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76章 靠不住的盟友(加更,求月票!)

第276章 靠不住的盟友(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吴懿和孟达也对陆逊的做法不满,这不是故意挑拨吗?

    张温非常尴尬,连忙解释说,这不是辅国将军一个人的意思。双方联合作战,配合是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吴国方面,吴王授权辅国将军主持这场战事,蜀汉方面,本来应该是丞相来指挥,可是他现在不在,所以辅国将军才会希望和丞相府的参军魏霸会晤。至于吴、孟二位将军,你们都是长者,辅国将军不敢劳驾你们远行,所以想来想去,合适的只有魏参军了。

    吴懿和孟达听了,勉强接受了张温的解释。

    礼节上的事情理顺之后,大家商量了一下,接受了陆逊的建议,魏霸作为蜀汉方面的代表,去和陆逊面谈。为安全起见,把会面地点设在安桥塞。这样魏霸白天出塞议事,晚上可以回到安桥塞住宿。

    军情紧急,事不宜尽,魏霸立刻起身。费祎作为蜀汉方面谈判的代表,与魏霸同行。凌晨起行,当天晚上,他们就赶到了安桥塞。安桥塞的守将李辅热情迎接,设了丰盛的酒宴接待他们。第二天早上,张温继续赶往西陵,向陆逊汇报蜀汉方面的要求,费祎也跟着一起去,魏霸就留在了安桥塞。此时此刻,他虽然非常想早点看到陆逊这个三国后半期的大名人,但他现在作为蜀汉的代表,不能轻出,否则就落了下风。

    更让他担心的是费祎在路上提醒他的话。陆逊是夷陵之战击败刘备的主将,那一战留给蜀汉人的记忆太惨痛了。诸葛亮主政之后,为了大局,力主和东吴恢复盟友关系,也是顶住了很大的压力的。这一次又要和东吴联手抗衡,而主将又是这位陆逊,可想而知双方之间能有多少信任。

    另外一个方面,陆逊本人出身吴郡陆家,陆家是一个传承逾百年的世家,陆逊本人又服膺儒学,对礼义之道尊崇有加。现在他深爱孙权信任,孙权专门刻了一个印放在陆逊手中,孙权发给诸葛亮的信,都会先送给陆逊看,如果有什么问题,陆逊可以直接修改,然后自行用印,无须再通报孙权。这样的身份和地位,足以让陆逊睥睨任何人。像潘璋这样的宿将都不敢对陆逊不敬,蜀汉方面要求改在安桥塞会面的要求,陆逊能否接受,实在是个大问题。

    陆逊作为辅国将军,他愿意和区区一个丞相参军魏霸商议战事,这已经是很给面子了,现在还要让他屈尊前来,费祎自问没有这样的底气。

    魏霸也没有。他对陆逊有敬仰之情,但是了解有限。而他最近和傅兴、冯进等人在一起,倒是听了不少对陆逊不利的话。只是傅兴等人的立场摆在那里,他们当然不会说陆逊什么好话。听了费祎的担心,他也有些不安。

    在这个时代,世家和普通人的区别,无异于豪门和工薪阶层之间的区别,世家的骄傲与生俱来,哪怕是屡遭摧折,依然不减当年。陆逊有这样的家世,再有这样的地位,其心中的骄傲可想而知。

    在安桥塞等候的时候,魏霸认真做着谈判前的准备,闲暇时,和李辅闲聊了几句,其中就谈到了陆逊。不料,从李辅的嘴里,魏霸却听到了截然不同的评价。

    李辅对陆逊很不以为然,他懂什么打仗?夷陵之战,不是他打得好,是先帝打得不好。陆逊有今天的地位,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强,而是他的家世,另外也跟他娶了孙策的女儿做夫人也有莫大的关系。

    提到这一点,李辅特意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说,陆家死在孙策手里的人不下百口,陆逊为了自己的前途,居然娶了孙策的女儿为妻,这是有点气节的人都不会干的事。这样的人有什么值得尊敬的?魏参军,别怪我多嘴,你要是在陆逊面前服软,我保证会有很多人看不起你。

    李辅的话让魏霸多了一份小心。他虽然不相信陆逊是为了个人的荣华富贵而向仇人献媚讨好,但是他也不会像以前那样景仰陆逊。历史人物,往往会被罩上一层神圣的光芒,让他们变得更像神话、圣人,而不像正常的人。诸葛亮如此,陆逊大概也不会差得太远。

    三国志中,除了帝王之外,为臣的只有两人是单独列传,一个是诸葛亮,一个就是陆逊。

    费祎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两天后,陆逊的代表陆岚来到了安桥塞。陆岚是陆逊的族子,是一个长相很俊秀的儒生,大约三十多岁,看起来风度翩翩,温和的笑容中却有着一丝世家特有的骄傲和矜持。

    “辅国将军军务繁忙,不能前来安桥塞,特派我来请参军前往西陵一聚。”见到魏霸,陆岚笑盈盈的拱了拱手,笑道:“请参军放心,你的安全肯定不会有问题,这一点,可以包在辅国将军的身上。”

    魏霸皱了皱眉,觉得这个书生说话还真是够阴的,我不去西陵,难道是因为怕死?

