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34章 不要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机会很快就来了,首先是斥候来报,褒斜道上发现蜀汉军的踪迹,领兵大将正是镇东将军赵云。消息传到长安,夏侯懋立即召集众将议事,在经过激烈的讨论之后,夏侯懋决定留下两千人守长安,亲率一万人赶往郿县,准备迎战。

    夏侯懋虽然是安西将军、关中都督,其实他根本不懂打仗,如果不是曹魏现在有重大军事行动,大军奔赴扬州,原本负责西北战区的大将军曹真只能留在洛阳,夏侯懋根本不会离开长安。然而现在天子授权让他主掌整个西部的战事,他就责无旁货而且名正言顺了。就连一向对他不放心的清河公主也不好阻挠他去建功立业。

    夏侯懋把清河公主和夏侯徽留在了长安,魏霸也把彭小玉留在了长安,自己跟着夏侯懋去了郿县。谁也没有注意到,他身边除了田复和徐然的人马之外,还多了两个年轻俊俏的亲兵。

    郿县东三十里,有当年董卓所建的郿坞,周四里,墙高七丈,号为万岁坞。董卓建此坞时,在坞中存了够用三十年的粮食,准备争霸不顺利的时候,就守此坞以待天下太平。不料后来被王允、吕布所杀,坞中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以及粮食都没有保住他的命。董卓死后,郿坞遭到了一定的破坏,但是依然雄伟高大,鉴于郿坞正当褒斜道北口,这里也成了曹魏出入褒斜道的要塞,得到了非常不错的保养。

    夏侯懋到达郿坞,匆匆安排了一下对褒斜口的防卫工作之后,立刻召见魏霸。作为一员降将,魏霸虽然身为奉义中郎将这样的职务,其实他还是一个闲人。夏侯懋在战时这么重用魏霸,也引起了一些将领的反对,他们纷纷提醒夏侯懋要对魏霸保持足够的警惕,万一魏霸有歹心,对他这个最高指挥官有所不利,那魏军可就危险了。

    这些人提醒得不可谓不对,以夏侯懋的智商,他也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只是他现在已经被yu火烧昏了头,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别人不知道魏霸身后的那两个亲兵是怎么回事,他还能不知道?那可是他朝思暮想的小美人啊。第一眼看到她们时,他就恨不得把她们叫到自己的马车里来,先畅谈一下别后离情。此刻到了郿坞,不仅有高大的城墙,还有死忠他的亲信,他还担心魏霸一个人?就算魏霸和他身边的敦武有万夫不当之勇,难道真能面对二十多个严加防范的悍卒?

    夏侯懋义正言辞的摆摆手:“夫子有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魏霸真心来降,我岂能以疑心待之。诸位关心,我心领了。不过此时此刻,你们做好自己的事才是正理。”

    诸将无可奈何,只得退下了。面对夏侯懋这样的一个位高权贵的贵戚将军,他们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别说他们,就是之后上千年,中国的政治都是老大说了算,老2旁边站,除非老2架空了老大,自己做老大。

    目前,还没有人有这样的资格的实力,所以面对夏侯懋的“自信”,他们只能叹惜。

    斥退了众将,夏侯懋顾不上和魏霸多说什么,胡乱的夸了他两句,就让他在外面候着,自己搂着亲兵打扮的小美人进房去了。时间不久,房里就响起了很yin靡的笑声。

    魏霸坐在外堂上,一边呷着茶,一边想着心事。他有些哭笑不得。他想起了前世一个电影,一个混黑道的小混混,没别的本事,就是替老大养二奶、三奶,身边有九个女人,却一个也不是自己的,都从属于某个惹不起的大哥,看起来他是左拥右抱,其实他就是童男子一个,哪个美人也不能碰。他现在的情况有些类似于此,清河公主把夏侯懋的女人赏给他,他又反过来孝敬了夏侯懋。

    不过,他不是简单的做个皮条客,他正好利用这五个美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君主集权制下最大的特点就是将熊熊一窝。有了夏侯懋这个熊将,魏军这次怎么可能打胜仗?这五个美人,就是他的五根手指头,会紧紧的把夏侯懋这个鸟握在手心里,最后让他口吐白沫,筋疲力尽,俯首听命。

    至于那些还有警惕心的魏将,他只会在心里同情他们,却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现在能够影响夏侯懋的除了远在洛阳的天子就只有清河公主,而她却留在长安,根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些什么事。

    他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调开守在褒斜道口的这些魏军,这一万多人以逸待劳,将会对刚刚在近六百里长的褒斜道里跋涉了一个多月的蜀汉大军造成相当的危险。如果任他们构筑艰固的工事进行阻击,那别说是诸葛亮有十万大军,就算是他有五十大军,优势也无从发挥。

