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3章 独狼难行

第243章 独狼难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听说向朗来访,正在灯下闲聊的魏霸和赵广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的笑了。

    向朗是荆襄系的前辈,资格比魏延还要老,更别提魏霸这样的小字辈了。就目前的身份而言,向朗是丞相府长史,魏霸是丞相府参军,向朗正好是魏霸的顶头上司。向朗要见魏霸,只需要派人来叫一声,魏霸就得颠颠的跑过去,没有向朗主动来见魏霸的道理。

    出现这种意外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向朗有求于魏霸,所以自降身份,给足了魏霸面子。

    遇到这种情形,别说现在是一个非常讲究礼仪的时代,就算是礼崩乐坏的后世,有同乡长辈来访,魏霸也应该起身相迎,热情接待。这是沉淀在中国人骨子里的优良传统,不分时代。

    赵广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半开玩笑的说道:“你们荆襄人说话,我这个常山人就暂避一时。”

    魏霸乐了,把赵广推出了大帐,自己将帐内收拾一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快步走出营门。看到站在营门外的向朗,魏霸老远的就拱起手,一溜小跑的走到向朗面前,深深一揖。

    “向公,有什么事,让人叫我一声便是了,怎么能劳动您的大驾?”

    向朗的嘴角抽了一下,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抚着胡须,老辣的目光从魏霸脸上扫过:“子玉,你虽然年轻,却是我荆襄的后世之秀,用兵老辣,软硬兼施,更胜于乃父。前些日子,我忙于军务,没机会和你好好聊聊。今天得空,所以专程来看看。”

    魏霸笑容满面,心里却暗自骂了一声老狐狸。这大家族出来的果然就是不一样,三言两语的,就把之前的冷落解释得圆满妥贴,还在不经意之间解释了之前对老爹魏延的排斥,让他什么抱怨的话都说不出来。

    果然姜是老的辣啊。

    “向公夸赞,小子愧不敢当。”魏霸一脸谦恭的笑容,伸手相邀:“向公请!”

    向朗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挽起魏霸的手臂,一起向大帐走去。按理说,魏霸是后辈,官职又低,他应该侧身引导,向朗大可以泰然享受这应得的礼敬。可是向朗挽着魏霸的手臂,并肩而行,这就是长辈对后辈最大的抬举。脸皮厚如魏霸,也有些受宠若惊。不管向朗这么做是不是有求于他,仅这个场面,传到其他人的耳中,对他来说就是莫大的荣耀。

    激动归激动,魏霸却没有失去立场。向朗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么异乎寻常的客气,自然是有求于人。如果帮上不忙,只怕这种礼敬也就到此为止,下不为例了。

    因此魏霸很冷静,把向朗让进大帐,请上座之后。他便不随便多说一个字,只是就着向朗的话头,说一些云淡风轻的话。向朗挑了几次头,想转到马谡的事情上去,他都故意装没听懂。

    试探了两次,见魏霸不接话头,向朗也很无奈。如果不是为了马谡,他现在就会拂袖而去,现在有求于人,他也只得撂下这张老脸,主动开口相求了。

    “子玉,我刚刚从辎重营来。”

    魏霸眨了眨眼睛,很萌的看着向朗,既像是没听懂,又像是在等向朗的下文。

    “幼常被关在辎重营。”向朗又好气又好笑,开门见山的说道:“丞相要以败军之罪处死幼常,我百般无计,只好来向子玉讨教。子玉,马家兄弟跟随先帝入川,马季常英年早逝,现在所有的希望就在马幼常的身上。我们身为荆襄乡党,看着他就这么死了,却无动于衷,未免有失同乡之义。”

    听了这话,魏霸不装傻了,他收起了笑容,眼神变得凌厉,腰背也挺得笔直,全无刚才的半分恭敬,整个人像一杆铁矛,透出寒森森的杀意。

    “向公,既然说到同乡之义,小子有一事不明,还请向公指教。”

    向朗暗自叹息,默默的点点头。“你有什么疑问,但说无妨,我清楚的,自会坦诚相告,实在不明白的,也不会藏拙,大家共相参讨便是。”

    “多谢向公抬爱。”魏霸拱手施礼:“马幼常是丞相的心腹,子午谷计划,便是由他与丞相商议实行的。只不过,这个计划有所变更,而且这些变更没有通知负责执行的我魏家父子。马幼常是何居心?他是想陷我父子于必死之地吗?他的同乡之义何在?”

    向朗的脸色有些赧然。他虽然不完全清楚子午谷计划是什么样子,但是他很清楚诸葛亮主力出陇右,却让魏霸父子守关中的用意,也清楚这里面肯定有马谡的功劳。现在被魏霸当面质问,他也有些挂不住。

    向朗沉默了片刻,重新抬起头,眼神变得坚定。“子玉,想听真话吗?”

