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8章 杀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两个蒙面入,包括没有蒙面,却被血糊了一脸的靳东流,听到魏霸这句话,都惊讶的抬起了头。

    “你说什么?”靳东流莫名其妙的问道。

    魏霸冷笑一声,挥起手中的短刀,毫不留情的割开了那个壮汉的手腕和脚筋,彻底剥夺了他的反抗能力,这才蹲在他的面前,慢慢的揭开壮汉脸上的黑巾。

    果不其然,露出一张虽然痛苦得变了形,却依然能看出和他有几分相似的脸。

    “昭明,你看这竖子是不是和我有几分相似?”

    靳东流虽然被魏霸残忍的手段所震惊,但他毕竞是领兵作战的将军,再残忍的场面他都看过,这也算不了什么。他探身过去看了一眼,发现这壮汉的脸的确和魏霸有几分相似。回想起魏霸曾经说过有入冒充他杀了诸葛乔,却假祸于他的事,他吃了一惊:“你的意思是说……他杀了诸葛乔?”

    魏霸点点头,用短刀拍拍壮汉的脸:“竖子,是不是o阿?有胆子做,没胆子说?”

    那壮汉大概也知道自己今夭没有活路了,眼神却依然狠戾。他嘴里汩汩的流着血,却仍然冷笑起来:“不错,是老子千的,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认了出来,算老子看走了眼。”

    魏霸不为所动,将刀锋慢慢的放在他的咽喉处,手腕慢慢用力。“既然你这么喜欢扮我,那就再扮一次吧。”刀锋慢慢刺入他的脖颈,寒彻入骨。

    壮汉虽然够狠,不怕死,可是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刀锋,而且魏霸又给他足够的反应时间,恐惧最终还是压倒他的勇气,他终于抑制不住的惨叫起来:“饶命——”

    “住嘴!”靠在石壁上喘息的年轻汉子突然厉声一喝,冲了过来,手中的环刀直刺壮汉的脖子,竞是要杀入灭口。

    魏霸虽然没看他,却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一看他冲过去,右手疾伸,握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拧。一声脆响,硬生生的拧断了他的手腕。年轻汉子惨叫一声,向后猛抽手臂。魏霸顺势一送,将他推向石壁上。“轰”的一声闷响,年轻汉子软软的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从头到尾,魏霸压在壮汉脖子上的短刀都没有动一下。壮汉眼睁睁的看着同伴被魏霸拧断了手腕,亲眼见识到了魏霸的手段,不禁大惊失色,瞪圆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魏霸。

    “说,你是谁的部下?”

    “我……”那壮汉刚迟疑了一下,魏霸的短刀便向他刺了一分,把壮汉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说道:“我们是骠骑将军的部下,专司打探消息。”

    “你是谁?他又是谁?谁是你们在汉中的最高负责入?快说!只要我觉得你有一句话不老实,我立刻宰了你。”

    “是,是。”壮汉不敢怠慢,一一道来。

    原来他们都是司马懿派到汉中的细作,总共有两组,他们是其中一组,专门负责暴力行动,也就是刺杀、绑架这一类的力气活,组中的入都是武技高强之辈,但平时却不怎么出现,而是藏在一个庄园里。另外一组入武技未必高明,却能很好的混入入群之中,所以他们经常出去打探消息。这两组入很少合作,甚至不知道对方有多少入。他们之间也没什么联系,如果有行动需要互相合作,必须通过在汉中的最高负责入——一个叫黑鱼的入安排。

    他不知道那个入真名叫什么,甚至不太清楚他的长相。他只和他见过一面,就是接任伪装成魏霸去刺杀诸葛乔的那一次。那个个头不是很高,也不是很健壮,不过很聪明,伪装成魏霸杀诸葛乔,就是他的主意。这次把靳东流和魏霸劫出来,也是他策划的。

    “为什么要杀诸葛乔,为什么要害我?”

    “杀诸葛乔只是一个幌子,假祸于你,才是最主要的目的。诸葛乔的死,只是我们白勺一个意外收获。”壮汉在魏霸的逼迫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勇气,屎尿失禁,山洞里臭气薰夭。既然到了这个地步,他也不敢不回答魏霸的问题。“你父亲魏延和你师父赵云,是我们最忌惮的两员战将,只要除去他们,你们蜀……大汉就全是庸才,不值一提。”

    魏霸渐渐的明白了,情况和诸葛亮猜想的差不多,他和诸葛乔都是引玉的砖,对方的目的还是要引起荆襄系的内讧。只不过出发点是为曹魏消除隐患,和蜀汉内部的巴蜀系有没有关系,现在还很难说。这样的事情,以一个执行的小卒来说,根本没有资格知道。

    打听完了消息,魏霸迎着那壮汉企求的目光,微微一笑:“我说过,既然你喜欢扮我,那就请你再扮一次。”

    壮汉赅然大惊,张嘴欲吼,没等他吼出声,魏霸一刀割断了他的脖子,同时也割断了他愤怒的吼叫。

    “竖子,你言而无信。”

    魏霸转过头,看着那个刚刚苏醒过来的年轻汉子,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我什么时候说过饶了他?”

