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8章 大巧若拙

第058章 大巧若拙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你说什么?”魏延霍的扭过头,恶狠狠的瞪着魏霸,那副神情似乎魏霸再说一句,他就能活劈了魏霸。魏霸心中一惊,顿时傻眼了,心道老爹不会自负到这种地步,为了自己的面子,连这么好的机会都不肯接受吧?

    赵广也有些不安起来,他犹豫了一下,上前拱手说道:“将军,是小子鲁莽,没有把话说清楚。家父并不是一定要收魏兄为徒,只是想和他见一面,在武艺上做些交流。”

    “不行!”魏延眼睛一瞪,手臂猛的一挥,吓得赵广也变了脸色,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魏延涨红了脸,大声吼道:“一定要收,只要赵老将军愿意收我儿为徒,哪怕是不传授武艺,只列名为弟子,我魏延也愿意。”

    魏霸和赵广全愣住了,他们被魏延的话和他凶神恶煞般的神情搞得有些莫衷一是。

    “傻小子,你是哪来的福气,居然会被赵老将军相中?”魏延一巴掌拍在魏霸的肩上,力气大得差点把魏霸拍得坐在地上,半边身子顿时失去了知觉。不过他此刻被喜悦灌注了全身,浑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站不稳了。能被赵云收为弟子,作为一个后世听惯了赵子龙大战长坂坡之类故事的他来说,这简直是一个比矮穷矬追上一个白富美还要兴奋,更何况这还是被白富美倒追的矮穷矬。

    不兴奋?不兴奋的那是白痴。

    在魏霸脑袋宕机的时候,魏延已经开始拉磨了。“赵老将军德高望重,虽说他不在乎礼物,可是如果不拿点有份量的礼物,又怎么对得起赵老将军的垂青?唉呀,这用什么做礼物好呢?”

    赵广哭笑不得,连声说道:“将军,将军,你言重了。家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觉得魏兄是个可造之材,想和他……”

    “我知道,我知道,赵老将军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清楚?”魏延一瞪眼,随即又发现他现在瞪的正是赵云的亲生儿子,立刻又换上一副笑脸。只是他变脸变得太快,让赵广有些无从适应。“仲德啊,我知道,赵老将军不是那种在乎俗礼的人,可是他愿意收我儿子为徒,对我来说,这是天大的喜事啊,如果不慎重一点,岂不是对他老人家的轻慢?你看啊,这样行不行,你回去……不,我亲自去向赵老将军请示,能不能搞一个拜师宴,请丞相出面作个中人……”

    赵广一脑门黑线。这事儿搞大发了,魏延居然要请丞相出面做中人,你是怕我父亲不肯真心传授你儿子武艺吗?

    “魏将军,不用这么隆重吧……”

    “要的要的,这是我魏家的大事,比成亲还重要,可不能轻慢。”魏延不知道是在向赵广解释,还是在自言自语,想到得意处,禁不住哈哈大笑,笑得魏霸和赵广面面相觑,毛骨悚然。

    在赵广的坚持下,魏延最终打消了设拜师宴,并请诸葛丞相做中人的打算,但是他备了一份厚礼,亲自带着魏霸来到赵云的大营拜见。如果不是担心丞相不高兴,他恨不得把丞相送他的那副铠甲送给赵云做拜师礼。其热情不仅搞得赵广不好意思,就连魏霸都有些忐忑,生怕魏风看了不高兴。

    魏风很开心,根本没有注意到魏霸的忐忑,他走路都带着笑,亲自捧着礼物走在最前面,一路上看到人,不管是不是认识,都很热情的告诉对方,我弟弟魏霸要拜赵老将军为师了。搞得对方莫名其妙,过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应该向他道贺。

    魏霸心里暖暖的,他知道自己太敏感了。也许主母张夫人有嫡庶之分,可是魏风却从来没有把他当成庶弟看待,在他的眼里,他们都是好兄弟。

    魏家父子还没走到赵云的大营前,几乎整个大营的人都知道赵云要收魏霸做徒弟了。赵云也收到了消息,他迎出大帐,及时的伸手扶住要行礼的魏延,苦笑道:“文长,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了?”

    魏延头摇得像个拨浪鼓:“赵将军,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来?你能看上我儿子魏霸,不仅是他的福气,更是我魏延的福气啊。我魏延不会说话,平时不怎么到赵将军这里走动,可是我对赵将军的敬重,那却是没有二话的。就是先帝在时,提起赵将军也是赞不绝口的。”

    赵云连忙打断了魏延,他看得出来,魏延是真的高兴,高兴得有些语无伦次了。他拉着魏延往里走,一边走一边轻声问道:“你到我营里来,可曾报与丞相得知?”

