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55章 参军又来了

第255章 参军又来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邓贤欲言又止,求助的看向孟达。

    魏霸这句话有歧义,就看你怎么理解。

    首先,目前将从房陵出兵的命令还处于绝密阶段,按理说,除了孟达、宗预和魏风三个人之外,其他人都不够资格知道这项任务。他们当然可以从各种蛛丝马迹来猜想,也可以从某些渠道得知,但是这此猜想是不准确的,那些渠道——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不合法的。邓贤就属于这种通过不合法的渠道得知的消息,那么魏霸就要反问他,谁告诉你的?

    这当然直指孟达。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你们的消息是不准确的,谁说我们要用这几千人去拼命了?你们都听错了。

    这个意思,相比于第一层意思要和善得多。这时候,你怎么理解,就看你心里有多少敌意了。如果你认为魏霸是在故意刁难,鸡蛋里挑骨头,你就会从第一层意思来理解,比如现在的邓贤和孟达,如果你认为魏霸没什么敌意,只是在开玩笑,那你就会从第二层意思来理解。比如宗预和魏风。

    孟达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却又无法发作。

    魏霸笑盈盈的转过头,向孟达颌首致意。“将军,你久居房陵,对这里的地形最熟悉不过。天下三分,房陵、襄阳、江陵这三地之间,便是天下枢纽,牵一发而动全身。丞相委你以重任,正是出于此。不过,将军虽然能征善战,以这区区七千人,恐怕也无法扭转乾坤吧?”

    孟达正在尴尬,听了这话,连忙借坡下驴,哈哈一笑,摇着头谦虚道:“子玉,你这话说得太对了。我身负重任,夙夜以兴,须臾不敢忘啊。如今曹睿驻在宛城,孙权驻在江陵,我更是不敢掉以轻心。这七千将士虽然勇猛,却独木难支,所以这才等你和丞相的大军支援啊。只是,子玉啊,丞相……他什么时候才能到?”

    魏霸微微一笑,孟达还是抓住诸葛亮不放,这就对了,只要不抓住我就行。“丞相正在往汉中赶,而且他也不会来房陵,他对将军的能力很有信心,所以,他把这里的战事交给了将军和讨逆将军,相信以二位的能力,一定能完成重任。”

    “讨逆将军?”孟达松了一口气,眉梢一挑:“他要移师房陵?”

    “正是如此。”魏霸浅笑道:“讨逆将军为主将,将军是副将,不过,这只是名义上的划分。我想就算是讨逆将军在此,也不会漠视将军的才能。将军,你这次一定能大展拳脚,建功立业,告慰先帝在天之灵。”

    孟达有些窘。他听懂了魏霸的意思。这是给你的机会,你好好抓住,把自己身上的污点洗一洗,要不然,百年之后,你有什么脸面去见先帝刘备?

    孟达躬身领命,又向西方拱了拱手:“达愿身先士卒,死不旋踵,定不负丞相厚意。”

    宗预满意的点点头。魏霸这次再来房陵,言语周密而犀利,比上次只会动拳头可高明多了,看来丞相派他到房陵来是用对了人。

    言语上较量了一番,让孟达知难而退后,魏霸就开始部署战前的准备工作。吴懿率领两万大军还在路上,相关的粮草、军械也没有动,仅凭这七千人,是无法发动有效的攻击的。但是这不妨碍他们预先做好准备,包括物质上的和精神上的。

    孟达经营房陵多年,上次又险些被司马懿攻破,更是加了几分小心,他抢修了安桥塞,又远派斥候,深入宛城、江陵一带,所以对魏吴双方的动向都很清楚。诸葛亮决定以他为主,从房陵出击,扰动襄阳,进而震动驻扎在宛城的曹睿和驻扎在江陵的孙权,应该说还是明智的。吴懿虽然身份尊贵,要论作战能力和对这一带地形的了解,远远赶不上孟达的水准。

    魏霸先解释了一下这次的战略意图。曹魏主力在攻击关中,关中对他们太过重要,所以他们全力以赴,不惜代价,也要把关中夺回来。可是蜀汉军占了地利优势,死死的扼守着潼关和上洛,仅凭魏国的实力,已经很难迅速攻破。接下来,将是双方拼消耗的持久战。

    魏国在拼命的同时,他必然要防着吴国捣乱,所以曹睿不顾去年刚刚吃了孙权大亏的脸面,与孙权讲和,讲明厉害,诱使孙权攻击永安,迫使蜀国两线作战。孙权不可能不知道曹睿的想法,但是蜀汉占领关中,一旦强大起来,对他的威胁也不小,所以,从他的角度来说,就算没有曹睿鼓动,他也不能坐视蜀国顺利的得到关中。

    当然了,孙权的心思和曹睿并不完全一样。曹睿是迫不得已,必须夺回关中,而孙权则有心观望,待汉魏双方拼得两败俱伤,他再从中取利。眼下,他对蜀汉的威胁更多的是形势上的,起一个牵制作用。

