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37章 人善被人欺

第037章 人善被人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前一天闹得满城风雨,直到半夜才睡,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魏霸便觉得有些艰难。无数个偷懒的理由在脑海里盘旋,呱噪如群鸦,想要劝他休息一天,可是最终他还是掀开舒服的被子爬了起来,顺便还踢了魏武那光溜溜的小屁股一脚。

    “阿武,起床了。”

    “嗯——”魏武抱着被子,翻了个身,连眼睛都不想睁。“我再睡会儿,昨天睡得太迟了。”

    “起床,练完武再补觉。”魏霸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折腾着魏武。他也累得睁不开眼睛,可是如果能把魏武也折腾起来,他至少还有个伴,有难同当,心理上平衡一点。

    “不行!阿兄,你昨天刚说的,小孩子睡眠不足,影响长身体,你不想我变成侏儒吧?”

    “嘿——”魏霸吃了一惊:“你这倒记得清楚啊。”

    “嘿嘿,那当然。”魏武将头埋到被子里,坚决不肯起床。魏霸无奈,只得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穿衣服。帐门一掀,彭小玉衣衫不整的走了进来,一面揉着眼睛,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道:“少将军,你起来啦,我给你打水。”

    魏霸吓了一跳,他身上只有一条牛鼻裤,这玩意和后世的三角裤差不多,根本遮不住什么,更何况他现在还处于晨勃的状态。而魏武更是丢人,他习惯了裸睡,半个屁股还露在外面呢,让彭小玉看见了算什么。他连忙一手遮住自己的要害,一手帮魏武拉好被子,同时惊慌的叫道:“彭姑娘,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魏武一动不动,打着鼾声,不过魏霸知道,他肯定没睡着,只是不好意思,这才装睡。

    彭小玉不解的看着魏霸,见他这副狼狈的样子,不禁露齿一笑:“少将军,从昨天晚上开始,我是你的侍婢啊。你忘了?唉,我没想到少将军昨天睡得那么迟,今天还会起这么早,请少将军恕罪。”

    魏霸哭笑不得的眨眨眼睛:“彭姑娘,我说过,等些日子,我会送你回老家,你不需要给我做婢女。”

    彭小玉想了想,又道:“那我也不能在这里白吃白住。再说了,我就是回到家,也不过是做个农妇,能留在镇北将军府做婢女,可比回家种地好多了。”

    魏霸哀叹一声,这丑姑娘是赖上我了怎么的?她说的是有道理,不管她们家原本是什么情况,现在都已经败了,她就是回到老家,最好的情况也不过是做个庶民,以后再嫁个庶民,永远挣扎在最底层,倒不如在镇北将军府做个婢女,至少生活水准要比普通百姓好多了。

    可是……我不喜欢啊,要找婢女,也得找环儿那样的漂亮小丫头,哪能找个青面兽啊。可是这些话只能在魏霸的心里呐喊,他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特别是当着一个如此苦命的女子。

    “那……”魏霸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你先出去,等我穿好衣服再进来。”

    彭小玉隐约看到魏霸鼓鼓囊囊的胯下,也有些脸红,连忙转身出了帐。魏霸一边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一边听着外面哗哗的水声,等他从里面出来,彭小玉已经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敦武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匆匆的赶了过来。

    “少主,你今天还要跑步?”敦武问道。

    “嗯。”魏霸低下头,用清凉的水用力的搓洗着酸胀的脸,让自己尽快从睡意中清醒过来。敦武不再问了,他知道魏霸的脾气,既然已经起来了,就没有中途而废的道理。而且他也希望魏霸如此,不管最后能不能练成高手,有一副好身体总是好事。

    魏霸洗完了脸,在敦武的陪同下,出了大帐,沿着沔水北岸,开始向阳平山方向慢跑。清凉的晨风扑面而来,随着渐渐轻快的步伐,心脏有力的跳动,将一股股热血压向四肢,魏霸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睡意全消,脚步也变得越发轻快。他越跑越快,竟然一路小跑的上了山,直到半山腰才停了下来。

    他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看着山脚下的军营,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对敦武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年纪太大了,不能再练武了?”

