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69章 考验(第三更)

第069章 考验(第三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杨伟看着魏霸吃瘪,心里正高兴,脸上的笑容刚刚绽开,忽然听到这一声,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魏霸扭头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年约四旬的中年汉子快步走了进来,迈步如风,来到魏霸面前,拱手施礼。“魏参军,请上座。”

    魏霸不解的眨眨眼睛,连忙拱手还礼,问道:“敢问足下是……”

    “南阳宗预,将与魏参军一道,协助诸葛都尉东行。”

    诸葛乔长身而起,微微一笑:“子玉,这是丞相安排给我的老师。”

    魏霸立刻明白了,连忙摇头笑道:“宗参军太客气了,有宗参军在此,我岂敢坐上座。宗参军,你请。”魏霸一边说着,一边热情的将宗预往座位上让。

    “不然,有德不在年高。”宗预摆摆手:“我与魏参军都是丞相府参军,除了虚长几岁以外,其他方面概无可称道之处。再者,丞相当面交待,魏参军长于汉中,对汉中的事务非常熟悉,此次行动,当以魏参军为主,我为次,所以,这上座该你来坐。”

    众人顿时哗然,就连诸葛乔都有些诧异。他们虽然没有杨伟想得那么恶毒,可他们同样也不认为魏霸有资格坐上座。与在座的所有人相比,初入仕途的魏霸都是资格最嫩的,他还没满二十岁,几个月前才由诸葛丞相赐字,与拜师礼一起行的冠礼,算是初出茅塞的后生,怎么能比年近四十的宗预还要尊贵?

    诸葛乔看看宗预,心中狐疑,这么重要的事,丞相怎么会没有关照他?难道是看他自己如何处理?他看着宗预,想从他脸上看出些许端倪,可是宗预一脸严肃,不苛言笑,根本看不出虚实。正在他犹豫的时候,魏霸连连摇头:“就算是丞相的意思,我也不敢坐这个位置。宗参军,你就不要谦虚了,如果你不肯入座,那我现在就下船,向丞相辞职去。”

    宗预眼角一颤,笑了:“为何?”

    魏霸苦笑道:“虽说论职务,我与宗参军相齐,可是论资历,我却不能和宗参军相提并论。和这些同辈在一起,我还可以放肆些,胡来一通,和宗参军面前,我怎么敢放肆?不瞒你说,不久前家父还说过,南阳乡党中,他唯敬宗参军,我如果遇到宗参军,一定不准放肆,否则定然不饶。”

    宗预疑惑的看着魏霸:“镇北将军当真如此说过?我宗预何德何能,竟然能得镇北将军这么看重?”

    这不能怪宗预不相信。一来魏延是出了名的目中无人,那么多南阳人,他从来没有夸过谁,服过谁,就连他对傅肜的敬重,也只是因为傅肜战死沙场,对傅肜的能力其实并不以为然。宗预在南阳人中更是不起眼的一个,年近四十,却还只是丞相府的一个参军,眼下更是落得和魏霸一个毛头小伙子并肩,要说魏延佩服他,这岂不是笑话?

    魏延的确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可是魏霸却知道宗预是标准的大器晚成,这样的憋屈日子他还要再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宗预直到诸葛亮死后多的,年逾六十岁才领兵作战,是蜀汉后期屈指可数的重将之一。

    既然知道是这位大能,魏霸岂能坐到他的上位去,不管是不是丞相诸葛亮的命令,他都不会坐。谁知道这是不是捧杀?他今天坐了这个位置,明天别人就会认为他和老爹一样目中无人,骄傲自负。

    魏霸坚决不肯坐,诸葛乔松了一口气,笑着对宗预说道:“既然子玉一片好意,参军就不要谦虚了,敬请上座吧。”

    宗预嘴角抽了一下,看了魏霸一眼,微微一笑:“既然如此,那宗某就托大了。”

    “理应如此,理应如此。”魏霸一身冷汗,殷勤的把宗预请到座前,看着他坐好,这才自己走到右手边的位置入座,脸上还不敢露出一丝得意,一定要平静平静再平静。

    见魏霸如此尊敬长辈,不惜违抗丞相的命令,众人对魏霸的印象有所改观。之前不少人都认为魏霸能一跃而成为丞相府的参军,不过是因为他有一个手握重兵而且蛮不讲理的爹,再加上之前魏霸和刘琰父子、杨仪父子之间的那些冲突,都以为魏霸和魏延一样骄傲自负,不近人情。现在看魏霸如此作派,多少有些意外,看向魏霸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了些。

    唯独杨伟很郁闷,他本想嘲笑魏霸一下的,没想到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那个位置原本就应该是魏霸的,只是魏霸不肯座,这才让给了宗预。

    诸葛乔咳嗽一声,宣布会议开始。他转身对宗预点头示意:“宗参军,请你先为我们解说一下此次行动的目的吧。”

