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67章 征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直勾勾的看着侃侃而谈的彭小玉,心里翻江倒海,直看得彭小玉心慌慌,双手捂着脸,期期的问道:“少将军,少将军,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没什么,我觉得你说得太有道理了。”魏霸干笑道:“你继续,你继续,我发现你简直是个女诸葛嘛,人才,绝对是人才。”

    “女……诸葛?”彭小玉品味了一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只是一个弱女子,如何能和丞相相提并论。”

    “至少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女诸葛。”魏霸一时兴奋,说漏了嘴,连忙打岔道:“你快说说看,我们魏家该如何做,才能避免这样的结果。”

    彭小玉定了定神,眼珠一转:“其实说起来也简单,无非是进退两条路。退,就是像赵老将军那样,明哲保身,尽忠言而不强谏,做好自己的本份事。我想丞相乐于让你拜赵老将军为师,大概有这个意思在内。不过……”她犹豫了片刻:“少将军可以做到,镇北将军却未必能做得到。”

    魏霸苦笑一声,这点我也知道,别看老爹对我拜师赵云非常热心,可那只是出于对我的爱护,希望能从赵云那里学到兵法、武艺,也可能是希望我学习一些赵云为人处事的能力,可是他自己却不可能像赵云一样。

    “那……进又如何?”

    “进就是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别人不敢惹你,否则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岂不是适得其反,再强大,还能比丞相强大?”

    “丞相是强大,可是不代表丞相的后继者也一样强大。”彭小玉抿抿嘴,撩起腮边垂落的一缕散发,狡黠的笑道:“更何况丞相虽然强大,可是他顾忌太多,他只要魏家没有造反,他又没有必胜的把握,他是不会主动激怒魏家的。”

    魏霸没吭声。他也想过这一点,只是一时犹豫不决,没有下定决心。退,是不可能的,进,风险也不小,这可是直接和诸葛亮开战,他心里没什么底气。现在彭小玉也这么说,他开始有些动心了。

    彭小玉也没有说话,只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魏霸,这样的事,只有魏霸自己能决定,其他人都不能代替他。她看了一眼足浴桶,忽然惊叫一声:“唉,水都凉了。”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到外面又舀了一些热水来,“少将军,小心些,别烫着。”

    魏霸应了一声,忽然问道:“如何才能强大?”

    “那还不简单,魏家是武人,当然是立战功。”彭小玉一边说,一边倒热水,魏霸正在想心思,也没注意到水温。彭小玉将一大勺热水都倒了进去,他也没吭一声。彭小玉有些惊讶,弱弱的问道:“少将军,你……不烫吗?”

    “啊?啊!”魏霸忽然惨叫起来,飞快的把烫得发红的脚从足浴桶里拔了出来,尖声惨叫。彭小玉吓坏了,连忙从外面舀了一勺凉水来,哗啦一下全浇在魏霸的脚上。

    魏霸吸着凉气,欲哭无泪。彭小玉看他这样子,又想笑,又不敢笑,连忙重新调了水温,这才让魏霸重新把脚放了回去,慢慢的给他捏着。这丫头丑归丑,却是个聪明人,为了做好一个婢女,她还专门到辎重营去请教了医匠一些按摩技巧,如今可是一个手艺上佳的足疗师。在她的按摩下,魏霸慢慢的平静下来,一边享受着足底按摩,一边和彭小玉讨论如何让魏家更强大。

    看着彭小玉修长的脖颈,以及低头时敞开的衣襟里若隐若现的白晳,他暗自叹气。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那块青斑长得太硌硬人了。

    ……

    晚上和彭小玉切磋得太久,魏霸第二天起来的时候眼圈就有些发黑,不过他还是照样跑步上山,和赵广对练拳法。他们刚从山上下来,一眼就看到诸葛乔正和敦武在聊天。

    诸葛乔虽然是丞相的儿子,却没什么架子,不管是位高权贵的文臣武将,还是身份低微的普通士卒,他都能谈得来。在将士们口中口碑甚好。其实诸葛亮身边的人大多脾气都不错,像马谡、费祎等人都是很容易亲近的人,唯独杨仪和魏延两个是例外。其实说起来,魏延也就是和同僚们关系不好,他对士卒也是非常爱护的。

    魏霸一看到他就叫了起来:“哟,诸葛都尉啊,从成都回来了?”

    诸葛乔忍不住笑了起来,上前用力拍了拍魏霸的手臂:“子玉,又拿我开心,一个都尉,有必要天天挂在嘴上吗?”

