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82章 丞相的期望

第082章 丞相的期望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一直以为诸葛亮是想绕道陇右,再取关中,他没想到诸葛亮的谨慎超出他的想象。

    诸葛亮根本没想到取关中,他的目标就是陇右。

    马谡大部分说得很详细,也有一小部分说得很隐晦,但总结起来,无非有几个考虑:

    一,关中和汉中差不多,董卓迁都长安,几年间就将长安附近烧杀掠尽。再后来,马超为祸关中,与韩遂、曹操反复厮杀,更是将关中仅剩的一点元气消耗殆尽。如今的关中和汉中一样荒凉,曾经的八百里秦川人烟稀少,就连曹魏都只有少量驻军,没什么百姓。没有百姓,就无法生产大量的粮食来供应大军。没有粮食,再多的军队也无法坚守。也就说,想夺关中不容易,想守住关中,更难。

    二,关中地理位置重要,曹魏不可能坐视关中失守,他们必然会全力以赴的夺回关中。这样一来,蜀汉就面临两个问题,要么固守关中——这将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兵力不足,粮食更不足,从汉中运粮至关中已经是千难万难,而从成都千里迢迢的运粮到关中,那更是一个想想都让人寒心的事。要么放弃关中——可如果最后还是要放弃关中,现在夺了又有什么意义?

    三,相比于关中,夺取陇右有三个好处。

    首先是成功的可能性大增。根据诸葛亮的安排,曹魏的主力在半年时间内无法进入陇右,仅凭关中的万余驻军,根本不是诸葛亮大军的对手。

    其次是陇右有战马。占据陇右,可以让蜀汉多一个产马基地,建立起一支强悍的骑兵,大大的增强实力。

    最后是陇右离洛阳足足两千多里,相比于长安离洛阳的距离远了一倍还多,曹魏要想远赴陇右作战,其战线必然拉长。而一旦他把主力投放到陇右,那江东的孙权就有可趁之机。届时,曹魏必然会在长过三四千里的两条战线上来往奔波,疲于应付。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拖得疲惫不堪,到了那时候,我强敌弱,再取关中,如探囊取物,远比现在要轻松得多。

    魏霸考虑了很久,不得不承认,诸葛亮的这个计划有一定的道理。想比于冒险取关中,先取陇右虽然不像马谡说的那样十全必克,但成功性的确要小得多——如果一切都能按照他的计划进行的话。

    “你现在能明白丞相的苦心了吗?”见魏霸沉思良久,面露释然之色,马谡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魏霸看起来随和,其实和魏延差不多,是一个不太容易被人说服的人——说得好听,这是有主见,说得不好听,这是固执己见——而且胆子又大,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说服他,谁知道他会搞出什么花花肠子。马谡之所以要亲自赶到安阳来,任务之一就是要说服魏霸彻底放弃子午谷计划。只有让他认识到子午谷计划的缺点,真正认识到诸葛丞相的计划更高明,更稳妥,才能杜绝后患。

    如果魏霸不知道历史的发展,或者魏延不是那种臭脾气,魏霸真的会被马谡说服,放弃子午谷计划。然而他现在虽然无法说服马谡,却也不认为诸葛亮的计划真是万无一失。

    因为历史已经证明,诸葛亮失败了。而无数的后人——其中不含真正的军事家,都认为不用子午谷计划是一个遗憾。

    但是魏霸没有再说下去,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要说服马谡那可比拿下长安还要为难。天下最难攻克的不是城池,而是人心。眼下的马谡正当壮年,又一帆风顺,从来没有受过挫折,正雄心万丈的渴望着建功立业,怎么可能被他一个毛头小子说服。难道告诉他,你马谡会失守街亭,丞相会杀了你,然后再过几年,丞相也累死在五丈原?

    你以为王霸之气一露,天下英雄就会拜倒,哭着喊着:主公,你收了我吧?

    所以魏霸识相的露出一脸佩服加惭愧的表情,向马谡深施一礼:“参军真是高明,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多谢参军指点迷津。”

    马谡哈哈大笑,双手扶起魏霸:“好啦,你就不要谦虚了。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如你呢。子玉,你很聪明,欠缺的只是经验和学识。多读些书,多经历一些事,将来大汉还要靠你们这些年轻人呢。我想我会有幸看到那一天。”

    在这一点上,魏霸相信马谡和诸葛亮还是有一点诚意的,他再次致谢:“多谢参军的鼓励,还请参军回报丞相,霸感激不尽,必当铭感五内,不敢须臾有忘。”

    “如此甚好。”

    马谡又鼓励了魏霸几句,这才起身告辞。魏霸将他送到门口,拱着手,恭敬的看着他大步远去,这才转身进屋。刚进门,麋威就从里面转了出来,盯着魏霸的脸看了片刻:“你放弃了?”

