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41章 自首(尘烟盟主加更)

第241章 自首(尘烟盟主加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马谡的老家是襄阳宜城,现在是曹魏和孙吴的中间地带,大部分时候被孙权占领,偶尔也会落入曹魏之手,总之与蜀汉无关。向朗让马谡回襄阳老家,暂避一时当然只是一个托词,襄阳马家要想出人头地,不出仕又怎么可能达到目的,不管是投靠孙吴还是曹魏,总之都是背叛蜀汉,背叛诸葛亮了。

    对马谡的拒绝,向朗并不意外,他只是皱了皱眉:“那你打算怎么办?就这么藏一辈子?”

    马谡低着头,好半天没说话。最后,他抬起头,哑声道:“来敏真的那么说?”

    向朗轻轻的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马谡叹了一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向朗的面前,撩起衣摆,跪了下去。向朗吃了一惊,却没有伸手去扶,他眯起了眼睛,目光严厉而悲哀。

    “幼常,你决定了?”

    “是的,向公,我决定了。”马谡大礼参拜,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门口,看着温暖的阳光,微微的眯起眼睛:“我辜负了丞相的信任,不仅没能拦住张郃,还让丞相遭受那些腐儒的非议,实在是罪不可恕。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犯的错,不能让丞相承担责任。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躲得了此身,躲不了此心。我不想像老鼠一样的躲一辈子,我要去自首,要去向丞相请罪。”

    向朗寒声道:“可是,襄阳马家怎么办?”

    马谡愣了片刻,轻声说道:“向公,丞相不会杀我。战败而已,最多夺职,像廖立一样贬为庶民。”

    “你确定?”

    “我和丞相相交多年,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向朗冷笑一声。“你连自己都会看错,又怎么能保证不会看错丞相?”

    马谡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向朗这句话真的刺痛了他。他向来自诩才干过人,一心想着出将入相,建不世功业,谁知道真正上了战场却是如此不堪一击,更让他无法想象的是战败之后,他居然连担当的勇气都没有,做了逃兵。这些天藏在向朗的帐中,他无时不刻不在反思自己的耻辱,每想一次,他都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如今听说诸葛亮因为他而受到非议,他再也坐不住了,他不想如此卑微的活在世上,他要去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这样才能活得安心一些。

    至于生死,他倒没有想过,胜负乃兵家常事,诸葛亮与他相交莫逆,又怎么可能因为一次战败就杀他?就算是贬为庶民,他相信用不了几年,等这件事淡了些,诸葛亮一定会重新启用他,再次给他机会。

    他相信,下一次,他不会再如此无能,不会再如此怯懦,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战场上。

    “看错自己,是自视太高。”马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涌动的心情平复下来:“知人者智,知己者明。我不够明,却还多少有些小智。我不会看错丞相。”

    说完,他迈步向前走去。他的步子跨得很大,腰杆挺得很直。

    向朗没有再说,只是眯着眼睛看着马谡的背影。

    马谡出了向朗的营地,一路为到诸葛亮的中军。营门前的士卒看到马谡,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马参军回来了?”话一出口,立刻想起了马谡现在不是丞相信任的参军,而是打了败仗,而且失踪多日的败军之将,脸上的恭敬顿时凝固了,神情非常尴尬。

    “我要求见丞相。”马谡平静的说道。跨出第一步的时候,他很紧张,可是走到诸葛亮的营门时,他却奇迹般的镇静下来。和煦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他感到一丝丝暖意慢慢的渗入四肢百骸,那些酸痛的骨肉都开始舒展开来。

    我的选择是对的,人不能在黑暗中躲藏一辈子。马谡如此想着,阴沉了很多的脸,终于又一次露出淡淡的笑容。

    士卒看着微笑的马谡,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马谡看着他,才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请参军稍候,我立刻去禀报丞相。”

    “有劳。”马谡颌首致意。

    士卒一惊,有些手忙脚乱的还了礼,匆匆的转身去了。其余的士卒面面相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马谡是何等样人,他会对一个普通的士卒致谢?以前的马谡来见丞相,都是不用通报,长驱直入,目光也从来没有在他们这些普通士卒的脸上停留片刻,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谁。

    今天的马参军有些奇怪。每个人的心里不约而同的觉得有些诡异。

    诸葛亮正在安排撤退事宜,按照魏霸的建议,他要先由水路进入关中,然后由郿县转褒斜谷,直接回到汉中。除了留在关中的一万多人之外,他还有四五万人要带回去,其中还有不少伤兵,可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行程一千多里,少了不能少,也要一个半月,仅是路途上需要的粮食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仅靠关中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汉中做好接应的准备才行,任何一个疏忽,都可能导致大军在半路上断粮。诸葛亮不敢掉以轻心,蜀汉现在是多事之秋,任何一个士卒都是宝贵的。因此杨仪亲自做的方案他都不放心,一定要亲自再算一遍,以确保万无一失。

