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71章 夜袭(中)(加更,求月票!)

第171章 夜袭(中)(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真低估了魏家武卒的凶悍。他原本以为魏延只有两千人,偷袭得手之后,放几把火,杀几个人,已经算是难能可贵,既然自己开始指挥大军进行反包围,他就应该仓皇而逃才对。可是他没想到,面对四周的喊杀声,魏延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带着部下迎向了刚刚从正门冲出去的夏侯霸。他身后的魏家武卒纷纷将手中的火把扔向身边的粮堆,然后举起战刀,扑了上去。

    “杀!”魏延一刀当先,直奔夏侯霸,随着一声怒吼,手中的战刀电然而下。夏侯霸举盾相迎,同时劈出一刀,直奔魏霸的左肩。

    “当!”一声轰鸣,魏延一刀砍在夏侯霸的盾牌上,一股大力传来,夏侯霸闷哼了一声,不由自主的连退两步,手中的战刀也丢去了准头。

    魏延一击得手,更不饶人,一口气连劈三刀。夏侯霸不敢怠慢,顾不上反击,双手举盾相迎。三声几乎连在一起的巨响之后,夏侯霸手中的木盾发出一声脆响,裂成四片,只剩下一个把手还握在手中。眼看着魏延又是一刀砍了过来,夏侯霸大吃一惊,忍不住发出一声厉啸,奋力将残余的把手向魏延砸去,然后双手举刀,向魏延一刀劈下,竟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狠招。

    魏延冷笑一声,挥起手中的盾牌,磕飞把手,同时架住了夏侯霸手中的战刀,飞起一脚,踹在夏侯霸的小腹上,将夏侯霸踢得倒退两步,痛苦的弯下了腰。

    亲卫们大惊失色,纷纷涌了上来,围着魏延大砍大杀。

    魏延夷然不惧,左盾右刀,连砸带砍,顷刻间连杀五人,势如猛虎,勇不可当,杀得夏侯霸的亲卫狼狈不堪,节节败退。

    “抢城!”魏延举刀大吼。

    “抢城!”魏家武卒齐声怒吼,一起发力,向城门猛冲。

    魏军骇然变色。他们被蜀汉军的杀气镇住了,两千人袭击一万多人,居然还要抢城?这听起来很荒谬,可是看起来却没那么荒谬。魏延一个照面击伤了夏侯霸,硬是堵得刚刚从城门里冲出来的夏侯霸所部步步后退,不断的向城门逼近,大有抢城的架势。

    不仅是魏军将士被魏延的气势吓住了,就连城墙上的曹真也吃了一惊。蒲城不够大,里面只驻扎了三千多人,如果让魏延杀了进来,到时候就算全歼他们,损失也必然惨重,更有可能自己这个大将军都会死在城里。他二话不说,立刻下令关闭城门。

    轰隆降的巨响响起,城门轰然关闭,不仅将魏延等人堵在了城外,就连夏侯霸也堵在了城外。

    魏延放声大笑,在火光中,他举起战刀,直指城头的曹真:“懦夫,敢来一战否?”

    曹真面色铁青,举手下令:“弓弩手,射击!”

    弓弩手一声令下,涌到城边,全力射击。

    魏延虽然勇猛,却也不傻,知道想赤手空拳的强攻蒲城是不可能的。他之所以做出这个姿态,不过是逼曹真关闭城门,以免里面的援军源源不断的冲出来。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再恋战,立刻下令撤退。

    “当当当——当当当——”清脆的铜锣声响起,正追得对手豕突狼奔的魏家武卒立刻放弃了所有的攻击,迅速集结,互相掩护着退出火光熊熊的曹军大营。他们来得突然,退得同样突然,没等魏军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时正是寅时初刻,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那些被大营里的火光照得眼花的魏军将士根本看不清没有一枝火把的蜀汉军在什么地方,有一些人追了过去,还没跑出百步远,就被一阵乱箭迎头射倒,箭雨密集而凌厉,仿佛黑暗中潜伏着数百弓弩手似的。

    夏侯霸这时才缓过劲来,看着大营中的火光,他暴跳如雷,不等城头的曹真下达命令,他就重整残兵,举起火把,追了下去。曹真阻拦不及,只得下令重新打开城门,并派被堵在城里的骑兵出城追击。

    骑兵举着火把,鱼贯出城。马蹄声如鼓鼓雷霆,卷过每一个人的耳际。这些骑兵都是曹魏中央禁军中的精锐,这些天又经常在城外奔驰,对地形非常熟悉,即使是夜晚,他们也能控制着战马,一路放马狂奔,很快就超过了追击的夏侯霸,然后又看到了前面匆匆逃跑的蜀汉军人影。

