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44章 先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夏侯徽站在城墙边,看着城下拥挤的人群,脸色苍白。

    她从长安赶来,花了好大的心思,才说服夏侯懋将霸软禁起来,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还是白忙一场。安定背叛,陇右糜烂,夏侯懋在慌乱之下又想起了魏霸,再次将他请了出来。

    夏侯徽很沮丧,她觉得这是她的过错,因为夏侯懋是先向她问计的,她无法给夏侯懋有力的帮助,这才逼得夏侯懋万般无奈之下,只能信任魏霸,向魏霸求援。

    她能理解夏侯懋现在的苦衷。夏侯懋本人不通军事,他甚至对关中的整个形势都不太清楚,更谈上陇山以西诸郡了。他能由安定反叛意识到形势的危急,已经算是超水平发挥。

    由他来负责整个西部战区的战事,就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当初就应该早点请曹真来主持大局,而不是想着给夏侯氏立功的机会。这不是机会,这是一个灾难,既是曹魏江山的灾难,也是夏侯氏的灾难。

    夏侯徽虽然对陇右的形势也不太清楚,可是她能预感到丢失陇右,天子将会如何震怒,夏侯懋纵使会因为公主的原因而保住性命,却也难辞其咎,他以后只能在洛阳做个闲人了。

    一切,都是因为贪婪而起,明知夏侯懋不是带兵的材料,偏偏要让他负责西部的战事,这就是贪婪。

    除了后悔,夏侯徽更加自责。她自诩为聪明过人,不弱于男子,然而事实证明,她对人心猜测、权谋的理解固然高出一般人,却也没有高到她以为的地步,面对魏霸,她明知她可能是诈降,却找不出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想,彻底消除魏霸这个隐患。更让她沮丧的是在军事上她没有任何超过常人的见识,但凡她能提供一点有用的建议,夏侯懋也不会去请教魏霸。

    刹那间,她发现自己的骄傲其实不堪一击,所有的胜利都无法落到实处,就像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清谈客,说起玄理来,谁也不服谁,可是真正做起事来,却是手忙脚乱,错误百出,荒谬绝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打断了夏侯徽的自责。

    “夏侯姑娘……”徐然喘着粗气,匆匆的举手行了一礼。

    “徐都尉,你这是怎么了?”夏侯徽诧异的问道。

    “夏侯姑娘,你来看。”徐然走到城边,示意夏侯徽注意正在进城的那些士卒。夏侯徽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问题。

    “他们怎么了?”

    “夏侯姑娘,他们是潼关来的援军。”

    “潼关来的?那又如何?”

    徐然惊讶的看着夏侯徽,见夏侯徽依然茫然的看着他,不禁一跺脚,提高了声音。“夏侯姑娘,你曾经从潼关经过,可曾看到潼关的守军如此精悍?”

    夏侯徽愣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一股凉气顺着脊柱直冲后脑:“假的?”

    “嗯,十有八九是假的。”徐然额头上流下了汗,拱了拱手道:“夏侯姑娘,我刚才本想去请示将军,不料将军正和魏郎将在议事,我不敢让魏郎将知道此事,所以特来请示姑娘。”

    夏侯徽转身就要走,徐然连忙上前拦住她,急急的说道:“姑娘,将军的安全,自有我来负责,我拼着一死,也要把将军救出来。只是请姑娘立刻离开郿坞。”

    夏侯徽嘴唇煞白。她非常清楚徐然的意思,郿坞坚固异常,从外部攻打是非常困难的,正因为如此,夏侯懋将主要的兵力都派到了南山褒斜谷口,坞里现在只剩下徐然所部的五百人和夏侯懋身边的百十个亲卫,其他的都是一些临时征召来的民伕,根本当不得大用。敌人既然冒充潼关守军进了城,又是如此精悍之辈,郿坞丢失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当务之急,不是与敌人死战,而是逃出去,逃出郿坞,逃回长安。

    夏侯徽再聪慧,突然遇到这种紧急情况,还是有些慌了神,额上冷汗直流。她想了想,转身对徐然喝道:“徐都尉,放弃外城,你带人守住内城,做好准备,随时准备突围。”

    徐然点了点头,随即又意识到夏侯徽并没有按他的计划选逃,连忙问道:“那姑娘……”

    “魏霸既然还在将军身边,我们还有一线机会。”夏侯徽一边小跑一边说道:“我带人去制住魏霸,救出伯父,然后一同突围。”

    徐然跟在后面,急声道:“姑娘,还是你先走,我去救将军吧。”

    “这是命令!”夏侯徽突然停住了脚步,厉声喝道:“你想违抗命令吗?”

