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9章 绝妙好计(第二更,求三江票)

第059章 绝妙好计(第二更,求三江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赵云问了几个问题,魏霸都一一答了,能回答的便答,真不懂的,便直言不懂。赵云虽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对魏霸的回答很满意。

    正在这里,帐外传来一阵喧哗,赵云花白的眉毛一挑,立刻站起身来,一步迈出的同时,手已经拱到了胸前。魏延也有些意外,跟着站了起来,恭敬的站在赵云身后。只有魏霸反应最慢,还没搞明白怎么回来,帐门一掀,丞相诸葛亮缓步走了进来,四下扫视了一眼,笑道:“文长,这么大的喜事,也不通知我一声?”

    魏延尴尬的笑了笑:“丞相日理万机,些许小事,岂敢惊动丞相。”

    诸葛亮微微一笑:“文长啊,你这话可就说错了。以阿霸的资质,再经过赵老将军的调教,将来他的成就不会比你差。你现在是我大汉的一员猛将,镇守汉中十年,敌国丧胆。将来他更进一步,开疆拓土,封侯拜将,也是指日可待啊。”

    魏延乐得合不拢嘴,虽然没有放开嗓门大笑,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浓浓笑意,仿佛魏霸已经如诸葛亮所说的封侯拜将了。

    魏霸连忙上前,扯了发愣的魏风一下,躬身施礼:“魏霸承蒙丞相谬赞,愿拜在赵将军门下,努力学习,将来父子兄弟,一同追随丞相,以丞相马首是瞻,为大汉建功立功。”

    他说得并不快,一是要吐字清楚,让别人都能听清,二是让魏风能够跟得上。魏风开始虽然没什么准备,但他毕竟跟着父亲多年,这些套话,他并不陌生,当下跟着魏霸一起,说得像模像样。

    诸葛亮笑了起来,对魏延说道:“文长,你有福气,生得好儿子,家业可兴,门楣有望。”

    魏延咧着大嘴直乐,看看魏霸兄弟,拱手道:“借丞相吉言。愿与丞相并力,完成先帝遗愿。”

    诸葛亮微微颌首,转身挥了挥手,马谡捧着一个礼盘走了进来。礼盘上有一块大红的锦缎,锦缎上是一块雪白的美玉,全无瑕玼。马谡笑容满面的说道:“丞相闻说赵将军要收镇北将军之子为徒,非常高兴,特地选了一块陛下所赐的美玉作为贺礼。”

    赵云和魏延大惊,连忙行礼,异口同声的说道:“丞相,这可使不得。”

    诸葛亮摇摇头:“使得,使得,我相信陛下知道了,也会觉得这非常合适的。赵将军,魏霸就是一块上好的璞玉,你可以好好雕琢,将他培养成宽而能刚,勇而多计的大将。”

    魏霸听了心里一惊,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了诸葛亮一眼,正好遇到诸葛亮笑眯眯的眼神。他心虚的笑了笑,随即又觉得这有些不太合适,连忙低下了头。诸葛亮却很自然的看着他:“阿霸呀,你有福气,不仅有一个好父亲,得过高人指点,现在又有赵将军这样的明师,将来成就不可限量。我希望你能记住‘君子有德如玉’这句话,做一个于国于家都有益的人才。”

    “谨遵丞相教诲,不敢须臾有忘。”魏霸顿了顿,又道:“丞相,俗话说得好,众志成城。魏霸资质愚钝,恐怕难以传承赵将军的一身绝学,如果能与众贤良一起受教,互相激励,也许会更有成效。”

    诸葛亮目光一闪:“你的意思是……”

    魏霸刚才纯属是灵机一动。赵云是蜀汉五虎上将中硕果仅存的老将,就算他身体再好,估计也活不了几年了,他一死,他的本事就全失传了。自己就算再努力,这短短的几年又能继承多少?更何况赵云本人都没什么机会建功立业,他就算和赵云一样能干,又能如何,可是如果诸葛亮让赵云公开授徒,哪怕是三五个人,也比只有他一个好。将来就是诸葛亮有什么忌讳的,也不至于全落到他一个人的身上。蜀汉人才不多,开军校正是培养军事人才的不二法门啊,君不见蒋委员长有黄埔,我党也有抗大?

    他斟字酌句的把自己的意思一说,诸葛亮听了,沉思片刻,转过身对马谡说道:“你看,这孩子就是机灵,随口一出,就是好主意。真要如此,我大汉将来何愁没有人才?”

