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215章 鬼神莫测

第215章 鬼神莫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张合来了?”马谡将手中的书交到亲卫,浓眉一挑,喜上眉梢。

    “来了。”斥候也喜不自胜的连连点头。他亲眼看到了张合的战旗,亲眼看到了魏军骑士在渭水边饮马,亲眼看到了魏军骑士支起帐篷,看到他们取水、生火,甚至闻到了炊烟的香味。

    “来了就好。”马谡慢慢的搓着手,来回踱着步,眼角、嘴角都是抵制不住的笑容。张合来得很快,可是没有他快。他已经抢占了落门,张合来了也只能仰攻落门,要不就只能对峙。而对峙想必是张合不能接受的,他辎重有限,利于速战速决,不能长期对峙。只要他守住落门,就等于奠定了胜局。

    一百多里,骑兵如果慢的话,要走两天,快的话,明天晚上就能赶到落门。以张合目前的情况,他应该是明天赶到,休息一夜,正好养足精神,准备伏击原本应该正在赶来的他。

    想到得意处,马谡险些笑出声来。他目光一扫,看到了远处扶刀而立的王平、黄袭等人,硬生生的把嘴边的笑容又收了起来,挥了挥手:“再探!”

    “喏。”斥候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马谡背过身,咧了咧嘴。他知道王平在想什么,不过他没有兴趣搭理他,等他击败了名将张合,所有的置疑都会化为烟云。

    马谡有些兴奋,他坐在沟火边,反复考虑着自己的计划,越想越兴奋,直到后半夜,才勉强睡去。第二天,他又耐着性子等了一天,把自己的阵地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为即将到来的战斗做好了最充分的准备。随着时间的流逝,临战前的紧张气氛越来越浓,就连王平等人也很自觉的忙碌起来。

    可是,谁也没想到,刚过正午,他们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张合不见了,没有出现在本来应该出现的位置。

    马谡大吃一惊,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张合怎么会突然不见了?那可是一万精骑啊,不是百十人的小股部队,能悄无声息的掩藏自己的行踪。一万多匹战马走过去,就算是石头也会留下清晰的痕迹。

    马谡焦急的等待着,等待着进一步的消息。在得到更详细的消息之前,他只能等待。

    傍晚,他得到了最新的消息,张合原路返回,又向东去了。

    马谡大惑不解,他不懂张合为什么会回去,难道他决定还是先攻上邽城下的诸葛亮的主力?他甚至怀疑斥候看错了,被张合骗了。直到夜里,又有新的斥候赶回来,告诉他张合的确是向东去了,他这才将信将疑的接受了这个结果。

    可是他想不明白。

    能不能想明白,这不是最关键的问题,他先要解决张合不来洛门,他应该怎么办的问题。他埋伏在洛门,就是为了伏击张合,结果张合不来了,他还伏击谁?

    我也赶往上邽?

    马谡犹豫起来。天水郡多丘陵,少平地,对骑兵的确有所限制,可是像洛门这么好的伏击地势却也有限。他担心一旦张合探知他的踪迹,会再次回头,利用骑兵的速度对他进行袭击。没有好的地势,他要想在野战中战胜张合的可能性并不大。

    马谡考虑了很久,决定再等等。张合就算回到上邽,也不可能在一两天之内就击溃诸葛亮的主力。他还有反应时间。

    ……

    就在马谡权衡利弊的时候,张合也坐在篝火旁,轻声细语的和张雄商量着。马谡知道了他原路返回,他当然也知道了马谡在洛门准备伏击他。双方的斥候已经交过手,魏军斥候略占上风,捕获了一个蜀军斥候,从他嘴里知道了马谡的安排。

    张雄对此敬佩不已,他现在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变卦,决定后撤了,但是他不清楚父亲是怎么知道的,那时候还没有抓到蜀军的斥候,难道这就是战场上培养出来的直觉?

    “直觉当然有。不过,更多的是谨慎。”张合轻声说道:“洛门是个埋伏的好地方,马谡攻击陇西郡和金城郡,都会经过这里,没有道理不清楚。”

    “可是,父亲怎么会知道他会抢在我们前面占领洛门,然后设下埋伏,等着我们入彀?”

    “我不知道,我只是猜想有这个可能,所以试探了一下。”张合笑笑:“我军是骑兵,在骑战上有优势,所以不管在消息的迅捷上,还是个人武技比较上,我军的斥候都优于蜀军。如果洛门有伏兵,马谡一定会把斥候放出百里。因为一百里对于骑兵来说就是一天的路程,就像三四十里是步卒的日程一样。马谡虽然是个书生,这样的基本常识,他应该还是明白的。否则,他就是一个不值得尊重的对手。”

    张雄点了点头。大军携带辎重,行动速度不会快,通常一天三四十里,所以斥候打探的范围也就是三四十里,不会超过五十里。他们全是骑兵,行动速度大大提高,可是除非发动突袭,正常的行军速度也不会超过百里。马谡能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把斥候放出一百里,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合想了想,突然说道:“明天继续赶向洛门。”

    张雄沉思良久:“为什么?”