    敦武点点头,又摇摇头。“要想练成高深的武技,那是不太可能了,筋骨已经成型,再练也只能练皮肉,想要深入骸骨经络,锻筋伐骨,那是难上加难。不过,那只是无法修练能力敌百人的高深武技,要想强身健体,练就粗浅功夫,只要不遇上将军那样的高手,自保一时,等待救援,却是没什么问题。”

    俗话说,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武侠梦,魏霸也不意外。听说自己这辈子没机会成为高手,多少有些遗憾,特别是在父亲和兄弟都是高手的情况下。

    “将军的武技究竟高到什么地步?”魏霸一边舒展身体,一边问道。

    一提到魏延,敦武的神情中立刻多了几分崇拜。“将军一人,能对付我们魏家武卒一什。”

    魏霸吓了一跳,魏家武卒强悍的身体素质,他已经看过了。他更知道,魏家武卒一什可不是十个人这么简单,五人为伍,是一个五人合击小阵,两伍一什,又是一个互相配合的什人阵,其威力远远超过十个单打独斗的武卒。相当于近五十个普通士卒列阵而斗。如果魏延一个人能对付两个五人合击的小阵,这已经超过了魏霸所能想像的境界。以敦武的能力,作为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大概也只能对付一个五人小阵,同时面对一什,他只有抱头鼠窜的下场。

    靠,真有这样的高手啊。

    魏霸一边咋舌,一边看着远处的军营,突然心中一动:“对了,问你个人,赵云赵子龙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赵老将军是目前跟随先帝入蜀,为数不多的老臣之一。”

    “他的武技怎么样?”

    敦武摇了摇头:“不知道。”

    魏霸大失所望。“不知道?”

    “嗯。”敦武笑道:“我没有看过赵老将军出手。不过,我大致能猜得出来。”

    “是吗?那说说看。”

    “赵老将军是跟着先帝一路征战的老将,他和关侯、张侯几乎同时出道。不过关侯最受先帝器重,先主入蜀,关侯坐镇荆州,襄樊一战,威镇天下,名气是最响的。张侯却是在巴郡击败魏将张郃之后,才真正由斗将晋入名将之列。而赵老将军却一直没有独自领军作战,所以在蜀中名将中,他名声不显。先帝为后中王时,他不过是个翊军将军,还是刚破成都时封拜的,如今也不过是随例拜为镇东将军。他这个镇东将军现在并没有坐镇永安,而是跟随丞相大军,所以从军权上来说,他连我镇北将军都不如,没有开府治事,便是明证。”

    魏霸眉头微皱,更是失望,搞了半天赵云现在是镇东将军,只是丞相身边一个跟班,连魏延这个镇北将军都不如啊。

    “不过,有时候人的名望和真实的本事并不相符。有名高而才卑的,比如那个刘琰,虽然是后将军,可是他其实什么也不是,就是一个弄臣。也有才高而名卑的,比如当年的黄汉升将军,如果不是定军山一战阵斩了夏侯渊,有谁知道他黄汉升?赵老将军亦在此列。”

    “可是赵将军跟随先帝多年,他应该有大把的机会啊。”

    敦武神秘莫测的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赵老将军是曾经有大把的机会,可是他把机会都让出去了。将军曾经说过,赵老将军做人,就和他的武艺一样,滴水不漏,全无破绽,可是未免太温和了些,该争的时候不争,总是顾忌太多,白白的放跑了很多机会。”

    “这是什么意思?”魏霸大惑不解。

    “其实就在几年前,赵老将军有一次上好的机会。”敦武放低了声量,靠得魏霸近了些。“先主东征,本是想用赵老将军为前锋大将的,可是赵老将军不赞成先主东征,惹怒了先主,干脆闲置在成都,根本就没带他去。后来先主大败,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想,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他担任了前锋大将,先主也不至于败得那么惨。赵老将军就是谋国重于谋身,是个真正的忠臣,所以一直不得重用。”

    “先帝从来不猜忌他,可是从来也不会重用他,因为他的意见经常和先帝相左。虽然最后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先帝是错的。”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年跟着先帝起兵征伐四方的老将中,关侯殒身麦城,张侯死于宵小之手,唯独他能够以不败的战绩,一直活到现在。”

    魏霸恍惚有些明白了。敦武的意思是说赵云太过温和,与世无争,又不肯卑颜事人,所以虽有一身好武技,也有用兵之能,却很少有机会独立领兵作战,所以功名不显。与他对比的,就是自己的老爹魏延。魏延能以后进在数年之间一跃成为四镇之一,就是因为他不仅有能力,更有性格,一般人轻易不敢惹他,不敢抢属于他的利益。

    俗话说得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赵云就是这种典型。这个世道,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道,善人是无法生存的。看看三分天下的曹操、刘备和孙权,哪个不是狠角色?

    所以要想生存下去,与人为善是不够的,必要的时候更要善于做个恶人,做个别人不敢惹的恶人。老爹的生存哲学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他到处树敌,绝不肯吃一丁点的亏。——————求推荐,求收藏,让老庄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