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7章 逃亡路上

第107章 逃亡路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如丧家之犬,奔逃在崎岖的山路上,靳东流喘着粗气,竭尽全力的跟在他后面。他比魏霸多做了一个多月的俘虏,身体要虚弱得多,又不习惯走山路,速度比起魏霸来慢了许多。他张大了嘴巴,尽可能的多呼吸一点空气,瘦弱的胸腔剧烈的起伏着,一根根肋骨清晰可见。

    魏霸停住了脚步,看了看远处的若隐若现的火把,对前面的一个年轻蒙面壮汉叫道:“喂,你背他一下。”

    那壮汉停住脚步,看看魏霸,有些犹豫。魏霸破口大骂:“看什么看,你们来不就是为了救他的?他被抓了回去,你们跑了有个毬用?”

    “背上他。”另一个蒙面汉子喝道。他虽然身材单薄些,地位却不低,他一开口,那壮汉立刻折了回去,背起靳东流就走。

    “跟上,跟上。”魏霸一边低声叫着,一边撒开腿狂奔。

    在帮助靳东流送出求援的消息后,那些隐藏在汉中的细作很快就赶来了。在诸葛亮的配合下,他们很快救出了靳东流和魏霸。正如魏霸所说,救靳东流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救魏霸只是顺带。如果不是靳东流坚持,这些人甚至根本不会带上魏霸,当时就会直接把他砍死在帐篷里。

    无意之间,魏霸已经在生死关上走了一回。

    来救靳东流的一共是十个人,那个不怎么说话的蒙面汉子似乎是个领头的,所有人都看他的命令行动。即使这是诸葛亮已经安排好的,可是要从守备森严的俘虏营救人,依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进去十个人,出来四个,其中还包括靳东流和魏霸,换句话说,有八个细作被诸葛亮顺手除掉了。

    这年头安排一个细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口音、相貌,生活习惯,都是很难伪装的,能够胜任细作的人要么是精验丰富的老手,能够扮龙像龙,扮虎像虎,通晓各地口音,要么是本地招募的,这些人容易融入当地的环境,但是忠诚度就没那么保证了。总而言之,能在一个地方潜藏下来的细作都是很值钱的精英,也正是这样的人才能打听到比较准确的消息,一下子损失八个这样的人,对于曹魏在汉中的情报机构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损失。

    他们只是为了救出靳东流,不想让曹魏的将军成为蜀汉出兵时的祭物。魏霸不知道这些人具体由谁管辖,只能由他们与靳东流熟悉的情况分析,他们应该是统属于驻扎在宛城的骠骑将军司马懿。

    一想到司马懿上任才几年功夫,就能在汉中安插这么多的细作,魏霸就觉得心惊肉跳,只希望诸葛亮借这次机会搂草打兔子,能够从那些被俘的人口中打听出更多的消息。

    离开沔阳大营已经有十多里路,后面追兵的声音越来越远了,魏霸才松了一口气,停住脚步,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地形,转身就向北面的山坡爬去。

    “站住!”那个壮汉放下靳东流,横身拦在了魏霸的前面。山路狭窄,对他却没有丝毫影响,魏霸甚至看不清他的动作。

    魏霸向后退了一步,看着这个手摸着腰间刀柄的蒙面汉子,皱起了眉头,警惕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那个单薄些的蒙面汉子冷冷的反问道。

    “逃跑啊,前面就是箕谷,进了谷,我们就可以直奔关中了。”

    “谁告诉你我们要去关中了?”蒙面汉子慢慢的走了过来,和拦在魏霸前面的汉子将魏霸夹在中间,大有一言不合,就把魏霸放倒在地的意思。

    “你们想杀我?”魏霸冷笑一声,背靠着一旁的山崖,随时准备动手。

    “我们本来就没想救你。”

    “我想救他。”靳东流拖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过来,伸手去推那蒙面汉子,却没有推动。他愣了一下,不高兴的喝道:“你敢不听我的命令?”

