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97章 步骑大战(第三更,求月票!)

第197章 步骑大战(第三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战马奔腾,如离弦的利箭,呼啸而来。马蹄急促的起落,与骤雨一般的鼓点互相呼应。骑士们伏在马背上,用盾牌遮住面门和胸腹,右手扬起战刀,用刀背狂抽战马,逼迫着战马使出最后一份力气。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出阵,就意味着战死。骑兵冲击步卒的防守阵地的确有优势,可是有优势也不等于没有伤亡,从刚才第一波冲突的效果来看,蜀军的阵地严密,在冲散那些辎重车之前,很难有破阵的希望。

    最后总会胜利的,可是在此之前,所有出阵的骑士都会死在阵前,用他的鲜血和骨肉冲撞敌人的阵地,直到阵地裂开一条缝隙。

    对于那些冲在最前面的骑士来说更是如此,他们只能用自己和胯下坐骑的身躯硬挡蜀军的弓弩,为身后的同伴争取一点冲锋的时间。一百多步的距离,至少会有二三十骑倒在蜀军的弓弩之下。人可以用盾牌遮挡,战马却没有披甲,只能依仗着身躯的庞大,多挨几枝箭,多撑一段时间。

    他们的意义就在于这短暂的时间,而这些短暂的时间积累起来,就足以改变战局的走向。

    骑兵对步卒,小阵一敌三,就是说用骑兵冲锋步卒的防守阵势,一个骑卒可以面对三个步卒,伤亡比例也非常相近。现在这里有两千精骑,而蜀汉军只有两千多残卒,大家都清楚,如果没有援军到来,邓芝和这两千残卒必败无疑,胜利终将属于司马师。

    可是对于那些在胜利之前,要用血肉之躯来消耗蜀军战斗力的骑士来说,他们的意义就在于在死之前能换取多少时间,能杀死多少敌人。

    生还,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不管他们的求生欲望多么强烈,他们也清楚自己已经走上了不归路。

    没有了生路,魏军骑士剩下的只有杀意,他们纵马奔驰,小心的操控着战马,希望在战马倒下时能及时的逃出去,不被战马压住,不被身后的同伴撞倒,尽可能的接近敌人多一点。如果能杀死一两个敌人,那至少也能拉个垫背的。

    蜀汉军的步卒们同样如此。他们比魏军骑士更加绝望,面对骑兵的冲锋,他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敌人的战刀,敌人的弓弩,敌人战马的冲撞,不管哪一样,都能置他们于死地。可是他们也没有退路,不仅是因为他们跑不过战马,更是因为邓芝正在让民伕们在他们背后挖坑。这道坑,将来是阻挡魏军骑兵的壕沟,现在却是阻止他们逃跑的死亡线。

    退无可退,不管是勇敢或是怯懦,所有人都只能拿起武器,舍命搏杀。

    “射!”邓芝一声厉喝,连弩车再次开始咆哮。

    “长矛手准备——”

    躲在辎重车后的长矛手屏住了呼吸,将手中的长矛尾部插在泥土里,由后排的同伴紧紧的踩住,自己紧紧的握着矛柄,调整着矛头的方向。长矛阵是对付骑兵的最佳利器,战马被长矛刺中胸腹,几乎没有生还的希望,可是长矛刺入战马身躯时受到的冲撞力也非常惊人,仅靠双手是握不住的,必须把矛尾插在泥土里。尽管如此,绷断的长矛还是会伤人,非常危险。

    密集的箭雨射在魏军冲锋的矢形阵形上,每前进十步,矢形阵就会被消去一层,冲在最前面的两三个骑士就会支撑不住,随着战马一起摔倒在地。蜀汉军的弓弩密集程度远远超过了魏军骑士的预料,十步宽的阵地上,射出的箭居然有三百名弓弩手相仿,所带来的伤害也让魏军骑士胆寒。

    可是他们没有退路,他们只能屏住呼吸,狂抽战马,尽可能的让战马冲得再快一些,用身体为后面的同伴争取一点时间。

    一百多步,对于奔腾的战马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蜀汉军的箭阵虽猛,却也来不及将这些骑士全部射杀在阵前。至少有六十名骑士催马冲进了蜀军的阵地。

    “轰!轰!轰!”撞击声一声接着一声,辎重车开始摇晃,开始震颤,开始破碎,开始推移,推得车后的蜀军将士立卒不稳,连连后退。蜀军将士不甘示弱,他们从散架的辎重车后面冲了出来,举着长矛、战刀,迎向冲进阵中的魏军骑士。

    用刀砍,用矛刺,上杀人,下斩马。五六个蜀军将士围着一匹战马刀矛齐下。马背上的骑士挥舞着战刀,居高临下,左劈右砍。一名蜀军刀盾手将盾牌架在肩上,硬扛骑士的劈砍,右手将环刀狠狠的刺进了骑士的小腹。骑士惨叫着,疯狂的踢打着,一刀砍在蜀军刀盾手的头顶,劈得铁盔火星直冒。刀盾手头晕眼花,向后退了一步,紧接着被一柄长矛刺死。

