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4章 是棋子,还是棋手?

第124章 是棋子,还是棋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郭模这个名字像一根刺,一下子扎痛了魏霸的神经。他听孟达说过,司马懿之所以来得那么快,快得让他措手不及,就是因为一个叫郭模的人。这个人是诸葛亮的亲信,他通过诈降,把孟达和诸葛亮商量好的计划透露给了申仪,这才致孟达身陷险境。

    如果诸葛亮给他也来这么一出,他很可能会和孟达一样,不,他会比孟达死得更惨,因为孟达多少还有几千部曲,而他身边只有敦武一个人。

    “明白了?”彭珩讥诮的看着魏霸。

    魏霸迅速冷静下来,淡淡的点了点头:“如果我真是诈降,那的确很危险。”

    “管你是诈降不是诈降,你这条命,都捏在别人手上。”彭珩冷笑道。

    “不然,我没有孟达那么大的实力,也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危险,充其量只是无法取得别人的信任而已,又怎么可能丢掉性命。”魏霸同样报以冷笑:“如果都像你说的这样,那天下还有降人吗?我相信安西将军会有自己的判断,不会人云亦云,皂白不分。”

    “自欺欺人。”彭珩一伸手:“把玉还给我。”

    “什么玉?”

    “诸葛村夫送你的那块玉。”

    “为什么要给你。”

    “因为那本来就是我家的。”彭珩一字一句的说道:“那是我的传家物,诸葛村夫进谗言,害死了我父亲,这块玉才会落到他的手里。”

    魏霸从怀里取出那块玉,看了看,不禁笑了起来:“你是说,诸葛丞相因为一块玉害死你父亲?”

    “我没有这么说。”彭珩摇摇头:“他害死我父亲,不是因为玉,而是因为嫉妒。”

    魏霸愣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指着彭珩说道:“你真会说笑话。”

    彭珩冷冷的看着魏霸,一言不发,直到魏霸笑得无趣了,他才接着说道。“你不要以为诸葛村夫才是刘备最信任的人,相反,他一直都不是。”

    “难道刘备最信任的人是你父亲?那就奇怪了,他为什么要杀你父亲,应该把你父亲留着,以后好托孤给他才对啊。”

    “我知道你不会信。其实别说你不信,任何人都不会信,我如果不是看到这封信,我也不会信。”彭珩从怀里掏出一张已经发黄的茧纸,慢慢推到魏霸面前:“包括我父亲都不知道,他在向谁求援。”

    魏霸狐疑的接过那张茧,看了起来。

    “……仆昔有事于诸侯,以为曹操暴虐,孙权无道,振威暗弱,其惟主公有霸王之器,可与兴业致治,故乃翻然有轻举之举。会公来西,仆因法孝直自衒鬻,庞士元斟酌其间,遂得诣公于葭萌……天明地察,神祗有灵,复何言哉!贵使足下明仆本心耳。行矣努力,自爱自爱!”

    这是一副彭羕向诸葛亮求救,希望他向刘备说情的信,不过魏霸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彭珩说诸葛亮是害死彭羕的真凶。彭羕向诸葛亮求救,诸葛亮没救成,所以彭珩积怨于诸葛亮吧。这可有点睡不着觉怪枕头歪,张公喝酒李公醉的意思。

    “我之所以说我父亲不知道,是因为他不知道要害他的人正是诸葛村夫,他向诸葛村夫求援,无异于与虎谋皮,反送了自己的性命。”彭珩将信缓缓收起,放在怀中。“我通过一些关系,查阅到了当年的一些情况。我父亲之所以被贬,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诸葛村夫妒嫉我父亲受刘备重用,夺了他的荣资,这才进谗言,说我父亲有异志,将来会使益州势力坐大。我父亲与马超那莽夫之间的闲谈,也是由他添油加醋的报与刘备,攀扯成有谋反之意,这才下狱。而最后死于非命,也是因为他的极力撺掇。”

    彭珩眼圈红了,咬牙切齿,怨恨之意溢于言表。“从头至尾,我父亲的死都是他一手推动的。原因很简单,我父亲在军事上的才能超过他,如果不加以抵制,他将和法正一样,成为他无法抗衡的对手,这才利用刘备对益州势力的担忧,诋毁我父亲。可惜我父亲自诩聪明,对此却浑然不觉,反而把他当成可信任的人,向他求救。”

    彭珩抬起头,冷笑连连:“我父亲下狱而死,益州系遭受重大打击,法正英年早逝,孟达投降曹魏,东州系一蹶不振,关羽兵败襄樊,张飞死于小人之手,元从系从此没落。如今荆襄系一家独大,他还不满足,排挤李严,贬斥廖立,接下来是谁?”

