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20章 以迂为直(第二更)

第120章 以迂为直(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在诸葛亮为魏霸量身订做的计划中,接近夏侯懋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夏侯懋是安西将军、关中都督,在目前曹魏西部战区最高负责人曹真养病洛阳的情况下,夏侯懋就是西部战区最重要的一环,由他来指挥整个雍州的战役,比由曹真来指挥要对蜀汉有利得多。因此,魏霸的任务中有一项就是尽可能的鼓动夏侯懋主事,延缓曹真进入关中的速度。

    如何接近夏侯懋,诸葛亮为此很伤脑筋。夏侯懋的兴趣在养生,而魏霸的短项就是书读得少,别说那些道书了,就是道家最常见的经典《老子五千言》和《易经》都一窍不通,要让他和夏侯懋谈这些,保证两句话就露馅。

    所幸魏霸也不是一无所是,他有他的长项。一是算学可谓是独步当代,既然能把杨仪算得吐血,到了曹魏,几乎也可以横行无忌。二是他的思维与常人不同,用诸葛亮的话说,他的眼光很独到,能在别人觉得很正常的地方看到与众不同的东西。

    用道家的话说,这就叫悟性,叫慧眼。

    诸葛亮其实不知道,那不叫悟性,也不叫慧眼,叫科学。这些迥异于常识的独到见解,是上千年——特别是现代科学发展了几百年的结晶。

    诸葛亮不知道没关系,他一样可以将魏霸的这个长项发挥到极致。用数学来“研究”道术,就是其中一个重要内容。方向是诸葛亮提的,具体的内容,则是魏霸自己收拾整理的。

    在某些科学家的眼里,世界就是一个数学的世界。在某些伪科学家的眼里,这个世界也充满了让人称奇的数字。到了魏霸这里,不管他是科学家的真知灼见,还是伪科学家的胡说八道,都被熔为一炉,目的只有一个,让夏侯懋刮目相看。

    “将军,人是天地三才之一,是万物之灵,所以在数字上也是最为高明。人所常言,皆道九为至尊,实则九为天地之数,人是万万不可能的。以我个人的浅见。五乃是人的至数。”

    夏侯懋同样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一听到这些奇谈怪论,顿时来了精神。“这是从何讲起?”

    “将军,你想想看,这世上可有哪一种动物的指头超过五的?”

    夏侯懋挠挠发鬓,想了很久:“蜈蚣算不算?”

    “蜈蚣号称有百足,可是它的每一根足上,何尝有两个指头?细微处见精神,只有观察入微,才能看到区别所在。”魏霸一本正经的说道:“将军,很多动物都有四肢,这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可是指头的数目却大有区别,只有人有五个指头,其他的要么只有三个四个,要么只有一个两个。唯独人有五个。那我就想,会不会是人有五指,五行俱全,才会是万物之灵?”

    夏侯懋哈哈大笑:“奇谈怪论,奇谈怪论。”

    魏霸也笑道:“的确,这不过是我的一些疑问罢了,其实谈不上什么学问。不过,我从此出发,却发现这世上万物,无不充斥着各种数字,也正因为如此,我对算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魏霸可以说是胡说八道,即使以夏侯懋的见识来看,也有很多牵强附会的地方。然而也正因为如此,这才近一步的削弱了夏侯懋的防备心理。如果诸葛亮真要派人施反间计,靠道法来靠近他,怎么会派这么一个一知半解的少年来?巴蜀原本是天师道的根据地,高明的道士数不胜数,找谁来不比魏霸这个半吊子强?

    出于这样的心理,夏侯懋放下了心理戒备,和魏霸扯得眉开眼笑,既是当消遣,也是当笑料。魏霸才不在乎这些呢,他的目的只是接近夏侯懋,又不是做科学研究,闹点笑话也无所谓。

    不仅夏侯懋放松了戒备,就连一直藏在屏风后面不出声的夏侯徽都因此放松了戒备。不知不觉的,她也竖起耳朵,听魏霸胡扯,如果不是身为女子不能抛头露面,魏霸又是一个外人,她也许会跑到前面去挑刺。听着魏霸那些牵强附会的解释,她既觉得有趣,又有一种忍不住想纠正他的想法,这种复杂的心理像是两个对手,在她的心里反复交战。

    魏霸胡扯了一通,回驿馆休息去了。夏侯懋越想越觉得可乐,忍不住把夏侯徽请了出来,就魏霸刚才的见解发表了一番自己的看法。夏侯徽也忍得有些狠了,此刻顾不上分析魏霸是不是真心投降,先对他那通歪解狠批了一阵。

    不过,即使是夏侯徽也不得不承认,魏霸所说的那些所谓见解固然大多都是胡说八道,却也不乏真知灼见,有些甚至连夏侯徽也没有注意过。比如魏霸说,为什么老子说上善若水?不仅是因为水的特性柔弱,符合道家尚柔贵下的倾向,更是因为水当中体现了更深的道理。

    比如说,一滴水落在无法浸湿的物体表面上都会缩成一个圆形的水滴,而当一滴雨在没有落地之前,都会是近乎球形,为什么?从数学的角度来看,圆形是同样体积下,表面积最小的形状。这就像一个人,本事、能力是一定的,可是他要想保存自己,要想遵从道家贵柔的思想,就会尽量低调,减小别人对自己的注意。

    夏侯徽对那些意思的引申并不完全认可,但是她被魏霸的那个数学阐述吸引住了。

    “伯父,圆形真是表面最小的吗?”