    “追上去,杀光他们!”骑司马怒吼道。

    “杀光他们!”义愤填膺的骑士们齐声怒吼。

    他们再次猛踢战马,加速奔驰,眼看着越追越近,敌人的喘息声似乎都能听到,他们举起了手中的战刀,端平了长戟,加快马速,向前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冲在最面的一匹战马忽然悲鸣一声,马失前蹄,栽倒在地,马背上的骑士猝不及防,腾云驾雾的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又是两匹战马摔倒,紧接着又是两匹。

    “小心,有埋伏!”骑士们一边勒住缰绳,一面高声大叫,提醒后面的同伴小心。可是他们急速奔驰之下,哪里又来得及收住脚步,接二连三的巨响中,十几匹战马摔倒,原本流畅的队伍顿时变得凌乱不堪。

    “戒备——”侥幸没有摔下去的骑司马一边极力控制着战马,一边高声吼叫道。

    没等他的吼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一阵阵凌厉的啸声从黑暗中传来,迅速接近。

    “嗖嗖嗖!嗖嗖嗖!”

    一枝枝利箭从黑暗中疾飞而至,射在骑士的身上,射在战马的身上。骑士惨叫,战马悲鸣,原本就混乱的局势更加混乱不堪,不管骑司马如何厉声吼叫,也无法让局面恢复平静。

    一匹匹战马倒下了,一个个骑士倒下了,惨叫声,马嘶声,混成一片。挣扎的战马和骑士在零星的火把照耀下,显得非常凄惨。

    而远处的黑暗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恢复了平静,好像亘古以来就没有改变过一样。

    夏侯霸带着人赶到,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他看了看远处的夜色,不敢再追了。

    三里以外,魏延嘴里咬着一根竹枚,沉默的迅速前行。魏家武卒们在他身边沉默的前行,没有一个人说话,即使是在快速奔跑,他们的脚步声依然近可能的轻。在他们每一个人的脚上,都是一双厚厚的草鞋,虽然不能完全消除脚步声,却很好的掩饰了大军的行踪,给追击的敌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阿爹,太过瘾了。”魏武赶到魏延身边,拿下嘴里的枚,声音压得低低的,却掩饰不住兴奋。这一次,他算是服了老爹,四千人突袭一万多人的魏军主力,老爹居然没有一拥而上,而是把四千大军分成了四个部分,两千最精锐的武卒冲击魏军辎重营——斥候早就打探过了,那是魏军最弱的一部分,营里大部分是刚刚赶到的河东郡兵,不仅实力最差,而且远道而来,身体疲惫不堪。在两个侧门各安排了五百弓弩手,负责拦截要出城的援兵,不用上前厮杀,只用弓弩招呼,剩下的一千人埋伏在撤退的道路上,做为接应。

    原本魏武对这个安排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留下一半的人接应未免太过谨慎,最多留五百人就够了,剩下的人全部杀到敌军大营里去,全力一击,然后全身而退,那多爽快啊。

    不过,从整个战事的经过来看,如果没有埋伏在城门外的弓弩手,敌人从侧门出来的骑兵肯定会挡在他们身后,他们要想如此顺利的突围简直是痴人说梦。而一旦陷入魏军的合围之中,就算魏家武卒再精锐,不损失一半人,恐怕也逃不出来,哪里能像现在这样轻松。而没有那埋伏在撤退路上的一千人,他们迟早也会被魏军的骑兵追上,损失同样会非常惨重。

    “现在不觉得老子胆小了?”魏延瞥了他一眼,冷笑一声。

    “我从来没觉得阿爹胆小。”魏武嘿嘿一笑,将竹枚放回口中,以示谈话结束。他可不想被老爹骂两句。不过他的嘴唇刚碰到竹枚,随即又发现大军的行进方向不对。要想回到潼关,他们应该是向南才对,可是他们现在却是向东。他大惑不解,连忙问道:“阿爹,我们这是去哪里?”

    “去张阳池,烧船。”

    魏武愣了片刻,突然爆了一句粗口:“靠,阿爹,我实在是太崇拜你了。”

    魏延冷笑一声,嘴里叨着竹枚,说话却是清清楚楚,字字透着说不尽的杀气。“等我烧了他们的船,我看他们还怎么过河,就算他们有十万大军,能泅水渡河吗?”

    魏武赞同的嘿嘿一笑,连连点头,迈开大步,跟着大军向张阳池飞奔。这就是他和魏霸的区别了。别看魏霸练武也很刻苦,攻击也非常犀利,可是要像魏武这样先急行军五十里,然后再和魏军厮杀半个时辰,还能像个没事人儿似的急行军,他可做不到。

    不仅魏霸做不到,绝大多数人都做不到,能做到的只有像魏武这样从小就苦练不辍的魏家武卒。

    ——————

    目前为止今天是16票,加更,继续求票!离唐三藏只有8票了,嘿嘿。(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