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65章 此汉非彼汉(加更,求月票!)

第165章 此汉非彼汉(加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强攻建章宫,目的就是要震慑这些关中豪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为了这一天,他已经准备了一个多月,将有三百年历史的井干楼砸成一堆烂木头,只不过是开始,绝不是结束。

    接下来,魏霸命令五十多架霹雳车一起发射。他本来准备了一百架霹雳车,不过曹真来得太快,他让赵云带走了五十架,要不然的话,这个场面还要再壮观几分。

    五十多架霹雳车连续不断的发射,将一颗颗石弹送入建章宫,激起一阵阵尘埃,场面震撼,激动人心。那些刚刚上阵,还有些紧张的新兵们看到这一幕,一个个兴奋得眉飞色舞。而建章宫里的曹魏士卒则被这一幕震惊了,他们慌乱起来,有的去井干楼的废墟里寻找颜斐,有的寻找可以躲避的地方,以免被这些犀利的石弹击中。这些石弹的威力实在太惊人了,不仅打塌了井干楼,任何物体被它击中,都会损失严重,如果是人被击中,那更是惨不忍睹,不管多结实的盔甲,在这些石弹面前和最轻薄的丝帛都没什么区别。

    颜斐灰头土脸的从木头堆里爬了出来,看着漫天飞舞的石弹,看着东躲西藏的士卒,他顾不上拂去身上的尘埃,大声吼叫着稳定军心,他对那些惊慌失措的魏军士卒说,石弹打造不易,蜀汉军坚持不了太久,一旦进入攻城战,蜀汉军的弱势就会暴露无遗。

    颜斐不顾被石弹砸中的危险,在城墙上到处奔走,安抚人心。他的走动立刻吸引了魏霸的注意力。魏霸随即下令射程两百步的中程连弩和五百步的弩车开始发射,目标很明确,就是在城墙上奔跑的颜斐。

    一声令下,颜斐就成了名符其实的众矢之的,他所到之处都会成为弩车的攻击目标,箭矢如雨,紧随不舍。颜斐身边的亲卫伤亡迅速增加,他们虽然举着盾牌,穿着精致的铁甲,依然难以抵挡密集而强劲的箭雨,一个个惨叫着倒在箭下。

    颜斐大吃一惊,他扭头看了一眼未央宫的城楼。正如魏霸知道他在井干楼上一样,他也知道魏霸在那个城楼上。他登上井干楼指挥,就是为了和魏霸较劲,鼓舞士气,不过让他很沮丧的是,双方一交手,魏霸就用霹雳车把井干楼砸塌了,如果不是他见机快,险些直接死在井干楼里。

    他命大,从井干楼里逃出来了,不过情形却没有多少改善,被蜀汉军的箭雨追得无处藏身,所到之处,都成为蜀汉军强弩的肆虐之地,无数的士卒成了牺牲品,而他也成了所有魏军士卒避之不及的灾星。

    随着身边亲卫的伤亡越来越大,颜斐不敢再在城墙上跑了,他也躲到了城楼里。然而躲进城楼也并不意味着安全,箭雨无法穿透结实的城楼,霹雳车的石弹却能够轻易的击穿,颜斐躲进城楼不久,密集的石弹就接踵而至,打得城楼千疮百孔,瓦片飞扬。

    颜斐憋屈不已,这种被人追着打的感觉非常不好。他也想还手,可是很显然,他拥有的那些强弩在蜀汉军的霹雳车和弩车面前都相形见绌,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射出的箭稀稀拉拉,聊胜于无,而城墙上的弓弩手射出的箭虽然多一些,却因为射程的原因而无法突破蜀汉军的防护,最终流于形式。

    颜斐意识到,双方在军械上的差距太大,魏霸善于机巧的名头不是白来的,他在军械方面的实力和魏霸根本没有可比性,再这样坚持下去,除了浪费箭枝和士卒的性命,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颜斐随即下令停止没有意义的射击,寻找有利的隐蔽场所,等待蜀汉军的进攻。他相信,魏霸可以打造大量的犀利军械,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征召来的新兵变成真正的精锐,等到肉搏战开始,他手下的精锐可以取得上风,扭转眼前的不利局面。

    城内的反击渐渐的弱了,城外的蜀汉军士气更旺,旌旗招展,鼓声隆隆,将士们精神抖擞,呐喊助威声声震云霄。

    城头,魏霸面带微笑,心里却有些紧张。颜斐偃旗息鼓,并不是怯阵,而是认识到了双方在军械上的差距,所以放弃了这种对攻,把希望留到了最后的肉搏战上。这一点恰恰是他的软肋,他可以用一个月的时间把那些新征召的农夫训练成熟练的操砲手、弩手,却无法将他们训练成真正能够上阵搏杀的精锐,更何况他的兵力也不足,一旦进入肉搏战,颜斐手下的那一千多魏军精锐就会像一把锋利的战刀,将他的战阵砍得七零八落。

    如果赵云还在,那一万多人还在,他可以凭人多的优势困死颜斐,可他现在只有五千人,五千几乎没有上过战阵的新兵。

    魏霸心里担心,脸上却不露出分毫,他打量着那些面色如土的关中豪强,知道自己就算不攻破建章宫,目的也达到了一半,让这些关中豪强见识一下自己的实力,对稳定关中有莫大的好处。他现在就是站在柴堆上跳舞,如果不把这些人心里蠢蠢欲动的火苗死死的压住,这些人随时可能成为他的噩梦。

    当然了,现在还不够,这些人都是人精,不让他们心服口服,他们是不会真的低下头的。

    “诸位,我军的霹雳车如何?”魏霸笑眯眯的问道。

    “参军的霹雳车果然犀利,不仅射得远,准头也高。”一个面容瘦削的中年人扶着栏杆,淡淡的说道:“只是不知道参军是否准备了足够的石弹,还能保持多长时间的攻击。”

    魏霸笑了起来:“敢问阁下高姓大名?”

