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79章 小将丁奉

第279章 小将丁奉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潘平窘迫不堪,他用言语挤兑魏霸,不料魏霸的反击如此狠辣,拉出一个侍女来向他挑战。如果是个普通的侍女也就罢了,可是一看面前这女子的拔剑速度,他就知道,自己未必能占得了便宜。

    “你……”

    “别你你你的,敢不敢?”魏霸不耐烦的打断了潘平:“你要是敢,就像个男人似的站出来,接受她的挑战。不管输赢,我都会接受丁奉的挑战,不会用人代替。如果你不敢,就趁早滚远一点,别在这儿挡道。老子事儿多着呢,没空和你扯蛋。”

    潘平欲哭无泪。他不想应战,可是被逼到这个份上,如果不应战,不仅会丢掉一个折辱魏霸的机会,回去之后,也会被老子潘璋打断腿。被一个女人吓退,是个男人都无法忍受这个羞辱。

    他已经无路可退。

    潘平仔细的打量了铃铛片刻,咬咬牙,站了出来。他伸手按上腰间的刀柄,却犹犹豫豫的半天也没把刀拔出来。费祎见了,连忙说道:“子玉,不可鲁莽,刀剑无眼,万一伤了人,岂不是有伤盟友和气?”

    魏霸沉吟片刻:“那依参军的意思?”

    “比拳脚吧。”费祎一副很公平的样子,打起了圆场。他笑眯眯的对潘平说道:“军中练武,也常较量拳技。汉吴是盟友,不宜见血,还是比试拳脚吧。”

    潘平求之不得,忙不迭的拔出环刀,递给身边的亲卫,很大度的拍拍手:“费君言之有理,我们还是较量拳脚吧。大家都不用兵刃。”他虽然很希望丁奉一刀砍死魏霸,可是为了自己的性命安全,他还是决定接受费祎的好意。

    魏霸忍得很辛苦,他笑得肚子都快抽抽了。费祎果然是花花肠子,帮亲不帮理啊。他分明知道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拳法,和丁奉比试拳法,自己的优势会明显得多,至少不会有性命危险。他是帮自己,潘平却以为是在帮他,这个人情卖得滴水不漏啊。

    至于铃铛,潘平一定以为女人的武技再高,体力也会有所不如,如果让他知道铃铛这丫头的力气有多大,他一定不会这么开心。当然了,费祎不知道这一点,他也不会为一个侍女的死活操心,他关心的只是魏霸能不能安然无恙。所以魏霸只是感激的看了一眼费祎,什么也没说。

    铃铛倒也无所谓,能有机会揍潘璋的儿子一顿,她就觉得很开心。潘平一摆好架势,她就冲了过去,迎面就是一拳。

    潘平平时好酒好色,和女人打的交道不少,却还是第一次和女人正儿八经的动手,虽然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轻敌,可心理上根本没有当回事。见铃铛攻来,他左手摆臂去格,右手捏拳就打,目标却是铃铛看起来很是伟岸的胸口。

    一出手,就可以看出这小子不是好鸟。如果是普通女子,只怕一招就要被他逼退。

    很可惜,他遇到的是一个力气比一般男子还要大上几分的奇女子。铃铛这一拳砸出,潘平是抬起了手臂格挡,却没能挡住。没等他反应过来,铃铛一拳砸在他的手臂上,砸得他手臂一软,拳头直接撞上了自己的鼻子,而他刚递出一半的右手也被铃铛紧紧的捏住了手腕。

    “嘿——”铃铛一击得手,左手扣着潘平的手腕,右手顺手揪住了潘平的衣领,身体微微下蹲,一声大吼,就把潘平举了起来,甩过头顶,像摔一只麻袋似的,狠狠的摔在地上。

    “轰”的一声响,尘土飞扬,看得所有人都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捂住了鼻子。

    “将军!”丁奉大吃了一惊,连忙冲了过来,魏霸眼睛一横,敦武就迎了上去,微微一笑,拦在丁奉面前。丁奉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摆开架势,严阵以待,却顾不上潘平了。

    潘平的亲卫们见了,大惊失色,纷纷冲了上来,想把潘平从铃铛的手里救出来。可是魏霸既然想虐潘平,打打陆逊的脸,又怎么会让他们如此轻松得手。他一摆手,魏兴等人哗啦一声围了上去,一边拔刀,一边七嘴八舌的大骂。

    “想以多欺少?”

    “想打群架么?老子奉陪,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们吴人还要脸不要脸?对付一个女人,还要群殴?”

    “谁手痒,老子奉你玩玩!”