    “还言之过早。”魏霸笑着摆摆手:“他说的是有些道理,不过,是不是真有道理,还要看形势的变化是不是真如他所料。我们该准备的继续准备,反正到时候用与不用,主动权还在我们手里嘛。”

    麋威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这我就放心了,要是你现在就放弃,我得把自己这双眼睛抠出来,踩成一摊泥。”

    魏霸故作惊讶的看着麋威:“为了你这双明眸善睐的大眼睛,我也不能轻易放弃啊。”

    麋威愣了一下,忍不住放声大笑。在笑声中,原本一直觉得是互相利用的两人突然间似乎找到了一种默契的感觉,仿佛有一层厚厚的隔膜在笑声中慢慢消融,虽然还没有完全消失,却不再那么疏离。两人不约而同的互相看看,然后笑得更加开心,更加痛快。

    笑了一阵,魏霸收了笑容,摇摇头道:“我虽然不能完全赞同他们的看法,可是今天听了他的一席话,我还是有不少收获。有些问题,我们想得也不够深入,困难可能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我还得再考虑一下,多做些准备才行。”

    “嗯,这倒是,多做些准备总是好的,只要别越想胆子越小就行。打仗就和做生意一样,有时候就得横下一条心,不敢冒险,哪有横财可发。”

    魏霸看看麋威,突然说道:“我说,你虽然有一身好武艺,可是骨子里,你还是做生意的人。”

    麋威脸一沉,有些不高兴。

    魏霸摇摇头道:“你不要误会,我没有贬低商人的意思。其实说起来,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商人比那些读经的书生更有用。你看孔子也不歧视商人,他还收了子贡做他的弟子呢。如果不是子贡,孔子未必能成圣人。”

    麋威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瞥了魏霸一眼,意味深长的说:“你如果愿意做子路,我也不妨做一回子贡,只可惜,我们那位丞相未必肯做夫子啊。”

    魏霸笑而不语,恍若未闻。

    ……

    马谡来到诸葛乔所住的县寺,诸葛乔拱着手,站在阶下相迎,恭敬得像是丞相亲临。马谡也没有太客气,泰然自若的拾阶登堂,在主席上坐下。诸葛乔站在一旁,仔细看了看马谡的脸色,轻声笑了起来:“参军果然是马到成功。”

    马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却对站在他身后的杨伟摆了摆手:“元休,去准备点酒水。我和魏霸说了半天的话,嘴干了。”

    杨伟脸色一黯,应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诸葛乔见他如此,有些紧张起来,脸色也变得不太自然。他干咳了一声:“参军,丞相……丞相有什么话要交待吗?”

    “丞相没什么话要交待你。你所做的一切,到目前为止,都中规中矩,没什么可以指责的地方。”

    诸葛乔低下了头。中规中矩,也就是普通平常的意思,这显然不是能让父亲满意的结果。

    “魏霸上书丞相的事,你知道吧?”

    诸葛乔点点头:“我知道。他原本是希望由我执笔的,我后来……生怕父亲不满意,又无法回圜,这才……”

    “你们父子之间,有什么不好回圜的?”马谡打断了诸葛乔的话,严肃的说道:“你难道担心记室的人会把你们父子之间的来信泄露出去?魏霸想通过你上书丞相,正是他知进退的地方,这个时候,你能说服他,就自己说服他,不能说服他,也要把他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能让他任意而为。让他自己上书丞相,你就能撇清自己?”

    诸葛乔一声不吭。

    马谡长叹一声:“伯松,我知道,丞相对你管束甚严,你对丞相也有些畏惧。没关系,这只是一时不太适应罢了,以后处得时间长了,你便会知道,丞相可是真把你当儿子待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对你这么严格。”

    诸葛乔耷拉着脑袋,嗯了一声。

    马谡见他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心中不快。他咳嗽一声:“伯松,你现在虽然只有五千人,却是一军主将,如果没有点信心,将来如何统领千军万马,征战天下?抬起头来,要相信自己,更要相信丞相的眼光。如果你没有那样的资质,他又怎么会花这样的心血来栽培你?”

    诸葛乔愣了一下,慢慢的抬起头,颤声道:“真的?”

    马谡又好气又好笑:“当然是真的。要是你和你三叔一样,他会把你带到汉中来吗?丞相对魏霸都能这么用心,又怎么可能不把你放在心上?”

    诸葛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周一,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