    中年人拱拱手,欠身施礼:“不敢,在下姓金名诩,京兆金家。”

    魏霸愣了一下,京兆金家倒也是个大族,不过这个大族在十年前就败落了,怎么有人在被邀之列,赵素、张温是拉他来做幌子么?

    萧诺见魏霸不解,以为他不知道京兆金家,连忙上前低声解释道:“这个金翊就是金祎的族弟,服第已绝,不过金祎死于汉事,关中人对金家多有照顾,所以……”

    魏霸恍然大悟。之前他就打听过关中的大族,知道有十几年前,金家也算是关中一个大门大户,据说是出自西汉名臣金日磾之后,在东汉两百年中,二千石屡见不鲜。不过十多年前,金祎与吉本、耿纪等人谋刺曹操,金家被诛三族,几乎被连根拔起,所以他没有想到金家会有人出现在这里。

    按理说,金家既然是因为汉事而败,对曹魏自然是深恶痛绝,可是他之前为什么不主动效命,直到现在才出言搭腔,而且颇多怀疑?

    “德然,金家与我大汉有仇?”

    萧诺明白了魏霸的意思,苦笑一声道:“金家忠于汉室,怎么会与大汉有仇。可是他与先帝有仇。”

    魏霸一时没明白过来,过了好一会,才转过这个弯。

    “先帝取江南四郡时,金祎的父亲金旋是武陵太守,战死了。”萧诺的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不过魏霸还是听明白了。金家是忠于汉室,不过忠的是洛阳的汉室,和成都的汉室不仅谈不上忠,还有仇。

    那么可想而知,金家出现在这里是多么的尴尬。

    魏霸佯装不知道金家的心情,从容笑道:“耳听为虚,眼下为实,阁下可以看看,我究竟有多少储备。如何?”

    金诩听了,有些诧异,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那在下就拭目以待了。”

    金诩的问题,正是关中豪强们关心的问题。霹雳车是犀利,可是石弹打磨不易,要把一块石头打磨成这种标准的圆形石弹,花费的人力是非常惊人的。魏霸是召集了几万人,要准备这些石弹也不是易事。如果没有了石弹,霹雳车再犀利,也是一堆废物。石弹如此,羽箭同样也是如此,像这么密集的箭阵,如果没有大量的羽箭储备,魏霸同样坚持不了太久。

    没有了霹雳车和连弩车,魏霸还有什么倚仗?

    魏霸的从容,让关中豪强们疑惑起来,看他这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莫非他有充足的储备?

    正如魏霸所说,眼见为实,霹雳车和连弩车轰鸣了一天,直到夕阳落山,才渐渐的停止了怒吼。经过一天的密集攻击,建章宫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羽箭如草,石弹如珠,到处都是。被打死打伤的魏军士卒在残垣断壁间辗转哀嚎,呻吟声随着夜风四处飘荡,宛如鬼哭。

    颜斐走出了藏身地,看着城外的蜀汉军阵地,心情沉甸甸的。

    魏霸此刻却心情轻松,他率先走下了城楼,带着观战一天的关中豪强们去就餐,城上的事务自有信得过的魏家武卒去负责。当初老爹和张夫人给他的四十个魏家武卒现在有一半担当起了重任,朱壹守在郿坞,唐千羽做了骑兵营司马,陈祥守在潼关,据说老爹对他也颇为看重。其他人大多也做了都尉一类的中级军官,成为他的左膀右臂,牢牢的控制着新征召来的人马。

    魏霸准备了一席谈不上丰盛,却也不简陋的酒席,请关中豪强和天师道的几个重要人物吃饭。在席间,大家慢慢的开始熟悉起来,讨论一些白天的战事,只是心情有所不同。关中豪强更多的是恐惧,而天师道众却是喜上眉梢,魏霸有如此实力,足以证明他们的投资是正确的。只要紧紧依靠魏霸,占领关中是完全有可能的,将来是迁回汉中,还是在关中落户,依靠魏霸的力量成为关中的豪强,都是不错的选择。

    酒过三巡,魏霸起身,举杯笑道:“白天,金君曾经问我,有没有足够的石弹和羽箭的储备。我相信,关心这个问题的人绝不止金君一个,在座的恐怕都很关心。为了能让诸位今天晚上睡个安稳觉,我决定,晚餐之后,请诸位去参观一下我军的作坊,看看我军石弹和箭枝的储备情况。”

    ————————

    第三更到,求月票。

    1,今天诸位很给力,老庄很感激。

    2,今天唐三藏同学很凶猛,再一次蹂躏了老庄,证明了单章的威力。

    中午的时候,副版江都侯喜滋滋的告诉老庄说,你超过唐三藏了。老庄很淡定的说,只是暂时的。果不其然,下午唐三藏同学发了个单章,号称冰天雪地裸体空翻七百二十度的求月票,然后月票就像雪花一样往下落,然后他就开足了马力,呼呼的往前冲,然后,老庄就再一次被碾落尘埃!

    老庄不说了,唐三藏同学,算你狠,单章威武!(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