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42章 这个丫头不简单

第042章 这个丫头不简单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夜深人静,魏霸合上公文,拍了拍张得大大的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站起身,双手掐腰,刚摆了一下腰,帐门一掀,彭小玉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少将军,洗个脸,休息……”

    魏霸正撅着腚,歪着脖子,动作怪异,神情诡异,彭小玉看个正着,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少将军,你这是……”

    “活动一下,没什么。”魏霸尴尬的笑笑,胡乱做了两下便收功,用热水洗了脸,又看到旁边一碗热气腾腾的粥,不禁有些奇怪:“这时候吃粥干什么?”

    “少将军还要看书,不吃点粥怎么行?”彭小玉诧异的问道。

    魏霸更诧异:“谁说我还要看书?我要睡觉了。”

    彭小玉看看案上还有一半没有动的公文,期期的说道:“少将军……要休息啦?”

    “当然。”魏霸理所当然的说道:“革命不是一天就能成功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保重怎么行。做不完的事,可以明天再做,觉却是必须要睡的。”

    “可是……哦,我以为少将军还要熬夜呢。”彭小玉撅着嘴,有些失望的说道:“我听人说,丞相就这是如此勤政,经常熬夜。”

    “所以他死得早。”魏霸脱口而出,“他如果能注意身体,多活几年……”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妥,诸葛亮现在还没死呢,自己这话是不是有些咒他死的意思?传到有心人的耳朵里,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他眼珠一转,又说道:“才能做出更大的贡献,辅佐陛下一统天下呢。”

    彭小玉抿嘴一笑,端着水和粥刚要走。魏霸一把拉住了她,端过粥碗,风卷残云般喝得精光,这才一抹嘴,将碗扔给彭小玉,挥挥手道:“好了,给我准备洗脚水,我要烫个脚,睡觉。”

    彭小玉目瞪口呆:“少将军,你既然要睡觉了,为什么还喝这么多粥。”

    “马无夜草不肥,少将军我这么瘦弱,当然要多吃点。”魏霸前世吃惯了夜宵,因此年纪轻轻就有发福之苦,每次吃完之后都赌咒发誓下次要注意,可是下一次总是照旧。这一世,他其实已经戒了这个不好的习惯,只是现在晚饭都吃得太早,如果不吃一点再休息,身体实在吃不消。前些日子是没人给他弄夜宵,也只能忍忍,现在既然有人已经准备好了,不吃岂不是浪费。

    彭小玉无语,只得端了托盘出去,又给魏霸打来了洗脚水。魏霸卷起裤腿,将已经有些发木的脚伸进微烫的热水中,血脉一下子苏醒了过来,舒服得他呻吟了一声:“真舒服,真他妈的舒服。”

    彭小玉看着他,掩嘴笑道:“少将军真是容易满足,洗个脚也能享受至此么?”

    “当然,人贵知足嘛。”魏霸笑道:“当然了,如果有个漂亮姑娘按摩一下,那就更舒服了。”

    彭小玉脸一红:“那真是可惜了。婢子既不漂亮,也不会什么按摩。”

    魏霸收了笑容,一本正经的说道:“人生事,十有八九不如意。你虽然不够漂亮,可是按摩却不难。你要知道,人的第二心脏便在脚上,俗话说得好,睡前泡泡脚,无病无灾活到老……”

    生前享受过无数次漂亮姑娘足疗服务的魏霸舌灿乱花,将足疗的好处说得天花乱坠,一个劲的忽悠彭小玉。彭小玉听得将信将疑,虽有些不自然,可是见魏霸这么希望她给他洗脚,也只得勉为其难,跪在魏霸面前,笨拙的给魏霸揉搓脚底。

    彭小玉的技术虽然烂得一塌糊涂,可是看着一个青春少女给自己洗脚,低着头,一头青丝偏在一旁,落出修长白晳的脖颈,又看不到她脸上的那块让人反胃的大青斑,大可以将其想象成前世千娇百媚的足浴女郎,魏霸的心里就有一种腐朽的兴奋。他一边指导着彭小玉洗脚,一边大讲足浴的好处,忽然心中一动,说道:“这个洗脚盆还是小了些,最好能把小腿都漫进去才叫舒服。明天记得提醒我,我要做一个真正的足浴盆。”

    彭小玉弯着腰给魏霸洗脚,时间一长,腰背便酸痛难忍,听了魏霸这犹不知足的话,她抬起手臂,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少将军,你这样的话最好不要在傅都尉跟前说,他现在可是连脚都洗不了呢,更别提什么足浴了。”

