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50章 再斗杨仪(上)第二更,求三江

第050章 再斗杨仪(上)第二更,求三江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短暂的寂静之后,是一片哗然。诸葛乔连忙上前,连推带拉的将魏霸拽到一边,急赤白脸的说道:“魏兄,你疯啦,非要自取其辱才甘心?”

    马岱身后的少女也脸色发白,咬着嘴唇思索了片刻,附到马岱耳边,低语了几句。马岱侧着头听了,目光闪烁,回过头看了少女一眼。少女央求的看着他,连连点头。马岱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席,走到魏霸面前,沉声喝道:“魏霸,休得无礼。今天是丞相府择吏,武职试射艺和兵法,文职试诗赋和策论,可没有算学一项。你要是想就算学向杨参军请益,以后有的是机会,不要节外生枝。还不快快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魏霸连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倔强了,接下来杨仪那边的事自有他处理。诸葛乔听了,忙不迭的将魏霸往旁边拉,想将他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大家有这样的反应实在很正常。杨仪虽然人品不怎么样,性格也过于偏激,但是他能在丞相府有这样的地步,凭借的却不是襄阳杨家的名望,而是他过人的计算能力。可以这么说,他的计算能力在丞相府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就算是扩展到整个蜀汉,甚至是天下,杨仪的这个才能也是屈指可数的。真正的算学和武学一样,要靠传承,不是自己看看书就能悟得出来的,魏霸要以算学向杨仪挑战,结果不言而喻,正如诸葛乔说的一样,是自取其辱。他受了辱没关系,魏延可是个不吃亏的人,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来找回面子。

    魏霸沉默了片刻,躬身领命:“喏,多谢马校尉。”他又看了一眼抚着胸口,轻轻吐气的少女,微微颌首致意。少女绷着脸,不自然的笑了笑,有些歉意,又有些得意。

    魏霸能猜想到她的歉意和得意,不过他不想多说什么。这件事是自己口无遮拦惹起来的,已经惹出了不小的风波,看似一路顺利,其实背后的祸根可不小。如果能就此让一步,把事情化解了,他也乐见其成。马岱出面拦他,他不能不给马岱一个面子,将来也好借着这个机会向少女说句软话,就此打住。

    马岱见魏霸没有再坚持,还算是满意,他转过身,刚打算去劝杨仪,却见杨仪面带冷笑,一手负在身后,一手轻轻的推开马岱,向魏霸招了招手,连看都没看马岱一眼。

    “小子,来。”

    马岱的脸顿时胀得通红。他知道自己不是荆襄一系,更没什么学问,所以对杨仪已经足够尊敬了。主动出面化解他和魏霸的争执,一方面当然是因为少女的哀求,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为杨仪着想。以杨仪的身份和魏霸较量算学,胜了不可喜,万一败了,却是个大大的笑话。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才会出面揽下此事,没想到杨仪根本不打算给他这个面子,连开口的机会都不给。

    马岱非常尴尬,却还是老着脸走上前去,拦住杨仪的去路,低声道:“杨参军……”

    “马校尉,你这是何来?”杨仪毫不客气的打断了马岱的话,“丞相让你担任武职的考官,可没有授你监督我的权利啊,莫非你想连我的差事也一并兼任了。”

    听了这句话,马岱张了张嘴,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看看杨仪,默默的低下了头,躬身让在一边。杨仪这句话说得很阴毒,马岱如果再坚持,那就有要夺权的嫌疑了。他们看起来是文武并列的考官,可是马岱清楚,在丞相——或者是所有人的心目中,杨仪的身份肯定在他之上。

    被杨仪当着面指出这一点,马岱觉得很丢脸,胸中涌起一股怨气,脸上却不露出分毫,只是恭敬的站在一旁,坐看事态发展。他甚至有些期盼接下来魏霸输得更惨一点,好激起魏延的怒气,将来加倍的还给杨仪。

    对于魏霸胜过杨仪,让杨仪丢个脸的可能,马岱连考虑一下都没有,直接忽略掉了。对于稍有理智的人来说,这都是个不可能出现的结果,只有疯子才会把希望寄托在这上面。

    少女见马岱被杨仪粗暴而无礼的拒绝了,怒气顿生,可是一看到杨仪一步步的逼向魏霸,又不禁为魏霸担心起来,赶到马岱面前,连连央求。马岱无奈的摇摇头,示意自己无能为力。

    杨仪在众人瞩目的享受中走到了魏霸面前,看着魏霸那张平静的脸,越发的生气,恨不得此刻就将魏霸羞辱得无地自容。“你要讨教算学?很好,我最喜欢有上进心的后辈。说实话,我和丞相的看法差不多,并不认为诗赋之类的有什么用处,文章写得再好,只能供人茶余饭后消遣而已。算学虽是小道,却可以解决很多实际问题。”

