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64章 试船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孙权这几天心情不错,曹睿给他派来了使者,名义上是祝贺新年,实际上却是提出进一步的联合,希望能和孙权合作,在襄阳一带打个大仗,最好能把房陵的三万蜀军吃掉,然后曹魏攻关中,孙权攻成都,两路并进灭蜀,瓜分天下。

    最让孙权心动的是,曹睿的使者暗示,只要孙权愿意接受这个方案,那么孙权称帝的事,曹魏可以不予表态。不表态,就是默认,就是不会兵讨伐,哪怕是做做样子。

    曹睿虽然不肯承认孙权称帝,可是孙权明白,这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这也足够了,能够避免两面受敌,就是孙权最希望的结果。如今魏蜀正在大战,他却是最安闲的一个,只要他们不联手,任何一方都无法战胜他。

    相比于诸葛亮的拖延,曹睿的果断让步让孙权更满意。孙权因此软禁了费祎,准备再逼逼他,逼逼诸葛亮,希望诸葛亮也能让步,立刻承认他的地位。这样一来,他又可以坐山观虎斗了。

    就在他打如意算盘的时候,朱桓怒气冲冲的来了,把从费祎那儿得来的消息报告了孙权。

    孙权愣了一下:“确实吗?会不会是一计?”

    朱桓气呼呼的说道:“大王,我就说曹睿不是曹丕,不是那么容易让步的人。这么多年了,曹魏都没派过使者来,这次突然派人来,肯定是有阴谋。”

    朱桓的态度很不恭敬,不过孙权已经习惯了,知道他的忠心没有问题。孙权也不理他,转过身问诸葛恪和羊衜:“你们觉得呢?这是曹睿的诡计,还是费祎的谎言?”

    诸葛恪拱手说道:“大王,不管是曹睿的诡计。还是费祎的谎言,我们都不能轻信。臣觉得,还是先派人打探一下消息为好,如果曹魏的确是在打造战船,那我们就不能不防。”

    羊衜也赞成诸葛恪的意见,孙权沉吟良久,还是无法决断。他一面派人去打探消息,一面写信给6逊,把刚刚出现的新情部通报6逊。看他是什么意见。

    正如诸葛恪所说,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曹睿在打造战船,那对江东的威胁就远远大于对蜀汉的威胁,孙权不得不防。

    五天后。孙权接到了消息,证实了曹魏在打造战船,负责人是刚刚在潼关挥了重大作用的马钧。除了马钧之外,襄阳还看到了夏侯霸的战旗,可以进一步证实曹魏在向襄阳增兵。至于是针对房陵的蜀军,还是吴军,那就无法判断了。

    孙权勃然大怒。立刻约见曹魏使者。曹魏使者来的时候,马钧还没有到襄阳,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被孙权问得哑口无言。矢口否认。他不否认还好,他一否认,更加坐实了孙权的猜测。孙权咆哮着把使者轰了出去,并写了一封措词强硬的书信。质问曹睿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孙权接到了6逊的回复。相比于孙权等人的激烈反应。6逊要冷静得多。他分析说,就算是曹睿在打造战船,曹魏在水战方面依然不是我军的对手,因此短期内不太可能是针对我军的,反倒有可能是针对蜀军。因此我方最好的对策就是保持警惕,不能做出过激的反应,等待战局的进一步展。

    看了6逊的回复,孙权有些后悔了。不过也仅仅是有些后悔而已,对曹魏偷偷打造战船的事,他还是无法释怀。水战是他的优势啊,怎么能让曹魏占了先。再说了,蜀军能有几条破船,仅凭曹魏的襄阳水师就足以应付,如果没有其他的阴谋,为什么要突然打造战船?

    不管怎么说,因为战船的事,刚刚热乎的魏吴关系停滞了下来,孙权警惕的注视着襄阳曹军的一举一动。

    就在孙权费尽心思猜想曹睿想干什么的时候,魏霸在房陵夜以继日的改装战船。他去除了战船两侧的桨,加装了巨大的车轮。这些车轮有一半在水上,有一半在水下,只要出现在战场上,就会被敌人现,所以魏霸为了尽可能的保护技术机密,又在车轮上加装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从船舷两侧伸展出去,相当于城墙上的马面,既可以遮掩车轮,保护战船的主体,又可以让士卒跳上去,近距离与敌人格斗。从平衡性的角度来说,这等于是加宽了战船,增加了平衡性能。

    改装完成,魏霸和冯进一起钻到船舱里仔细查看。轮子的使用对魏霸来是轻车熟路,不论是水磨还是连弩车、霹雳车的上弦装置,都是用轮子来实现的。轮子可以通过不同的半径来实现变,增加力矩,降低需要的作用力。更重要的是,轮子是圆周运动,相比于直线运动,做功的效率更高。

