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45章 诈尸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站在暗处,那些甲士站在明处,光从他们的身后照进来,在屏风上映出一个个模糊的人影。从这些影子,魏霸能看得出这些人离自己有多远,也知道他们只要一个进步突刺,手中的长矛或铁戟就可以刺破自己的胸膛。

    他心跳如鼓,一阵寒意笼罩了全身,头皮也有轻微的发麻。他松了松手指,又重新握紧了手中的盾牌和短刀,尽可能的放慢呼吸,让自己保持冷静。

    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不能失去理智。现在冲出去,也许很威猛,也许很热血,可是他最多只能杀死两个甲士,运气好的话,能杀死三个,然后……尘归尘,土归土。

    魏霸尽量不让自己去想夏侯徽,虽然他能清晰的听到夏侯徽变得有些刺耳的叫声。夏侯徽还在堂上,夏侯懋却已经到了门前。这姑娘看来是恨我恨得很了,不亲眼看到我死,她是誓不罢休啊。

    正如魏霸所想,夏侯徽对他恨到了极点,不仅是因为魏霸蛊惑夏侯懋,致使整个关中陷入了危险,更因为魏霸让她遭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失败,品尝到了苦涩的滋味。

    此刻,生死一线,而墙角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甚至连墙帷都没有一丝抖动。夏侯徽看到这个景象,更坚定了要杀死魏霸的决心。能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保持冷静,足以说明魏霸是个可怕的对手,有着超乎他年龄的冷漠和残忍——不仅对敌人残忍,更是对自己残忍。

    她要杀死魏霸,哪怕是死,也要为大魏除去一个可怕的对手。

    “攻击!”

    “喏!”甲士们齐声大吼,跨步向前,长矛、铁戟推倒了屏风,露出了魏霸那张有些发白的脸。弩手们瞒准他,手指扣动了弩机。

    就在甲士们发动的那一瞬间,魏霸突然用力一拉,整片墙帷被他扯落,带着尘土和上面的挂钩落了下来,迎头罩向那些甲士。与此同时,他侧身向前,用盾牌护住面门和后背,向两柄长矛之间冲了过去。

    锋利的矛头从盾牌上划过,发出刺耳的摩擦身。魏霸挥起短刀,硬生生推开一柄刺向他小腹的铁戟,短刀顺着戟柲滑了过去,刺入那个甲士的咽喉,手腕用力一翻,搅烂了他的喉咙。

    墙帷带着风声,呼啦啦的落了下来,将魏霸和甲士们全部罩在其中。甲士们眼前一黑,顿时慌张起来,他们明知道魏霸就在身边,却不敢胡乱出手,生怕砍中自己人。挤在一起,他们的长矛、长戟也无法使用,反不如魏霸手中的短刀来得更利索。

    夏侯徽看着墙帷之中涌动的人形,尖声叫道:“上前攻击,杀死他们,所有人!”

    甲士们面面相觑,却不敢违抗夏侯徽的命令,纷纷上前攻击,不管那个扭动的人是同伴还是魏霸,全部杀死,宁可误杀同伴,也不能让魏霸逃脱。

    也亏得这些人是经过战场历练的冷血精锐,才能对夏侯徽这个残酷的命令不折不扣的进行,换了普通士卒,此刻只怕就要乱成一团。

    长戟、长矛纷纷出手,数十柄手弩也厉啸着射出一支支利箭,在这几步之间,任何铁甲都无法挡住这样的攻击。顷刻之间,十几个挣扎的人全部倒下了,鲜血迅速染红了被扎破的墙帷,在大堂上肆意流淌。

    眼看墙帷之下没有一个再动的,夏侯徽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犹自不放心,正要下令揭开罩在这些尸体之上的墙帷,找到魏霸,砍下他的首级,门口突然响起了暴烈的喊杀声。

    敦武带着朱壹等人赶到了。

    夏侯徽冷笑一声,再次看了墙帷下的尸体一眼,转身就走:“撤退!”

    “喏!”甲士们轰然应喏,听到这一声命令,他们立刻转过头,护着夏侯徽向前杀去。

    朱壹身材高大,他透过人群,看到堂上鲜血横流,横七竖八的倒着不少尸体,却没看到魏霸的影子,心里咯噔一下,头皮顿时一阵发麻,眼珠也红了。他大吼一声,双手握刀,将涌向门口的一个甲士砍翻在地,同时大叫:“少主——”

    敦武等人听到朱壹的叫声,也紧张起来,顾不上去堵截夏侯懋,纷纷向堂上冲过来。可是门口狭窄,夏侯徽和那些甲士们急着要出去,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轻易的冲进来,双方就在门口展开了搏杀。

    魏家武卒武技高强,魏延配给魏霸的这些武卒都不是弱手,可是夏侯徽身边的这些人同样不是普通士卒,他们和魏家武卒一样武技高强,一样冷血,要不然刚才也不会毫不犹豫的执行夏侯徽的命令,为了杀死魏霸,不惜将几个同伴一并格杀。他们深知夏侯徽的身份贵重,如果夏侯徽死在这里,他们就是冲出去也没有任何意义。

