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72章 唇枪舌剑

第272章 唇枪舌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张温吟哦了片刻,慨然长叹:“丞相果然又精进了。这两句虽然粗鄙不文,却也发人深醒。我等书生,多多少少都有些自恃清高,却不知道人心不古,非三代可比。又或者妄谈复古,拘泥不化,是以举步维艰。丞相有今日这般地位尚能自省,真是仰之弥高,钻之弥深,我等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只能瞠目结舌了。”

    诸葛亮含笑不语,等张温夸赞完了,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惠恕,你这些话,我可当不得啊。”

    张温笑笑,连声说道:“丞相当不得,还有谁能当得?”

    诸葛亮有意无意的瞟了费祎一眼,费祎心领神会的笑了,微微点头,表示记下了。双方见面,互相赞扬两句,拉近感情,为接下来的争吵做个准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不过张温显然没有注意到,他说的这些话一旦传到孙权的耳朵里,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感觉。

    诸葛亮拉着张温上了堂,分宾主落座,马谡、姜维侍立两旁,霍弋手持书版,等着记录他们的谈话内容。诸葛亮这才笑道:“惠恕,我说当不得,是因为这句话不是我说的。”

    张温很诧异:“是吗,那是谁说的?”

    “是我丞相府最年轻的参军魏霸所说。”诸葛亮不紧不慢的说道:“关于读书,他还说了另外一句,却与孟子异曲同工。”诸葛亮说了一半,没有再说下去,静静的等待着。

    张温应声答道:“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诸葛亮摇摇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死读书,读死书,读书死。”

    张温愕然,随即又抚掌大笑:“妙,妙,果然是一言中的,比孟子的话还要入骨三分。”他随即又用不加掩饰的仰慕目光看着诸葛亮:“丞相,能对一个年轻参军的话如此重视,见贤如不及,你的胸怀之广非常人可及。佩服佩服!”

    诸葛亮笑了起来:“惠恕,再说下去,我只怕要以为你是个巧言佞色之人了。来来来,我们还是谈点正事吧。吴王现在如何?”

    见诸葛亮切入正题,张温也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我奉大王之命,来见丞相,自然是想重申盟好。丞相征伐西北,捷报频传,我家大王也是为丞相欣喜不已。只是丞相刚刚用兵西北,曹魏余逆尚未清除干净,便又增兵房陵,加强了安桥塞的守备,更有斥候细作出入荆州,这着实让我不解啊。”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诸葛亮平静的说道:“增兵房陵,不过是围魏救赵之计,更是想与吴王会猎荆襄,同破曹魏,为汉家除残去秽。汉吴本是联盟,合则两利,分则两伤。我军北伐,攻取关中,虽说天命在汉,出师大捷,可是也力有不逮。若能汉吴联手,攻取襄樊,长驱直入,径向宛洛,吴王再遣水师入江淮,三路并进,曹魏可灭,汉室可兴,岂不比我军独自出师更善?此万全之计也,何以吴王不解,惠恕亦不解?”

    张温一时语塞。他一上来指责蜀汉增兵房陵,又着重指出加强了安桥塞的防备,是对盟友的不尊重。可是诸葛亮反过来说,是你们太敏感了,我这是想和你们一起伐魏,攻取襄阳、樊城啊。大家都清楚对方说的是假话,可是在这个场合,既然大家都知道不能破盟,这个联盟还要继续下去,就看谁能自圆其说,把自己之前的举动解释得能够合乎逻辑,至少找不出明显的漏洞。

    第一个回合,张温就被诸葛亮堵死了,落了下风。他岂甘示弱,眼珠一转,又笑道:“丞相三路并进之计,果然高明。不过,丞相刚刚在西北大战,虽说告捷,亦有损失,还能再战否?”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你名义是北伐大捷,可是你的主力出陇右,结果陇右还在曹魏的手里,实际上就是败了,损失肯定不会小,现在还能打吗?别说与吴国并力伐魏的漂亮话,你是想借我吴国的力来解关中的围吧?

    诸葛亮面不改色:“北伐的确有所损失,不过与所得比起来,那就微不足道了。且不说仅从关中我就得精兵四万。就算是北伐的士卒,经此大战,也是精进不少,数量上也许略有减损,战力却是大有提升。惠恕若是不信,待到战事开启,自然知我所言不虚。”

    张温脸色一变。诸葛亮这句话可带了不少威胁。战事开启,是与曹魏的战事,还是与东吴的战事?

