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47章 夹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褒斜谷口,有五千魏军列阵,正好将赵云的一万大军堵在褒斜道中。双方接触处,正好是出谷的喇叭口,魏军可以通过略为宽敞的地形迅速的补充人手,而蜀军却只能在长蛇般的栈道上看着前方交战,无法赶上去支援。

    有利的地势,抵消了蜀军兵力上的优势,硬是让征战了一生的赵云也无计可施,只能耐着性子,和魏军一点点的争夺谷口的阵地。

    不过他也清楚,自己的任务就是疑兵,就是吸引魏军的注意力。能够吸引多一点当然更好,如果魏军不上当,那也是天命。好在曹魏现在两面受敌,主力都在东南,他的诱敌任务就算完成得不完美,也不影响诸葛丞相在陇右的行动。

    曹魏的西部战区总共就这么多兵力,哪怕是关中的人马全部赶到陇右去,对双方兵力上的悬殊也没什么影响。他的任务,说得实在一点,可有可无。

    想到这一点,让赵云非常失落,也让跟随赵云出战的赵广愤愤不平。有了这样的心理,赵云也没必要逼近将士去拼命,所以战斗就这么不紧不慢的打着,没停,但也绝对谈不上激烈。

    魏延赶到谷口的时候,太阳虽然还挂在天上,双方却已经收兵,准备休息了。战了一天,却谁也没累着,魏军已经习惯了蜀军的疲软,心情很轻松,对完成任务的信心很足。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身后来了搅局的。

    魏延只带了四千武卒,面对五千魏军,却摆出了进攻的态势,甚至有将这五千魏军赶尽杀绝的意思。

    魏军愤怒了,他们留下两千人守谷口,三千人背向列阵,准备倚仗有利地形就地反击,并立刻派人通知郿坞,请求救援。

    对魏军的反应,魏延报之以冷笑,他一面下令敲响战鼓,通知谷内的赵云他来了,一面派出二百武卒组成敢死队,向魏军发起了试探性冲锋。

    二百武卒排成两个相隔数步的矢形阵,举着盾牌,紧握着环刀,飞快的向魏军接近。他们虽然有两百人,可是配合默契,行动一致,即使是在奔跑中,队形也没有散开,像一条会变形,会弯曲的双头箭,迅速冲向魏军。

    在他们的身后,掩护的弓弩手开始集射,一枝枝羽箭飞过他们的头顶,发出嗖嗖的声音,有如漫天飞舞的蝗虫,扎进魏军的阵中。魏军不堪示弱,一面在阵前列起了盾阵,一面用弓弩进行还击。双方的箭枝在空中交汇,随即又分开,射入对方的阵中,射在武卒手中的盾牌上,如爆豆一般乱响。有少数箭枝相撞后,落在武卒的头顶上,他们却根本不去理会,眼中只有越来越近的魏军盾阵。

    进入百步以内,魏军的弩开始发威,一枝枝弩箭厉啸着冲出盾阵,扑向结阵而来的魏家武卒。

    “散!”领兵的军侯一声大吼。矢形阵忽然散开,前面的将士开始发足狂奔。弩箭从他们身边飞过,深深的扎入盾牌,有的甚至射破盾牌,扎入武卒的身体中,强劲的力量将奔跑中的武卒撞翻在地,有的甚至立足不稳,摔下旁边的山崖,可是其他的武卒根本不去关心这些,他们只是举着盾牌飞奔,直到被弩箭射中为止。

    弩箭的威力大,可是射速也慢,武卒冲到阵前,魏军只有一轮射击的机会。为了避免这个问题,魏军也好,蜀军也罢,都会使用三轮射击法,尽可能的加大射击密度。三轮箭射罢,第一次冲锋的二百名武卒有三十多人被射伤射死,剩下的人奔到阵前,在军侯的指挥下,重新汇合成一枝锋利的巨箭,一头撞向魏军的盾牌。

    “杀!”蜀军怒吼,横身直撞,战刀高高举起,闪电般落下。

    “杀!”魏军怒吼,刀盾手用肩膀挤住了盾牌,长矛手双手握紧长矛,从盾牌的间隙里刺了出去。

    能做敢死队的都是武技高强、悍不畏死之辈,从出阵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战死在阵前,家属可以享受丰厚的抚恤,要么冲破敌阵,活着回去,接受丰厚的奖赏,升官发财。魏家武卒不需要亲卫队压阵,因为他们没有临阵逃脱的想法,不仅是为了父母妻儿的生命,更是为了荣耀。魏延厚养士卒,士卒也愿意为他卖命,没有人愿意做逃兵,让自己的家主蒙羞。