    夏侯懋一愣,想了片刻,苦笑道:“我哪里想过这样的问题,不过,听起来似乎有些道理啊。”

    夏侯徽点点头:“伯父,下次再和他谈论时,你问问他如何用算学来演算。”

    夏侯懋诧异的看看夏侯徽,犹豫了一会,忍不住的问道:“媛容,你对这些感兴趣?”

    夏侯徽轻声笑了起来:“伯父,我的确有些兴趣,不过,我更感兴趣的却不是这些,而是这个人如果真的在算学上有独到之处,那他倒是可以为伯父所用的。”

    夏侯懋眼神湛湛的看着夏侯徽,他对这个问题很有兴趣。到目前为止,他对魏霸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管这个人是不是那个打败司马懿的年轻人,仅凭他这么能说,就是一个做宾客的好人选。相对于魏霸的风趣善谈来说,他并不看好魏霸的用兵之能,毕竟魏霸的父亲魏延是蜀汉大将,他怎么可能让魏霸去领兵作战。

    要用他,也只有用他军事以外的技能,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他掌兵。夏侯懋虽然不通军事,可这点常识却不缺乏。

    “我已经派人去汉中打探消息,不过路途遥远,等消息传回来,估计还要一两个月,何况细作们行动不便,也未必能打听得周全。”夏侯懋揉着太阳穴,一边盘算着怎么把魏霸这个奇货的价值最大化,一边有些后悔。他之前对这些消息太不重视了,以至于现在对魏霸知之甚少,连他擅长什么都不太清楚。

    “等到细作回来,时间拖得太久了。”夏侯徽摇头道:“他此刻是必然不肯说的,不过伯父不要忘了,他身边还有一个近侍。既然能跟着他逃亡,想对是最贴心的人,他对魏霸的了解,远比一个细作所能了解的要多。伯父何不从他下手?”

    夏侯懋眼前一亮,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媛容,你真是我的好军师啊。”

    “什么是你的好军师,她还是你的福星呢。”清河公主从后堂走了过来,看着兴奋莫名的夏侯懋,不快的哼了一声。夏侯懋顿时脸色一僵,连忙起身行礼。清河公主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到主席上坐下,瞥着夏侯徽,半真半假的说道:“媛容,到底你们都是姓夏侯的啊。一到长安,你就把我这个姓曹的忘了,只知道帮你夏侯伯父,我交待的事情,你却是提也不提。”

    夏侯徽抿嘴笑道是:“公主,你这么说,我如何承担得起。我不是不提,实在是这两天伯父为军事操心,没有时间,我这才不好提起。伯父,你说是不是?”

    夏侯懋心知肚明,公主来了这么多天,他还没和公主同床呢,夏侯徽提醒过他两次,可是他对公主这老太婆实在没什么兴趣,一直借口有事,不肯应召。现在公主耐不住,从后堂出来兴师问罪了,隐隐的连夏侯徽都有些怪罪,他岂能不紧张。一听夏侯徽递过来的这个话头,他立刻紧紧的抓住了。

    “公主,媛容虽说是姓夏侯,可是她却有曹家的血脉,怎么说,她也是半个曹家人。更何况,她虽不是公主所生,却甚得公主宠爱,在她的心里,公主只怕和她母亲一般,我这个伯父却是离得远了。”

    夏侯懋故作爽朗的大笑,以掩饰自己的心虚。清河公主却没有搭他的腔,笑眯眯的问起了夏侯徽。她也知道这两天夏侯懋在忙什么,魏霸如果真是魏延的儿子,对夏侯懋的作用有多大,她大致也能猜想得到。她当然希望自己的丈夫建功立业,不要再被人看不起,自己的欲望再强烈,这里面的轻重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那你们忙了这几天,可有什么进展?”

    “公主,有些进展了。”夏侯徽乖巧的说道:“伯父刚刚试探了一下那个人,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消息,现在看起来,这个人对伯父应该有所裨益呢。”

    夏侯懋连声附和,又把魏霸刚才说的话中有趣的部分转述给清河公主听了。清河公主是标准的妇道人家,听到这些奇谈怪论,她既新奇又惊讶,比听到笑话还开心。不知不觉的,对魏霸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什么时候把他叫来,说给我听听。”

    ——————

    第二更到,求月票,求推荐,求动力,准备第三更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