    是我父亲魏延。魏霸心中说道。他心里已经卷起了滔天巨*,不过他脸上却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平静的看着彭珩。

    “是你魏家。”彭珩哼了一声,“原本只是你父亲魏延,现在嘛,再加上你这个年青俊才。魏霸,你不要以为这只是一计。准确的说,这的确是一计,不过,你不是参谋计划的人,你只是被人算计的人。”

    “我只能说,你虽然不在辎重营长大,可你的心理比你妹妹还要阴暗。”魏霸忽然放声大笑:“在你眼里,别人都是傻蛋,只有你是洞悉真相的聪明人。好了,我是诈降,你去安西将军面前告发我吧。”

    “我不会去告发你,我会看着你被诸葛村夫害死。”彭珩伸手道:“把玉还我。”

    “有本事你就来拿。”魏霸将玉收了起来,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妹妹从我这里偷过一次,你可以让他再来偷一次。我刚才已经说过,让她来,否则你今天就不要想离开。”

    彭珩眼神一紧,不屑一顾。“你好像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说过的话,一定会算数。”魏霸站了起来,从腰间缓缓拔出环刀,看着如一泓秋水的环刀,他有些出神,过了好久,才抬起头,冲着彭珩微微一笑:“你是交出小玉,还是准备陪我们二人死在这里?”

    彭珩的脸色顿时变了,有些紧张的喝道:“你敢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通知你。”魏霸手中的环刀慢慢的指向彭珩:“我想以你的聪明,你应该看得出来,我不是在开玩笑。”

    彭珩看着锋利的环刀,觉得一阵凉气直冲后脑。他当然看得出来魏霸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玩真的。不过,这人也太疯了吧?他到长安来是身负重任,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已经背叛了他的婢女——而且还是一个长得很丑的婢女做出这么疯狂的事?

    “为什么?”彭珩哑声道:“你不会是喜欢我妹妹吧?”

    “不知道。”魏霸寒声道:“我只是觉得,与其让她跟着你走,不如让她做我的婢女。老实说,我对你很失望,你的肩膀太弱,扛不起彭家,也扛不起她。”

    “我彭家的事,与你何关?”彭珩咬着牙,青筋直跳:“你管得也太宽了吧?”

    “彭家的事,与我无关。可是小玉的事,与我有关,是我把她从辎重营里赎出来的,又花了那么多的粮食才得白白胖胖的,我不能就这么让你毁了。要死,她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彭珩哭笑不得。他不知道魏霸这是什么道理,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不讲理。不过他现在重伤未复,根本不是魏霸的对手,就算外面还有四个随从,想必也无法从魏霸和敦武的手下救出他。敦武刚才一刀就劈杀了他手下武技最好的一个,现在他又在魏霸的刀下,根本没什么反扑的机会。

    魏霸很可能是吓他,可是他不敢冒险,谁敢保证魏霸不会真的发疯?

    彭珩后悔了。在他来之前,妹妹就劝过他,不要在这种情况下和魏霸见面,更不要试图激怒他,否则后果很难预料。他没有当回事,总觉得自己稳操胜劵,不论是文还是武,都可以让魏霸没有反抗余地。现在落到这个地步,完全是他所料不及的。

    彭珩迅速的权衡了利弊,咬着牙说道:“这只是你的想法,不是我妹妹的想法。”

    “那好,让小玉来对我说。”魏霸将环刀压在彭珩的脖子上,锋利而冰冷的刀刃贴着彭珩的血管,激起了一颗颗鸡皮疙瘩。魏霸的声音和刀锋一样冷。“你抓紧时间,我担心我的手会抖。我虽然有点小本事,血管破了,我可不会接。”

    “我妹妹……”

    “我数到三。”魏霸紧了紧手中的环刀,环刀压得彭珩颈上的皮肤向下一陷,硬生生的打断了彭珩的话:“一!二!”

    彭珩大惊失色,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少主,刀下留人。”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旁边的房间传了过来,彭小玉面色紧张的出色在门口,扶着门框,急促的喘息着:“少主,不要杀我兄长。”她刚说了一句,泪水就禁不住涌了出来,“我只有这一个兄长了。”

    “不对,你还有少主我。”魏霸收起了刀,招了招手:“来,死丫头,跟我说清楚,为什么要害我?我没有亏待你啊。是你主动要求留在我身边做婢女的,虽然天天让你给我洗脚,可我对你比一般的主人对婢女好多了吧。你为什么要配合这些人给我下套,搞得我现在这么狼狈?快说,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让你们兄妹俩一起去和你父母团聚。”

    ——————

    求推荐,求月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