    “轰”的一声巨响,冲在最前面的两个武卒被长矛刺中,鲜血迸射,他们却毫不畏惧,继续发力前冲,任凭长矛刺穿了身体,硬生生撞开了挡在身前的盾牌,冲到长矛手的面前,长刀挥起,一刀砍下了目瞪口呆的长矛手首级,带着血淋淋的长矛又向前冲了一步,张开双臂,抱着一个魏军士卒,大吼一声,向山崖下冲去。

    魏军士卒惊骇莫名,嘶声惨叫,惨叫声在山谷中回响,回荡在每一个魏军士卒的心头,让他们不寒而栗。

    魏家武卒却没有害怕,他们甚至没有去看一眼摔下山崖的袍泽,他们只是抓住了袍泽利用生命创造出来的机会,顺着魏军盾牌裂开的小小缺口,一涌而入,大砍大杀,用敌人的鲜血为袍泽报仇。

    魏家武卒的强悍大出魏军的意外,他们还没来得反应过来,就被武卒们冲破了第一道防阵,死伤过半,剩下的士卒大惊失色,纷纷后退。武卒们虽然浑身浴血,却士气昂扬,他们迅速变阵,前方刚刚战阵一阵的人侧身让在一旁,后面尚未接战的迅速补充到最前面,冲向魏军的下一个阻击阵势。

    彪悍的武卒势足破竹,以一百多人的伤亡为代价,一口气脱破了魏军三道防线,冲到了魏军本阵前。

    看着如血人一般挺身而立的魏家武卒,魏军士气大堕。他们和褒斜谷里的蜀军战了这么多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拼命,这么强悍的蜀军。看看他们身后七零八落的阻击阵地,看看躺在地上哀嚎的同伴,所有的魏军将士都觉得脑后直冒寒气,仿佛站在阵前的这些蜀军士卒不是人,而是从地府来的杀神。

    魏军慌乱,魏延却准确的抓住了战机,他迅速派出一千武卒,扑向魏军主阵。

    面对凶悍的蜀军,魏军被迫无奈,只得敲起战鼓,鼓起余勇迎战。

    双方在激昂的战鼓声伴奏下,在褒斜谷口展开了厮杀。只是一方士气如虹,步步紧逼,一方却士气低落,疲于应付,无还手之力。

    在谷中的赵云听到了谷外的战鼓声,他非常谨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进攻。他一面让将士们备战,一面让人攀上山岩,眺望谷口外的战场。他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人与魏军交战,难道是诸葛亮已经全取陇右,派人进入关中了?

    登高望远的士卒很快给他送回了消息:谷外正在与魏军交战的是镇北将军魏延的旗号。

    赵云大惊失色,和匆匆赶来的邓芝交换了一个眼色,不约而同的叫了起来:“魏延?”

    魏延是诸葛亮安排的奇兵,赵云等人一无所知,他们一直以为魏延被魏霸所累,现在还在南郑屯田呢。听说魏延出现在谷外,他们又惊又喜,喜的是如果真是魏延,以他的勇猛,内外夹击,吃掉这五千魏军不是难事。惊的是他们不知道魏延到此究竟是诸葛亮的安排,还是魏延自行其事。

    换了别人,也许不敢这么做,可是魏延是谁?他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只要认为这样做是对的,他就会去做。他有强大的部曲为后盾,就算诸葛亮不给他人马,他也有实力自已行动,至于结果如何,那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不管魏延是怎么来的,既然确认了是魏延,而不是魏军的诱敌之计,赵云立刻下令攻击,赵广率领五百士卒,率先向魏军发起了冲锋。

    憋屈得太久的赵广一听,兴奋莫名,带着属下的五百士卒,像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大营,高举长矛,厉声长啸:“杀——”

    魏军已经被魏家武卒的强悍杀得心慌胆战,阵势摇摇欲坠,现在赵云又下令攻击,魏军腹背受敌,没多长时间就崩溃了。他们有的人扔下武器,跪在路边,有的向山上爬去,更有不少人在慌乱中跳下栈道,扑下湍急的斜水之中,摔在犬牙交错的石头上,惨叫起此起彼伏。

    大战在月亮挂在东山树梢时结束了,穿过纷乱的战场,蜀汉的镇东将军和镇北将军胜利会师。抱着脑袋,跪在地上的魏军将领看着谈笑风生的两位蜀将,暗自哀叹一声:“老子还真是荣幸,居然被蜀汉两个最善战的将军夹击!”

    赵云拉着魏延的手臂:“文长,你是怎么来的?”

    “从子午谷来的。”

    “子午谷?”赵云吃了一惊,更加怀疑魏延是私自出兵,眼神不由得一紧。

    “赵将军,你不用担心。”魏延心情颇佳,面对这位自己一向景仰的老将,哈哈大笑,“我是奉丞相之命出奇兵,可不是擅自行动。赵将军,收拾一下,赶紧和我一起去郿坞吧,你那不成器的弟子准备好了酒席,正在郿坞中恭候你的大驾呢。”

    赵云又惊又喜:“子玉?”

    ——————

    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