    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的交锋,张温虽然聪明过人,可是在诸葛亮的面前还是占不到一点便宜。再加上因为鬼船事件,吴国现在面临着丧失水战优势的危险,根本不敢和蜀汉翻脸。有求于人,张温已经先失一着,诸葛亮却是胸有成竹,稳如泰山,将张温的试探一一反驳,时不时的予以反击,让张温无话可说。

    说到最后,张温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装出一副看似无奈,实则威胁的模样说道:“不瞒丞相说,魏帝曹睿也有与我结盟之意。如果我东吴溯江而上,攻击永安,直指成都,魏重兵攻击关中,以偏师取汉中,不知道丞相将如何应付?”

    诸葛亮早有准备,听了张温这句话,他笑了起来,笑得很轻松,笑得很不以为然。他看着自己的手指,沉默了片刻,突然问道:“惠恕,交州的战事如何了?丹杨、会稽的山越还在生事吗?”

    张温张了张嘴,无话可说。三国其实都有内患。魏国北边有羌胡,蜀国南方的叛乱刚刚平定,而吴国也不是太平无事,丹杨、会稽等地的山越一直没消停,交州去年又刚刚出了事,内部也不太平。随着当年追随孙坚、孙策的一批老臣的离去,江东势力不可阻挡的抬头,吴郡四姓朱陆顾张已经纷纷进入中枢。孙权也是进退两难,阻挡江东人的崛起,就没了立国的根基,放任江东人的崛起,就会被他们所左右。他何尝又过得轻松?诸葛亮说的不过是外患,内患那部分没有当面提,是为了给张温留点面子罢了。

    张温就是江东势力的代表之一。

    尽管如此,这也足够张温警醒了。要想玩这些试探的招术,他根本无法从诸葛亮这儿讨到任何便宜。无奈之下,张温只得放弃了讨价还价的打算,主动提出孙权要和蜀汉继续保持联盟,共同抗魏,一起讨伐襄阳。吴国在水战上有优势,可以负责切断襄阳和樊城之间的联系,那蜀汉能不能负责攻取襄阳的任务?

    诸葛亮嗤之以鼻,襄阳、樊城是阵眼,不管谁得了,另外两方都会拼命来夺。从赤壁之战后,周瑜担任南郡太守,负责荆襄战事开始,东吴就没有放弃过争夺襄阳的努力,为此还不惜捅了关羽一刀,引起了刘备的倾国东征。现在孙权说要帮蜀汉夺襄阳,这不是屁话是什么?

    “你们的水师,的确曾经有优势,不过,现在还有优势吗?”诸葛亮避开正面回答,戏谑的反问道。

    张温抚着颌下的短须,尴尬的没说话。他沉默了片刻,躬身道:“我听费君说,魏军新战船的技术原本是那位天才参军魏霸的手笔,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被魏军得了去。如今我吴汉结盟,那丞相能否此项技术与我共通有无?”

    诸葛亮无声的笑了笑,扯了半天,终于接触到正题了。在此之前,费祎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对他做了详细报告。诸葛亮虽然不知道这个技术是怎么泄漏的,也不知道引起魏吴交火的那艘战船其实是蜀军的战船,但是他很清楚,掌握了强大的战船技术,就是捏住了吴国的软肋,他怎么可能轻易就交给吴国。

    “有这事吗?”诸葛亮转过头,佯装不解的反问道:“你这消息准确?”

    费祎会意:“我也是听说的,可能有其事,但是具体情况现在还不太清楚。究竟泄漏的是一个计划,还是一个成熟的方案,现在都不好说,要问魏霸本人才能清楚。”

    诸葛亮点点头:“惠恕,你说得对,既然我们是联盟,有些东西,自然要互通有无。我这就派人去房陵询问,如果确有此事,自然会向你们提供。”他顿了顿,又道:“只要吴王诚心与我大汉共同伐魏,其他的枝节,都是可以商量的嘛。吴王若是对天下有功,天下人自然不会忘记他的功勋。天命靡常,唯有德者居之。”

    张温很诧异的看着诸葛亮,诸葛亮这句话里透出的意思很明白。只要吴王愿意共同伐魏,那不仅战船的事可以商量,称帝的事也可以商量。只不过蜀汉以正统自居,他不可能很明白的说出承认孙权称帝,意思却已经很明白。孙权的确是想称帝,不过出了鬼船这件事之后,他已经顾不上称帝这件事,所以张温一直没有提。现在诸葛亮主动提出来,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让步,以至于张温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丞相……当真?”

    “这么大的事,能信口开河?”诸葛亮一挥手,马谡立刻捧过一张地图,摊在张温面前。张温一看,不禁狂喜。

    这是一张灭魏之后,蜀汉和东吴分割天下的地图。究竟怎么分不重要,可以接下来再谈。重要的是这张图足以说明诸葛亮刚才的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深思熟虑的结果。

    这个结果,足以让孙权满意,喜出望外的满意。

    ——————

    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