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92章 将计就计

第192章 将计就计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这二十个武卒跟着魏霸已经有一年多时间,没事就在一起习武,默契程度可谓无人能及,敦武身子一动,他们就不约而同的射出了手中的箭。

    十八支弩箭穿过寨门的缝隙,准确的射中了自己的目标,那十个魏军士卒几乎没有反应,纷纷中箭,惨叫着倒在地上。望楼上的瞭望手刚刚警觉,一个俯身向下看,另一个伸手就去拿鼓桴,没等他们做出应有的反应,两支利箭突然从黑暗中飞出,正中目标。

    “啊——”俯身查看的那个士卒捂着咽喉,发出凄厉的惨叫,从望楼上摔了下来。另一个手刚碰到鼓桴就被射中,他强撑着,用力敲响了报警的铜锣。

    “当,当当……”

    “嗖!”又是一枝箭从黑暗中飞出,铜锣声嘎然而止,那个魏军士卒也从上面摔了下来,发出轰的一声巨响。

    铜锣声一响,大营里立刻做出了反应,紧靠着营门口的几个帐篷里,奔出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士卒,他们咆哮着,向大营门口冲了过来。

    迎接他们的是一阵箭雨。

    二十个武卒配备的全是最新制式连弩,配备大容量箭匣,每匣二十枝箭,可以单发,可以连射。射程三十步。在这些魏家武卒的手里,三十步以内几乎可以说是例不虚发。射术特别高的几个人,甚至在四十步的距离上也能准备的命中目标。

    二十具连弩同时发射,威力几乎相当于一百名弓弩手,顷刻间就射出了一阵密集的箭雨,那些刚刚冲出营盘的魏军士卒纷纷倒地。等他们举起盾牌,做好防护,小心翼翼的冲到营门前,却什么也没看到。

    营盘外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三十步以外,魏霸和二十名魏家武卒伏在干枯的草丛中,像一只伺机扑食的毒蛇,警惕的注视着营盘里的魏军。射出一阵密集的箭雨之后,趁着魏军的那一阵慌乱,他们立刻扑倒在地,以匍匐前进的姿态爬行了三十步。这个距离正好是魏军的火把照不到的地方,他们又穿了黑色的夜行衣,不到跟前,很难发现他们。如果是有人站在望楼上,也许能看到正在轩移的他们,可是望楼上的两个士卒都已经被他们射杀了,等有人冲上望楼,魏霸等人已经转移到了他们的视线之外,静伏不动。

    匍匐前进,是魏霸教给敦武他们的技术,为了练好这个技术,他们可花了不少功夫。今天的夜袭证明,这种前进姿势比他们之前的潜伏效果更佳。

    他们停在三十步外不走,就是要根据魏军的反应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如果这些人出营追击,那正中下怀,人数如果不多,他们就冲上去干掉他们再跑,如果太多,他们会直接爬起来就跑,把这些人引到埋伏圈里去。如果这些人仅仅是在营盘里,那他们就会择机再次出击。

    杀人多少不是目的,骚扰他们,让他们紧张,才是真正的用意所在。

    在魏霸等人的注视中,魏军大营虽然亮起了不少火把,也来了一个校尉模样的军官,却终究没有出营查看,只是安排了更多的巡逻人手。

    敦武悄无声息的爬到魏霸身边:“少主,他们胆小得很,只是让多带盾牌,却不敢出来追。”

    魏霸瞥了他一眼:“他们不是不敢,是不愿。”

    敦武笑了笑:“少主,那我们是再去,还是撤?”

    “敦武,最好的狙击手,从来不在同一个地方开两枪。”魏霸一说着,一边悄悄的向后爬去。敦武眉头一皱:“枪,枪是用开的吗?”他一边嘀咕着,一边招呼伙伴们跟着魏霸撤退。

    他们刚刚爬出百步,就感觉到大地在轻微的颤抖。魏霸转过头看了一眼,不禁大吃一惊,两支骑兵,举着火把,从大营的两个方向包抄过来,人数都在二百人左右,手中的火把把大营前照得通明。

    魏霸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刚才若是退得稍慢一些,他们就被这些骑兵截住了。

    敦武等人也不禁吃了一惊,他们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人呢?”骑兵们勒住了战马,在营里来回打着圈,一部分骑兵在四周围成一圈,其他的骑士随时准备发起冲锋。

    “没看见,想是跑了吧。”营里的人大声叫道。

    “他老母的,跑得这么快?”马背的骑士大声骂道:“老子可是一听到报警就赶来了。”

    “没人说你们慢,是那些兔崽子太快了。”营里大声回应道。

    “快?再快还能快过老子?”

