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9章 玲珑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夏侯懋在院子里慢慢的盘着拳,一对雪白的大袖如同两朵洁白的祥云,在他的眼前慢慢舞动,神采飘逸,恍若神仙中人。

    清河公主扶着栏杆,看着沉浸其中的夏侯懋,一时有些出神。在最难熬的日子过去之后,习惯了俘虏生涯的夏侯懋现在已经平静的接受了这种状态,没有了征西将军、关中都督的职责,也没了捞钱的机会,更没了那些妖娆美艳的侍女的yin*,夏侯懋反倒安下心来,每天练练拳,下下棋,看看书,赏赏上林苑的风景,恬静安适,身在长安,心在山林。

    经过几个月的休养,他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走路带风,话音响亮,脾气也好了许多。偶尔清河公主心情不好的时候,他还能心平气和的劝劝她。不知不觉中,有些生疏的夫妻关系也变得亲密起来。

    夏侯懋在一心一意的练拳,清河公主看着夏侯懋出神,夏侯徽看着清河公主,掩嘴而笑。

    清河公主用手中的手绢甩了夏侯徽一下,佯怒道:“都要在俘虏营过年了,你还有心情笑?”

    夏侯徽笑道:“公主稍安勿躁,这日子,也许很快就能到头了。”

    清河公主却没有笑,而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向夏侯懋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担忧。曹睿亲自坐镇宛城,大将军曹真、骠骑将军司马懿同时猛攻潼关、武关,却一直未能进入关中。这一仗,魏国已经骑虎难下,关中失守,几乎已成定局,而罪魁祸首就是那位怡然自得的关中都督。

    将来回到洛阳,夏侯懋将如何自处?这是清河公主一直比较担心的问题。有了这么大的一个耻辱背在身上,他将很难再有出仕的机会,他的仕途就到此为止了。

    这个时候,清河公主突然开始想念起魏霸来。魏霸曾经说过,只要夏侯懋愿意留下来,就有机会堂堂正正的回到洛阳。现在,她唯一的希望,就落在魏霸身上了,风风光光的,她不也想,只要能让夏侯懋不要那么惨,她就满意了。

    刚想到魏霸,夏侯徽突然扯了扯清河公主的袖子,指向远处。清河公主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只见一个身穿锦袍的年轻人骑着一匹雄骏的白马,在几个剽悍的武士护卫下,像一阵风似的从远处驰来。奔到门前,他们齐唰唰的勒住了战马,战马人立而起,两只前蹄在空中虚踢两下,马背上的年轻人已经飞身下马,将马缰扔给亲卫,一揽大氅,龙形虎步的走了进来。

    来者,正是那个让她又恨又念的魏霸。

    清河公主愣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不安:“陇右的战事结束了?”

    夏侯徽也不笑了,默默的点了点头,轻叹一声:“恐怕结局对我大魏不利。”

    清河公主嗯了一声,也紧张起来。

    魏霸大步进了门,一眼看到正在练拳的夏侯懋,不由得赞了一声:“将军真是神仙中人,望之令人尘气顿消。”

    夏侯懋瞥了他一眼,缓缓的收了云手,一边搓着手,一边不紧不慢的说道:“参军军务繁忙,要不然,也可以与我共同参详了。”

    魏霸哈哈一笑,抬起头,看着清河公主和夏侯徽,朗声叫道:“公主,夏侯姑娘,别来无恙?”

    清河公主哼了一声,转身回了房。夏侯徽顿了一下,也连忙跟了进去,顺手掩上了门,却站在门外,侧耳倾听。

    “你想见他,出去见便是了,又何必如此鬼鬼祟祟?”清河公主不满的责道。

    “公主,你想哪儿去了。”夏侯徽红了脸,跺脚道:“魏霸从陇右归来,一来就找伯父,显然是有大事。我不听听,岂能猜出其中端倪?”

    清河公主语塞,却还是不服气的嘟囔了两句。夏侯徽也顾不上理她,竖起耳朵,听着外面的夏侯懋和魏霸说话。

    “将军,我刚从陇右归来。”魏霸用马鞭拍打着手心,淡淡的说道。

    “那参军一定是战无不胜,全取陇右啰?”

    “将军是真的这样希望的吗?”

    夏侯懋闭口不言,他当然不希望,他是讽刺魏霸的。不过,看魏霸这副神情,陇右的战事一定对魏国不利。

    “其实陇右的战况对我们并不太好,除了上邽还在我们手中,张郃收复了整个陇右。”魏霸无声的笑了笑:“当然了,这也只是暂时的,陇右那一片土地落入我们的手中,不过是迟早的事。”

    夏侯懋搓着手,不吭声。门后的夏侯徽听了,却是以手抚胸,暗自松了一口气。清河公主见了,连忙凑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问道:“我们打赢了?”