    而骑士也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去。他们冲破了蜀军第一道阻击阵形,可是也失去了速度,被蜀军将士围着砍杀,被他们拖下马去,乱刀砍死。

    骑士们聚在一起,拼命的踢打战马,甚至不惜在用刀砍马臀,逼着战马向前冲锋,将蜀军的阵势搅得更乱。

    双方在这狭窄的河滩地上展开了血腥的厮杀。战刀、长矛此起彼伏,箭矢交驰,战马嘶鸣声,战士的喊杀声,惨叫声混杂在一起,充斥着每一个人的耳朵。阵后的战士们一边用弓弩支持战友,一边大声吼叫,以鼓舞士气。而后阵的民伕们则瑟瑟的缩在一起,父母用衣袖挡着孩子的眼睛,堵住他们的耳朵,而孩子则极力躲入父母的怀抱,尽可能的离这个残酷的世界远一点。

    一些强壮的民伕则在几个军卒的指挥下,用力挥动手中的农具,挖出一条条深沟,引入河水。这些深沟将是临时的护城河,为阻击魏军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

    邓芝冷漠的注视着战场。这次司马师派出了一百骑,在冲到阵地之前,被弓弩射倒了三十余骑,还有六十余骑冲进了阵地。这六十余骑已经冲破了第一道防守阵形,要想将他们全部斩杀在阵前,至少正常需要百名士卒,加上被战马撞伤撞死的士卒,总数将在一百五以上,估计第二道阵线将会失去战斗力。

    交战这么多天,邓芝第一次亲身体验到了骑兵冲锋的威力。他虽然有选好的有利地形,有强悍的连弩车助阵,可是伤亡还是远远超过骑兵的伤亡。如果照这个比例下去,司马师最多再冲锋两次,他的阵地就会崩溃。

    而后阵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届时魏军骑兵将穿透他的阵地,大肆砍杀,粉碎他的抵抗。

    终究还是一个败局。

    邓芝脸色阴沉,心情沉重。这是他第一次领兵作战,虽然在武关有不俗的战绩,可毕竟最后撤出了武关,现在又有可能被司马师全歼,就算有了些许名声,又有什么用?只有活下去,只有打赢这一仗,取得最后的胜利,他的战绩才有意义,才不会是过眼烟云。

    可是,我能活下来,我能胜利吗?邓芝看着远处正在列阵的魏军骑士,心里没有答案。

    司马师却很平静,一百五十人的两次冲锋,已经让他摸清了邓芝的实力。邓芝有威力强大的连弩车,射出的箭雨超出预计,也带来了超出预计的伤亡。可是这些不足以抵销双方实力的差距,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已经完全崩溃,第二道防线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虽然蜀军将士极力弥补,可是司马师又怎么可能给他们留出时间。

    “冲锋!”司马师轻轻轻的挥了一下马鞭:“第三组,列阵准备!”

    “喏!”骑士们轰然应喏,在战鼓声的激励下,两百名骑士开始加速,又是两百名骑士在他们身后列阵,等待着冲锋的开始。

    两百名魏军骑士卷起了一阵狂飚,向残破不全的蜀军阵地扑去。

    “弓弩手准备——”邓芝高举手臂,厉声大喝:“射!”

    “嗡!”弩手们扣动弩机,长箭如蝗,冲上高空,飞驰出五十步,又转头向下,冲向疾驰而来的魏军骑士。

    “举盾——”魏军曲军侯一声长啸,骑士们齐唰唰的举起了盾牌,挡住要害部位。他们身体前倾,几乎是伏在马脖子上,手中的盾牌同时遮住了战马的眼睛。战马看不清前面的一切,只凭着主人的操纵,凭着血液中蕴藏的勇气,全力狂奔。

    “弓箭手、长矛手准备——”邓芝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魏军骑士阵形,再次厉声大吼,可是举起的手臂却迟迟没有落下。

    阵前已经倒下了一百五十匹战马,还有四百多具尸体。邓芝为了尽可能的阻碍魏军骑士的冲锋,不仅将魏军骑士的尸体扔在阵前,也没有收拾部下将士的尸体,宽十来步,长不过百步的河滩堆积了四百多具尸体,还有一百五十匹战马的庞大身躯,离蜀军的阵地越近,尸体越多,最后几乎是层层叠叠,足以对魏军骑士的冲锋形成一个有效的阻碍。

    这就是一道血肉防线。

    果不其然,以无数战友的性命为代价,终于冲到阵前的魏军骑士的马蹄踩上了尸体,战马脚下一滑,长嘶声摔倒在地。紧接着,更多的战马摔倒。后面的骑士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继续打马狂奔,将前面的同伴撞得跌跌撞撞。

    流畅的冲锋阵型一时大乱,越来越多的人挤在狭窄的河滩上,有的人干脆拨转马前,冲进了丹水。

    邓芝大喜,手臂用力一挥:“射!”

    准备多时的弓弩手一起发射,密集的箭枝像暴雨一般倾泄在魏军骑士们的头上。

    魏军骑士纷纷落马。

    ——————

    第三更到,求月票!

    今天还有,大概十点左右送到。嗯,现在老庄总票数是676票,今天能上700票吗?希望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