    “当然。”

    “很简单,因为你父亲自视甚高,目无余子,眼中从来没有什么荆襄乡党。他既自外于荆襄人之外,荆襄人又怎么会把他引为同侪?”

    “所以你们便要除掉他?”

    “不是我们,而是丞相,也不是要除掉他,只是要让他吃点苦头,知道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如果没有人在他的背后支持他,他就算是武功盖世,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向朗目光咄咄逼人,“他一心仰慕关羽,可知关羽为何败走麦城?因为他是个独夫。”

    魏霸心中一动,沉默不语。他从向朗的话里听出了更多的意思。

    “关羽武功很高,万人之敌,熊虎之将,威镇天下。可是他的眼里只有他自己,不肯亲近士大夫,自以为凭一已之力就能征战天下,以至于最后连先帝都不肯假以颜色。结果如何?他一个人能杀得光曹魏的十万大军?他一个人能征服天下?他没有朋友,所以他死了,连替他叫屈的人都没有,相反倒是有不少人觉得他死得其所。”

    魏霸苦笑一声,不得不承认向朗的话说得对。关羽死后,对他的非议甚多,最明显的就是廖立对他的批评,说他是“怙恃勇名,作军无法,直以意突”,这是写在公文里面的,廖立后来获罪,这是罪状之一,但明眼人都知道,那不是因为他说错了,而是因为诸葛亮要贬他,所以拿来做文章,否则不会在他说了这句话多年之后才治他的罪。

    老爹魏延处处效仿关羽,性格也非常相近,他被“贬”汉中闲居的时候,也没有任何一个人为他说话,可见他的人缘有多差。历史上,他作为一个谋反的罪人死去,被夷三族,也没有人为他说句公道话,和他的这个性格自然有莫大的关系。

    向朗的意思很明白,之前冷落你们,是你父亲自外于荆襄人,不是我们的错。这一次,我请你帮忙,是荆襄人欠你们的情,如果你坚持要做个独夫,那我也没办法。你就等着和关羽一样的下场吧。

    一个人可以打天下吗?

    故事里可能,现实中不行。否则,三分天下的霸主就不是曹操、刘备和孙权了,应该是吕布、关羽、张飞这一类猛将。事实上,吕布也好,关羽、张飞也罢,都是独狼,他们所有的只是自己的勇力,身后却没有强大的宗族乡党支援,所以吕布败了,关羽、张飞只能做刘备的打手,包括刘备本人,因为没有宗族的力量支持,奔波半生,最后才在益州捡了个便宜,把更软弱的刘璋赶跑了,占据天府之国,三分天下。而他之所以能成功,荆襄系的作用不可忽视。

    魏家的情况好一些,不过也仅仅是好一些而已。如果老爹继续这样,结果不会有多少改善。荆襄系是蜀汉朝廷中当之无愧的利益集团,作为一个荆襄人,魏家如果不能融入其中,终究只是一匹独狼。

    独狼的下场不会好。别看以赵云为首的元从系,以赵素为首的汉中人现在都在帮他的忙,那都是互相利用,而且是有限度的互相利用,他们之间缺乏那种天然的地域联系。如果魏家不能和荆襄系融洽关系,他和别的利益集团的联合最终也只能落在表面上。

    你连自己的乡党都不亲近,又怎么能指望和别人搞好关系?

    现在向朗伸过了橄榄枝,是魏家和荆襄系改善关系的一个机会。魏霸如果不抓住,下次未必还会这有这样的机会。

    魏霸不是魏延,作为一个曾经淹没在人群中的路人甲,他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伟大领袖还要建立统一战线,更何况他。正因为懂这个道理,他才会努力的拉拢赵云父子,拉拢赵素,拉拢傅兴等人。

    向朗提供的是一个好机会,不过,还不够好。魏霸深知,如果就这样接下来,这就不是他帮荆襄系的忙,而是荆襄系的施舍,他最多只能被荆襄系接纳,成为荆襄系中的一个打手,却不能成为荆襄系的领袖。

    魏霸笑了笑,重新拾起向朗刚才的话头:“向公,你辞锋如刀,犀利异常。不过,我觉得你是关心则乱。马幼常既是丞相心腹,丞相又怎么会杀他?打了个败仗而已,罪不至此,关他几天,不过是让他反省反省,同时给众人一个交待罢了。”

    向朗眉梢一挑,摇了摇头。“子玉,你还年轻,不知道这里面的要害。这件事,又岂是兵败这么简单?这里面牵扯的方方面面的关系太多了。”

    魏霸自已虽然也有过一些分析,但是能有机会听听向朗这样的老人分析时局,当然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除了换个角度看问题外,互相探讨,也是向向朗这个同乡前辈展现自己能力的大好机会。他连忙躬身道:“还请向公指教。”

    ————————

    继续求月票,继续求推荐!老庄的态度是好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