    听到“马谡”两个字,诸葛亮正在拨弄算盘的手滞住了,右手的笔颤了一下,一滴墨滴了下来,瞬间在帐簿上洇成一个大黑团,正如他的脸一样黑。

    杨仪也吃了一惊,他看看那个面色紧张的士卒,又看看面色有些难看的诸葛亮,舔了舔嘴唇,轻声提醒道:“丞相,让幼常站在营外,可不好啊。”

    诸葛亮的眼角抽搐了两下,放下笔,双手握在腹前,闭上了眼睛。过了片刻,他睁开双眼,眼中掠过痛楚之色。他淡淡的说道:“站在营外的确不妥,把他带到辎重营,看管起来。”

    杨仪应了一声,转身就要往外走,刚走到门口,忽然觉得不对劲,他转过头,盯着诸葛亮,惊愕的说道:“丞相,带到辎重营?”

    “不是辎重营,难道还要请他上座?”诸葛亮瞥了杨仪一眼,重新拿起了笔。

    杨仪倒吸一口冷气,把马谡关到辎重营,那就等于把他下狱了。打了个败仗而已,至于吗?杨仪想再说,可是一看诸葛亮的脸色,又把涌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也知道这些天营里的那些议论,知道诸葛亮此刻压力很大,关马谡一段时间,也许是权宜之计吧。

    杨仪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匆匆的出了大营。马谡看到杨仪快步走来,心头一喜,上前拱拱手:“威公,丞相不在帐中?”

    杨仪二话不说,拉着马谡就走。马谡莫名其妙,一边挣扎一边说道:“威公,你这是带我去哪里?”

    “丞相有令,带你去辎重营。”杨仪一边走,一边回头给马谡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马谡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他挣脱了杨仪的手,抚平了衣褶。“威公,你这是何必,不就是到辎重营闭门思过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这两天已经习惯了。走,我跟你去。”

    杨仪欲言又止。他觉得马谡想得太简单了,看诸葛亮刚才的脸色,恐怕不是让他闭门思过这么简单。他不敢去看马谡,匆匆的在前面领路,向辎重营走去。

    ……

    “马谡自首了?”魏霸诧异的站了起来。

    “是啊,马谡自首了。”赵广笑眯眯的说道:“整个大营都知道了,你倒是后知后觉。”

    “整个大营都知道?”魏霸更诧异了,怪不得消息传得这么快,以至于他安排的小密探都慢了一拍。不过,这样就更诡异了,马谡自首,又不是敌军来袭,怎么会整个大营的人都知道。

    难道是丞相下达的命令,通告全营?

    “是的,丞相派人通知的。”赵广嘴角一歪,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魏霸闻出了不同的味道。他转了转眼珠,沉吟片刻:“是藏在向长史那里的?”

    “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想来想去,除了向长史那里,好像也没人有这胆量。”

    “嘿嘿,这么说,好戏要上场了。”魏霸重新坐了下来,摊开手臂,靠在案几上。

    “好戏?”赵广不屑一顾:“能有什么好戏,无非是削职,最多贬为庶人,给大家一个交待。冷落几年,再找个借口起复。我早就看厌了,张裔不就是这样?”

    张裔字君嗣,蜀郡成都人,出任益州太守时,因为雍闿作乱,张裔被俘,送给了孙权。刘备去世后,诸葛亮主政,派邓芝出使东吴,顺便向孙权讨要张裔。张裔回来后,就做了丞相府参军,署府事,又领益州治中从事。这次诸葛亮北伐,张裔以射声校尉领留府长史,与蒋琬共事。

    张裔被敌人俘虏,诸葛亮还能既往不咎,委以重任,马谡身为诸葛亮的心腹,不过是当了几天逃兵,还没有被俘,想来待遇不会比张裔差。赵广的分析即基于此,不过魏霸却有不同的看法。诸葛亮既然将马谡自首的消息通报全营,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的放过马谡。

    说不定,马谡还会像历史上一样死去。

    这可是标准的自残啊。丞相,你真的做得出来?

    ——————

    又一位盟主,谢谢尘烟mj。

    到目前为止,27票,效果不错,爬到第八了,离第七还差3票,离第六还差29票,继续努力。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诸位,能再给点力不?(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