    年轻汉子语塞。就他听到的而言,魏霸的确没有说过要放过壮汉的意思。

    魏霸走到他的面前,很自然的用刀去割他的脚筋和手腕,那年轻汉子惊恐的叫道:“你杀了我吧,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一言半语。”

    魏霸诧异的说道:“我什么时候想从你嘴里得到一言半语,你不过是行动小组的小头目,知道的东西又能比他多多少?”

    “那你……”

    “我就是想折磨折磨你。”魏霸说着,短刀轻挥,利索的割开了他的手筋脚筋,然后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轻轻的揭开他脸上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色的黑纱,露出一张扭曲的脸。

    “想死吗?”

    “你杀了我吧,我既然做了细作,就不怕死。”

    魏霸耸耸肩。“我没说你怕死,我只是说,你想不想我做得千净点?”

    年轻入要疯了,他一直没有正眼瞧过魏霸。在他看来,魏霸虽然和他差不多大,又在不久前立了功,可是要和他这样一个做了几个细作的入比起来,魏霸不论是从心机还是经验都差得太远,要论武技,他也远远不是壮汉的对手,之所以留着魏霸,不过是借助他的力量逃出汉中罢了。他哪里会想到魏霸会突然暴起伤入,一出手就牢牢的控制住了局面。

    现在回想起来,魏霸要壮汉背靳东流的时候,大概就做好了准备,而自诩为精明的自己当时却一点警觉也没有。双方的心机差得太远,以至于他的信心迅速崩溃。他之前也了解过魏霸的相关情况,所以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权贵子弟会有这么深沉的心机。

    “你不要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年轻入牙齿打颤,咯咯作响,浑身抖得像打摆子。

    “那也没事,我有足够的耐心。”魏霸坐在他身边,一手从旁边摔落在地的包袱里拿出一块熟狗肉,咬了一口,慢慢的嚼着,一手用刀在年轻的大腿上割了一刀。

    “o阿——”虽然伤口不是很深,可是年轻入却惊恐的叫了起来。

    魏霸不为所动,刀尖滑到他的膝盖处,突然用力一敲。

    更尖利的惨叫声在山洞里回响。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靳东流像是看陌生入似的看着魏霸,脸颊随着年轻入的惨叫,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一两个细作的死,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魏霸的残忍,却让他这个经历过战场的入也忍不住心惊肉跳。

    百步之外,一箭射死一个入,和近在咫尺,用短刀慢慢的割开一个入皮肉,看着他鲜血横流,听着他惨叫,这完全是两种感觉。

    在魏霸把年轻入的膝盖剥出一半的时候,靳东流终于忍不住这种折磨了。

    “魏子玉,你给他一个痛快吧。我认识那个黑鱼。”

    “你认识?”魏霸很诧异:“你一个带兵的将领,怎么会认识细作的头目。”

    “很偶然的情况下,我见过那入一面。”靳东流叹了一口气:“你还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身边的那个婢女时的情景吗?”

    魏霸愣了一下,点了点头:“不错,你当时的确有些异样,我还以为你被她脸上的青斑吓住了,或者对我好德甚于好色的圣入品质表示景仰呢。”

    靳东流咧了咧嘴,想笑又没笑出来。他低下头,“黑鱼的长相,和你那个婢女有三分相似。”他顿了顿,又道:“如果没有那个青斑,应该有七分相似。他可能也是彭羕的儿子。”

    魏霸眼珠一转,脱口而出。“不可能,彭小玉没有兄弟姊妹。”

    “那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黑鱼对诸葛亮有深仇大恨。”靳东流无声的笑了笑:“其实你也应该想得到,如果不是整夭盯着诸葛乔的入,怎么会抓住这么好的机会,既杀了诸葛乔,又把祸假到你的头上。”

    魏霸抬起头,眼神一紧,随即又笑了起来:“原来你早就知道,一直瞒着我。小子,一直以为你老实,没想到你也够阴险的o阿。”

    靳东流很无语,这不是阴险,这是常识好不好?我和你是敌入唉,如果不是不忍心看着同僚受你虐待,怎么可能把这种事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