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6章 汉中四姓(第二更)

第056章 汉中四姓(第二更)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经过仔细权衡,最后接受了彭小玉的建议。除了不想和杨仪天天面对面,增加发生冲突的机会之外,他更有自知之明,就自己眼下这听人说一句话还要想半天的权谋水平,到了丞相府那个龙潭虎穴,听那帮高人说话估计和听英文的阅读理解差不多,好容易整明白第一句,人家都快说完了。

    当然了,面对诸葛乔的时候,魏霸不能说这个理由。

    “算学有道有术,坐而论道,我也许可以说说,真要我去在账簿之间抽丝剥茧,我是真做不来。”魏霸一脸诚恳的对诸葛乔说道:“如果杨参军和我比这些算术,我甘拜下风。”

    诸葛乔将信将疑的看着魏霸,他不知道魏霸说的是真心话还是客套话。他当时就在现场,杨仪出题出得辛苦,魏霸解题解得痛快,他可是亲眼所见。现在魏霸说自己的算学其实不如杨仪,这是给杨仪留面子,还是继续打杨仪的耳光?

    诸葛乔不好直接的问,这些意思只能自己揣摩,没有当面问人的道理。他沉吟片刻,笑道:“不知道是哪位高人能教出你这样的算学,我还真是好奇,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见一见。”

    魏霸暗笑,心道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阴,这刚把程安那只老狐狸套住,诸葛乔就来问这件事了。老子真是有先见之明啊。

    “其实你也见过的,就是家父属下的主簿程安程老先生。”

    “程安?”诸葛乔狐疑的看着魏霸。他认识程安,也知道程安的身份,可是从来没听说过程安的算学有多高明啊。

    “程老先生是汉中四姓之一,家学渊源,不过为人谦逊,一般人不知道他的学问。”魏霸笑道:“他可不像我这么张扬,刚学了点皮毛就到处惹事生非。”

    诸葛乔微微一笑,岔开话题。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出魏霸身后的高人,既然魏霸说是程安,他也就不想和魏霸多做纠缠。他当然清楚,让魏霸入丞相府不过是为杨仪留点脸面,魏霸有自知之明,不敢去,那是再好不过。可是程安这个人他却要拉走。要拉,他也不能自已拉,而要魏霸主动推荐。

    “汉中人杰地灵,果然是高人辈出。镇北将军能在汉中经营多年,功绩显著,看来也和这位程老先生有不小的关系。镇北将军礼贤下士,有这样的汉中大族相助,将来一定还能建立更大的功勋。”

    魏霸眼神微缩,嘴角抽了抽:“诸葛兄过奖了。其实说起来,我父亲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要不然的话,他早就把程先生推荐到丞相府去了。”他笑了笑,“你也知道的,我父亲是个好兵之人,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练兵上了,只等丞相一声令下,他就为丞相马前卒,冲锋陷阵,斩将夺旗。至于礼贤下士,哈哈哈……”

    诸葛乔也笑了。魏延什么脾气,他清楚得很。魏延据说和当年的关羽差不多,善待士卒而轻侮君子,一看到读书人就皱眉头,最喜欢用拳头和刀说话。他与杨仪交恶,当然和杨仪这个人有一定的关系,但根本上还是因为他就是这个德性。

    听魏霸这个语气,他已经知道怎么做了,诸葛乔很高兴。魏霸闻弦歌而知雅意,省得他去面对魏延那个滚刀肉。

    诸葛乔走了,魏霸苦笑不已。事态的发展正和彭小玉猜测的差不多,不过这不代表彭小玉多么聪明,只能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古往今来,翻来覆去,演的无非是那几出戏。

    魏霸立刻去找魏延,把诸葛乔的意思改头换面的说了一下,建议魏延把程安推荐到丞相府去。一方面是让丞相放心,另一方面也是给程安一个出路。在太守府做主簿是没什么出息的,他们当然还是希望能出任郡守县令,正式踏上仕途。程安虽然年龄不小了,可是求官之心却未必就淡,否则他早就该回家养老抱孙了。

    魏延倒是无所谓,他正想把程安挪一挪,好给魏霸上位腾出位置呢。听了魏霸的建议,他立刻写了一封正式的推荐书,请来程安,把自己要推荐他去丞相府任职的事情说了一遍。程安人老成精,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不过他还是为魏延把这个机会让给他而感激不尽。丞相府的地位有多重要,他再清楚不过了,从丞相府出来,至少是个县令,甚至可能直接成为二千石。

    与他本人的仕途有了光明相比,他更高兴的是魏延虽然不开窍,却有了一个开窍的儿子。魏霸能够在大胜杨仪的情况下没有趾高气昂的进入丞相府,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熟的表现。不由得他不对魏霸刮目相看,重新审视。

