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3章 黑鱼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我不是小玉。”那人取下斗笠,露出一张与彭小玉有几分相似的脸,嗓音有些粗,显然是个男人,一个和彭小玉长得很像的年轻男人。

    魏霸立刻想起了那个代号黑鱼的细作头目。他刚想点穿他,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黑鱼的存在是个秘密,靳东流为了减轻同僚的痛苦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他不能因此连累靳东流。

    “你是谁?”魏霸进了屋,在主席上坐下,敦武站在一旁,双手扶着刀。

    “我是小玉的兄长。”年轻人淡淡的笑道:“我叫彭珩,字玄玉。”

    玄玉,黑鱼,应该就是他了。

    魏霸慢慢的掰着手指:“这么说,扮我杀人的那件事,就是你策划的了?”

    “看来你问出了不少东西啊。”彭珩不紧不慢的说道:“是我策划的,如何,是不是很精妙?”

    “精妙倒是谈不上。”魏霸不屑的哼了一声,挥了挥手。

    彭珩嘴角一挑,笑容刚刚绽放,忽然脸色大变,飞身跃起。半空中,呛啷一声,腰间的环刀出鞘,带着风声劈向身后。

    他的反应不算慢,可惜,他面对的是魏霸和敦武这一对配合默契的主从。看到魏霸掰手指,敦武就做好了准备。魏霸的手一动,敦武就拔刀出鞘,一刀劈了下去。

    拔刀,出击,一气呵成。等彭珩意识到危险,已经有些迟了。他劈出的刀力量不足,不足以磕开敦武的刀,反被敦武砸歪,紧接着,他的腰上被狠狠的砸了一记。敦武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彭珩整个人被砸得横飞两步,“轰”的一声撞在墙上。

    没等他落到地上,魏霸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吐气开声,一拳击在他的腹部。彭珩连遭重击,痛得弓起了腰,像只烧熟的大虾,痛苦的倒吸凉气。手中的环刀也落在地上。

    听到房里的打斗声,两侧的房间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一下子涌出四五个精壮的汉子,个个手持利刃。不过他们刚刚赶到门口,便看到了一抹雪亮的刀光。

    敦武双手举刀,一刀劈下,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精壮汉子首级一刀劈开。

    鲜血迸射,场面瞬时变得血腥异常。

    敦武双手握刀,举过头顶,冷冷的看着门外的四个汉子,不动如山。堵在门口的那个汉子缓缓的抬起手,摸了摸顺着脸颊流下来的热血,向后退了一步,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抽搐了两下,登时死去。鲜血从他被劈开的头骨里涌了出来,迅速扩大。

    他身后的四个同伴同时散开,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却谁也不敢再向前一步面对敦武这个杀神。

    魏霸根本没看门口,他相信以敦武的能力,能够守住门,镇住那些人。他伸出手,卡住彭羕的脖子,把他顶在墙上,同样云淡风轻的问道:“我的拳法,是不是也很精妙?”

    “你……你够狠!”彭羕虽然很狼狈,却没有失去理智。他嘴角流着血,脸色苍白,眼神却很坚定。他抬起一只手,冲着门外的随从们摆了摆,示意他们不要硬闯。“不过,你不敢杀我。”

    魏霸嘴角一咧:“你错了,我不是不敢杀你,我是不想杀你。”

    “是吗?”彭羕踮起脚尖,让自己站得稳一些,张开嘴,艰难的喘着气。因为缺氧,他白晳的面皮很快胀得通红,不过魏霸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只是让他难受一下,否则早就捏断了他的喉骨。

    “我听小玉说,家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所以宁愿为婢,也不想回老家去。”魏霸慢慢的松开手,看着彭珩顺着墙,慢慢的滑倒在地,双手捂着肚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不紧不慢的说道:“现在突然多出一个兄长,虽然是个懦夫,却终究是个依靠。我不想让她得而复失,所以留你一条狗命。”

    “嘿嘿嘿,看不出,我妹妹倒有是福气,居然有这么一个体贴的主人。”

    “我不是她的主人。”魏霸纠正道:“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奴婢看。”

    “是吗?”彭珩喘得匀了些,仰起脸,用讥讽的眼神看着魏霸:“天天给你做饭,铺床叠被,晚上还要给你洗脚,却不是奴婢?”

    “我承认让她做了很多事,可是我没有把她当奴婢,要不然,你妹妹现在就不会还是处子之身。”魏霸很平静的说道:“小子,你既是广汉彭家的人,想必听说过主人是如何对待年轻的婢女的吧?”

    “哼哼,那还不是因为我妹妹长得丑。”彭珩同样报以冷笑:“要是稍微好看一些,你会这么君子?”