    “我不是你的属下,没有必要听你的命令。”那蒙面汉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魏霸:“救你出来,是我们的任务,却不是听你的命令。”

    靳东流愕然。

    “这个人是魏延的儿子,他会不会真心投降我们大魏,现在还很难确定。也许他另有心思,带回去也是个祸害,还是在这里杀了比较妥当。”

    “你可以试试看。”魏霸慢慢的卷起了破烂的衣袖。

    “你不是我们的对手。”蒙面汉子淡淡的说道:“你饿了三天,体力不支,何况你的武技本来就不如他。”

    魏霸笑了一声。他承认这个家伙说得不错。那个一声不吭的挡在他前面的壮汉的确是个高手,他亲眼看到此人一路杀出大营,死在他手下的不下二十人,全是一击毙命,从来不需要第二次出手。这样的高手绝对是身经百战的杀手级,别说他饿了三天,就算他状态最好时,他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不过,你们要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魏霸笑道,“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救我出来,也是有目的的。没有我,你们走不出去。”

    虽说出了大营,但是汉中的关卡还有很多,没有路传,是很难安全的走出去的。翻山越岭不仅要浪费很多时间和体力,而且危险更大,万一碰上什么毒虫猛兽,生存的希望很小。何况靳东流现在很虚弱,背着这么一个大活人爬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魏家在汉中经营多年,这些关隘的守卒大多是魏延的部下,有魏霸这张脸,通关就容易多了。至少在丞相的军令到达之前,他们可以通行无阻,说不定还能骗点路费、粮食之类的。

    蒙面汉子犹豫了一下,凶恶的眼神软了些。他打量着魏霸:“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那就做个交易,你引我们出去,我们救你一命。”

    “可以,不过,你们不要再把自己当恩人。”魏霸指指自己的鼻子,又指指那个汉子:“我们只是合伙的,我不欠你们人情。”

    那汉子有些无奈,一边点头示意对面的壮汉收起武器,一边说道:“可是路线必须由我们选择,你不准有花样。如果引起我们的怀疑,我随时可以结束我们的约定。”

    魏霸也只好点点头。那汉子命令壮汉背起靳东流,继续向东奔去。

    又走了大半夜,眼看着天要就放亮,他们才停下休息。蒙面汉子找了个小山洞,在洞口站定,对着魏霸摆了摆头,示意他进去查看情况。魏霸也没有反对,率先进了洞,看看里面还算是干爽,也没什么野兽,便又走了出来,冲着蒙面汉子点点头。

    “没什么危险。”

    “进去吧。”蒙面汉子一歪头,示意那壮汉背着靳东流先进去,然后又看看魏霸。魏霸也不反对,进了山洞,看着那壮汉刚刚放下靳东流,突然猛冲了过去,左手反握短刀,右手握拳,猛击那蒙面壮汉的左肋。

    那壮汉虽然武技高强,可是背着靳东流走了一夜的山路,早已筋疲力尽。再加上魏霸一路上都没有任何异常举动,头领又在魏霸身后监视着,他万万没有想到魏霸会在这个时候向他发难。他感觉到了魏霸的拳头,两条腿却重得像是灌了铅,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喀吧”一声,至少有两根肋骨被魏霸这一拳砸断。壮汉惨叫一声,侧向飞起,撞在石壁上。不过他随即趁着石壁的反撞力冲了回来,右手张开,五指如钩,直奔魏霸的面前。

    魏霸做人最是胆小,什么事都是谋定而后动,既然想偷袭,岂能不做准备?刚才进洞查看地形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些细节。见那汉子趁势反扑,他虽然暗赞此人身手敏捷,却不想给他任何反扑的机会。脚步一错,让开了那壮汉的手掌,右手叉住他的腋下,全力向后猛撞。

    蒙面壮汉本来就没站稳,再被魏霸从后面一挤,再也站不住,扑通一声趴在地上。不等他回过神来,魏霸左手反握的短刀已经狠狠的扎在他的腰眼上,然后用力一拉。

    这一刀扎得很深,伤口很大,血水随着壮汉的惨叫声,从伤口里喷涌出来,喷得靳东流一头一脸。

    “你想干什么?”跟在后面的年轻汉子听到洞里的异常声响,不假思索,迈步冲了进来,一眼看到魏霸死死的将那壮汉压在地上,鲜血从壮汉的腰间喷出,吓了一跳,伸手就去拔刀。

    魏霸怎么可能给他反击的机会。借着身上壮汉用力挣扎的力量,飞身跃起,曲起右膝,狠狠一膝砸在年轻汉子的胸口。

    他这一膝曾经把潘璋的胸甲撞瘪,这个年轻汉子根本没有甲,哪里承受得住。他闷哼一声,向后便退,鲜血从口鼻中喷涌出来,胸口也凹了进去,浑身颤抖起来,握不住手中的刀,“当”的一声,落在地上。

    魏霸顾不上去看他,转身回来,那个壮汉刚刚翻过身,被魏霸一脚踹在胸口,一声脆响,又有两根肋骨被魏霸踹断。他刚刚挺起的身子颓然倒地,口鼻中鲜血溢出。

    魏霸这才冷笑一声:“扮我杀人,是不是很爽啊?”——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