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73章 妇人之见

第073章 妇人之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沉默不语,静静的坐在张夫人对面。张夫人却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平静,露出焦虑之色。她与魏延做了大半辈子的夫妻,岂能不知道魏延的脾气?自以为绝妙好计的子午谷计划被丞相否决,他怎么会忍气吞声,时不时的拿出来说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可是这种事能拿出来说吗?还经常说?

    他以前就是这脾气,不过那时候他在汉中,天高皇帝远,他就是土霸王,没人敢拿他怎么样。现在情况不同了,丞相亲自到了汉中,他怎么能还像以前一样出口无忌?

    祸从口出。

    张夫人读过书,略知古事,对最近几年蜀汉发生的事更是一清二楚,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魏延的认识没她透彻,魏霸的见识也没她广,对魏延这张嘴可能带来的危险,她要比魏霸还清楚。

    也正因为如此,张夫人的焦虑远远超出了魏霸的想象。

    不过张夫人毕竟坐镇魏家这么多年,多少也练出了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本事。她心里已经乱成一锅粥,却没有失态,除了脸色有些发白,藏在袖子里的手捏得有些紧之外,她看不出太多的紧张。

    “子玉,你有什么好计?”

    魏霸笑了,为张夫人的冷静而笑。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保持冷静,足以说明这个主母不简单。

    “其实,我是赞成父亲的子午谷计划的。”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以一州之地对抗中原,如果不出奇兵,很难有获胜的机会。眼下曹魏君臣的注意力都在江东,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如果不能成功,必然会导致曹魏重新将注意力投向关中,在关中驻以重兵。到了那时候,就算我大汉以倾国之力出击,也很难有取胜的机会。”

    张夫人微微颌首,她是不怎么懂打仗的事,但这些宏观层面上的分析,她能听得懂。

    “所以我觉得父亲的计划虽然有冒险的成份,却是没办法的好办法。丞相不取上策,不取中策,却取了下策,这自然是他的性格所致,同时也说明他自己对战事的前景估计并不乐观。”

    张夫人忽然说道:“对他来说,大胜小胜都是胜,只要不败就行。”

    魏霸一愣,抬起头看着张夫人,正好将张夫人眼中的一抹冷笑收入眼底。他不解的问道:“阿母,你的意思是说……”

    “子玉,你父亲是军人,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战场上,对与战场无关的事向来不怎么关心。可是战场上发生的一切,根源不还是在朝堂之上吗?他只看到子午谷,丞相看到的却是成都。”

    魏霸惊讶不已,一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张夫人却露出些许坚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她摆摆手,示意魏霸不要急着发问,继续说道:“丞相这次出征,能大胜固然是最好的结果,可是以蜀汉的实力,大胜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丞相又不能败,他一败,就会有人起来反对他,丞相这个位置还能不能坐得稳都很难说。”

    “所以你想想,在胜算非常小的大胜和胜算非常大的小胜之间,他会怎么选?”

    “他会选小胜。”魏霸的思路豁然开朗,忍不住赞了一声:“还是阿母看得透彻。”

    “不是我看得透彻,是因为我不在局中,旁观者清。”张夫人笑了笑,又说道:“其实朝堂上的事和庄园里的事大同小异。你们父子的注意力在战阵之上,而我的心思却在这庄园之内,所以我能比你们更能揣摩到丞相的心思。”

    魏霸哑然失笑,细想起来,这的确也是个道理。在这庄园之内,老爹就是那不管事的皇帝刘禅,张夫人就是独揽大权的丞相,张夫人要想保住她现在的位置,她就不能犯错。丞相要想保住他的位置,也不能失败,否则被他压制的那些人就会群起而攻之。

    后来街亭失守,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传为有法必依的佳话。不过也有人分析说,这不过是诸葛亮的无奈之举。之所以要斩,是因为要有人负责,失守街亭的责任人马谡肯定有责任,但真正的第一责任人却是诸葛亮自己,斩马谡,与其说是正军法,不如说是找替罪羊。之所以挥泪,大概也是因为诸葛亮知道马谡死得冤,却不得不死。

    纵使如此,他自己还是自贬三级。后世记载得简单,但其间发生过多少斗争,也只有靠猜测了。

    如果仅仅考虑自己的地位,不考虑蜀汉的前途,对丞相诸葛亮来说,大胜与小胜其实影响并不大,反正他已经位极人臣,赏无可赏,除非他是想学曹操。

    在这种情况下,小心谨慎,宁可小胜,不可冒险,也就成了必然的选择。魏霸相信,诸葛亮的心里有光复兴室的宏愿,可是要想实现这个宏愿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首先要能牢牢的把握住手中的权利,否则一切都成了空谈。