    他必须通过夏侯懋,把这些人调离褒斜道口,为诸葛亮顺利冲出褒斜道排除障碍。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提议。在此之前,他之所以能得到夏侯懋的信任,就是因为他除了去潼关一趟之外,没有做出任何与降将身份不符的举动,也没有说过一句会让人生疑的话。现在所有的魏军将领——包括夏侯懋本人在内,都认为褒斜道中是蜀汉的主力,他却主张撤去防备,这显然是一个很容易让人产生疑问的提议。

    前面所有的真话,都是为了掩饰这一句假话,所有的铺垫都做完了,最后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次。

    如何让夏侯懋相信他,这是魏霸现在争需考虑的问题。蜀汉大军正沿着褒斜道向关中前进,耽搁一天,机会就会减去一分。

    内室,夏侯懋搂着喘气吁吁的美人,浑身轻飘飘的,像是躺在云端。几个月来的半禁欲生活,让他变得龙精虎猛,像个小伙子一般。看着软成一摊泥的美人,夏侯懋感到了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双重满足。

    夏侯懋赤着身子,叉着腰,含笑看着美人,看着那浑圆的臀,不禁又有些性动,伸手轻抚着,滑入那深沟之中,慢慢的拨动着。

    美人有气无力的喘息着。“将军,妾身不堪征伐,请将军怜惜。”

    夏侯懋眉毛一挑,故意不高兴的说道:“这么不经用,是不是身体太虚了?”

    “他可不敢。”美人想起魏霸的拘谨,不禁笑了一声:“他对我们很客气,连多看一眼都不敢,哪里敢碰我们。将军,他别的都好,就是太抠了,有点钱就交给那个长了一个大青斑的小婢女收着,不是去买家什,就是看房子。”

    “是吗?”夏侯懋的眼神缩了缩,坐到美人身边,将她搂在怀中,一手从她的背后转过来,抚着胸前的椒乳,一手抚摸着滑腻的翘臀。他今天与美人共享鱼水之欢只是目的之一,另一方面也是想通过这个美人了解一下魏霸究竟是不是真的忠心。魏霸花钱买家具,还到处看房子,看来是真想在长安久住了。如果他是降将,又怎么会把心思用在这方面。

    “当然了。”美人撅着嘴,如葱的手指顺着夏侯懋的胸膛滑动着,慢慢的伸向他的腹下,杏眼如波,瞟向夏侯懋,娇滴滴的说道:“将军如此勇猛,莫非公主太过尊贵,没让将军进她的闺房?”

    “她倒是想我进,我却不想进。”夏侯懋一边想着心思,一边笑着在美人的嘴唇上亲了一下。“好在有魏霸的足浴,她每天晚上早早的就睡了,睡得像个死猪,十天半月的才来折腾一趟,我也好养精蓄锐,好来润泽你这个小妖精。”

    “嘻嘻……”美人脸上未褪的红晕又浓了起来,她将螓首埋入夏侯懋的怀中,可怜兮兮的说道:“将军,你不知道我为了能第一个见你,吃了多少苦头。”

    “吃苦头?吃什么苦头?”夏侯懋抚着美人的香肩,怜惜的说道:“是魏霸吗?你告诉我,我到时候去处罚他。”

    “是啊,为了能扮成亲兵来见将军,他要我们每天都穿着铁甲在院子里跑步。铁甲那么重,一穿上,连走路都吃力,他还逼着我们跑步,每次都累得站不起来才罢休。”

    夏侯懋听了,哈哈大笑,他瞟向美人修长而结实的大腿,意味深长的说道:“怪不得你今天夹得这么紧,险些把将军我的腰都夹断了。魏霸做得好啊,我要赏他,要赏他。”

    “他罚我们跑步,将军你还要赏他?”美人佯作生气,在夏侯懋怀里扭动着,像一条白花花的美女蛇。夏侯懋被她扭得心花怒放,一股热气直涌下面,他禁不住将美人转了过来,让她伏在床上,从背后再次进入。他一边耸动着,一边喝道:“美人辛苦了,将军我再奖赏你一番,保证让你满意。”

    美人一边晃动着身体,一边喘气着,语不成声的央求道:“将军,不……不要!停!不要!停!”

    夏侯懋咬着牙,一边发力冲刺,一边吼道:“美人,你到底是不要,还是要,是让将军停,还是让将军不要停?”

    美人如歌如泣:“将军,不要……不要停!”

    ——————

    求月票。俺已经从总榜四十多名,落到七十多名了,真是伤心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