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4章 强干弱枝(第三更求票求收藏)

第054章 强干弱枝(第三更求票求收藏)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傅兴吞吞吐吐的表情让魏霸莫名其妙了很久。他和傅兴认识时间虽不长,可是亲近却不逊于交往多年的死党。傅兴为他负了重伤,而他为了救出傅兴大闹辎重营,可以说是生死之交。傅兴刚才为他解说定军山之战,顺带提及了一些往事,实际上也有知道魏霸以前不通军事,对地形地利没什么概念,特地为他启蒙的意思。那么重要的事他都说了,偏偏提到杨洪的时候,他却顾左右而言他。

    魏霸顿时有一种感觉,杨洪的事可能是个关键。

    见傅兴不肯说,魏霸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把这件事记在心里,陪着傅兴在沔水边散步,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魏霸看着不远处的阳平山,想着和白衣少女吵了一次架,接二连三惹出这么多事,不禁有些后悔。这次把杨仪气得吐了血,杨仪肯定不会罢休,接下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冲突。

    老爹魏延肯定不会让步,如果能把杨仪气死,他大概才会心满意足,可是魏霸知道这么做其实非常不明智。不管是魏家还是杨家,都是荆襄人,是诸葛丞相倚重的力量,如果他们内讧,诸葛丞相会很为难,最后不得不出面干涉,最可能倒霉的不会是杨仪,只会是老爹魏延。

    历史上,诸葛亮死后,主持退军大计的就是杨仪,以前魏霸不太明白为什么,现在他有些明白了。魏延人缘太差,又是一个武人,诸葛丞相不会把大权放心的交给他。杨仪的人品虽然也不怎么样,毕竟是他身边的人,和蒋琬、费祎等人都还熟悉,不像魏延长期驻扎在汉中,与丞相府的人几乎没什么来往,脾气又臭,是个标准的独夫。

    这样的人怎么能团结大多数人,为蜀汉这艘大船掌舵。

    如何化解这场冲突,是魏霸现在要考虑的问题,他不想将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让诸葛丞相头疼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事情的起因是白衣少女,可是现在找白衣少女和解恐怕也不来及了,以马家的身份地位,也未必能左右杨仪。

    魏霸有些烦闷,他觉得还是做技术活比较简单,这人与人之间的算计太复杂了。千头万绪,又没一个确切的说法,全靠猜的,简直是模糊到了极点,就算用后世的模糊数学来推演恐怕都不够。

    俗话说得好,女人心,比海深。可是这些官场上的男人,哪一个没有和女人一样深不可测的心。

    魏霸叹了一口气,觉得前途渺茫,眼前似乎有一道悬崖,印着魏家字样的马车正轰隆隆的向悬崖驶去,而他却无能为力。

    傅兴见魏霸心不在焉,又听到他叹气,也不禁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浮上一层淡淡的忧虑。他当初替魏霸说句公道话,只是不想看着魏霸无辜受委屈,没想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而他又和魏家捆在了一起,接下来是福是祸,他也拿不准。按照明哲保身的做法,他现在应该和魏霸保持距离,可是想想魏家父子对他的照应,他又觉得这时候离开过于市侩。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对魏霸说道:“阿霸,我们都是荆襄人,有些意气之争在所难免,可是千万不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你和杨参军别再争下去了,这样丞相会很为难的。”

    魏霸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我是不知道如何去解这个仇怨。杨仪父子现在对我恨之入骨,我说什么他们也不会听啊。难道让我到丞相面前去请罪,说我错了?”

    “那倒不至于。”傅兴笑道:“丞相没时间为你们调解这些事,不过,你可以找诸葛乔,对他说,比对丞相说来得更容易一些。”

    魏霸点点头:“这倒也是个办法,我找个机会去和他说说。”

    傅兴轻轻吁了一口气,他原本还担心魏霸不肯低头,非要和杨仪死嗑到底。听到魏霸这句话,他算是放了心,又觉得有些欣慰。魏延是不肯吃一点亏的人,魏风也是个头脑比较简单的武夫,没想到魏霸却还知道进退,也算是个能让人感到一点欣慰的事。

    就在魏霸和傅兴在沔水边商量的时候,杨仪和魏霸较量算学,被魏霸击得大败,以至于吐血的事已经在大营里悄无声息的传开。在场的人都是有身份的权贵子弟,多少知道一些其中的厉害,再加上很多人纵使不喜欢杨仪,却未必愿意支持魏霸,所以这件事虽然轰动,却不是村夫民妇般的传播,只是在高层之间流传,而为数众多的普通人却浑然不觉。