    潘家亲卫大多知道房陵的那件事,甚至传得有些变了形,十几个兄弟,一眨眼之间就被人宰了个精光。魏霸身边的这些亲卫对他们来说,就是最危险的敌人。此刻见敦武等人迎了上来,不由得紧张起来,纷纷列阵,准备恶战。

    周围的吴军将士看到了,都有些不自在。潘平多少也算是上人物,现在被魏霸的一个侍女像破麻袋似的摔来摔去,已经够丢脸了。潘家亲卫还要上前以多欺少,这实在有些丢人。可是眼看着潘平有被打死的可能,他们又不能坐视不管。一个个进退两难,有脑子转得快的,立刻跑去报告陆逊。

    费祎也有些紧张起来,他连扯魏霸的袖子,魏霸却根本不理他,也不和他解释,只是冷笑不已的打量着那些鼓噪不已的潘家亲卫。他还真不信陆逊敢继续当乌龟不出头,就看着手下和他火拼。真要那样,他也不介意发出信号,让李辅率军出击,把吴国的这个顶梁柱砍死在这里。陆逊只带了三百亲卫,要想杀了人再全身而退,可没那么容易。

    有敦武等人帮忙,铃铛更加兴奋。她连声大吼:“我摔,我摔,我摔摔摔!”翻过来,覆过去,将潘平在地上连摔了几次,这才扔在一旁,拍拍手,不屑的吐了一口唾沫。“呸”的一声,正吐在潘平鼻血横流的脸上。

    铃铛每摔一次,丁奉的脸就抽搐一次。等到铃铛吐出那口唾沫,他下意识的掩住了脸,好象那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脸上一样。

    潘平倒在地上,痛苦的缩成一团,根本没有注意到脸上的那口唾沫。他被摔惨了,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了位,吸口气都痛彻心脼,一动就浑身刺痛,也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他痛得涕泪纵横,和鼻血、尘土混在一起,看起来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魏霸走到脸色忽红忽白的丁奉面前,轻轻的推开敦武,冲着丁奉招了招手:“好了,潘将军和我的侍女胜负已定,现在该轮到我们了。”

    “你……”丁奉被潘平的惨样吓呆了,伤成这样,回去怎么向潘璋交待?只听说魏霸下手狠,没想到他身边一个侍女也这么狠,愣是把一个大男人摔成了一摊烂泥。他血气上涌,大吼一声:“魏霸,你欺人太甚,我和你拼了!”

    丁奉红了眼,低吼着就扑了上来。魏霸退开一步,指着他,大喝一声:“停!”

    丁奉硬生生的收住了拳势,大声吼道:“你还什么话说?”

    “你想给他报仇,找回面子?”魏霸好整以暇的问道。

    “废话!”丁奉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认赌服输,是他自己技不如人,怎么能怪我欺负他?”魏霸轻蔑的耸了耸肩:“不过,你护主心切,我很欣赏。这样吧,我们打个赌,如何?”

    “打什么赌,等我打得你满地滚再说。”丁奉虽然说得咬牙切齿,却还是停住了。

    “你打赢了我,我给他道歉,还他面子。”魏霸指指潘平,笑了起来:“你要打输了,你的命是我的,赌不赌?”

    丁奉愣了一下:“这不公平。”

    “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你接受了,就是公平的。”魏霸耸耸肩,“要说公平,你有资格和我交手?”不等丁奉仔细思考,他不耐烦的说道:“快点,你不答应,我就走啦。”

    丁奉也急了,顾不得多想,点头道:“好。我打赢你,你必须给潘少将军道歉。”

    “一言为定。”魏霸举起手掌:“你要是输了,你的命是我的。”

    “一言为定。”丁奉双目通红,和魏霸击了一掌。

    敦武向后退了一步,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他看得出来,魏霸对这个小丁奉的小将很满意,有心招入麾下,这才不顾身份的和丁奉打赌。不过,魏霸的身手他也是有数的,时间长了也许耐力不足,可是要论单打独斗,短时间的爆发力,魏霸不怕任何人。眼前这个小子只要不是传说中的少年奇才,要想在一两招之内摆平魏霸根本不可能。

    “请!”魏霸含笑伸手,双手抱圆,一手在前,一手在后。

    “请!”丁奉怒吼一声,跃身上前,伸手便打。魏霸手一搭上丁奉的拳头,不进反退,向后撤了半步,左手往外一引,右手就推上了丁奉的肩头。丁奉一拳击空,顿知不妙,想变招也来不及了,侧着身子就跑了出去,跌跌撞撞,不知道撞倒了几个人,才算停住了脚步。

    他敏捷的站了起来,诧异的看了魏霸一眼,又扑了上来。魏霸面色凝重,紧紧盯着丁奉击出的拳头,身体忽然转了半圈,藏在腹下的右手突然切了出去,正中丁奉的手腕,紧接着横肩直撞。这一撞比刚才用手推更有力,更凶悍。丁奉一下子就飞了起来,横向打了几个滚,滚得一身土,这才停住。他勉勉强强的站了起来,却因为头晕眼花,根本站不稳,转了两圈,扑通一声,又坐在了地上。

    围观的吴军顿时哗然,然后便是死一般的沉寂。

    ——————

    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