    骑士们虽然不服气,却也不敢贸然冲进黑夜扫荡,为了一小撮偷袭的敌人而丧失几个骑士,可不是明智的行为,也不符合司马师的命令。他们在营前大骂了一通,怏怏的走了。

    看到骑兵们消失在黑暗中,魏霸从藏身处坐了起来,招呼道:“走,我们换一个方向。”

    “喏。”武卒们声音低低的,却压制不住自己的兴奋。

    ……

    司马师翻身坐了起来,轻轻的揉着眉心。他的面前站着面色紧张的参军梁几。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营门外发生了三起袭击事件,三十多个士卒被射杀,还有两个不听命令,追到黑暗中的骑士也失去了踪影,连人带马,信讯全无,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

    “这是什么人,在黑暗中也能行动自如?”

    梁几无言以对,他也奇怪呢,是什么样的人居然能在黑夜中展示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夜战要求很高。天黑,看不到旌旗,偷袭,又不能用锣鼓来统一行动,只能靠相互之间的默契,这就要求行动的人之间常年相处,近乎心意相通。他们又是小规模的行动,每个人都必须非常精悍,能够以一当十,才能够在短时间内发动犀利的攻击,又在敌人捕捉到他们的踪迹之前全身而退。一旦被对方缀住,那可就凶多吉少了。

    司马师自认为已经够谨慎了,对魏霸也够重视了,对夜袭也有了充分的准备,可是事到临头,他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挡住魏霸。魏霸像是黑夜中的幽灵,就在他身边,对他发出轻蔑的讥笑,他却怎么也抓不到他。

    “听说魏延练兵有一套,想必这些都是他部下的精锐斥候。”梁几见司马师脸色不太好,连忙安慰道:“少主,只要我们守住营盘,他们这些鬼魅伎俩是发挥不出什么作用的。等到明天天一亮,他们自然烟消云散。”

    司马师苦笑了一声:“可是,接下来的这几个时辰,我们就这么等着?”

    梁几吃了一惊,连忙阻拦道:“少主,可千万不能贸然出击啊。魏霸阴险无比,他很可能在外面隐藏着重兵。”

    “重兵?”司马师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大帐里来回踱着步。过了片刻,他转过头,对梁几说道:“你觉得,魏霸能有多少像这样精于夜袭的精锐?一百?二百?五百?一千?”

    梁几苦笑。这样的精锐能上百就算是不简单了,任何人能有一百这样的勇士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怎么可能还有几百上千。司马师豢养死士,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不过搜罗了三百多人。他顿了顿:“我想,最多也就是一百人吧。夜战不易,绝大部分士卒在夜里都无法视物,这不是人力可为。”

    司马师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他仰起头,盘算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参军,你觉得,魏霸夜袭,只是为了杀几个人,让我睡不着觉吗?”

    梁几眉头微耸,突然领悟过来:“少主,他这是疲军之计。”

    “对了,就是想让我军无法休息,一夜数惊,到了明天早上,他就可以强攻突袭。”司马师张开手,然后慢慢的握紧,同时咬紧了牙齿,眼神也变得凶狠了几分。“如果他重创了我军,不仅可以去除被我军追击之患,还可以重挫我军士气。”

    “那……少主的意思是?”梁几已经想到了对策,可是他还是眼巴巴的看着司马师。

    “那我们就将计就计,等着他自投罗网。”司马师想到开心处,不禁展颜而笑:“我倒要看看,到了那时候,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得意。”

    梁几暗自摇头。到目前为止,司马师连魏霸的面都没照过,所谓魏霸的得意不过是他的想像罢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这得恨对方到了什么程度,才能在脑子里虚拟出一个活生生的形象啊。

    梁几想了想,又提醒道:“可是,少主,我们如何才能让将士们不受夜袭干扰,保持体力呢?”

    “这还不简单?”司马师冷笑一声:“命令埋伏的骑兵现出身形,不用再守株待兔了,让他们绕着大营巡逻,不给魏霸留下任何偷袭的机会。我就不信了,他还敢正面强攻我的骑兵?”

    梁几稍一琢磨,立刻意识到了这是一个好计。那些骑兵原本是想包抄偷袭的人,现在既然根本捕捉不到,不如亮出身形,光明正大的绕着大营巡逻,不给魏霸任何机会。这样一来,这些骑兵虽然累一点,却能保证大营里的将士睡个安生觉,养足体力,以应付明天早上可能的激战。

    “少主,好计啊。”

    司马师矜持的一笑。想到这条妙计,他现在也很兴奋,可是他的出身不容许他有太得意忘形的时候。梁几是父亲的亲信,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梁几报告到父亲的面前,他可不想给父亲留下一个轻佻,没有城府的印象。

    ————————

    第一更到,求月票,求推荐!倒数第三天,老庄有点小紧张,求月票鼓励!这也是老庄第一次争月票争得如此紧张,以前是玩票,这次是……玩真的。(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