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7章 舍与得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转身看了来敏一眼,未作置评,回头对诸葛亮拱了拱手:“丞相,我正是为此事而来。马参军虽然军败木门,可是此次北伐,他有大功。功过相抵,怎么也不至于死罪啊。这公议倒底是怎么议的?是什么人要致马参军于死地,毁我大汉之栋梁?”

    魏霸沉下了脸,环视一周,凌厉的目光最后落在来敏的脸上,厉声喝道:“居心何在?”

    来敏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险些被自己的衣摆绊倒。不过他随即站稳了身子,大声喝道:“马谡兵败木门,致使丞相围歼张郃的计划失败,倾国北伐,只有上邽一座孤城,难道他的罪责还不够重吗?”

    “倾国北伐,只有上邽一座孤城?”魏霸大笑一声:“谁说的?关中不是北伐的战果?长安城不是城?八百里秦川,是曹魏主动放弃的?”

    来敏也胀红了脸,大声喝斥道:“魏参军,你想倚功自夸吗?不错,我军是取得了关中,可是关中与马谡何关?你想用关中的战功,来赎马谡的罪?那军法又有何用?立功之人,就可以无视法度吗?这大汉的朝廷,是荆襄人私相授予的吗?”

    魏霸皱皱眉,等来敏吼完了,这才冷冷的说道:“军机大事,岂是你一个书生能懂的。不错,关中是镇东将军、镇北将军苦战的战果,可是兵出子午谷的计划,却是马参军运筹帷幄的结果。我父子建计,马参军周密部署,丞相决策,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关中的战果是我大汉军民共同努力的结果,又怎么能只算到其中某些人的头上?照你这么说,成都的陛下岂不是也与这场战事无关?”

    魏霸微微一笑:“来将军,其实,你虽然没有上阵杀敌,也是有功的。你就不必太自谦了。”他环顾四周,朗声一笑:“此次北伐,在座的都有功之臣。丞相,你说对不对?”

    诸葛亮嘴角一撇,淡淡的点了点头:“诸位,你们看呢?”

    大帐里一片寂静,来敏气得须发贲张,却无话可说。

    魏霸的言辞很犀利,第一是扣住了来敏话中的漏洞,谁说没有参战的就没有功?如果这么说,那我们伟大的皇帝陛下刘禅在成都什么也没干,这场北伐和他就没关系了?这显然是不成立的,否则就是大不敬。对于魏霸这样的人也许无所谓,可是对于一向把礼挂在嘴边上的来敏,这是一个大得不能再大,重得不能再重的帽子。

    第二,扣住了所有人的心理。不管仗打得好坏,谁都希望能有点功劳,有功劳才有赏赐,有赏赐,日子才好过啊。眼看着过年了,谁不指着年底加个薪,谁会盼着打了败仗,灰头土脸的回家?就算你自己愿意,挡了别人的财路,人家不跟你急?

    所以魏霸此话一出,连来敏都熄火了,捏着鼻子,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起来是词锋犀利,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诸葛亮为什么要杀马谡?你以为他和马谡有仇,非要杀他才解恨?才不是呢。是因为北伐主力无功,不处理罪魁祸首马谡,无法交待,至于先帝什么的不过是借口罢了。他真要想杀马谡,一百个魏霸也救不下来。说是魏霸救马谡,不如说魏霸给了诸葛亮一个台阶下。

    魏霸给什么台阶?当然是把关中的战果算入整个北伐之中,不仅如此,还把夺取关中的第一功臣让给了诸葛亮,自家父子拼死拼活,不过是执行而已,真正决策的是英明的丞相大人,负责统筹的是聪明绝顶的马参军,我们父子就是杀杀人,做点具体的事罢了。

    所以,丞相有了功,北伐不算失败,只能说不完美。马参军有功,只是没能杀掉张郃,有点小遗憾。就算功不掩过,也罪不至死。

    这样,丞相有了面子,参军有了性命,魏霸呢?魏霸让出了关中首功,看起来损失大了,却获得了荆襄人的友谊,硬生生在荆襄人和诸葛亮之间楔进了一只手。如果可能的话,还有丞相的感激——毕竟他让诸葛亮不用杀死马谡就能解围。不管丞相是不是感激,至少他心里有数,为了维护大局,为了维护他丞相的脸色,魏霸是有牺牲的,他是顾全大局的。

    再说了,就算魏霸谦虚,诸葛亮还好意思不赏魏延、赵云的战功?赵广跳级成了将军,他好意思再给免了?那不是自打耳光嘛。

    所以,魏霸也占了便宜。他舍弃的是虚名,得到的是实利。

    如果他不肯舍呢?看起来是保住了战功,可是诸葛亮被迫杀了马谡,荆襄系实力受损,向朗等人会因此把仇恨记在他的头上,魏家会受到更强的排斥,将来魏家一旦有事,也就不会有人施以援手。就像历史上魏延死于非命,荆襄系却没有一个人出来说句公道话一样。