    魏霸语滞,过了片刻,他抬手轻轻打了自己一个耳朵,说道:“多亏你提醒,要不然,明天又得说错话。”

    听得“啪”的一声轻响,彭小玉诧异不已,她看着魏霸后悔的神情,结结巴巴的说道:“少将军,我……我是开玩笑的,少将军不必如此自责。”

    “不,这与你无关,是我自己太得意忘形了。”魏霸一边看着彭小玉将自己的脚抱在怀里擦干,感到着脚心不时触到的那抹柔软而心猿意马,一边思考着怎么帮傅兴解决点实际问题。傅兴的腿断了,整天卧在帐篷里肯定闷得慌,时间长了,心情肯定不好。别到最后腿是好了,精神却抑郁了。

    想了片刻,魏霸忽然灵机一动。对了,明天给他做个轮椅,让人推着他出来散散心,一定不错。

    一念及此,他立刻兴奋起来,连袜子都来不及穿,顺手扯过一张纸,便开始设计轮椅的草图。汉代造车业很发达,轴承、轴瓦之类的零件都不需要他费心,他只要设计一个轮椅的外形就可以了。时间不长,草图就画好了。

    “少将军,这是……你说的足浴桶?”彭小玉探头看了一眼,不解的问道。

    魏霸扑哧一声笑了,“这不是足浴桶,这是给傅兴设计的轮椅车。以后啊,就让傅兴坐在上面,你推着他到处逛逛,舍得他闷得慌。你如果有事,他也可以自己走。”

    彭小玉看看轮椅草图,又看看一脸得意的魏霸,欲言又止。魏霸见了,有些奇怪:“你想说什么?是不是想夸我几句,却又不好意思,怕我说你是想讨好我?”

    彭小玉脸上的神情更加怪异,她想了想,摇头道:“少将军,婢子有句不怎么入耳的话,想对少将军说,不知……”

    “没事,你说吧,入耳就听,不入耳就不听,有什么大不了的。”

    彭小玉目光一闪,咬咬嘴唇,下定了决心。“少将军,你之前做的铁臿也好,现在做的轮椅车也罢,都是很巧妙的物件,如果是在普通人家,你也许能靠这个谋生。可是你现在是镇北将军之子,你不需要靠这个谋生,你要考虑的是更重要的事。把精力浪费在这些事情上,是不是有些本末倒置?”

    “更重要的事?”魏霸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珠一转,反问道:“你说的是什么事?”

    “比如这些公文。”彭小玉指了指那堆还没有动的公文:“……还有魏家的前程,和少将军你自己的将来。”

    魏霸掩饰的哈哈一笑:“我的父亲还健在,看起来比我还结实,我的兄长也已经成年了,魏家的前程,有他们操心就行了。我是个庶子,身体又不好,能有什么用?操这么多心,不如多关心一下自己的身体,尽情享受当下美好的生活才是正理。再说了,我父亲身为镇北将军,深受丞相器重,魏家前途一片光明,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然。”彭小玉眉头微蹙,沉吟片刻,淡淡的说道:“少将军岂不闻居安思危四个字,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魏家现在看起来安然无恙,并不代表以后也能长保富贵。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如果不早做提防,等祸事来了,又如何应付?”

    魏霸笑了一声,刚准备再说几句废话搪塞过去,却又觉得这个小婢女说的话有几分道理。他想了想,重新打量了彭小玉片刻,不动声色的笑道:“看不出你的见识还真不小,之前还真是小看了你。”

    彭小玉低下头,将擦脚布在水盆里用力搓了两下,过了片刻,才惨然笑道:“少将军别忘了,我并不是普通庶民,我是辎重营的官奴婢。辎重营里的官奴婢有很多曾经是锦衣玉食的大户人家子弟,这些人虽说纨绔不少,却也不乏有些见识的,听得多了,便也知道得多一些。”

    “辎重营里,都有哪些人的家属?有没有廖立的家人?”

    “廖立?”彭小玉思索片刻,摇了摇头:“没有,我在辎重营没听说过有廖立的家人。怎么,他也出事了?”

    魏霸点点头,嘴角挑起一丝意味深长的笑:“你说也,是不是因为你们彭家‘也’是如此?”

    彭小玉倒吸一口凉气,被热水薰得有些泛红的脸顿时煞白,她惊恐的看着魏霸:“少将军,你……”

    魏霸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彭小玉被他看得心虚,拧着洗脚布,慢慢的低下了头。过了很久,她才放下洗脚步,又放下挽起的袖子,恭恭敬敬地拜伏在魏霸面前,泪水夺眶而出,吞声道:“少将军明鉴,我是广汉彭家的人,我是彭羕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