    马谡也笑道:“丞相,魏霸这个主意不错,值得仔细斟酌。”

    “然也。”诸葛亮抚着胡须,微微一笑:“只怕赵将军要受累了。”

    赵云拱手道:“愿听丞相差遣,万死不辞。”

    “嗯,这件事关系重大,容我仔细斟酌一下。眼下还是先让魏霸拜师吧,赵将军,我把酒和羊都给你带来了,你不会不留我们观礼吧?”

    “岂敢岂敢。”赵云笑道,转身安排人设案。

    大帐里忙碌而热闹,魏霸的心里却是一凉。他从诸葛亮和马谡的语气中听出来了,他们对他这个建议很不以为然,军校的想法已经胎死腹中。他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不赞同这个主意,这可是后世经过无数人证明的好计策啊。

    魏霸顾不得想太多,赵云上座,他在魏延的指点下,上前拜师行礼,敬了酒,磕了头。赵云一一受了,又教训了几句。礼成,魏霸刚准备起身,魏延伸手轻轻的按在他的肩膀,上前半步,拱手道:“赵将军,犬子今年十八,尚未有字,本想待他二十再行冠礼……?”

    赵云眉毛一挑,目光一闪,扫了一眼魏延,魏延一愣,忽然会过意来,连忙转身对诸葛亮拱手道:“丞相,能否请丞相赐字?”

    诸葛亮笑了起来,指着魏延对马谡道:“幼常,你看看,你看看,他这个做父亲的不为自己的儿子起字,有赵将军这样的师父,他不去求字,却来考我,真是不该啊。”

    马谡道:“这也是镇北将军和镇东将军对丞相的信任,丞相,你就勉为其难吧,我看魏霸将来可成大器,必不会辜负了丞相今天赐字的这番美意。”

    诸葛亮连连摇头,魏延坚请,他这才站起来,来回走了几步,想了一会,最后对魏延说道:“文长啊,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给长子取名为风,三子取名为武,偏偏次子取名为霸,不过我想刚者易者,霸者易衰,霸道终究不是王道,当取一字以抑其霸气。子曰:君子如玉,就为他取字子玉如何?”

    魏延大喜,对魏霸说道:“竖子,还不谢丞相赐字?”

    魏霸暗自腹诽。什么君子如玉,你是要抑制我的霸气才是真的吧?不过他虽然有一肚子怨气,这里却没他说话的份,只能乖乖的拜谢。从此他就叫魏子玉了。

    拜师礼加上赐字行冠礼,事情又牵涉到镇东将军赵云、镇北将军魏延两个重将,再加上丞相亲临,这件事最终变成了一个虽然规模不是非常大,等级却非常高的聚会,就在赵云的大营里摆开了酒席,酒水不多,羊也只有区区数只,气氛却非常热闹,大营里有头有脸的人几乎都来了。

    马岱和少女也受邀前来参加。

    看着站在赵云身后,恭敬而一脸喜气的魏霸,少女一肚子的不解,却无从问起,只好坐在马岱身后,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酒过三巡,魏霸作为今天真正的主角,自然要给在座的长辈们行酒。他站起身,整整衣襟,彭小玉有些吃力的捧着一只黄釉甬形酒尊走到他的面前,将酒尊塞给他的时候,眨了眨眼睛,轻声道:“少将军。”

    魏霸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有话要说。有刚才的成例在前,他借着接酒尊的机会靠近彭小玉,同样眨了眨眼睛。彭小玉抿嘴一笑,轻声道:“少将军,冤家宜解不宜结,趁此机会,向马校尉道个歉吧。”

    魏霸很诧异,看着彭小玉,彭小玉却垂下了眼睑,敛手退在一旁。魏霸有些犹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道歉?合适吗?他一边思索着,一边挨着顺序开始敬酒,丞相诸葛亮,参军马谡,左将军吴壹,一个个的敬过去,终于来到马岱的面前。

    一看到马岱那张没什么更让脸,魏霸忽然决定了,听彭小玉的建议,向他道歉。他放下了酒杯和酒勺,向马岱拱了拱手,又向少女点头致意,声音并不响亮,却足以让在场的人听到。

    “马校尉,马姑娘,那天在阳平山,我口无遮拦,臧否人物,对故骠骑将军马侯、故车骑将军张侯,故前军关侯言语不敬,虽非有意,实是无礼,在此向马校尉和马姑娘致歉。”——————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