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69章 君令有所不受(盟主加更)

第269章 君令有所不受(盟主加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是一份新鲜出炉的邸报,是关于第一次北伐的定论。由成都发出,但是魏霸相信,这是诸葛亮拟定之后,由留府长史蒋琬等人报给皇帝刘禅盖章生效的。从时间上计算,这应该是诸葛亮离开关中不久做出的决定。

    这其中,最显著的当然是他们父子,魏延因建策、守潼关的大功,拜镇北大将军,加关中都督,封槐里侯;魏霸经营长安,仍领丞相参军,加辅军校尉衔;魏武因随军作战有功,迁陷阵都尉。

    同样守关中有功的赵云拜领军将军,封郃阳侯。其子赵广为抚远将军。

    守上洛有功的扬武将军邓芝迁为折冲将军,封关内侯。

    其他的人各有封赏不等,不过相比较起来,都没有魏延和赵云的封赏封厚。官职可以升,爵位难得。魏延的槐里侯和赵云的郃阳侯都是县侯,这样的级别在蜀汉非常罕见,诸葛亮本人不过是乡侯级,后世都称他为武侯,其实全称是武乡侯,而眼前的这位吴懿吴将军连关内侯的虚封都没有。

    由此可见,实际上关中的首功还是给了魏延和赵云。魏家收获最丰,连还没成年的魏武都得到了陷阵都尉的军职。虽然级别不高,可是年仅十五就有了正式的军职,这是非常难得的荣耀。

    魏霸的实际利益并不大,辅军校尉衔是个虚衔,他的主职仍然是丞相府参军。不过水涨船高,魏家的地位升高,他自然也能从中得利。

    不过,问题总得从两面看,诸葛亮对魏家和赵家的重赏自然会引起别人的不快。他们俩都是从亭侯跃过乡侯,直接封为县侯,这种殊遇也足以让很多人眼红。比如眼前的吴懿。

    当然了,让吴懿如此生气的,倒还不仅仅是因为魏赵两家的大功,更让他生气的在后面。

    诸葛亮要求他们持重,能牵制魏吴两国的兵力即可,不可轻率进军。蜀国虽然刚刚大胜,但是粮食消耗也非常大,要想保住关中,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还要仰仗益州的粮草供应。益州支撑不起两线作战,更支撑不起三线作战。

    归根到底一句话:房陵的战事务必克制,能不打,就不打。

    从全局来看,这个决定并不错,以益州一州之地,同时在三个战场开战是绝对不合理的。可是从吴懿的角度来说,这就是限制他,不给他立功的机会。不打仗,怎么可能加官进爵?以堂堂的皇太后之兄,连个爵位都没有,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魏霸迅速权衡了一下,把邸报收了起来,双手奉还给吴懿。吴懿用两根指头夹着邸报,轻轻的弹了弹,那种从心底里发出的不快溢于言表。

    “将军,丞相老成谋国,这个建议……似乎也挑不出什么毛病啊。”魏霸斟字酌句的说道。他说得很慢,好让吴懿有足够的时间来领会,同时也显得自己足够稳重。

    吴懿的眉头颤了颤,斜睨了魏霸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魏霸这句话说得滴水不漏,却又意味深长。“似乎”,“挑不出毛病”,足以说明魏霸对诸葛亮的安排并不以为然。

    “这是自然,丞相思虑周密,何尝出过什么毛病。”吴懿不紧不慢的说道:“他啊,就是太辛苦了。你看他千里迢迢的从关中赶回来,何苦呢。孙权逆水而上,难道永安就那么好攻?陈到、李严虽然不如他,却也不至于连两三个月都支撑不住吧。其实啊,他大可以安步当车,没必要这么急。”

    魏霸苦笑,这句话可就太直白了,他真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吴懿说诸葛亮这么急着赶回江州,不是因为陈到、李严挡不住孙权,而是不想给陈到、李严立功的机会。那么现在不让他主动出击,自然也是不给他立功的机会。说的是彼,意却在此,这就叫含沙射影。

    魏霸想了好一会儿,微微一笑:“我也觉得孙权不太可能真的发动攻击。如果他有这胆量,之前就开始攻击了,何必等到现在?如今将军旌指襄阳,孙权担心将军抄他的后路,他更不敢动了。”

    吴懿撇撇嘴:“话虽如此,可是如果我军一直躲在山里,不敢出击,只怕孙权又会无视我等。”

    “不能。”魏霸摇摇头:“虚虚实实,互相表里,丞相说我们不能草率出击,却没有说我们不可以虚张声势。再说了,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丞相在千里之外,哪有将军熟悉这里的情况。君子见机而作,如果等到丞相回复,再好的战机也过去了,那岂不是贻误大事?”