    “没什么,试试马谡的反应。”张合瞥了一眼张雄,轻声笑道:“看完了他的正,再看看他的奇。行军作战,不仅要能谋定而后动,更要能随机应变。另外,把他留在洛门,对我们有好处。”

    张雄哦了一声,没有多问,自己仔细琢磨。

    “派人去榆中,让郝昭待机行动。既然马谡到了洛门,榆中应该安全了。”

    “喏。”

    ……

    第三天,张合掉转方向,继续向洛门赶去。他第一天赶了一百里路,第二天减半,只赶了五十里,第三天他又加快了速度,晚上就逼近洛门不足五十里。消息很快送到马谡的手中,马谡大喜过望,他欣喜于自己判断的准确,没有被张合的虚张声势所诱惑,终于等到了张合这条大鱼。

    有一个斥候没有回营的事情,他也知道,可是他并不认为是张合抓了去。如果张合抓住了那个斥候,他就知道洛门有伏兵,知道他已经占据了地利,又怎么可能前来送死?那个斥候一定是迷路了,或者当了逃兵,这样的情况并不新鲜。

    然而,让马谡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就在他一心等着张合来的时候,张合却突然又原路返回,向上邽去了。马谡虽然很意外,不过有了前一次的经验,他没有轻举妄动,耐心的等着。

    他相信,张合一定还会来,这只老狐狸并没有发现什么,他只是疑心太重罢了。

    第五天,张合没有来。

    第六天,张合又来了,不过他没有进入洛门,而是在洛门东三十里的地方停住了。

    这一次,马谡有些不安起来,他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张合赶到了洛门附近,却不抢占洛门,很可能是知道了洛门有伏兵,否则他不会不来抢占洛门。

    马谡召集众将议事,伏兵的事可能已经暴露了,接下来该怎么应付?众将七嘴八舌的说了一通,不过意见倒是很统一。就算张合知道了,那也没关系,我们等着他来攻就是,我们虽然没什么骑兵,可是兵力占优势,占据有利地形,阻击他还是绰绰有余的。

    马谡这才心安了一些,勉强接受了建议。

    ……

    上邽。

    诸葛亮面沉如水,眉宇间是掩饰不住的忧虑。

    张合在上邽和洛门之间来来往往,忽东忽西,已经是第六天了。他究竟想干什么?诸葛亮猜不明白。他在上邽严阵以待,是明,马谡在洛门设伏,是暗,可是张合却没有强攻他,也没有去伏击马谡,这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本在他们的计划中,张合因为粮草的问题必须速战速决,最好的办法是伏击马谡,如果不行,退而求其次,是与郭淮里应外合,强攻上邽的蜀军主力。可是现在张合却没有去伏击马谡,也没有来强攻上邽,他就在两者之间来回游移。

    诸葛亮怀疑,张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马谡在洛门,伏击不成,强攻又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在等待战机,只要他或者马谡露出破绽,他就会像恶狼一样扑上来撕咬。

    诸葛亮还怀疑,张合是在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所适从,拖延时间,等待榆中的郝昭所部前来支援。马谡从榆中城下撤退,榆中之围已解,郝昭等人完全有可能离开榆中,尾随马谡到洛门,然后与张合夹击马谡。

    相比于张合被迫等待战机,这个可能性更大。马谡现在只有两万多兵卒,张合和郝昭联手,占的优势很明显。可是诸葛并不因此担心,马谡占在洛门地利,张合的骑兵无用武之地,要想强攻洛门,他的伤亡必然很大。最大的可能是由郝昭强攻,张合监视上邽的援军,一旦他出兵救援马谡,张合就可以反过来利用骑兵的优势进行突袭。

    诸葛亮猜想了很多可能,但是他不担心。马谡带的军粮虽然不多,却还能支持一个月的,而张合远道而来,他很难再支撑这么久。双方比拼耐心,最先败下阵来的肯定还是张合。

    然后让诸葛亮不安的是,张合作为一个征战多年的宿将,他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那么,他现在究竟在想什么?是无奈,还是另有奇计?

    正在诸葛亮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姜维快步走了进来,满面笑容的说道:“丞相,汉中的军粮到了,两天后就能运到大营。”

    “军粮?”诸葛亮满意的点点头,吴懿这次速度比较快,比他预计的早了四五天。笑容刚刚在他的脸上绽放,诸葛亮突然意识到了一个危险,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糟了,张合不会是想去劫我的军粮吧?”

    ————————

    求月票,求推荐票!推荐票不用钱,每天都有,不用也浪费,大家投给老庄吧。^_^(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