    “丞相如此选择,对他来说没错,可是对于国家来说,却可能是一个大损失。而对于我魏家来说,更是一个灾难。”张夫人叹了一口气:“丞相以后大概会长驻汉中,那我魏家在汉中就什么也不是了,利益有所损失,倒也罢了,可是你父亲那张嘴……”

    张夫人伸出手指揉着有些酸胀的眉心,长叹一声。

    魏霸附和的点点头,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任由张夫人自己的担忧发酵。他相信张夫人会越想越紧张。她整天呆在这个小楼上,除了想心思,还能做什么?而恐惧这种心理,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滋长的。

    “你也想和你父亲一样冒险?”张夫人眼光一闪,疑惑的看着魏霸,眼中有些失望。与魏霸猜想的不同,她之所以善待邓氏,不是因为魏霸发明了铁臿和新式记账法,而是因为魏霸在与杨仪的争斗中保持了必要的冷静。如果按照魏延的性格,他肯定会抓住机会把杨仪逼死为止。魏霸没有这么做,后来也没有趁机入丞相府做一个有名无实的闲人,而是以退为进,先拜赵云为师,夯实基础,几个月后才出任诸葛乔的参军,这足以说明魏霸与他的父亲魏延有所不同。

    这种品质在魏家父子中很难得,如果应用得好,将来对魏风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张夫人才会善待魏霸的母亲邓氏。

    可是现在,魏霸明知子午谷计划很冒险,却还是表示支持,那岂不是和魏延一样鲁莽?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就不值得重视了。

    “我支持父亲的计划,有两个原因:一是对于国来说,这个计划如果能成功,恢复汉室才有希望。二是对于家来说,只有成功的实施这个计划,才能逢凶化吉。”

    张夫人眉梢一挑,立刻明白了魏霸的话。魏延的脾气改不了,魏家没法退,那就只有进一步。子午谷计划真能成功的话,魏延不仅会有大功,以后子午谷计划也将成为他的荣耀,而不是取祸的根源。

    “可是子午谷计划太冒险,丞相不会接受的?”

    “老爹的子午谷计划的确太冒险,依我看来,大概只有三成机会。可是我们可以通过努力,克服一些不利因素,增加成功的机会,变不可能为可能。”

    “比如说?”

    魏霸从怀里掏出几张纸,慢慢的展开,双手扶到张夫人的面前:“这是我拟的一些方案,请夫人过目。这里面要调用的人力、物力都非常惊人,唯夫人能裁断。”

    张夫人接过纸,却没有看,只是用手指轻轻的敲着案面:“按你的估计,能将机会增到几成?”

    “五成,最多七成。”

    “五五之数,不算少,可也不算多。”张夫人眼神微缩,盯着魏霸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觉得丞相会答应吗?”

    “我不知道。”魏霸道:“我想趁着这次去西城的机会,先自己走一趟子午谷,实地考察一下,然后尝试着说服诸葛乔。诸葛乔是丞相的儿子,由他来说,想必效果会好一些。”

    张夫人点点头:“这是个好主意,可是如果诸葛乔也无法说服丞相呢?”

    “如果诸葛乔也无法说服丞相,那一切尽在阿母的抉择。”魏霸拜了拜,看着张夫人手掌下的那几张纸:“我已经把我的想法写在了上面,如果阿母觉得可取,我就去做。如果阿母最后觉得不可取,那就请将这几张纸烧了,今天我回来,只是向阿母请安,其他的,什么也没说过。”

    张夫人一愣,拿开手,刚要去看,魏霸伸出手,轻轻的按着那几张薄薄的麻纸,微微一笑:“阿母,等我走后,阿母可以慢慢看,不急在一时。”

    张夫人眯起了眼睛,看着魏霸的手,沉默了好一会,轻声笑了起来。

    “好,我稍后再看,你呢,什么时候走?”

    “我明天早上走。”魏霸浅浅的笑着:“父亲的爵位,将来必然要由兄长继承,我只好去挣我自己的,要不然,将来兄长的负担就太重了。”

    张夫人目光闪了闪,笑了:“子玉,你比阿风聪明,又拜了赵云为师,前途光明。好好辅佐诸葛乔,将来成就必然会超过阿风。”

    “阿母,不管我的官能做多大,爵位能有多高,阿风永远是我的兄长,阿母……也永远是我的阿母。”

    张夫人舒心的笑了起来,拍拍魏霸按在案上的手。“子玉,你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很高兴。”————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