    吴懿眉头一颤,一直微蹙的眉心舒展开来,笑意抚平了额头上的皱纹,整个人都精神起来。魏霸表明了态度,支持他寻找战机,主动出击,那诸葛亮的话就成了一句空话。在这里,能代表丞相府的就是魏霸,魏霸同意了,就是诸葛亮同意了。将来一旦有事,自然魏霸是最直接的责任人。

    对吴懿来说,最关键的是魏霸有立功的欲望,不仅不会掣他的肘,而且会成为他的助力。这样一来,他又何必把千里之外的诸葛亮当回事。

    “还是年轻人的脑子转得快。”吴懿拍拍魏霸的肩膀,赞赏的说道:“子玉,你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啊。我险些误会了丞相的用意。”

    魏霸笑着反驳道:“将军,你可是一军之主,不能没担当啊。要不然,我爹可有些护犊子,到时候打到你门上去,再到皇太后面前告一状,我可不负责。”

    吴懿一愣,随即放声大笑。魏霸也跟着笑了起来。一老一少,心照不宣。

    ……

    夜幕降临,冯进指挥着装甲船,悄悄的驶同了藏身之地,顺水向汉水驶去。再向前数里,就是汉水。因为局势紧张,吴军的水师已经抵达宜城附近,和魏军的水师相隔不到二十里。双方的斥候往来,警惕的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襄阳的局势,已经到了空前紧张的地步。

    冯进这次带了不少老卒,这些老卒体力虽然不如当年,可是经验丰富,对荆襄的水情地形也非常熟悉。脱去战袍,换上一身农夫的服饰,再操一口浓郁的土话,他们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本地农夫。

    冯进很谨慎,从进入维水开始,他一路上昼伏夜行,每到一地,就放出几个老卒上岸,打探周边的情况。每个老卒回来,都是一脸的哀荣。荆襄原本是富庶之地,人口茂密。自从曹操败走赤壁,荆襄就成了双方交战的前线,二十年仗打下来,这里已经是处处野草,片片哀鸿,人烟稀少,田地荒芜,早已没有了当年的繁华。

    这样一来,也减少了冯进被人发现的可能。一艘船,藏在漫无边际的芦苇荡里,除非是就站在旁边,否则根本无法发现。

    用了三天时间,冯进做好准备,开始他的混水摸鱼战术。

    战船慢慢的接近了吴军的营地,冯进下令,放慢前进速度,将木轮击水声压到最低,几乎是让战船顺水飘流。这艘战船像一个悄无声息的幽灵,慢慢的接近了一艘吴军巡逻船,直到双方接近到两百步的范围,吴军才发现了他们。吴军一边发出警报,一边迎了上来。

    “准备战斗。”冯进紧贴在瞭望孔上,他是如此的用力,几乎把眼珠子都快要挤出来了。

    一百名操轮手握紧了木轮的摇柄,深吸一口气,准备发力。

    两百名弓弩手端起了弩,敏锐的目光越过射击孔,注视着外面的水面,他们要通过水面的波纹,来判断敌人还有多远。

    两百人长矛手将四丈长矛的矛尖升进了木孔,双手握矛,身体后坐,等着出击的命令。

    吴军慢慢的靠了过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从来没见过的东西。这东西上既没有任何标识,也看不到一个人,只看到一个扁圆的大盖子,看起来浑似一只头脚都缩进壳里的大乌龟。更离奇的事,也看不到桨和舵,只是在水上漂着,究竟是不是一只船都无法判断。

    在这种陌生的事物面前,吴军保持了足够的警惕,两艘小船靠了过来,一左一右,慢慢接近,更多的战船在远处警戒,以备万一。一个吴军举起带勾的长戟,准备勾住这个东西,爬上来细看。

    装甲船内,大家屏住呼吸,等待着冯进的命令。

    “左舷进入攻击距离!”一个瞭望手低声发出警示。

    冯进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倾听,他能听到吴军的勾拿头顶装甲的声音。“咚咚,咚咚”,就像他的心跳,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有力。他慢慢的握紧了拳头,指甲掐进手心,疼痛让他保持着临战前的冷静,以免被热血冲昏头脑。

    这是我的第一次实战,我要把这些天苦练的本领全部发挥出来,正式打响我冯家重新崛起的第一战。魏参军,我不会辜负你。父亲,我不会辜负你留下来的这只船。

    “右舷进入攻击距离。”在难耐的寂静中,冯进终于听到右侧的瞭望手也发出了警示。他紧闭的双眼蓦然睁开,厉喝一声:“攻击!转舵!全速前进!”

    “喏。”屏息以待的将士们应声大吼,同时发动。

    ————————

    谢新盟主龙纹金刀,继续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