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26章 梦想与现实之间

第226章 梦想与现实之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军骑士冲到了面前,开始猛烈的冲击步卒的方阵,并迅速突破了第一道长矛阵,将长矛阵后的弓弩手屠杀一尽,然后继续催动战马,向第二道长矛阵发起冲击。

    看到近在眼前的魏军骑士,马谡这才打了个激零,回过神来,声嘶力竭的下令反击。只是他被魏军超乎寻常的猛烈攻击震惊了,远没有平时那么从容,就连脑子似乎都有些锈蚀了,一时有些手忙脚乱,只是本能的下达着命令,催促着将士们拼命反击。

    可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为什么安排在两侧山谷上的弓弩手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为什么魏军的战马不怕弓箭的射击?为什么魏军冲锋阵型的两侧战马没有骑士?

    他不明白,这些都是不合常理的事,都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两侧弓弩手是他取胜的最大倚仗,如果这些弓弩手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仅凭安排在谷中的六千步卒,肯定是挡不住这些魏军骑兵的冲击的。

    可是为什么这些弓弩手的射击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

    马谡一边本能的下达着命令,一边苦思冥想。

    他是在下达命令,可实际上,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蜀汉军将士其实都是在依靠本能战斗,他们的统帅马谡已经方寸大乱,被那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懵了。

    张郃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张郃很清楚,诸葛亮敢以四万步卒在上邽城等他去强攻,当然是有所倚仗的。他仔细询问了田复等人,对诸葛亮在军械方面的优势一清二楚。他不去上邽,也不去洛门,而是赶到木门来,就是要逼着诸葛亮无法发挥他在军械方面的优势。

    那些大型军械沉重无比,安排在城下还可以,要想携带着迅速移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马谡远道而来,霹雳车、连弩车这样的武器都没法带,他能带的只有普通的弓弩,还有手持的连弩。手持的连弩射速虽然快,可是也有不可克服的缺陷:射程小,威力有限。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没有人能打破这个平衡,要想射得快,就必须损失射程。如果想两者兼得,那体积必然会增大,也就无法方便的携带。

    马谡离开了洛门,不能携带那些大型的军械,他的实力无形中就大大的削弱了。剩下的手持式连弩虽然精巧,威力也不可小觑,却也不是不可战胜。

    张郃在不少空鞍战马的背上绑上了皮革和塞满马草、粮食的草袋,只露出四肢和头部,让它们走在队伍的两侧,以阻挡蜀汉军两侧山坡上的箭阵攻击。箭矢很难洞穿那些草袋,对战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除非是射中了战马的头部,否则很难让战马立刻毙命。

    有了这些驮着厚草袋的战马做移动掩体,中间的骑士和战马安全性大大增加。虽说不可能保证每一个战士的安全,却可以将伤亡大大减小。一方面,这样可以增加对蜀汉军步卒战阵的冲击力,另一方面,还能对蜀汉军的士气造成致命的打击。

    也许这个办法只能奏一时之效,可是对于张郃这样的宿将来说,一时之效,可能就决定着整场战役的胜负。他要的就是这一时的效果。他知道他的对手是谁,他希望能用这个很简单的办法对马谡进行干扰,让他无法冷静的思考。

    他达到了目的,马谡被这个诡异的现象打懵了。他虽然明知自己不应该去想这个问题,而应该把精神集中在指挥大军反击,拦住张郃的攻击上,可是他却无法停止思考,无法让自己不去分析这个问题。

    他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主将的基本任务,在突如其来的变化面前,他的反应也不再像平时那么快速。在纷乱的战场上,敌人就在眼前,血腥的战斗就发生在咫尺之间,旌旗摇动,让他眼花缭乱,鼓声震天,让他心惊胆战,箭矢在空中飞驰,喊声杀就在耳边回响,他又怎么可能像坐在安静的书斋里一样冷静的思考?

    在真正的战斗面前,他缺乏经验的缺点暴露无遗。此刻,他心乱如麻,脑海里总在回想着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战马冲了那么多箭,却没有死?

