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95章 发飚的邓芝

第195章 发飚的邓芝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战场之上,凶险异常,虽说战争归根到底较量的是实力,可是在某一个局部,出现翻盘的现象也是很正常的。兵不厌诈,双方将领各施计谋,欺诈与反欺诈,隐瞒与反隐瞒,无时不刻不要较量着双方的智慧。

    示之以弱,乘之以强,有示之以无,无示之以有,这就是兵不厌诈的最高境界。魏霸手握八百武卒,堪称是武关道蜀汉军中最强的一支力量,却一直藏在幕后,即使是武关攻防战打到最艰苦的时候,他也没有出手。这就给司马师一个错觉,魏霸就这么多人,实力有限,所以只要留下一千骑兵,他也不敢在白天来挑战,他只能在夜里玩一些不登大雅之堂的袭扰。

    如果不是有八百武卒,魏霸的确不敢。如果不是以马镫的帮助,魏霸也不敢。可是,现在他手握两个司马师不知道的利器,他就有足够的信心来攻击这一千从生理上到心理上都已经很疲惫的魏军骑士。

    这才是魏霸真正的实力,这些实力只有魏霸自己知道,就连邓芝也不全部了解,至于司马师,更是一无所知。魏霸也正是因为知道有些实力的威力,他才敢中途变计,诱骗司马师分兵。

    这一轮的欺诈与反欺诈,魏霸获胜。

    一千失去了速度的骑兵,在魏家武卒和一千多关中部曲的围攻下,很快失去了战斗力。大约有三百多人战死,其他的跪在投降。

    与这些降卒相比,魏霸更开心的是近七百多匹战马。

    蜀汉缺乏上等战马,战马一直是蜀汉军中最受欢迎的战利品,送人一匹好马,和后世送一辆豪车差不多,严格的说,这是重礼。魏霸之前几次伏击,不过是十几匹,二十几匹的战利品,这次一下子得到了七百多匹战马,着实让他乐开了花。

    这样一来,他前前后后从魏军手中已经夺到了八百匹战马,比上次安桥塞之战的收获还要大。

    看来要想多夺战马,还得打劫骑兵才行。

    魏霸把马操等人叫到跟前,指着近一百多匹受了伤,暂时不能骑乘,需要医治的战马对他们说道:“诸位这次作战有功,这些战利品,本应该都有诸位的份。可是我现在急需骑兵追击司马师,所以这些完好的战马,我就全带走了,这一百多匹马,虽然受了些伤,却没什么大碍,治愈之后,不影响骑乘,就分给诸位,其他的战利品,我会给你们相应的补偿。如何?”

    马操等人也对这些战马眼馋不已,不过他们也知道,今天这一战,最大的功劳是魏霸的,看看他那八百武卒,再看看自己身边的这些部曲,和人家一比,差距大了去了。魏霸能将一百多匹受了轻伤的战马分给他们,已经算是大方了,更何况其他的战利品还会有补充。因此他们连声感谢,没有什么二话。

    魏霸随即让马操、耿平留守商县,由金权押送俘虏,向西赶路。他自己亲自率领换乘了战马的魏家武卒向西追击,寻机再破司马师。他虽然尽可能把魏军全堵在营里,可是营外的斥候他却没办法控制,不出半天时间,司马师肯定会收到战报。

    兵贵神速,事不宜迟,魏霸带着八百多魏家武卒立刻上路,一路向西追去。他在武关的时候就加工了大量的马镫,武卒们人手一副,谁抢到战马,谁就先换上。虽然还差高桥马鞍,稳定性仍有不足,可是相对于这些习惯了不用马镫的士卒来说,仅有马镫也能大幅度的提高战斗力,减轻乘马的疲劳。

    骑上马不等于他们就是骑卒,充其量也是以马代步的步卒,要想熟练的在马上战斗,他们还需要艰苦的训练和时间。好在这些武卒从小习武,身手灵活,也不怕吃苦,训练起来要比普通人快上许多。

    然而现在,魏霸还没有自信心膨胀到立刻把他们当骑卒用的地步。袭击那一千骑卒是一回事,与曹魏的精锐骑兵正面较量又是一回事,这不是短时间内能完成的。他可舍不得把这些未来的精锐骑兵送过去让人屠杀。

    可是用战马来代步以加快行军速度,却是绰绰有余。同时还能让他们练习骑术,可谓是一举两得。

    有了战马,魏霸的行军速度立刻提高了不少。魏家武卒号称最强步卒,全副武装,能在半日内奔跑五十里,不过和战马比起来,毕竟还是战马快。半天跑五十里简直是小菜一碟。有了战马代步,这些魏家武卒还可以保持体力,战斗力可以进一步得到发挥。

    ……

    司马师只用一个多时辰,就轻松的追上了邓芝。

    邓芝此时已经急行军三个多时辰,赶了近百里路,离上洛还有四十多里,士卒们都已经筋疲力尽。既然司马师已经追到了身后,再逃是不现实的,两条腿跑得再快,也不可能比马快。一旦逃跑,很容易形成溃败,这两千多人都会死在这里,而随行的百姓也会死伤惨重,最开心的应该是那些俘虏,他们可以重投魏军的怀抱。