    这也许就是中国哲学推崇圆的原因。

    查看完了战船的每一个细节,看着那些大冬天也赤着膊,昂挺胸的站在自己的岗位上随时待命的冯家部曲,魏霸对冯进说道:“看来你们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冯进乐得直点头:“可不是,就盼着早一点能上阵呢。”他捶捶身旁一个士卒鼓鼓的胸口:“你听听,这就是催我们上阵的战鼓声。”

    魏霸忍俊不禁,看看四周:“那好,我们就先看看这艘战船能不能达到我们的目的,把度提起来。”

    “试试,试试,我早就想试了。”冯进急不可耐的说道。

    “那行,我们来先拟一下试验的方案。”

    “还要方案?”冯进诧异了瞪大了眼睛:“把船动起来,看看度如何不就行了?还要拟什么方案?”

    魏霸哭笑不得:“文举,不是我说你,你想得也太简单了吧。就是把船动起来?那你是准备驶一两里,看看最快的度,还是准备试一个三五十里的长程?”

    冯进翻翻白眼,没话说了。别看他对战船有所了解,可是要论到工业试验的流程,他远远没有魏霸熟悉。别说他,就算是诸葛亮来,恐怕考虑也未必有魏霸周全。这不是魏霸比他们都聪明,而是因为魏霸经历过成熟的工业化流程,设计,开,试验,出厂,每一道工序都是无数人的心血积累,是无数次成功和失败慢慢锤炼出来的,不是哪一个人灵机一动就能想得出的。

    相比于科学研究,其实工业化并不强调天才,依赖得更多的是集体的智慧。

    在魏霸的指控下,他们迅拟定了一个详细的试验方案。冯进看到那些图表就晕了,宁肯到战船里面去,也不肯站在魏霸身边。

    第一个试验开始了,内容是冲刺度。因为没有准备的计时工具,魏霸决定用参照物,让一艘标准配置的蒙冲一起行动,以做对比。一声令下,两只艘同时起动,蒙冲上的桨手们齐声呼喊,一起力,蒙冲像一条箭鱼般的冲了出去,转眼间就把装甲船甩在后面两个船身。

    赶来参观的吴懿皱了皱眉,欲言又止。不过他看了魏霸一眼,见魏霸没什么反应,便又按捺下不安的心情,继续观看。

    两三息之后,装甲船开始行动了,巨大的木轮被遮住,看不到木轮的转动,不过翻滚的浪花从遮板下溢出来,搅动着河水,战船开始缓缓向前。三五息过后,战船开始加,虽然和蒙冲之间的距离还是越来越远,但是其加的快捷还是让吴懿吃了一惊。

    “能这么快?”吴懿看着奋起直追的装甲船,吃惊得揪下了一根胡子,疼得他老脸一抽。

    “应该还能再快一点。”魏霸看着渐渐远去的战船,飞身上马:“将军,我们跟上去,看看他们转弯的情况。”

    “好!”吴懿也兴奋起来。从亲卫手里接过马缰,上了马,和魏霸并肩急驰,不时的看一眼远处凡水中正在追逐的两只战船。他相信魏霸说的话,毕竟这艘船第一次试舤,水手们还不太熟悉,等他们熟练了,度还有可能进一步提高。

    其实,仅以这个度,他就很满意了。他看着魏霸,魏霸虽然和他说着话,却从头到尾没有看他一眼,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水里的两艘船,不时自言自语的嘀咕一两句。见魏霸如此专注,吴懿不仅不生气,反而暗自感慨。这个年轻人既有过人的聪明,又有少有的专注和吃苦精神,有诸葛亮之长,却又有诸葛亮没有的豪气,将来成就一定非同小可。看来当初决定支持他是正确的选择,说不定吴家能借着他的帮助,真正崛起。

    魏霸不知道吴懿在想什么,他的全部身心都在那两艘船上。装甲船到底是没能追上蒙冲,度大概只有蒙冲船的七成,不过这个度已经非常不错。如果不出意外,理想状态下,比起用桨的装甲船能快上一倍,保守估计也能出三分之二。

    度,是出奇的基础,有了度,魏霸就有了用奇的本钱。

    魏霸举起拳头放在鼻端,轻轻的嗅了嗅,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马钧,我承认你是个聪明人,可是,你能拥有我这样的技术资源,能拥有我这样的权力自由吗?

    ——————

    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推荐紧张,裸奔的老庄只好请求诸位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