    张郃很好的抓住了这个机会,他迅速的派出更多的骑士,猛攻蜀汉军列在谷中的本阵。马谡把大部分弓弩手都安排在了两侧的山坡上,期望在魏军冲击本阵之前就先大量的杀伤对手,这当然大大的削弱了谷中本阵的远程打击力量。魏军经验丰富,他们一旦冲破一道阵势,就立刻大量杀伤蜀汉军的弓箭手。有的迅速催马向两侧延伸,纵马践踏,用锋利的马刀劈砍。那些蜀汉军的弓弩手面对奔驰如飞的魏军骑士没有还手之力,只要十数骑杀掉,就能顺利的摧毁整个箭阵。

    魏军骑士作战经验丰富,战斗之前,张郃又做了精密的安排。骑兵冲击步卒的大阵,虽然威力强大,可是不可避免的会受到阻击,特别是面对密集厚实的方阵时,速度很容易受到影响。一旦战马失去了速度,骑兵就会沦落为普通的步卒,甚至连普通的步卒都不如,他们手中的环刀不如步卒的长矛,他们的骑盾也不如步卒的大盾,所以一旦失去速度,骑兵的威力就会大大降低。为了避免失去速度的骑士阻碍后面的冲击,张郃命令所有的魏军冲锋阵型向外拓展,也就是说,他们冲到蜀汉军的面前时,会有意识的向两侧扩展,将正前方的位置空出来,由后面速度更快的同伴补进,以尽可能的保持整个骑兵阵型的冲击速度。

    这都是一些细节,一些普通人可能注意不到的细节,说起来也许微不足道,根本不值一提。可是对于张郃这样的名将来说,他太清楚这些细节的重要性了。哪怕是让骑兵的速度快那么一点点,都是值得的。

    在诸如此类的细节帮助下,魏军神奇的保持着冲击速度,以让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冲击着蜀汉军的阵地。马谡在山谷中安排了六千人,每千人一道防线,前后五个步卒,将一百多步宽的山谷挡得严严实实,两端伸展到了山坡上,和山坡上的弓弩手联成一体。他本人就在第四道阵。在他看来,前面的三道阵势完全可以消耗掉张郃的速度,把他们变成步卒,陷入阵地战。自己站在第四阵,既能亲临一线指挥,又能保证安全。

    可是他低估了张郃。

    张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连破三道防线,奔腾而来的骑兵径直冲向了端坐在战马背上的马谡。

    顷刻间,箭如雨下,马蹄如雷,魏军骑士像汹涌的波浪,一次次的冲击着马谡身前的步卒大阵。

    在骑兵的冲击面前,这些精于山地战的蜀汉军士卒不管是新兵还是老兵,都显得非常无力,他们虽然很英勇的战斗,却无法弥补双方实力上的差距,在魏军连续不断的冲击面前,他们不是被战马撞飞,就是被魏军骑士砍死。要想拦住飞奔的战马,他们只有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挡。他们号呼着,双手端着长矛冲上去,尽一切努力的将长矛刺入战马的胸口,刺入马背上的骑士身体,不管他们能不能成功,他们也绝无生路,仅仅是强大的反冲力,就足以让他们身受重创。

    蜀汉军要想杀死一个骑士,往往要牺牲四五个人的性命。

    战斗,就在马谡的面前展开。

    鲜血,溅到了马谡的脸上,溅到了他那白色的大氅上。

    长矛刺入身体,战刀劈开皮肉,战马剧烈的喘息,急促的马蹄,双方战士凄厉的嚎叫声,痛苦的惨叫声,汇成一道杂乱的声浪,不断的冲击着马谡的神经。

    马谡愣愣的坐在马背上,恍若泥胎木偶。

    他无数次的向往战斗,向往着在战斗中建功立业,斩将夺旗,憧憬着自己能面对强敌,指挥若定,谈笑间,强敌俯首。在此之前,他指挥攻克襄武,指挥攻打榆中,虽然也亲眼目睹了血腥的场面,自以为已经经历了血与铁的洗礼,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将领。可是今天,这一切都成了飘忽不定的影子,在张郃的冲击面前变得面目全非,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恍若梦中。

    “嗖!”一枝羽箭擦着马谡的脸颊飞过,割破了他的脸庞,血光迸现。疼痛瞬间占据了他整个脑海。

    “参军,小心!”亲卫们也惊叫起来,纷纷拥到马谡面前,用盾牌组起一道防线,同时也挡住了马谡的目光。

    马谡下意识的摸摸脸,摸到了一手热乎乎的血,他看着全是血的手掌,惊骇的睁大了眼睛,片刻之后,他惊声尖叫起来,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亲卫们吓了一跳,没有多想,挟起马谡,掉头就跑。

    马谡的将旗一动,魏军立刻发现了,他们大声欢呼起来:“马谡跑了,马谡跑了……”

    本来就已经军心动摇的蜀汉军听到这个声音,不约而同的掉头来看,一看到正在迅速向后移动的马谡战旗,他们立刻傻了眼。片刻之后,蜀汉军的阵地全线崩溃。

    张郃大喜,立刻下令全线出击,数千魏军铁骑沿着山谷,冲向奔逃的蜀军,追亡逐北,肆意屠杀。

    ——————————

    求推荐票,求月票!

    谢谢乌鸦多多和寂寞哥的万点打赏!(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