    邓芝不逃了,他立下了阵势,准备与司马师恶战一场。他有他的底气,一来他所处的位置是一个曲折盘绕的山地,丹水在这里顺着地势连续绕了几个弯,像是一条曲折的丝带,在水边形成了几个高地,正适合用来阻击。二是在他的身后,上洛方向接应的援军正在赶来,而在司马师的身后,还有魏霸的两千多人。

    虽然邓芝知道魏霸有心要拿回兵权,可是邓芝相信,魏霸不会为了权利斗争而把他这两千人全部葬送在司马师的手中。不仅是因为这些人原本都是赵云的部下,同时也与邓芝对魏霸的认识有关。邓芝看得出来,魏霸这个人不是那种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初涉官场,计谋百出是有的,可是心狠手辣却远远不够。也正因为如此,邓芝才敢于在魏霸面前表示出对诸葛亮的敬重。

    他想尽自己的力弥合诸葛亮和魏霸之间的裂痕。他虽然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诸葛亮让魏家父子守关中,自己却率主力出兵陇右,在为自己争取时间的同时,借机消耗魏延实力的目的不言而喻。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一仗打完了,魏家武卒损失过大,就算诸葛亮给他更多的部曲,在短时间内,也不能让魏延恢复元气。

    魏延没有了实力,可以说不仅对诸葛亮来说是好事,对整个蜀汉都是好事。因为大家都清楚,魏延的脾气注定了他不会是个听话的部属。

    作为荆襄人,邓芝不希望看到魏霸和诸葛亮成为对手,这不仅是对蜀汉政权的伤害,更是对荆襄利益集团的伤害。他想借自己特殊的身份为他们牵线搭桥,至少保持克制。

    他把目标放在魏霸身上,就是因为他相信魏霸不会不顾大局,他毕竟是刚入仕途的年轻人,还有着一份难得的善良。等他在官场上再浸染几年,邓芝肯定不会这么说,当然也不敢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魏霸的身上。

    邓芝下令将辎重车推到阵前,在山坡与凡水之间布成三道防线,每道防线后面,都安排了一百刀盾手、长矛手和一百弓弩手。在防线之后,他把十几架连弩车一字排开,随时准备发射。

    为了增加防守的实力,邓芝从随行的百姓中挑出了两百多人,让他们帮着上箭。连弩车的箭都是预先摆好的,需要人及时的上架。这个活没什么技术要求,这些民伕完全可以胜任。

    为了防止俘虏们趁机闹事,邓芝显示出了他残忍的一面,将一路上不怎么听话的那些俘虏带到阵前,用刀在他们的手掌上戳出一个洞,然后用绳子穿过去,将他们串成一串,排在阵前,当作掩体。如果魏军发起冲锋,那么就将踏过他们的肉体。如果他们想逃跑,那么后面蜀汉军的箭矢将毫不留情的射倒他们。

    五十多个俘虏嘶声惨叫,痛哭流涕,捧着血淋淋的手,跪在阵前的河滩地上,厉声叫骂着。邓芝根本不在乎他们骂他的几代祖宗,他一边用靴底拭着战刀上的血迹,一边冷森森的对留下来的那些俘虏说:“你们要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否则老子不介意送你们回家。杀一个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你们谁想试刀的,大可以站出来。”

    他又冷笑一声,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说实话,我也不喜欢你们。我本来是想把你们全杀了,省得浪费粮食,是魏参军可怜你们,替你们求情,这才留你们一条性命。说起来,你们比起司马师这个竖子可要幸运多了,因为你们毕竟活下来了。可是他们……”

    他一指东面缓缓逼近的司马师,大声说道:“就不一定了。你以为我们是打不过他,是逃跑?错了。我们是故意把司马师引到这儿来的。诱敌深入,你们懂不懂?司马懿的大军还有两百里之外,他的崽儿带着几千骑兵就敢追到这里,岂不是自寻死路。实话告诉你们,我们已经挖好了坑,等着埋司马师那小竖子呢。你们要是想和他一起死,老子不介意把坑再挖大一点。”

    俘虏们被邓芝吓得面无人色。他们不懂那些计谋,只知道他们在武关被邓芝坑了一把,稀里糊涂的就成了俘虏,连将军胡遵都被抓住了。不过他们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胡遵了,也不知道胡遵是死是活。现在司马师带着三千骑兵赶来,谁知道他会不会和胡遵一样,被邓芝坑一把?

    俘虏们被邓芝又哄又吓,老老实实的蹲在后面,谁也不敢乱动。邓芝镇住了俘虏们,这才回到阵前,杀气腾腾的看着远处在做冲锋前准备的魏军骑士,冷笑一声,站到一旁的土坡上,振臂高呼:

    “众将士,准备战斗——”

    ————————

    到数第二天,刺刀见红的时候到了。老庄以前虽然没有这么用力的争过月票,不过却看过很多最后阴沟里翻船的惨剧。为了避免这个结果,老庄是不敢有任何放松,希望这一次拼命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求月票!诸投老庄月票,圆一个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