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59章 初试(第四更,求月票!)

第159章 初试(第四更,求月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曹真看着阵前的狼藉,也是心惊肉跳。不过他还是挥动战旗,下令夏侯霸继续进攻。这次进攻,不是为了攻下潼关城,如果潼关城这么容易攻克,那就不是潼关了。他是要试探一下潼关城的虚实。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城上部署了很多霹雳车,威力很大,可是这还远远不够,他还再试。

    曹真下令继续攻击,夏侯霸也没有多少意外,如果一箭未发,就这么退下去,那士气必然受挫严重。今天,他就是付出阵亡的代价,也必须杀到城下,摸一摸城墙,证明潼关城虽然坚固,却不是无法攻克。

    “弓弩手,准备掩护射击!”夏侯霸一声大吼。

    “喏!”五百被霹雳车的对射打得有些心惊胆战的弓弩手听到命令,齐声应喏,他们稳住心神,拉弓搭箭,开始向城头射击。刚才城头上的霹雳车把目标对准了城下的霹雳车,只有少数石弹打中了弓弩手,砸死了几个人,却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过他们毕竟是曹魏最精锐的禁军,无非那些一见到血就大呼小叫的民伕可比,虽然战友的尸体就在身边,他们还是很快的收敛了心情,开始专注于自己的任务。

    “射!”强弩校尉下达了射击的命令。

    “嗡嗡嗡!”一百多张弓弩发出怒吼,将第一批箭射向城头。

    城头哗啦啦一阵响,举起了无数的盾牌,仿佛城墙突然高了一截似的。看到这个情景,夏侯霸暗自叹惜一声。他知道自己这次是遇到劲敌了,镇守汉中十多年的魏延不是普通的将领可比,他凶猛而彪悍,绝对是那种不战到最后一刻不放弃的悍将。

    对守城方来说,面对敌军的弓箭覆盖射击,最常见的办法是躲到城墙下面,利用坚固的城墙来保护自己。可是这样一来,会看不到城下的情况,暂时失去对敌人的监视,很可能会给敌人留下重新调整战术的空隙,这些空隙虽然很短,在某些时候,却可能造成一些不可估量的损失。要想保持对敌人的监视,就是用盾牌来挡箭,而不是躲到城墙下面。

    用盾牌来挡箭,当然不如用城墙来挡箭安全,所以绝大多数人不会采用这个应对措施,毕竟能利用这点空隙的人并不多,只有那种性格强悍到了偏执的人,才会连这点机会也不给对手留下。

    魏延显然就是这样的人。夏侯霸相信,在盾牌后面的蜀军,肯定握紧了手中的弓弩和长矛、战刀,随时准备反击。

    果不其然,魏军弓弩手射出的第一批箭还没落到城头,城头也飞起了一阵乌云,与头顶的箭雨交错而过,扑向城下的魏军弓弩手。

    “嗖嗖嗖!”长箭飞驰。

    “扑扑扑!”长箭入体,惨叫声,闷哼声,不绝于耳。

    守城方居高临下,射程和劲道都会强于攻城方,即使有巨盾掩护,城下的魏军弓弩手还是遭到了惨重的打击。一个个中箭的弓弩手向后栽倒,其他人却顾不上看他们,只是专注于手中的弓弩,在被对方射中之前,尽可能射出更多的箭。

    在弓弩手努力支撑的时候,夏侯霸拔出战刀,怒吼一声:“攻击!”

    “攻击!”站在队伍两侧的巨盾手用力举起手中的大盾,互相搭在一起,组成一个木篷,掩护着中间推动攻城槌的同伴。他们在整齐的号子声中,推动巨大的攻城槌,慢慢的向城门靠近。

    攻城槌由两个木架和一根巨大的原木组成,他们的任务就是把这攻城槌送到城门下,安置好木架,然后推动悬挂在木架的原木撞击城门。攻城最通用的办法就是攻城门,攻破城门,就等于破城,对双方的心理作用影响非常大。夏侯霸已经看出来了,潼关城虽然修缮一新,防备森严,却没有封死城门。这也许是为了能够出城反击,但同时也留下了一个薄弱点。

    城门前的护城河上,已经用几辆填壕车架好了一个浮桥,为了架起这座浮桥,夏侯霸休息了三十多名士卒。现在,他们踏着这座染满了鲜血的浮桥,将攻城槌推过了护城河。

    看着十步外的城门,夏侯霸大声的吼叫着,给将士们鼓劲。将士们也兴奋起来,齐声怒吼着,推着攻城槌,越跑越快。

    从他们开始过护城河的时候,城上的反击就开始变得猛烈起来,夏侯霸能听到头顶巨盾被箭射得咚咚作响的声音,也能听到两侧的盾手被箭射中发出了惨叫声,他也能看到一个接一个倒下的身影露出了破绽,甚至有看到敌人的箭掠入人群时的影子。可是他顾不上这些,他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加速!加速!”看着隐约可见的城门,夏侯霸连声大吼。