    宗预欠身施礼,起身走到诸葛乔身后,有亲卫挂起一幅帛书地图,递上一杆荆竹。宗预接竹在手,在地图上点了点,朗声道:“我军此次的行动目的是汉中的东三县,即西城、房陵、上庸……”

    东三郡是私底下的称呼,因为蜀汉以继承汉室为口号,连曹魏政权的合法性都不予承认,更不可能承认他们对东三郡的制置,所以平时说的时候都说是东三郡,正式场合都是称东三县。而这片地方的制置也一直在变动,现在曹魏的称呼也不是三郡,而是新城郡和魏兴郡,太守便是孟达和申仪。

    孟达投降之前,西城便已经单独设郡,称魏兴郡,太守是西城豪强申耽。后来孟达、刘封、李严联合攻击,申耽投降,魏兴郡取消,变成了西城郡。孟达投降之后,引魏军西攻,打败了申耽,又取消了西城郡,以孟达为太守,并重设魏兴郡。申耽被迁到了洛阳,他的弟弟申仪还在西城,任魏兴太守。

    所以在曹魏的官方称呼中,这些地方被称作魏兴郡和新城郡,属荆州,归驻扎在宛城的抚军大将军司马懿节制。

    魏霸这半年除了练武之后,就是一直在考虑老爹的子午谷计划,以及即将开始的北伐方略,也和老爹魏延、师父赵云多次讨论过相关的形势,对东三郡的情况还是比较熟悉的,再加上他身边的敦武曾经多次出入东三郡,有更多的切身体验,这些都被魏霸吸收过来,变成了自己的财富。

    对于宗预的讲解,魏霸的理解比一般人更要透彻,甚至比宗预还要清楚几分。别看在座的大部分都是荆襄人,对山地并不陌生,可是生活在南阳盆地、襄阳城里,对真正的山地未必就了解多少。

    魏霸懂得多一点,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纸上谈兵,毕竟没有像敦武他们一样在山谷间来往过,没有切身体会,所以他也没有太张扬,认真的听宗预讲,不轻易发表任何看法。

    可是他的认真落在了杨伟的眼中,那就成了虚伪,那就成了心虚,就成了不懂装懂。

    仇恨会让人失去理智,虽然魏霸从来没将杨伟放在心里,可是杨伟却把魏霸当成了真正的仇人。魏霸逼得他父亲杨仪当众吐血,这足以让他们父子把魏霸恨到了骨头里,凡是有能让魏霸吃瘪、丢脸的机会,他都不会放过。

    宗预讲解完毕,还没喘口气,杨伟便站了起来,故作爽朗的笑道:“宗参军的论述虽然精妙,不过在座的人中,要说对这一带地形的熟悉,还没有人能超过魏参军的。宗参军已经讲完了,魏参军是不是也发表一点高见,好让我们长长见识?”

    魏霸瞅瞅杨伟,心里好笑,心道这小子是不是疯了,怎么像疯狗似的咬着我不放?这诸葛乔和宗预还没发话呢,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文吏开口?

    其他人见此情景,也觉得杨伟有些太冲动。坐在门口的赵广和傅兴互相看了一眼,不由得暗自苦笑。

    魏霸不以为然的笑笑:“宗参军的讲解已经足够详细,我又何必画蛇添足?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为何不向宗参军请教。宗参军经验丰富,我相信一定会比我讲得好。”

    诸葛乔也对杨伟的做法非常不满。这是公事,你们的私仇怎么能拿到这儿来,他轻哼了一声,瞥了杨伟一眼:“元休,你有什么不清楚的,可以说出来,宗参军现在就解释,正好我们也好一起听听。”

    杨伟见诸葛乔帮着魏霸说话,心中更是恼怒。在杨仪与魏延的争斗中,虽说诸葛丞相表现得不偏不倚,其实大部分时间诸葛丞相还是照顾杨仪的面子的,比如上次把程安招入丞相府,就是替杨仪挽回面子。而现在诸葛乔居然帮着魏霸说话,不仅不能消解杨伟的怒火,反而让他有越烧越旺的趋向。

    杨伟极力让自己显得很平静,不失风度,只是发青的脸色和绷得太紧的腮帮子已经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态。其他人都看在眼里,却不愿意上前阻拦。一方面是因为杨伟性格和他父亲杨仪一样,都不是什么良善,而魏霸父子更是惹不得的凶人,夹在他们中间很难做人,与其如此,不如两不相帮,置身事外。另一方面是诸葛乔走上仕途,初掌大权,他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值不值得效忠,大家还不清楚,杨伟要跳出来挑战魏霸,正是一个测试他的好机会。

    诸葛乔当然也想到了这些,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杨伟更加恼火。杨伟在考验魏霸的同时,也把他推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第三更到,求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