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82章 第二次交手

第182章 第二次交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纵观整个战争史,包括中国的和外国的,在火炮这种对城池有显著破坏效果的利器出现之前,城池攻防战中,守城一方占据绝对优势那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有足够的粮食和与城池大小相应的兵力,守城守上半年甚至一年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成功坚守超过一年的也并不罕见。

    攻城战中,攻守双方的伤亡比例通常是四比一到五比一,换句话说,只要兵力比例不超过十比一,攻方都不占绝对优势。事实上,如果没有有效的大型攻城器械,即使是十比一的兵力优势也不足以攻克城池。

    诸葛亮在陇右有八万兵,郭淮有两万余,双方比例是四比一,如果野战,诸葛亮有足够的优势,可是在攻城战中,这点优势就不足倚仗了。两个月过去了,诸葛亮还没有捷报传来,甚至连全取陇右诸郡的消息都没有,那只有一个可能,他还没有攻克上邽,所以没有什么好消息值得通报全军的。

    这个结果虽说不太理想,却也不意外,毕竟郭淮也是有名号的魏军战将,诸葛亮率领的却有一半是新兵,急切之间拿不下上邽,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没有消息也未必就是坏事,至少谈不上坏,如果诸葛亮不是围城,而是强攻,那才是噩耗呢。

    在无法迅速突破城墙的情况下,依仗优势兵力,围城以待敌人断粮自乱,这是最保险的办法,也是诸葛亮目前能采取的最佳办法。所以魏霸和邓芝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诸葛亮现在的状况应该是围城,待敌自溃,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问题是,邓芝要说的其实并不是攻城的问题,而是另有深意。

    邓芝答应魏霸上书诸葛亮,要求在关中征发士卒,并因此获是了镇守武关的领兵机会。他们只是暂时结盟,各取所需,却谈不上这关系有多牢固,邓芝更不可能因此而脱离诸葛亮的利益圈子,转而投入魏霸的利益圈。事实上,连魏霸现在也不敢挑明了说要与诸葛亮争权,他顶的还是丞相府参军的头衔,只不过是利用诸葛亮没有时间来插手关中的机会,抢先把实权抓到手中,抓紧时间培植自己的力量而已,远远谈不上和诸葛亮决裂。

    在这种情况下,邓芝关心诸葛亮的进展,担心诸葛亮的安危,也就是很正常的事了。而魏霸要提醒他的就是,我们守住关中,就是对丞相最大的帮助。

    邓芝无法对魏霸的这个说法提出异议,所以他只能默认魏霸不肯帮助诸葛亮用兵陇右的事实,因为在他看来,魏霸能守住关中,就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目前根本没有余力帮助诸葛亮。

    一个心照不宣的决定,就在他们这么三言两语的感慨中做了出来。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暗藏杀机。

    魏霸对这种说话方式很不适应,不过他也知道,官场上就是这么回事,任何事,都不可能说得那么明白,如果连这个都听不懂,就干脆不要在这个圈子里面混。

    好在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些事情,司马懿的大军很快就赶到了武关。

    得知前锋惨败,连主将胡遵本人都失陷在城里,城府如司马懿也不禁大吃一惊。

    “邓芝?他是什么人?”

    靳东流无言以对,谁知道邓芝是谁啊,只知道他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老朽,没有带过兵,应该是个文臣,天知道他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领兵的将军了,而且第一战就把胡遵以及四千多魏军精锐给坑了。

    这一点,和蜀汉的官制有关。蜀汉重武事,哪怕是文官也常常加以武衔,比曹魏和东吴都要严重许多。曹魏也有文官加武衔的情况,比如陈群从来不领兵,但是他就做过抚军大将军。不过那只是高层的荣誉头衔,远没有蜀汉这么严重。

    在蜀汉,很多文官都会担任将军、校尉一类的官职,这并不代表这些人真的会领兵打仗,只是一种政治口号而已,所以从曹魏的角度来说,他们只关注那些真正领军作战的将军,像邓芝这样虽有将军称号,实际上是作为文官出现的人,一般不进入关注范围。

    靳东流他们知道邓芝,只是因为邓芝出现在武关城,邓芝之前有哪些事迹,他们并不清楚,只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以前应该没有带过兵,至少不是独领一军。