    夏侯徽轻声回答道:“张将军收复了陇右,只有上邽还在逆蜀手中。不过……”她眼神一黯,“对关中战局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

    清河公主茫然不解,正待要问,魏霸的声音又在外面响起。

    “我家丞相已经率五万大军进入关中,除了留下两万人守西线之外,其他人将用来增强东部防线。”魏霸笑了一声:“将军,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清河公主愕然变色,她明白了夏侯徽的担心来自何处。诸葛亮的五万主力进入关中,加强潼关、武关的防守,那魏国更不可能进入关中了。魏霸说夏侯懋可以很快回家,自然也是出于这个原因。

    清河公主和夏侯徽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沮丧。

    门外的夏侯懋同样如此,他抬起头,看着寥远的天空,半晌无语。

    魏霸知道夏侯懋此刻心情不好,也不打扰他,转身上了楼,在门前站定,伸手敲了敲门。门后的夏侯懋听到他的脚步声上来,便吓了一跳,等听到敲门声,脸都有些白了,紧张的看着清河公主。

    清河公主也有些紧张,不过她毕竟年纪长些,颐指气使惯了,做了几个月的俘虏,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蛮劲还在。她挥了挥手,喝了一声:“开门,还怕他何来?”

    侍女上前,拉开了门,露出了魏霸那张笑嘻嘻的脸。

    “魏参军,有何贵干?”清河公主冷冷的说道,拦在夏侯徽的前面,像一只护雏的母鸡。

    魏霸见她们这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不禁有些意外。他愣了一下,自我解嘲的摸了摸鼻子,笑道:“我……有这么可怕吗?”

    夏侯徽也镇定下来,从清河公主身后走了出来,欠身施礼:“不知参军有何吩咐?”

    “哦,吩咐谈不上,只是有一些问题,想向夏侯姑娘请教。”

    “问题?”夏侯徽不解的问道:“参军精明过人,手下又能人辈出,有什么样的问题需要我的帮助?”

    魏霸尴尬的笑了笑。他是精明,可是他的精明是揣摩人心,是制造机械,在学问上,他很小白。他身边也有一些读书多的人,可是他偏偏要来问夏侯徽,其实是想趁机和夏侯徽说说话。打了几个月仗,天天看一些大老爷们,实在让人心烦。和漂亮姑娘说说闲话,有助于缓解心情。每日的反省让他改掉了很多坏毛病,可是喜欢看漂亮姑娘这个毛病,还是一直没改掉。

    见魏霸不说话,夏侯徽也有些明白了,脸上飞起两朵绯红,侧过身子:“参军请进吧。”

    魏霸应了一声,抬步进了门。清河公主身份虽然尊贵,可现在她是俘虏,在这里,魏霸才是当之无愧的主人,所以魏霸当仁不让的坐了主席,清河公主不肯屈尊,退入了后室,只有夏侯徽和随后进来的夏侯懋陪着。

    “敢问夏侯姑娘,对晏子的事迹熟悉吗?”

    魏霸一路上都在思考向朗的那个谜,怎么也猜不透向朗想要对他说什么,正好拿来向夏侯徽请教。夏侯徽能不能解答并不重要,他也就是个借口罢了。

    “晏子?”夏侯徽目光一闪:“他是齐国名相,虽然为人短小,却聪明过人,最著名的典故莫过于二桃杀三士。”

    魏霸点点头:“能不能请姑娘将他的事迹说来听听?”

    夏侯徽倒也不推辞,便将晏子的事迹大概的说了一遍。晏子的事迹较多,有《晏子春秋》传世,里面记载了很多关于晏子的事迹,一说起来就说了大半天。魏霸不好将向朗的事对夏侯徽说,只能听夏侯徽说其中的故事,一个个的往深里想。夏侯徽也不知道他究竟想知道什么,只能将自己知道的一件件的说来。这一来二去的,倒真像是无事闲聊,扯了半天,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究竟知道了些什么。

    魏霸觉得这样终究不是办法,他想了想,对夏侯徽说:“夏侯姑娘,你觉得晏子作为一个名相,他能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名相?”夏侯徽眼神一闪,似乎抓住了什么。她沉思半晌,浅笑道:“要说秘诀,当然是他得到了齐景公的信任。他是个忠臣,却不迂腐。他尚智不尚力,重实不重虚。说起来,倒是和魏参军有几分相似呢。”

    魏霸一愣,连忙推辞道:“姑娘过奖了,我怎么敢和晏子相提并论。”

    “不然,晏子也是人,参军也是人。”夏侯徽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的说道:“只要是人,都有优点,有缺点。取其长,攻其短,焉知今人不能胜过古人?”

    魏霸眼皮一跳,瞥了一眼夏侯徽,正好迎上夏侯徽似笑非笑的目光,忽然觉得有一种没穿衣服的感觉,连忙心虚的让了开去。

    夏侯徽低下了头,无声的笑了。

    ————————

    继续求月票,求推荐票!今天是周一啊,你懂的……老庄需要更强劲的动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