    舍得舍得,都是要先舍,然后才有得。可惜,很多人看不到这一点,他们只看到手里的既得利益,不肯做出任何让步,也就无法获得更大的利益。

    舍得,是一种智慧,前世的魏霸也不懂,现在的他也仅仅是有所领悟而已。而他学习的对向,就是诸葛丞相。

    从向朗来表明态度的那一刻起,魏霸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但是他没有按照向朗的安排按部就班的演出,他必须要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又何必按照向朗的步骤起舞?等向朗等人在公议中败北,等诸葛亮被迫下达处死马谡的命令,让马谡在生死关上走一遭,知道他自己不过是个棋子,在他和诸葛亮之间撕开一道裂缝,哪怕是一条看不见的细痕,这对他以后都有莫大的好处。

    要想和诸葛亮争权,就先要撬他的墙角。他的墙角是什么?当然是荆襄系。

    魏霸让出了关中的首功,接下来的事情就顺利了。诸葛亮迅速的分配了任务,给赵广增兵两千,加马岱为平北将军,率骑兵千人,助赵广守陇关。这样陇关共有守军六千人。拜向朗为荡寇将军,领兵五千,加拜王平为丞相府参军,领兵两千,一起镇守上邽。其余人马撤关中,经由斜谷回汉中。

    军情紧急,命令一下,立刻起程。

    魏霸率领着两千多骑兵,无法顺利通过段谷水路,所以他只能和赵广同行,绕道陇关。赵广虽然因为战功跳了一级,由都尉直接升到了折冲将军,又领兵五千,镇守陇关,也算得上是一方重将,可是诸葛亮给他安排了马岱做副手,这让他有些不舒服。

    马岱是关中人,他率领着一千马家军,经过战马调换,又经历了这次大战,马家军的实力有所增长。而且被张郃行踪不定的战术刺激之后,蜀汉对骑兵的重要性有了进一步的提高,马岱的作用也水涨船高。把这样的一个人安排在赵广身边做副手,看起来是对赵广的重视,实际上却是一个威胁。

    以马岱的资历,赵广能轻易指控得动他?对付曹魏的军队,统领步兵的赵广只能守,作战的主力是马岱,将来马岱升迁的速度将远远超过赵广,赵广被取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赵广很不高兴,借着和魏霸同行的机会,坦然的表达了自己的担心。

    魏霸从诸葛亮的安排中,也嗅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除了对陇关防卫的安排之外,向朗的任命也不同寻常。向朗因为上邽城下的战功,被任命为荡寇将军,领兵五千,镇守上邽,却配了一个王平做副将。向朗领兵在外,他的丞相长史自然就没了,现在由杨仪接任丞相长史。可是王平却领有丞相参军的身份,两相一对比,就知道这其中不是谁领导谁那么简单。

    陇右之战告一段落,可是谁都知道,接下来的战事将会更加激烈,向朗和赵广肩上的担子有多重。给他们安排的副将却是这样两个人,任谁都会觉得有些不安。

    这是副将,还是随时准备的替补?

    “师兄,你想得太多了,只要我还在关中,谁也动不了你。”魏霸安慰道:“有马家军帮忙,也是件好事,至少你也有骑兵了嘛。”

    “骑兵,那也得能听我的才行。”赵广咂了咂嘴,瞟了魏霸一眼:“再说了,你能保证你一直在关中?你是丞相府参军,谁知道丞相什么一纸调令,你就离开关中了。”

    “我可以离开关中,我爹却一定还在。”魏霸拍拍赵广的肩膀,轻声说道:“你放心吧,不出意外,我爹的镇北将军是做定了,另外可能还要加上关中都督。有他在,谁敢动你?我爹护犊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赵广嘴一咧,也只能如此。这件事的主动权还在诸葛亮的手里,魏霸也没有什么办法。好在诸葛亮很快就要离开关中,在关中说了算的还是魏延。

    “子玉,你要小心那些荆襄人。”赵广换了一个话题:“你想要他们的支持,那无可厚非,可是也不能太急,要一步步的来。就和习武一样,虽说矛越长越重,威力越大,可也要看你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有那个实力,你才能把矛变成你的手臂,是你在运矛,没有那个实力,就是矛在运你了。”

    魏霸眼皮一挑:“那师兄是不是教我两招,怎么让我能更好的运矛,而不是被矛给运了?”

    赵广微微一笑:“你要想学矛,那还不简单?我只怕你没时间练。”

    魏霸叹了一口气,不得不承认赵广说的是实情。他现在可不是一个无事一身轻的闲人,想像当初练拳那样一心一意的练矛已经不太可能了。时间不允许啊,要不人家练武怎么重童子功呢,年纪大了,不仅筋骨已成,更重要的是没时间,除非那些不务正业,一心扑在武学上的武痴,正常人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练武。

    ————————

    离目标已经非常近了,只有几票的差距,哈哈哈,继续努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