    司马师立刻找来了彭珩,他出入益州机会最多,应该了解邓芝这个人。

    彭珩的确知道邓芝这个人,不过他也不相信邓芝有这样的能力。他的本事再大,也不知道张裕曾经给邓芝相过面,说他七十岁以后会做大将军。

    这个疑问最后还是彭小玉解答的。对于邓芝,彭小玉了解也有限,但是她提供了一个信息,是靳东流不能提供的。

    彭小玉说:从各种迹象来看,魏霸应该已经到了武关。他甚至带来了更多的人马,一心要固守武关。否则以数量相差不多的兵力,邓芝未必敢冒这个险。要知道,魏军的步卒战斗力一直在蜀汉军之上。

    听了这句话,司马懿父子的脸色有些难看。

    这是他们第二次与魏霸对阵,距离第一次还不到一年。那一次,魏霸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丞相府参军,却引吴军入房陵,彻底结束了司马懿奇袭房陵的计划,让他的千里奔袭成了反面教材,还生擒了大将靳东流。这一次,他们又在武关对阵了,结果还没碰面,魏霸先吃掉他的四千前锋,连胡遵都捉了去。

    司马懿和司马师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苦笑。司马懿摇了摇头,神情间有些无奈,司马师却有些愤怒起来。彭小玉来了之后,关于夏侯徽被魏霸所擒的消息很自然的传到了司马师的耳朵里,他还从彭小玉那儿得知,魏霸喜欢漂亮姑娘。其他的话就不用说了,成了俘虏的夏侯徽肯定被魏霸糟蹋了。

    一想到这一点,司马师就很不舒服,像是吃了个苍蝇似的。他未必就一定要娶夏侯徽,可是自己未过门的妻子却被魏霸给占了,这让他无法心平气和的考虑问题。

    “魏霸亲自到武关,看来是想死守武关了?”

    司马懿琢磨了一会,摇摇头:“现在还很难说。他虽然打败了胡遵,但是面对我军主力,他没有守住武关的实力,最多只是争取一点时间罢了。当然了,不管他守不守,我们都必须猛攻武关,如果连这一关都不能全力以赴,陛下那里,我们无法交待。”

    司马师不屑的撇了撇嘴:“曹真无能,居然被魏延偷袭,毁了那些船,只能枯坐大河东岸,却把攻入关中的重任交给父亲。武关道是那么好走的吗?现在好,魏霸本人都到了武关,很显然,他是把防守的重心放在武关道了。”

    司马懿凝视着司马师,忽然说道:“子元,你这两天有些气浮气躁,是不是因为夏侯徽的原因?”

    “父亲,你怎么能……”司马师说了一半,又觉得有些心虚,在父亲面前,他远没有在别人面前的自信。知子莫若父,他非常清楚父亲能够洞悉他的心理。他低下头,嚅嗫道:“我是有些不舒服。”

    “这有什么不舒服的。”司马懿无声的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一个女子,哪怕她长得很漂亮,也很聪明,却不值得你为她动心。当初为你下聘夏侯家,不过是因为夏侯尚得先帝宠爱,又有先帝的意思,我不得不委屈从事。你以为我不清楚先帝的用意?子元,我本来以为你清楚这些,不会乱了心神。没想到现在居然有这样的想法。”

    司马师红了脸:“父亲,是我心浮气躁了。”

    “嗯,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司马懿淡淡的说道:“如果她回不来,那便也罢了。如果她回来了,你照常娶她便是。如果她自己有自知之明,主动提出退亲,那更是再好不过。到时候,我为你另择佳妇便是。眼下最重要的是如何攻破武关。我们就算不想立功,也不能坐视魏霸占据关中,更不能让他把我们挡在武关以外。这是我们第二次交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败在他的手中。”

    司马师思索片刻:“父亲,那我们当如何是好?”

    “又有什么如何是好?”司马懿坐了起来:“以正合,以奇胜。既然他善用奇,那我就以堂堂之阵,看他还如何用奇。”

    司马懿目光炯炯的看着司马师:“子元,曹休没几天了,曹真的身体也不好,这次又在蒲城吃了败仗,还能撑几天,真是难说。你要想我温县司马师再进一步,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

    司马师一听,顿时精神起来。他听出了司马懿的意思。曹魏三个大战区的最高负责人中,曹休快病死了,曹真又一直有病,关中失守,天下危急,就算天子忌惮他们司马氏,从天下全局考虑,这时候也不能太过压制司马家这个唯一还指望得上的大将。要想掌握更多的兵权,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父亲,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攻城?”

    “不急。”司马懿拈着胡须:“要攻城,当然先要做好攻城的准备。马上传书陛下,把武关的战事上报,请他再派一些兵马来,最好能多调一些战船来。当然了,也要提醒他注意房陵和江陵方向的异动。”

    司马师心领神会,笑着连声答应。

    ————————

    第一更,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