    魏延一愣,一拍脑袋:“忘了!”

    赵云摆摆手道:“你先坐着,我刚刚派赵广去丞相那里了,希望还来得及。”

    “这个……真是惭愧。”魏延满面通红,尴尬的站在那里。他一时兴奋过度,把这事忘了。将领们私下来往,虽说不犯禁令,可终究不是一件好事。

    魏霸站在魏延身后,看着年过七旬,须发花白,却依然腰杆笔直,气度从容的赵云,听着他不紧不慢,却面面俱到的安排,心中暗自赞叹。不管赵云有没有做过高官,不管他有没有显赫的战功,仅凭这份气度,他就非同小可。他就像一块纯铁,已经焠去了所有的锋芒,进入重剑无锋的境界。

    他刚要跟着进帐,彭小玉忽然拽住了他的衣襟,走到他面前,伸手给他整理衣襟,轻声说道:“少将军,谨记大巧若拙,以诚相待,千万别在赵老将军面前耍心眼。”

    魏霸愣了一下,没等他明白过来,彭小玉已经敛手走到一边,恭顺的低着头,看都不看魏霸一眼。

    魏延父子入座。一向自负的魏延在赵云面前却很客气,并不以镇北将军自居,他原本打算执子弟礼,可是赵云坚决不允,说这样会乱了同僚之义,魏延无奈,只得降了半阶,又一本正经的向赵云介绍了自己的三个儿子。赵云既然要收魏霸为徒,当然对他们都很熟悉,这不过是个礼节问题,魏延郑重,他也毫不敷衍,一一听了,每个人都要温和的问上几句。

    然后魏霸上前,正要行礼,赵云却伸手拦住了他,笑道:“不急,不急,我们先说说闲话。”

    魏延不解其意,以为赵云反悔了,正待要说,魏霸给他使了个眼色,恭敬的对赵云说道:“喏,请将军垂问。”

    魏延眉头一挑,对魏霸没有称赵云为师父,而是称将军有些不快。赵云却十分满意,一手抚着胡须,一手捏捏魏霸的肩臂,从容的问道:“听说你这些天每天早上起来跑步?”

    “是。”魏霸躬身答道。

    “可曾练过吐纳功夫?”

    “父亲教过一点,主要是练刀之前修习。”

    “嗯,文长的武艺修为,我是知道的。你的禀性如关侯,武艺也和关侯有相似之处。”赵云笑着对魏延说道:“关侯大概想不到,当年他随手指点你几式,现在却为我大汉造就了一员猛将。”

    魏延且喜且惭:“将军过奖了,在将军面前,我岂敢自称猛将。”

    “你不要谦虚,你也知道,我是轻不许人的。”赵云轻声叹了一口气:“你处处效仿关侯,这原本不是什么坏事,可是你要记住,效仿终究只是邯郸学步,要想更进一步,你就要抛开关侯,走出自己的路子。毕竟他是他,你是你,取法乎上,只能得乎其中。”

    “喏。”魏延恭敬的施了一礼:“多谢将军指点,延以后一定努力。”

    “以你的聪敏,我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是意料之中的事。”赵云转过头对魏霸说道:“刀法重威猛,矛法重精准,心法上有不同之处,却也不会相差太大。只是要练就上层武艺,仅有招法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这里。”

    赵云曲起了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口:“要用心,你明白吗?”

    魏霸皱了皱眉,半晌才摇摇头道:“弟子愚钝,不是太明白。”

    魏延气得抬起手就要打,赵云伸手架住了,笑道:“文长,这孩子心诚,我很喜欢。”

    “哦?哦!”魏延转怒为喜,看向魏霸的眼神顿时变得骄傲起来。

    魏霸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刚才也想习惯性的答一句“明白”,可是话到嘴边,他忽然想起了彭小玉关照的那句话。敦武也说过,赵云这个人一生虽说没什么大的战功,可是却没有人能搞得清他的武功究竟有多高,在这样的一个人面前耍心眼,岂不是自讨没趣?万一他跟着问一句“你究竟明白了什么”,那岂不是全黄了?与其如此,不如实事求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老老实实的最好。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非常正确。

    ————凌晨第一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