    魏霸没有讲孙权要称帝的事,这件事没有必要让孟达等人知道。

    眼下,魏吴两国有共同的目标,但是他们之间也互相提防,这从曹睿进驻宛城,孙权进驻江陵就可看得出来。魏霸在地图上依次指过宛城、江陵和房陵三个位置,最后落在襄阳这个中心点上。

    “汉魏吴三国相争,襄阳是重中之重,谁得到襄阳,谁就掌握了要害。当年关侯北伐,汉魏在襄阳大战,结果孙权从背后捅了一刀,致命关侯殒阵,襄阳落入曹魏之手。对我们来说,襄阳就是挡在面前的一座山,对孙权来说,襄阳同样是悬在头顶的一把刀。”

    魏霸含笑看了看四周:“诸位都是久经沙场的悍将,我想你们应该清楚,这里就是三国的肋骨,是痒痒肉,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浑身不自在。”

    众人会意的笑了。痒痒肉这个比喻太精确了。襄阳这个点,的确就是三方最敏感的位置,一有风吹草动,都会提心吊胆。

    “那们,当我们三万雄师摆出出兵襄阳的架势的时候,曹睿会怎么想?孙权会怎么想?”

    “他们会坐立不安。”宗预抚着胡须,连连颌首。他已经接到了诸葛亮的命令,要他密切配合魏霸,借着这次机会,加强对房陵的掌控。此时此刻,他当然要全力支持魏霸。“如果不出意外,他们都会加强戒备,以防止另外两方联手。”

    魏霸感激的看了宗预一眼,又看向孟达。孟达也不断的点头赞同:“正是如此。吴魏联合攻我,其实他们也是同床异梦,互相提防。当此之际,正是兵不厌诈之时,示之以形,扰乱其心,诚为上策。”

    魏霸抚掌大笑道:“将军果然高明,一语道破其中玄机。难怪丞相说,这件大事,交给孟子度再合适不过。”

    孟达笑笑,他才不相信诸葛亮会这么说呢。不过魏霸能这么给他面子,他也不排斥。他仰起脸,面带微笑:“那么,我们就仅限于此吗?”

    魏霸摇摇头,继承陈述自己的看法。嘴上说说漂亮话,固然可以缓解敌意,但是真正要对方心服,还得拿出真本事才行。

    “用兵之道,在乎虚实。计白当黑,以攻代守。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敌之莫辨,方为上策。”魏霸环顾一周,朗声道:“我军曾以两万人突入关中,奠定今日之优势。现在有雄兵三万,只要准备得当,一旦战机出现,足以化虚为实,发动一次真正的攻击。”

    魏霸转过身,指了指宛城和江陵:“诸位,宛城离此一千二百里,江陵也相差不多,如果我们顺汉水而下,抵达襄阳,那离他们就更近了。”他拍拍手掌,大声说道:“诸位,现在两国的君主,都是我们的手边,想捅谁一刀,就看你们的心意了。这样的好机会,千载难逢啊。”

    众将听了,会心而笑。孟达却不为所动,他想了想,又问道:“这个机会的确是千载难逢,可是君主所在,必有重兵防守,不说宛城、江陵城坚池深,便是襄阳,也是易守难攻。赤壁之后,夹汉水而立的襄阳、樊城就是三方全力争夺之地,可是不论关侯当年北伐,还是吴国历次兴师动众,都没有能攻取襄阳,我们仅有三万人,又能做到什么?”

    “将军,这就是丞相派我来的目的所在了。”魏霸指指自己的鼻子,哈哈一笑:“要论行军作战之老练,我不如将军,要论打造各种攻城器械,将军,我还是有点骄傲的资本的。你说是不是?”

    孟达眉毛一挑,顿时喜上眉梢。魏霸在机械上的造诣,现在哪个不知道?由他来负责打造威力强大的军械,再加上三万大军,不仅搅动战局不在话下,就是像魏霸说的那样,化虚为实,好好的打一仗,那也不是不可能啊。如果这次能立个大功,以后不就能在蜀汉站稳脚跟了?

    “子玉所言甚是,要论军械制造,你是当之无愧的天才。”孟达心里高兴,话也说得漂亮起来。“这一次,我们能不能立功,就要看你的了。子玉,你说吧,要人,我们有人,要物,我们有物。你要什么,我们都全力支持,绝无二话。”

    魏霸躬身致意:“多谢将军了。现在,我想请将军先造点声势,兵出安桥塞。”

    “兵出安桥塞?”孟达略一思索,立刻明白了,手一指邓贤:“子义,你立刻赶入安桥塞,让潘璋那匹夫小心一些,告诉他,魏参军又来了。”

    ————————

    好吧,那头老虎发威了,硬生生把老庄又挤下来了,欲哭无泪啊。求月票,老庄要重新挤进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