    魏霸无声的笑笑,笑得很淡定,既没有心虚,也没有张狂,似乎只是在听一个道理似的。如果不是因为他之前已经向杨仪发出挑战,会让人觉得现在只是一个后辈在听前辈教诲。

    而杨仪的确也有这种感觉。上次在魏霸手中吃了个闷亏,他耿耿于怀,魏霸说的那道题并不是太难,后来他很快就解出来了,问题是这道题当时却成功的干扰了他的注意力,致使魏霸偷袭得手,让他所有的计划、安排都落了空,成了一个大笑话。

    傅兴被魏家父子抢走了,那个彭家的小姑娘也被魏霸要走了,他本人被魏霸像拎一只鸡似的押到了丞相面前,真是丢人丢到了家。他和魏延发生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冲突,从来没有哪一次这么丢人的。

    这些天,他一直等待着机会讨回这个面子,如今这个机会送到了他的面前,别说是马岱,就是丞相亲自出面,他都不肯善罢甘休。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让魏家父子输得彻底。

    诸葛乔看出了杨仪眼中旺盛的战意,不由得暗自苦笑。今天虽说杨仪和马岱是考官,可是主事的人却是他,挑选的人将来主要也是和他一起从成都往汉中运粮。没想到杨魏两家的怨恨如此激烈,一见面就发生了冲突,以至于杨仪都不顾身份的搅了进来。这要是传到丞相面前,他肯定也要挨批评。

    诸葛乔跨前一步,拦在了杨仪面前:“杨参军,丞相还在等着考试的结果,我们……就不要横生是非了吧。算学上的事,以后有的是机会。”

    杨仪看看诸葛乔,冷笑一声。如果是往日,他肯定要给诸葛乔一个面子,可是今天不一样,魏霸急中出错,居然当面向他挑战算学,这样的机会放过了,以后到哪里再找?以魏霸的水平和胆气,这次逃脱了,下次怎么可能还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要让魏家父子丢脸,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至于诸葛乔的面子,那只能放到下一步再说了。

    他寒声道:“伯松,士可杀不可辱。我在丞相府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知道自己没什么学问,只能以粗通算学自诩。如果被一个后生当面挑战,我却不敢应战,将来我在丞相府还怎么立足,还有什么脸面与其他人共事?”

    诸葛乔眉头微皱,哑口无言,杨仪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他如果再拦着,那就等于帮魏霸打杨仪的脸,甚至有赶他出丞相府的意思了。他虽然不想让魏霸太难堪,可是他也不能让杨仪难堪。如果一定要得罪一个人,他当然是宁愿得罪魏霸,毕竟得罪魏霸不等于就得罪魏延,再退一万步讲,纵使得罪魏延,也不能得罪杨仪。

    诸葛乔退在一旁,立刻找来了一个年轻人,让他立刻赶到丞相中军大帐去,把事情向丞相做个汇报,给丞相一个心理准备,免得将来措手不及。

    “魏霸,你不要怕,我虽然和你父亲关系一般,却也年齿相近,勉强算得是你的长辈,我不会为难你的。这样吧,我出十道题,你只要能答出两道,我就向丞相推荐你,如何?”

    杨仪的话说得很客气,听起来好像也很宽容,其实意思却大有杀伤力。出十道题,只要你答出两道,我就向丞相推荐你,这已经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必胜的角度。看似要求不高,其实是一种赤裸裸的鄙视。大家都能猜得到,以杨仪的性格,他出的十道题肯定是非常难,魏霸很有可能是一道题也答不出来,到时候不仅向丞相推荐他的话可以成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馅饼,魏霸也会输得一败涂地,颜面全无。

    可是,这个条件看起来又是那么的诱人,没有一点火气,相反透着一种长辈对晚辈的爱护,不由得人不答应。如果魏霸不敢答应,不战而退,只怕丢人丢得更大。

    众人同情的看着魏霸,杨仪一句话,就把他逼到了无从选择的地步,不管他是接还是不接,今天丢人肯定是丢定了。——————第二更,求三江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