    魏霸愣了一下,觉得彭珩说得有几分道理,彭小玉如果没有脸上那块青斑,他会不会将她抱上床,还真是个很难说的事。他点了点头:“好吧,就算你说得有几分道理。不过,你也夸大了那块青斑的保护作用。我留着她的处子之身,不完全是因为那块青斑,更多的还是想养得壮实一些再用。唉,对了,你到汉中多久了,知道她在辎重营时的样子吗?”

    彭珩面色一黯,紧紧的闭上了略微有些薄的嘴唇。

    “那就是知道了。”魏霸眼神一冷:“那你知道你母亲死在辎重营吗?”

    彭珩不说话,可是他的太阳穴处明显的绷起了两条青筋。

    “原来你也知道。”魏霸撇了撇嘴,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好一个孝子,好一个贤兄。母亲死在辎重营,你可以无动于衷,妹妹给人做了几个月的奴婢,你连看都没看一眼。到了需要利用她的时候,跳出来久别重逢了。就凭你这副德性,除了给人做狗,还能有什么用?我现在后悔了,小玉跟着你这样的畜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说,小玉在哪儿,把她送回来,我留你一条狗命。”

    “你懂什么?!”彭珩忽然暴怒起来:“我在外流浪十多年,终于回到成都的时候,我母亲已经在辎重营油枯灯尽,不是我不想救她,是她不想被我救。她要我留着性命报仇!”

    “报仇?”魏霸冷笑一声:“你要报仇,应该去成都掘惠陵,杀诸葛乔,嫁祸于我,有什么用?你父亲又不是丞相杀的,和我魏家父子更没有一点关系。”

    “和你魏家是没关系,可是和诸葛村夫却大有关系。”彭羕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痕迹,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他被敦武在腰上砸了一记,又被魏霸在小腹上打了一拳,现在一动就疼痛难当,不知道肠子有没有被打断。不过他死死的咬着牙,不肯呻吟一声。他挪到案前坐好,又喘息了好一阵,才恨声道:“我今天来,就是想提醒你,不要被那村夫骗了,最后死得莫名其妙,还把他当恩人。”

    “是吗?我洗耳恭听。”魏霸轻蔑的笑了一声:“不过,你大概没这么好心,是小玉让你来的?”

    彭珩诧异的抬起头,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小玉虽然在辎重营长大,心理有些黑暗,喜欢把人往坏处想,不过她毕竟是个心地善良的孩子,把人想得坏些,也不过是自保的需要,不像某些人,为了害人,不择手段。”

    彭珩愣了片刻,忽然苦笑一声:“我有些相信你刚才的话了。”

    魏霸摆摆手:“我说这些,不是要你相信什么。我根本不需要你相信。现在只有两件事,一是把小玉送回来,二是赶紧说你的高见,说完就滚蛋,老子看到你就不爽。”

    “你以为我想看到你?”彭珩火气也上来了,冷笑一声:“就凭你一个降虏,还想再让我妹妹给你做奴婢?跟着我,她虽然也辛苦,至少不会有性命之忧,跟着你,谁知道还能活几天?”

    魏霸冷笑一声:“我是个降虏,不能建功立业,飞黄腾达,可是衣食无忧却是可以保证的。你呢?天天做这些阴暗事,常在河边走,难保不湿脚,你能知道哪一天你会死在哪个墙角里?”

    “我死不死,不关你事。倒是你,现在没你想的那么安全。”彭珩挥挥手,示意门外的随从退下,眼睛却一直盯着魏霸:“你以为你诈降,就能骗过所有人?”

    一看到这个代号黑鱼的细作头子,魏霸就提足了十二分的警惕,可是听到“诈降”二字从他嘴里吐出来,魏霸还是心头一紧。他盯着彭珩看了半晌,忽然笑了起来:“是吗?我是诈降?你为什么不去安西将军府告发我,现在还跟一个诈降的人扯什么犊子,不怕引火烧身吗?”

    “我不去告发你,不是因为你无隙可击,而是没人会信我。”彭珩给自己倒了杯水,慢慢的啜着:“不过我想提醒你,你如果真把这个当成一次诈降,那你也不过是局中的一个棋子,远远不是棋手。真正下棋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位诸葛村夫。”

    “敢请教。”魏霸玩世不恭的拱了拱手。

    “其实很简单,想想孟达,你就清楚了。”彭珩放下水杯,不紧不慢的说道。他的脸色还有些难看,可是神情却恢复了平静。“孟达不比你精明?他都被诸葛村夫玩弄于股掌之上,险些丧命。你孤身一人来到长安,要取你性命,又有何难?不过是再派一个郭模罢了。”

    ——————

    求推荐,求月票!老庄现在是自由落体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