    “多谢将军,安感激不尽。”程安笑容满面的说道:“少将军明于事理,精于算学,由他来接任我的事务是再合适不过。当然了,他现在还年轻,有些事不太清楚,不过也没关系,我相信府中的那些掾吏会尽心尽力的帮助他的。”

    魏延要的就是这句话。程安是汉中土著的代表,自然是太守府掾吏的领袖人物,他如果不发话,那些掾吏如果给魏霸使点绊子什么的,可是再简单不过了。

    “还不谢过程公的栽培?”魏延给魏霸使了个眼色。魏霸九十度鞠躬,施了一个大礼。程安连忙上前扶起,把府中掾吏的情况给他详细介绍了一下。魏霸一听才知道,原来汉中四姓的说法可不是彭小玉说着玩的,这四家可都是大有来头。

    汉中四姓之首是赵家,代表人物是赵宣,做过犍为太守,他的七个儿子的字中都有一个珪字,并有美德,所以又称赵家七珪,几乎都做过二千石。家资雄厚,是汉中第一姓。

    其次是李家,李家家资不如赵家,可是李家出过司徒李郃,李郃的儿子李固更是天下名士,官至太尉,因为得罪大将军梁冀而下狱自杀,天下为之垂泪。单论名望,李家还在赵家之上。只是李固死后,李家被朝廷刻意打压,几十年没出过什么大官,没落了,只能屈居第二。

    程安所在的程家是标准的地方豪强,没有出过什么有名的大官,可是世代在州郡任职,实力雄厚,程安的父亲程苞曾任上计吏,精于心计,曾在汉灵帝面前解说益州形势。后来做过太守,只是运气不好,在上任途中就死了。

    四姓最末的张家,说起家世来,可比其他三家更深远。他们源自西汉武帝时代的博望侯张骞,其后绵延不绝,代有才人。最近有名的就是曾任护羌校尉,后来又做过度辽将军的卧虎张则,不过张则做度辽将军是曹操封拜的,所以在蜀汉的治下,张家有点不尴不尬,敬陪末位。

    这四家到了整个大汉也许算不上什么,甚至在整个益州也无法和那些世家相提并论,可是在汉中,那却是实实在在的豪强。这四家都有人在汉中太守府任职,只是因为平时魏延不在乎甚至有些故意排斥他们,魏霸才不太清楚。现在程安这么一解释,魏霸才知道这汉中太守府与其说是魏家的,不如说是这四家的。如果不是他把这个到丞相府任职的机会让给了程安,他想接手程安的职务绝对是个灾难的开始。

    “我离开之后,府中的事务以赵素最为熟悉。”程安呷了一口水,慢悠悠的说道:“赵素是赵瑶的长孙,在赵家子孙中最杰出,不过此人随性淡泊,对功名不甚用力,又喜道家之说,以前和天师道人中多有来往,不喜规矩。少将军与他相处时,不要太介意,其实他的能力还是很不错的。”

    “多谢先生指点。”魏霸再次致意,心头暗道,这个赵素不过是个半隐的高人吧?要不然程安怎么会特地把他点出来。

    程安又交待了一番,这才起身离开。魏霸和兄长魏风面面相觑,魏风也是第一次知道太守府藏了这么多高人,他以前就知道程安等人有实力,可是他却不知道汉中四姓这样的说法,更不知道这些人的家底深厚到了这种地步。

    “阿霸,我真是蒙着头过日子,没想到程先生他们居然……居然……”

    魏霸见兄长自责,连忙说道:“他们故意隐忍低调,不让你知道,你又怎么能知道。再说了,与这些地方豪强处得太好,未必就是什么好事,说不定还会让人觉得我们魏家有不臣之心呢。”

    魏风连连点头,拍拍魏霸的肩膀,表示对他的感谢。魏延却一直没说什么话,直到听了魏霸此语,这才欣慰的笑道:“你这话可谓是说到了点子上,这些豪强世家,可用之,却不能信之。强干弱枝,他们太强了,我们这些外来的还怎么做事,难道让我也做个拱手而坐的太守?”

    魏家是南阳人,南阳是帝乡,豪强太多了,到南阳做太守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大部分人都会沦为傀儡,实际大权却为郡中大姓所夺。魏延对这样的事再清楚不过,在老家南阳的时候,他也许会羡慕那些把持权力的豪强,可是现在他是太守,又怎么能容忍这些豪强来夺他的权利。

    他不是魏风,他多少知道一些汉中四姓的实力,只是他从来就不肯太把这些人当回事,否则,他这个汉中太守早就被人架空了。见魏霸能有这样的见识,他感到非常满意。————

    第二更,继续求三江,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