    吼声中,士卒们推着越来越快的攻城槌,向城门冲去。

    “轰!”攻城槌巨大的撞锤撞上了城门,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袭的巨响。夏侯霸惊喜的看到城门被撞得向后分开,露出后面的塞门车。

    难道城门薄弱到了这种地步?狂喜从夏侯霸的脑海里一闪而过,随即又吓出一身冷汗。

    魏延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疏忽,这肯定是一个陷阱。

    “小心——”没等夏侯霸叫出声来,所有的士卒忽然觉得眼前一亮,“呼”的一声响,一团火从两丈开外迎面扑来,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士卒顿时被火焰吞并,他们松开攻城槌,捂着脸,大声的惨叫起来。

    队形大乱,突然喷出的火点着了最前面的几个士卒,就连站在队中的夏侯霸也感受到了灼人的热度,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不过他很快发现,城里的反击不仅仅是喷火这么简单,还有藏在火后面的箭。

    十几个利箭在烈火的掩护下,悄无声息的钻了出来,射中那些被火烧得焦头烂额的士卒身上。这些箭是如此的强劲,几乎是没有任何阻碍的洞穿了魏军士卒身上的札甲,射穿了人们的身体。

    夏侯霸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由于士卒们被火和箭的反击搞得大乱,至少有一半人松开了攻城槌,刚刚撞开城门的攻城槌被一股巨力又推了回来,推得后面的士卒东倒西歪,立足不稳。

    夏侯霸也在其中,脚下一滑,险些被车轮压住脚。

    队形乱了,原本严密的巨盾之间露出了空档,城门上方的缝隙里,适时的喷出几条火龙,扑入魏军士卒之中,舔舐着他们的脸皮,烧着了他们的眉毛,甚至扑入他们的口中。

    夏侯霸戴了铁盔,受伤不重,只是左脸颊被一滴火热的油烫了一下,火辣辣的非常难受。不过此时此刻,他一点也顾及不上,他只是看着开而复闭的城门,心里一阵阵的冒寒气。

    他现在可以确定,这城门不仅不是一个薄弱点,而且是一个阴险的陷阱,后面藏着很凶残的反击手段。

    看着被火烧得满地打滚的士卒,看着被箭洞穿身体的士卒,夏侯霸知道仅凭剩下的人手,根本无法推动沉重的攻城槌。他当机立断,下令撤退。

    已经乱了阵脚的士卒听到这个命令,纷纷转身要逃。

    “不要慌!”夏侯霸大吼一声:“带上受伤的人,互相掩护,老子殿后,有乱阵者,斩!”

    慌乱的士卒被夏侯霸的吼声震醒,总算镇定了些,受轻伤的自己顾自已,没受伤的拖着受重伤的,互相掩护,迅速的撤出城门洞。

    夏侯霸单手举着一面巨盾,站在队伍的最后,眼睛死死的盯着城门方向,一步步的向后退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呼喝着,让所有的士卒都知道他在他们的身后,不至于乱了阵脚。

    “给我打!”城门上的魏延看到了殿后的夏侯霸,从他的盔甲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身份不低的将领,立刻下令城门上重新装弹完毕的霹雳车发动攻击。

    霹雷车再次开始轰鸣,石弹接二连三的向夏侯霸等人飞去。不过这一次他们准备的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调整,夏侯霸等人又是移动的目标,对于霹雳车来说,要想准确他击中并不容易。发射出十余枚石弹,只有两攻击中了正在撤退的队伍,三名魏军士卒被打死,而魏延最想打死的夏侯霸却出奇的有惊无险,其中一枚石弹从他的耳边飞过,擦碎了盾牌的边缘,却没有伤着他。

    纵使如此,也足以让夏侯霸心惊胆战,他强作镇静,带着残兵退回安全地带,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浑身湿透。他命令部下重新立阵,做出再战的架势,自己匆匆的向中军走去。

    “如何?”曹真扶着指挥台的栏杆,看了夏侯霸一眼,也是暗自心惊。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平静的看着夏侯霸,用拳头掩在嘴上,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夏侯霸喘了口气,看看手上的鲜血,苦笑着摇摇头:“大将军,仅从城门的情况来看,潼关防守严密,而且机关重重,到处是陷阱,不宜强攻。”

    曹真瞥了一眼岿然不动的潼关城,沉吟半晌,转头问大将军军师杜袭道:“奈何?”

    杜袭道:“既然强攻不易,当下令河东郡征集民船,准备强渡蒲坂津。魏延父子虽然精悍,毕竟准备时间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既然潼关准备充足,蒲坂津必然有所不足。”

    ————————

    今天的第四更送到,这就是老庄的态度,我没有单章,我只有加更,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