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33章 突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上邽城东五里,几十只艘船并排横在河中,船上的船夫们满头大汗,正将一块块宽大厚实的跳板连在一起,组成一道横跨渭水的浮桥。他们动作熟练,配合默契,看得出来,这是多次练习的结果。

    很快,一道浮桥成形,船夫们刚刚直起腰,一缕烟尘就从远处的山谷中冲了出来,直冲云霄。

    “下水,固船!”领头的一个大汉大叫一声,率先跳下了水。一手扣住一只船,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形锁链,将相邻的两只船紧紧的固定在一起。其他的船夫也跟着跳了下来,溅起一阵阵水花,肌肉虬结的胳膊像铁铸的一般,将原本还有些摇晃的船稳住。

    冰冷的河水迅速浸透了他们的冬衣,像一把把小刀,割扯着他们的皮肉。不少人冻得倒吸冷气。

    魏霸和赵广各领一支骑兵,飞快的冲到河边,他们没有下马,却放缓了速度,战马迈着轻快的脚步踩上了浮桥。水中的船夫仰着头,看着高坐在马鞍上的骑士,露出紧张的神情。

    魏霸低着头,看着那些黝黑朴实的面庞,非常感动。现在是腊月,渭水冰冷刺骨,跳到水里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这些船夫虽然常年操船,可是如果不是强迫,他们肯定不会轻易的下水。为了完成这次突袭,这些船夫也受了不少苦。他们不仅要将粮食和石弹、军械从临渭运来,还要跳进冰冷的水里做人形锁链,为的就是骑兵能快速通过渭水,直逼上邽城下。

    魏霸想起了为了胜利跳进冰冷河水中的沂蒙六姐妹,这些船夫虽然没有那么高的**自觉性,却也同样值得尊敬。他一手挽缰,一手抚胸,微微躬身:“辛苦了!”

    没有出现热泪盈眶的感人场面,水里的船夫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目光随着他的身影向前移去。

    紧跟在魏霸身后的亲兵魏兴看到了,有些生气,不过他没有大骂这些船工,只是摇了摇手中的战旗,大声吼道:“参军有令,向所有的船夫致敬——”

    一听到这句命令,所有的骑兵都举起手,行抚胸礼,向水中的船夫微微欠身。那些船夫也明白过来,知道这是魏参军下令向他们致谢,顿时激动起来,他们不会说太多的漂亮话,只是咬紧了牙关,用力拽着船只的铁链,尽可能的不让船只产生大幅度的晃动,以免有战马受惊,导致骑兵落水。

    后续的骑兵看到前面的同伴,也有样学样,一个个井然有序的经过了浮桥,经过那些船夫时,都躬身施礼,有的还轻声问候。

    “辛苦!”

    “多谢!”

    两千余骑,小半个时辰就全部通过了渭水,他们在南岸列阵,拨转马头,面向渭水,跟着阵前的魏霸,高高的举起了右手。

    “等我们胜利的消息!”魏霸扯着嗓子,大吼一声:“出发!”

    “出发!”骑士们齐声应和,开始小步奔跑,向上邽城下奔驰而去。

    上邽城下,激战正酣,郭淮率领最后的五千精锐,猛攻胡济的阵地。胡济发出求援信号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顾及援军什么时候到来。面对魏军凶猛的攻击,他下令所有的霹雳车、连弩车无间断射击,然后亲自充领亲卫营赶到了第一线,与手持长矛的步卒们一起,顽强的阻击魏军。

    霹雳车在轰鸣,将一颗颗石弹砸上魏军的上空。石弹在空中呼啸,砸在地上,大地震颤,尘土飞扬;砸在盾牌上,盾牌炸裂,盾牌后的魏军士卒惨叫着倒地;砸在人身上,骨断肉碎。

    连弩车也在咆哮,上箭手们将最后的箭匣塞进了弩车,弩手们开始疯狂的射击,一支支弩箭连续飞出,拉成一条条黑线,源源不断的向远处的魏军飞去,猛烈的射击让魏军连头都抬不起来,他们只能躲在盾牌的后面,全力奔跑,希望能活着冲到蜀军的阵地前。很多人无法完成这个愿望,在霹雳车和连弩车的全力射击下,上邽城西门外的这三四百步的战场成了修罗场,无数的魏军倒在了这几百步的距离上。

    郭淮暗自心惊,他发现自己低估了胡济,本以为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射击,蜀军的石弹和箭枝储备已经耗完,没想到胡济还有如此数量的存货。魏军的伤亡迅速增加,大大超过了他的估计。

    不过,到了这一步,郭淮也不可能再退回上邽去。这是张郃给他的机会,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也必须击败胡济,和张郃夹击向朗,完成这最后一战。胡济的反击虽然猛烈,却还不至于能够逆转战局。

    “杀!”郭淮在亲卫们的保护下,冒着如雨的石弹和利箭,冲到了蜀军的阵前。他的运气不错,这么远的距离,只是肩窝中了一箭,有铁甲护体,箭头入体不深,伤得不算重。可是他身边的亲卫就没那么幸运了,有三人被石弹击中,当场死于非命,至少有三十多个被箭射中人或战马,生死未卜。