    诸葛乔有些拘谨的走进了中军大帐,默不做声的跪在诸葛亮的面前。诸葛亮正背着手,在帐中缓缓的踱着步,听到诸葛乔进来,他转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过了一会儿,他叹了一口气:“伯松,起来吧,这件事……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连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诸葛乔愧不敢当,嚅嚅的起了身,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

    马谡、费祎坐在一旁,脸色也有些难堪。诸葛乔之前把魏霸要向杨仪挑战算学的事传回来,他们的一致意见是不予干涉,一方面是给诸葛乔一个独立处理事务的机会,看看他把握大局的能力,另一方面也是想让魏霸丢个脸,让杨仪有机会找回面子,平衡一下,然后再作调解。他们万万没想到会这是个结果,杨仪不仅输了,而且输得吐了血,可谓是彻底的惨败。

    这个结果别说诸葛乔没有估计到,所有人都没估计到。

    在一阵难堪的沉默之后,马谡首先说道:“丞相,伯松适时的结束比赛,处理得很妥当。”

    诸葛亮摇摇头,目光温和中带有一丝严厉:“事情到了这一步才进行干涉,伯松,你的预见力太差了。就算开始没有估计到魏霸的算学深不可测,难道四五道题之后,还看不出高下?伯松啊,你的手段还是有些迟疑,不够果决。”

    “父亲教训得是。”诸葛乔躬身受教。

    “伯松的反应的确有些不够快,不过,谁又能想到魏霸的算学居然精深到了这种地步。”马谡笑道:“丞相,我和威公朝夕相处,也没想到他会败在魏霸的手下,而且败得这么惨。我想伯松只是想给威公一个反败为胜,挽回面子的机会,不曾想,威公竟是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

    费祎也叹惜了一声:“这件事……着实有些诡异。是什么样的高人,居然能教出魏霸这样的弟子?丞相,我们有些大意了。魏延的实力,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啊。”

    诸葛亮眉头微蹙,想了片刻,转身对诸葛乔说道:“既然威公当众承诺如果魏霸能解出两道题,就推荐他入丞相府做事,那你就去见见魏霸,看他希望的职位是什么。”

    诸葛乔连忙答应。诸葛亮说这句话有三方面的意味:一是表示对杨仪的支持,杨仪只是说推荐魏霸,现在诸葛亮答应了,就是接受了杨仪的推荐,自然是表示杨仪说话很有份量;二是将魏霸招入丞相府,既可以安抚魏延,又可以将魏霸这个奇才收拢到丞相府来,为我所用;第三自是是对他诸葛乔的信任,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在他手里搞砸的,如今让他出面去收拾这个残局,就是依然器重他的意思。

    “父亲,我这就去。”

    “丞相。”马谡拦住了诸葛乔,提醒道:“让魏霸入府,是不是太仓促了?魏霸才十八岁,又有这么高明的算学,他入丞相府做什么?低了,魏延不会满意,高了,将来又有谁能制衡他?”

    诸葛亮笑了笑:“幼常,你想得太多了。魏霸再聪明,难道还能比得上你和文伟,不用担心。精通算学,不代表其他方面也好。至少我们就知道,他的身体就不怎么好,魏延的用兵之能和武勇,他是一点也没继承到嘛。”

    马谡和费祎互相看了一眼,也笑了起来。他们倒不是为诸葛亮器重他们而开心,他们是听出了诸葛亮的意思,把魏霸拢到身边来,诸葛亮非常明白潜在的危险,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重要的是,我们要找出魏霸的算学先生,这样的人才,怎么会一直不为人所知?”诸葛亮微微一笑,随即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野有遗贤,是我们的过错。既然已经知错,又岂能一错再错?”

    马谡说道:“丞相所言甚是,魏霸入府只是小事一桩,如果能把教他算学的先生请入丞相府,这才是真正的大事。”说着,他瞟了诸葛乔一眼。

    诸葛乔恍然大悟,他感激的看看马谡,转身走了出去。如果不是马谡提醒,他根本没想到魏霸身后的那位高人。这样的高人留在魏延身边,肯定不如把他请入丞相府更合适。强干弱枝,丞相府才是干,魏延的镇北将军府和汉中太守府都是枝。这根枝的武力已经很强大了,如果再有高明的智者,它将畸形发展,最后必然会影响到丞相府这个主干的作用。

    必须把这个隐患尽早的排除掉。——————第三更,求三江票,推荐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