    一个要冲进来救自己的少主,一个要护着自己的主人冲出去,几十个勇士就在门口大打出手,谁也不肯让步。敦武知道,魏霸只怕是凶多吉少,而眼前被甲士们簇拥的那个夏侯姑娘就是罪魁祸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她离开,因此连声怒吼,片刻间连杀三人,勇不可当的冲向夏侯徽。

    更多的甲士冲到了夏侯徽的面前,以命相搏,以自己的身体力保夏侯徽安全。

    双方都杀红了眼,大门内外,一具具尸体倒下,鲜血在青石铺成的地面肆意横流,粘稠而滑腻,不时有人被尸体绊倒,或者踩在鲜血上滑倒,下一刻,他们也变成了尸体,让鲜血变得更多。

    夏侯徽看着眼前血肉横飞的场面,脸色白得像手中的丝帕,没有一丝血色。她出身将门,也见过鲜血,却从来没有近距离的见过如此惨烈的厮杀场景,看着刀光飞起飞落,听着战刀砍在铁甲上刺耳的刮擦声,砍开皮肉,砍在骨头上的闷声,看着一股股鲜血飚起,听着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看着一个个强壮的勇士倒下,听着一声声凄厉的呻吟,她呆若木鸡。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步步的向后退步,不知不觉的离开了甲士们的保护。失去了甲士们的扶持,她只觉得两条腿簌簌发抖,软得没有一丝力气,再也支撑不住,晃了两晃,向地上倒去。

    眼看着她就要扑倒在地,一张被割断了咽喉,满面血污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夏侯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恐惧从胸膛里憋成一声尖叫,穿过她的喉咙,冲出她颤抖的双唇,冲入每个人的耳朵。

    “啊——”

    “姑娘小心。”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从她背后伸了过来,穿过她的腋下,搂上了她因为恐惧而剧烈起伏的**,同时也扶住了她软绵绵的身体。

    夏侯徽站稳了身体,刚要转头致谢,忽然想到了什么,软软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无比。她嘴唇哆嗦着:“魏……魏霸?”

    “是我,姑娘。”魏霸一手搂着夏侯徽丰满的胸口,一手将短刀架在了她的脖子旁,微微一笑:“很遗憾,未能让姑娘如愿,我还活着。”

    夏侯徽彻底懵了。她不明白魏霸是怎么活下来的,她明明看到被墙帷罩住的人都被砍倒在地。

    “你……你怎么会没死?”

    “姑娘也可以当我死了,把我当成鬼魂,我不介意的。”魏霸轻笑一声,同时吐气开声:“住手!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现在就杀了她!”

    正在厮杀的甲士和武卒听到这一声怒吼,都吃了一惊。不过魏家武卒面向大堂,刚才就有人看到了从尸体堆里爬起来的魏霸,此刻只有狂喜,倒也不是太惊讶。而那些曹魏甲士听到这一声喝却大惊失色,他们纷纷转过头,这才发现不仅他们要保护的夏侯徽被敌人制住了,而且这个敌人就是刚刚被他们杀死的魏霸。

    一股寒意涌上了他们的心头,勇气和力气一起,瞬间被抽离了他们的身体。

    敦武等人大喜,迅速将仍在顽抗的甲士砍倒在地,涌到魏霸身边,控制住了局面。

    “少主,真的是你?”敦武又惊又喜:“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当然是我。”魏霸用沾满了血的手臂擦了擦有些发痒的鼻子,松开了面无人色的夏侯徽,看着她胸口丝衣上的那个血手印,这才知道为什么自己刚才摸到的地方为什么那么软,那么丰盈。不由得愣了一下,连敦武的问题都忘了解答,直到发觉敦武、朱壹等人的眼神明显不对,这才回过神来。

    不过他没有回答敦武的问题,他能活下来,看起来很厉害,其实是一个有些丢脸的事。

    他扯落了墙帷,从墙角冲出来,杀死了一个甲士之后,就借着冲劲顺势躺倒在地,缩成一团,用盾牌挡住身体的大部分。那些被墙帷罩住的甲士视线受到干拢,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动作,也就不会有人会想到向地面攻击。墙帷外面的甲士们更不会想到这一点,他们只顾砍倒那些还站着的人,哪里知道他们真正想要砍倒的魏霸没等他们砍,就主动的躺在地上装死了。

    这一招其实并不高明,如果夏侯徽还有一点时间,让人揭开墙帷,被甲士的尸体压在下面的魏霸同样难逃一死。不过当此千钧一发之际,魏霸也只能想出这样的招数,尽可能的争取一些时间,等待援兵的到来。他所能希望的只有这一线生机。

    他等到了这个机会,敦武带着援兵及时杀到,吸引了夏侯徽的注意力,双方在门口展开惨烈的厮杀,这才给了他“诈尸”并生擒夏侯徽的机会。

    这种丢脸的事,他当然不能在下属面前说出来,所以他一本正经的盯着夏侯徽说道:“其实我已经死了,我现在是个不甘心的厉鬼,来找这位姑娘报仇的。”

    敦武等人哪会相信这些,他们哈哈大笑,夏侯徽却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

    过完节回来,发现已经跌出新书月票前十了,深感形势的严酷,无奈中……(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