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37章 两个女人的较量

第137章 两个女人的较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夏侯徽带着两个侍女,款款的下了车。彭小玉躬身在门口迎接,刚要下跪,夏侯徽托住了她,轻声笑道:“好了,你我虽身份悬殊,却没有主仆之义。我也知道,魏将军没有把你当普通的婢女看,你就不用行那么大的礼了。”

    彭小玉行了一个躬身礼,一边将夏侯徽往屋里领,一边说道:“不知姑娘今天前来,有何指教?我家主人随将军去了郿坞,家里可有些不上规矩,还请姑娘不要见笑。”

    夏侯徽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跟着彭小玉向前走去。“我来,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公主赏了你家将军几个美妾,那几个美妾原本是我伯父的侍妾,终究不是旁人,我今天来看看,她们在魏将军这里过得可好。”

    彭小玉眉梢一颤,随即苦笑着摇摇头,没有说话。夏侯徽来到堂上坐下,彭小玉作为半个女主人,在下位陪着,又吩咐留在府中的那三个小美女上来侍候。她们哪怕是夏侯懋的心肝宝贝,在夏侯徽面前,她们依然是奴婢。

    夏侯徽只是扫了一眼,便笑了起来:“看来魏将军眼里只有我伯父。”

    彭小玉躬身道:“夏侯姑娘,我家主人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好,还请姑娘指点。”

    夏侯徽瞥了彭小玉一眼,抿了抿嘴唇:“彭姑娘,你是在考我吗?”

    “不敢,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处理,只好向姑娘请教。”

    夏侯徽沉默了片刻,叹息一声:“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我不喜欢这些以色娱人的女人,可是身为女人,我也知道,她们其实也是为人所迫,并非自己愿意。”

    彭小玉笑了笑,没有说话。她从魏霸那里听说过,夏侯徽的父亲夏侯尚之所以早死,就是起因于一个侍妾。夏侯尚非常喜欢那个侍妾,可是他的正妻——也就是夏侯徽的母亲却是大将军曹真的妻子,因此文皇帝曹丕下诏赐死了那个侍妾。侍妾是死了,可是夏侯徽的母亲也没能夺回丈夫的心,夏侯尚居然因情而伤,不久就病死了。

    这绝对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由此可见,夏侯尚和那个侍妾是真有感情的。这样的故事如果发生在别人的身上,足以让人唏嘘不已,比如彭小玉当时就哭得稀里哗啦的,可是落在当事人的身上,比如夏侯徽,她的感受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毕竟这件事中,她的父母都是受害者。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个秘梓,彭小玉才会如此应对,她相信经历过这样的事,夏侯徽不可能像清河公主那样心狠,恨不得即刻处死这几个可怜的女人。

    “怎么只有三个,还有两个呢?”

    “将军让她们回去探亲了。”彭小玉不动声色的说道:“估计还得个把月才能回来。”

    夏侯徽淡淡的应了一声,立刻转换了话题:“听说魏将军发明了一个游戏,我很是好奇,可能教我?”

    彭小玉立刻答应,让那三个小美人拿来了麻将,教夏侯徽怎么玩。夏侯徽是智商不亚于彭小玉的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玩了几把,便一手推开,叹息道:“你家将军果然是算学天才,连发明的游戏都有算学有关。这个游戏变化多端,想来以后一定能大受欢迎。”

    彭小玉笑道:“我家主人如果能亲耳听到姑娘的夸赞,一定会非常得意。”

    “魏将军是个很容易得意的人吗?”夏侯徽眨了眨眼睛:“我看他可不像是个为了我一句夸赞就会得意的人啊。”

    “别人的夸赞也许无所谓,可是姑娘的夸赞,他一定会很得意。”彭小玉不着痕迹的掩饰道。她听得出来,夏侯徽今天来,不仅仅是看看那几个女人的事。

    “彭姑娘,你过奖了。”夏侯徽起身道:“你虽然名义上是婢女,可是我知道,魏将军从来没有把你当婢女。为了你,他还和你兄长发生了冲突,可见在他心里,你的地位是很不一般的。”

    “我家主人待下人仁厚,并非对我一人如此。”

    “是吗?”夏侯徽拉起彭小玉的手,轻声笑道:“怪不得他身边的那个叫敦武的亲卫对他忠心耿耿,甚至连他逃亡也不离不弃。”

    “敦武是他的亲卫,自然会为他做任何事。”

    夏侯徽嘴角挑了起来,眼神中多了几分冷冽。她看看四周,又接着说道:“魏将军待人仁厚,可惜,对彭姑娘你却不怎么仁厚。”

    彭小玉警惕的挑了挑眉,随即又恢复了平静:“姑娘这是从何说起?”