    “必须的。”魏霸笑道:“我是白身啊,看到都尉也是大官儿。”

    “请你进丞相府,你又不愿意,要不然现在至少也是个都尉。”诸葛乔和魏霸太熟悉了,也不嫌魏霸身上有汗,搂着魏霸的肩膀,挤了挤眼睛:“现在有一个比都尉还大的官,愿意屈就不?”

    “比都尉还大的官,还屈就?”魏霸夸张的叫了起来:“我是求之不得啊。”

    “真的?那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啊。”诸葛乔点头道:“我马上就回去面禀丞相,请他下命令了。”

    魏霸见他不像是说笑,连忙问道:“你说真的?”

    诸葛乔点了点头,把来意说了一遍。他也没有避着赵广,只是把声音放得低了些,不至于让敦武他们听到。“丞相要我带五千人去东三郡,要我找几个合适的帮手,我想请你做我的参军,你看如何?”

    魏霸眼珠一转。参军是丞相府的属官,官职不算高,可是很重要,而两千人却不是一个都尉所能率领的,至少也应该是个杂号将军,这么说诸葛乔要以都尉的身份做将军的事了。这也不奇怪,之前几个月,诸葛乔就是以都尉的身份率领十几个同辈少年往来成都运粮的,想来有了一定的带兵经验,要开始更高层次的锻炼了。

    不过他还是有些犹豫,虽说在军营里生活了半年多,他却从来没有带过兵,连操练都没有参加过。“我没打过仗,能行吗?”

    “我也没打过仗。”诸葛乔笑笑,谦虚而执着的说道:“你是将门出身,多少还知道一些,总比我强。何况你还是赵将军的得意门生。”

    “我这个将门是假的。”魏霸看了一眼眼光忽然变得有些复杂的赵广,心中一动:“我能带帮手么?”

    诸葛乔想了想:“只要合适,当然是求之不得。”

    魏霸微微一笑:“我只负责推荐,合适不适合的,你看着办。”他拉过赵广:“我师兄,还有傅兴。”

    诸葛乔嘴一咧,乐了。“巧了,这两个人也是我正准备去请的,看来我们真是很适合做搭挡啊,都想到一起去了。”

    魏霸也笑了。不管诸葛乔说的是真是假,能让赵广和傅兴一起去,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诸葛亮既然敢让诸葛乔去东三郡,肯定不会让他去送死,这一趟差事是美差,那是毋庸置疑的,能把赵广和傅兴这两个和他亲最近的同辈带上,他当然不会放过机会。

    大家心照不宣,赵广虽然没有喜形于色,眼睛却已经亮了起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还要去找其他几个人,到时候大家一起商量商量。”诸葛乔目的达到,没有再逗留,和魏霸、赵广打了个招呼,匆匆的下山去了。

    看着诸葛乔走远,赵广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的脸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轻轻的吐了一口气。“子玉,谢谢你了。”

    魏霸云淡风轻的笑道:“这有什么好谢,他也说了,我不推荐你们,他也会找你们的。”

    “傅兴有可能,我嘛,恐怕未必。”赵广轻轻的拍拍魏霸的肩膀:“不管怎么说,我欠你一份情。”

    魏霸嘿然不语。赵云是元从系旧勋,只要再等几年,他一去世,曾经最强大的元从系就会烟消云散,只剩下一帮没什么根基的年轻子弟,根本挑不起什么风浪,把他们用贵而不重的闲职养着,慢慢再从中挑几个听话的做个典型,消化一部分力量,便也够了,要想重用他们,特别是在赵云还没去世的时候重用他们,却是不太可能。

    别说是诸葛亮,任何一个当权的人,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让元从系如此平静的退出政治舞台而不用流血,这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如今的魏霸虽然还谈不上权谋高手,可是经过这半年的学习,对这些基本的道理还是能理解的。当然了,理解不等于赞同,他以接受任命为条件,要求带上赵广,当然也有他自己的考虑。

    魏霸眉毛一挑:“既然你这么说,到了战场上,你可别离我太远,多护着我一点。”

    赵广哈哈大笑。

    魏霸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天边的莽莽群山,想着自己终于要踏上征程,心中既有忐忑,又有些期盼。他知道自己没什么文化底蕴,做舞文弄墨,引经据典的文官是没机会了,最多也就是被人看不起的文法吏,做武人,领兵作战,才是他最好的出路。虽说危险系数大增,可是在朝堂上做官又何尝就能安稳,彭羕就是个例子,没能像庞统一样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了自己人手中,与其如此,还不如庞统呢,至少还有个身后哀荣。————周一,惯例要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