魏霸站在月光下。久久没有动弹。他刚刚做出了一个选择,他不知道这个选择是对还是错。这无疑又是一次赌博。

    ……

    经过紧张的准备,三月底,丹水边的芦苇刚刚露出浅绿,孟达率领一万大军离开了筑阳。他渡过丹水,沿着丹水东行。运粮的船就在他的身后,只有数量不多的中小战船护航。

    魏军斥候很快发现了他的动静,立刻飞报骠骑大将军司马懿。司马懿接到消息,百思不得其解。他不明白孟达这一万人想干什么。从他的行军方向看,他的目标应该是樊城或者邓县,可是在吴军没有出动的情况下,这一万人向樊城出发干什么?没错,樊城的守备是不如襄阳坚固,相对容易攻击,但是攻下了,你守得住吗?

    不明白归不明白,司马懿还是按照常规派出了人马支援樊城,同时把消息送往宛城。蜀军出动了,目前的僵持局面即将被打破,请陛下做好应变的准备。

    奉命赶来支援樊城的是荆州刺史胡质,他率领三千步卒,沿洧水南下,直奔樊城。

    就在孟达率领一万大军,不紧不慢的赶路,胡质率领三千步卒赶往樊城的时候,魏霸也渡过了丹水,为魏风、马谡送行。在他们的身后,包括刚刚从关中赶到的一千魏家武卒在内的六千精锐整装待发。

    “兄长,行军作战,勇猛固然不可缺,但是身为一军之将,更需要审时度势,见机而动,千万不要勉强。”他又向身着精甲的马谡拱拱手:“一切拜托先生。”

    马谡拱手,欠身还礼。

    魏风满不在乎的拍拍自己的胸口:“子玉,你就放心吧。有这些勇士,我一定能圆满完成你的任务。阿武都能做到的事,我还能做不到?”

    魏霸眉头一皱:“若你这么说,我就不能让你去了。”

    魏风一惊,连连摇手:“别啊。子玉,你放心,我肯定不乱来,我一定听马参军的话就是了。”

    “嗯,但愿如此。”魏霸这才点了点头。魏风哈哈大笑,拱拱手,带着亲卫们大步流星的走了。马谡冲着魏霸笑笑:“子玉,你放心,要么我和他一起回来,要么,我们俩一起战死沙场。”

    “你们最好还是一起回来。”魏霸苦笑道。

    “但愿如此。”马谡微微一笑,转身走了。谢广隆带着二十个亲卫,紧紧跟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