    徐然打了个冷颤,向后退了一步,躬身领命:“喏。”然后转身匆匆的下城去了。

    夏侯徽带上保护她的二十个骑士,一路奔向夏侯懋的大堂。

    “你们两个去准备战马,在北门等候。”领头的校尉一边奔跑,一边下达命令:“其他人准备战斗!”

    “喏。”骑士们已经知道行事紧急,纷纷拔出腰间的长刀,端起了手弩,做好了战斗的准备,杀气腾腾的护在夏侯徽周围。两个骑士沿着城边的斜坡奔下了城,直奔马厩。

    到了大堂门口,当值的甲士一看他们这副模样,顿时吓了一跳,本能的上前拦截,夏侯徽从骑士中挤了出去,厉声一声:“让开!”

    甲士见是夏侯徽,连忙收起了手中的武器,夏侯徽也不理他们,带着人向堂上奔去。魏霸正在“冥思苦想”,听到外面急促杂乱的脚步声时,他刚刚一喜,随即听到了夏侯徽的那声厉喝,顿时心中一紧,举步就向正在转圈的夏侯懋冲了过去。

    他刚刚发动,夏侯徽带着二十个面目狰狞的骑士冲了进来,手一指魏霸,厉声叱道:“拿下!”

    几个骑士扣动弩机,弩箭带着厉啸飞向魏霸。魏霸大吃一惊,顾不得去抓夏侯懋,强行转身,冲到屏风之后,顺手从兰锜上拿下一面盾牌,背在身后,护住面门和后心。

    “扑扑扑!”接连几声闷响,弩箭射在了魏霸刚才的位置,强劲的力量带得他身后挂着地图的架子晃了两晃,轰然倒塌。

    夏侯懋大怒:“媛容,你这是干什么?”

    夏侯徽冲上前去,一把拉住夏侯懋,大声说道:“伯父,有人假冒潼关守军,已经进了城,魏霸是诈降。”

    她一口气说了那么多,夏侯懋根本来不及反应,不过夏侯徽也没打算要他明白,她现在只想在诈城的敌人攻进内城之前把夏侯懋抢出去。

    夏侯徽带来的这些骑士都是经历过战场的精锐,此刻不用夏侯徽吩咐,他们就做出了正确的反应,五个人面对屏风,严阵以待,剩下的人挟持着夏侯懋和夏侯徽急退。

    夏侯徽见顺利抢到了夏侯懋,这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屏风,大声命令道:“还等什么,拿下这个逆蜀细作!”

    “喏!”堂上堂下的甲士们也醒过神来,轰然应诺,一部分人护着夏侯懋向后退去,一部分人围了过来。

    魏霸叫苦不迭。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没想到又被夏侯徽占了先机。从刚才夏侯徽的那句话,他能猜出应该是魏家武卒假扮的潼关守军出了问题。坞里只剩下徐然的五百人,此外就是堂上堂下的这一百多甲士,只要一千武卒进了城,拿下郿坞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让夏侯懋跑了却有些遗憾,他那么处心积虑的接近夏侯懋,不就是想在关键时刻擒住夏侯懋,然后勒令城里的魏军放下武器投降吗?

    以夏侯懋的性格,他大概不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说“向我开炮”这么爷们的话,只要控制住了他,拿下郿坞,就是小菜一碟。

    赵云教他的拳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中路突进,直击要害,行军作战最重要的原则也是如此,突破敌人的中军,杀死对方的将领,哪怕是砍下对方的将旗,也能以最快的速度击溃对方。在战场上,中军是防备最严密的,要想像关二爷在白马那样临阵斩将,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同样,在郿坞里,要想制住夏侯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只有一次机会,早了不行,晚了……更不行。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他在等敦武的信号,只要敦武一到,他就会立刻下手,制住夏侯懋。可是万万没想到,夏侯徽抢在敦武前面来了,于是形势就发生了急剧逆转,夏侯懋暂时安全,他却落入了险境。

    从杂乱的脚步声可以听得出来,隔着一架薄薄的屏风,至少有二十个甲士站在他的面前,这二十个甲士中,至少有五具手弩。他可以冲出去,击倒其中的一两个,然后就会被其他人围住,砍成肉酱。

    夏侯懋不够爷们,他魏霸同样也没那么大无畏。魏霸慢慢的向后退了一步,背靠着墙,以免自己落入四面受敌的地步,他左手握盾,右手拔出了腰间的短刀,同时慢慢的拽住了墙帷,深吸了一口气,凝神静听,耳连回响着师父赵云无数次说过的话,仿佛又回到了那块习武的悬空巨石上。

    “静如处子,似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动如脱兔,似庖丁解牛,以无厚入有间。”(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