    “很简单。”夏侯徽站起身,环顾四周,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他故意购置家业,做出一副想在长安久居的样子,实际上却不过是遮人耳目,为自己逃离长安做准备。和这些重金购来的家具一样,你这个与众不同的婢女,也不过是他取信于人的一个信物。”

    彭小玉虽然极力想保持镇静,可是在夏侯徽的逼视下,她还是露出了慌乱和不安。她是个聪明的女子,也有足够的心计,可是在她面前的却是一个不论是心计还是地位都高于她的对手。魏霸一到长安,夏侯徽就对他有所怀疑,只是魏霸谨慎,一直没有露出破绽。彭小玉来得迟一些,她根本不知道魏霸曾经说过些什么,做过些什么。在这一点上,彭小玉远远没有夏侯徽对魏霸那么了解。

    更重要的是,她心里也有同样的猜测。魏霸有事瞒着她,她想来想去,想到了一种可能:魏霸是诈降,所以不想让有一个魏人细作首领兄长的她知道内情,他把她留在身边,并不是因为他原谅了她的背叛,而是想把她当作一个鱼饵。正如夏侯徽所说,一个遮人眼目,好让他有机会逃走的信物。

    本来只是她自己内心的一个猜测,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现在夏侯徽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种结果,她一下子崩溃了。她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那个猜想成了事实。

    她希望自己很坚强,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个结果,只可惜,她远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坚强,只是一刹那的失神,就被夏侯徽紧紧的抓住了。

    夏侯徽暗自松了一口气。实际上,她远远没有彭小玉想的那么有把握,进门之前,她甚至没有一点点确凿的证据,否则她早就直接面对魏霸,也不用趁魏霸不在的时候来诈彭小玉。可是现在,她肯定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从彭小玉露出的破绽上,她可以确信魏霸是诈降,他的目的就是接近夏侯懋。

    这个结果,可以解释所有的事情。

    得到这个结论,夏侯徽并没有任何的得意,相反,她变得非常紧张。魏霸此刻就在夏侯懋身边,如果他想对夏侯懋不利,那夏侯懋随时都会有危险。夏侯懋一旦死了,或者丢了关中,那夏侯氏在整个军中的势力将会遭受再一次重创,包括她在内,都可能有性命危险。

    夏侯徽冷笑一声,转身出了门。

    彭小玉慢慢的坐了下来,面色煞白。

    时间不长,一队甲士包围了宅院,包括彭小玉在内的所有人都被抓了起来,投入都督府地牢。第二天清晨,夏侯徽在二十个骑士的护卫下,冲出了长安城,直奔郿坞。

    ……

    征召百姓帮助守城的消息一发出,顿时激起了极大的反应。那些参加修缮城池的百姓原本指望着可以回家秋收,现在却要来守城,辛苦了一年的粮食无法收割,生计没了着落,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他们纷纷以各种名义抗命,到夏侯懋面前来请愿的人一拨接着一拨,让夏侯懋烦不胜烦。

    这其中就有一个魏霸的熟人:赵素。

    赵素在夏侯懋面前义愤填膺的大喊大叫了一通之后,退了出来,给站在廊下的魏霸使了个眼色。魏霸点点头,借口出恭,拐到了侧院。他刚进茅房,就看到了赵素蹲在坑位上,看到他,赵素扭了扭头,示意他蹲在旁边的坑位上。魏霸有些尴尬,也只好解下腰带,蹲了下来。赵素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埋怨道:“我说魏子玉,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丞相出兵这么久了,你也不跟我联系?”

    魏霸笑了一声:“公朴,你不要急,听我慢慢说。虽然出了点意外,不过,摆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机会,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量了。”

    赵素翻了个白眼,晃了晃挂在脖子上的裤腰带:“我说魏大人,我现在都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了,还有什么不敢赌的。”

    ……

    和魏霸在茅房里长谈了一次,解了心头疑惑的赵素两条腿都有些麻了,他一瘸一拐的出了郿坞,心神却是轻松无比。他刚刚坐上牛车,一队骑士从远处飞奔而来,卷起一阵狂飚,冲向城门。急促的马蹄踢起滚滚的烟尘,如一条巨龙,咆哮而来。赵素眼疾手快,立刻用袖子掩住了口鼻。张温反应慢一些,被呛得咳嗽不已。

    “哪来的莽夫,奔丧么?”张温一边咳嗽,一边压低了声音骂道。

    赵素嘿嘿一笑:“的确,他们是离死不远了。”

    张温看了他一眼,顿时来了精神,脸上泛出异样的红光:“如何?”

    “如何?”赵素拍拍张温的肩膀,给张温递了个得意的眼神:“你我这两条咸鱼,化龙的机会到了,就看我们能不能跳过那道龙门。”

    ——————

    周一有三更,此第一更也!求月票,求推荐!(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