    “这点,我相信你们有这能力。不过,辅国将军如果担心到安桥塞不安全,我也可以保证的。”魏霸面带笑容的反驳道。

    “呵呵呵……”陆岚温和的笑了。“既然如此,那就请参军随我出发吧。军情紧急,我们不要再耽搁了。”

    “不急。”魏霸也很从容的拒绝了。“辅国将军既然在忙,那我现在去意义也应该不大。”

    陆岚不解的看着魏霸,虽然脸上还有笑容,却笑得一点诚意也没有。

    “如果我猜得不错,辅国将军现在最揪心的应该是在战船上的落后吧?”魏霸越发的显得平和:“这技术改造的事,急不得的。”

    陆岚的眼角抽了一下,片刻之后,又恢复了正常,笑着摇摇头:“魏参军多虑了。虽说魏军打造了一些新的战船,可是要论水战,我大吴还是有足够的优势的。辅国将军要忙的不是这件事,而是如何攻击襄阳的事,要不然,就不会急着请参军前去了。”

    魏霸哈哈大笑。他明白了陆岚的意思。陆逊请他去商量攻击襄阳的事,那意思就很清楚了,吴军是主力,蜀军是配合吴军作战。将来分战利品,当然也是吴国拿大头,吃肉,蜀国只能拿小头,喝汤。最大的一块肉:襄阳,肯定与蜀国无缘了。

    蜀军拼死拼力,难道就是为了帮吴国夺襄阳?陆逊打得好算盘啊。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能去西陵了。

    “不然。”魏霸不以为然的摇摇头:“之所以要和吴国联手,就是要仰仗吴国的水师。现在吴国水师落了下风,就算联手,又能起什么作用?还是等等吧,等你们赶上魏国的水师再说。”

    陆岚的脸上还在笑,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反而有些恼怒。“参军,吴国不仅有水师,陆上作战,一样攻无不克。参军不要忘了,若非我军在庐江大破曹休,致使魏军主力尽在东南,无法及时驰援关中,你们的北伐,恐怕不会这么顺利吧。”

    魏霸反唇相讥:“你们打得再好,也不是没过合肥吗?张辽已经过世多年,合肥还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雄城,攻无不克,不知从何说起。”

    陆岚顿时脸胀得通红,他没想到魏霸这么直接,一点面子也不给,一刀就捅在了东吴的伤口上。一时之间,他都不知道怎么回魏霸这句话,出身世家,从小接受温良恭俭让的儒家礼节教育,让他不知道怎么应付魏霸这种不留情面的武夫。他处处效仿陆逊,可是他却没有陆逊的那种地位,而魏霸显然也不是陆逊的部下,无须给他留什么面子。

    “魏参军,我大吴可是你们的盟友啊。”陆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莫非你把我当成了仇雔?”

    “盟友盟友,盟约之友。既然是友,就应该平等。”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安桥塞是两国交境,在此会面,对双方来说都很公平。若要我去西陵,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承认一句,西陵以西,皆是我大汉之地即可。”他逼视着陆岚,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敢说吗?”

    陆岚怎么可能说,他气急败坏,铩羽而归。

    魏霸心头的愁云又多了一重。俗话说得好,要想全力一击,就得五指成拳。吴蜀现在互相猜疑,一个不服一个,又怎么可能捏合到一起去。孙权在和蜀汉联盟的同时,说不定还在和曹睿讨价还价。这样的事他又不是第一次做了。如果不是诸葛亮接受了他的混战之计,出兵房陵,威胁孙权的侧翼,让他不敢轻易西进,恐怕现在他还在威胁蜀国的安全。

    如果吴蜀不能精诚合作,那又怎么能打败魏国?可是精诚合作,这四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啊。吴蜀两国在刘备时代结下的怨恨和互不信任,又岂是几纸盟约就能解除的?

    看来合作出兵的事,不能太寄希望于吴国。吴国君臣习惯了这种左右逢源的把戏,要让他们出力,必须另想办法,逼得他们把这当成自己的事才行。

    魏霸仔细分析着三方的优劣,觉得有必要缓一缓,让陆逊以至于孙权认清眼前的形势。他冥思苦想了一夜,随即把自己的意思通知了费祎,让费祎直截了当的对陆逊说:我只在安桥塞等三天,三天之后你不来,我就回房陵。接下来大家各打各的,暂时不谈什么合作的事了。

    ————————

    加更到,小灰雀,我的债还了啊,还有月票呗?(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