    听着那一声声惨叫,郭淮心疼不已,这些可都是跟随他征战多年的郭家子弟,上阵以来,就没有一次损失如此惨重的。今天为了能将功赎罪,他不得亲自冲杀在最前线,这些郭家子弟组成的亲卫伤亡也迅速增加。

    “杀死胡济!”郭淮看着数十步的胡济,拔刀大喝,催马向前冲。亲卫们齐声怒吼,纵马向前。蜀军将士不甘示弱,数十柄长矛刺来,将冲在最前面的骑士和战马刺死,又用力顶着战马,不让他们继续前进。战马冲击的力量太强,十几个步卒一齐起用力也支撑不住,不由自主的向后滑去,脚上的鞋几乎都被擦掉到了底。

    “射死他们!”

    “射击!”

    隔得较远,手中武器无法接触的将士不约而同的怒喝着,举起手中的弓弩互相射击。在这十多步之间,箭矢飞驰声不绝于耳,一个个战士中箭,发出闷哼或者惨叫。战马嘶声着,抬起蹄子乱踢,蜀军将士破口大骂,用矛刺,用刀砍,四五个人围着一匹战马,有的杀马,有的拉着马背上的骑士,将他们扯下马来,乱刀砍死。

    郭淮的亲卫们个个身材高大,骁勇善战,他们坐在马背上,一边催马前冲,一边用锋利的战刀左劈右砍,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向胡济冲了过去。

    胡济看着越来越近的魏军骑士,紧张到了极点,郭淮快要击破他的阵地了,援军还没有看到任何踪影,自己难道要死在这里?他不住的向郭淮身边的上邽城方向张望,祈祷着魏霸快点出现。

    郭淮不知道胡济在看什么,以为胡济是看他。他更加愤怒,大声命令着骑士们加速冲击,杀死胡济。

    他的命令刚下,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阵雄浑的战鼓声。战鼓声来自远处,却在迅速的接近,在战鼓声之中,夹杂着一阵阵闷雷似的响动。

    这是骑兵冲锋的声音。

    郭淮诧异的扭过头,他以为是张郃派骑兵绕过渭水,从背后来支援他。可是他又隐隐的觉得有些不安,因为张郃没有提到这个安排,他要把击破胡济的任务完全的交给他,只有这样,他的功劳才能弥补他的失误。更何况如果是魏军的骑兵,没有道理不提醒他让开道路。

    当他看到从尘土中冲出的战旗时,他震惊了。这不是魏军的骑士,魏军中也没有姓赵或者姓魏的将领。

    他们是蜀军!

    一阵冷汗透体而出,郭淮突然间意识到了巨大的危险正在逼近。他看着三四百步外的上邽城,知道了蜀军的用意所在。

    “撤退——”郭淮狂吼起来,他放弃了近在眼前的胡济,拨转马头,向上邽城狂奔而去。蜀军从上邽城东冲出来,目的只可能有一个,夺取上邽城,

    “撤回上邽——”郭淮连声嘶吼,眼睛都急红了。他把上邽城里的一万多士卒几乎都拉了出来,城里只剩下马遵等人和一些失去了战斗力的残卒,如果蜀军来袭,他们肯定抵挡不住。

    郭淮的反应很快,可是战场之上,数千士卒搅杀在一起,又岂是说分开就能分开的。不少魏军士卒听到了命令,却不明白这个命令是什么意思,己方已经占了上风,正是击破蜀军的好时候,怎么突然要撤退?而更多的士卒连命令都没听清,他们已经杀晕了头,根本分不清哪个是蜀军的命令,哪个又是己方的命令。他们只知道奋勇搏杀,砍倒面前的每一个敌人。

    郭淮心急如焚,心不住的往下沉。他也知道,在激烈的战斗中被敌人突袭,几乎没有幸免的可能。自己为了一举成功,根本没有后手。面对这种意外情况,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郭淮一面竭力重组战阵,准备就地防守,一面派出骑士向张郃求援。我背后遇到了蜀军的骑兵突袭,请将军立刻支援。

    传令兵向战场两边飞奔而去,他们有四五十个人,能活着赶到张郃面前,不知道能有几个。

    郭淮刚刚派出求援的人,魏霸和赵广带着两千多骑就杀到了他的身后。魏霸踩着马镫,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的环刀,厉声长啸:“加速!冲锋——”

    “冲锋——”赵广举起手中的长矛,迎风舞动。一千精骑紧紧的跟在他的身后,卷起一阵狂飚,向慌乱的魏军后阵冲了过去。

    “射击!”司马唐千羽一声大喝,单手举起了手弩,扣动弩机。“呯”的一声响,三只弩箭离弦而去,正中一个魏军军侯的胸口。魏军军侯翻身落马。

    上千的骑士举起了手弩,向魏军后阵射出了一阵密集的箭雨。

    ————————

    还债的第五章,还差一章。(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