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17章 有恃无恐(第二更,求票!)

第017章 有恃无恐(第二更,求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夫人是识大体之人,怎么会为两个家奴出头,与我作对?”魏霸笑得很阳光,很心安理得。“虽说我不是她亲生的孩子,可是名义上我也叫她阿母的。张管事也好,环儿也罢,他们都是家奴,何况我又没做错什么,难道夫人还会为了两个家奴来处罚自己没有犯错的儿子?”

    陈管事苦笑不已,心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夫人的儿子啊。夫人心里只有魏风,从来没有你们,在她的心目中,张管事和环儿这两个贴身家奴肯定要比你这个庶子重要得多。

    “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没时间去管那些闲事。”魏霸拍拍陈管事的肩膀,安慰道:“你放心,就算有什么事,夫人也不会在我做完这些事之前处罚我的。”

    陈管事点点头,这一点他相信,张夫人虽说有些偏狭,但是大体还是识的。魏霸现在做的几件事对魏家都非常重要,张夫人不会在这个关节上来找魏霸的麻烦。他忽然吃了一惊,抬起头看着魏霸那张笑意浓浓的脸,若有所悟。少主莫非是吃准了夫人不能拿他怎么样,这才接连对张管事和环儿下辣手?

    陈管事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眼前的魏霸相貌没变,可是眉眼之间透露出的神采,却完全是另外一个人。难道是少主终于开窍了?还是有了什么奇遇?

    后院的小楼上,张夫人看着浑身湿透的环儿,面色难堪,听完环儿的哭诉,她不禁柳眉倒竖,眼带煞气。环儿低着头,用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张夫人的眼色,不时的抽泣一声,听起来哀怨无比。她深得张夫人宠信,知道在夫人的心目中,她比大管事张平还要重上几分,今天却被魏霸羞辱成这样,她相信夫人不会无动于衷。

    张夫人吐了两口粗气,忽然问道:“他不是搞什么账页嘛,怎么又跑到铁作去了?”

    环儿一时语塞,她刚才为了激起夫人的怒火,减少夫人的顾忌,没有说魏霸研制新武器的事。不料夫人虽然震怒,却还是敏感的捕捉到了这个细节。

    “他带了三个铁匠回来,说是要打造什么铁臿,为此还要停下武器的加工,是以婢子提醒了他两句,他恼羞成怒,故意捉弄婢子,还当着那么多下人的面把婢子推到水槽里,羞辱婢子,呜呜呜……”

    张夫人眉毛一挑:“从沔阳带回来的三个铁匠?”

    环儿一边抽泣,一边点了点头。头发上的水滴下来,沾湿了地板。张夫人有些不快的看着她,冷笑一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面前搬弄是非?”

    环儿吃了一惊,仰起苍白的脸,委屈而哀怨的看着张夫人:“夫人,婢子岂敢?”

    “哼哼,我发现你们最近胆子是越来越大,不仅欺负那些下人,连我都敢欺瞒了。张平为了挡着魏霸,连那么重要的事都敢拖延。你更是大胆,魏霸在做铁臿的事,你都瞒着我,还到我面前来告状,还敢说不是搬弄是非?”

    环儿惊叫道:“夫人,婢子真的没有,他从来没去过铁作,怎么会懂打铁的事,还打造什么新武器,一听就知道是……”

    “住口。”一听到新武器三个字,张夫人更明白了,她脸色铁青,怒不可遏。“将军让他带三个铁匠回来,难道是随意为之?就算他不懂打铁的事,那三个铁匠也不懂?我们魏家根本不缺铁匠,将军让他们来魏家,自然是因为他们有我们魏家没有的技术,这点道理你都不懂?”

    环儿哑口无言,不敢再在张夫人面前耍口舌,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张夫人虽然很少下楼,可是一如既往的精明,他们想瞒她实在是自讨苦吃。

    “账页的事,不过争个长短,赌的是一口气,而铁臿干系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粮食,武器更是干系到将军和阿风的战功,是我魏家的立身之本,比起账页来孰轻孰重,我相信你很清楚。环儿,你是觉得自己太聪明了,还是觉得我老了,好糊弄?”

    张夫人的声音阴森冷冽,环儿听得阵阵寒意直涌后脑,什么也不敢再说,只是连连叩头,涕泪俱下。她想起了刚才魏霸说的话,夫人自然会给她一个公正的结果,现在她明白了,魏霸早就知道自己在做的事非常重要,是以有恃无恐。再想想张平被当众杖刑至半死的惨状,她吓得魂不附体,生怕夫人一声令下,也将她如法炮制,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算不被打死,她也没脸见人了。

    张夫人见她这副模样,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心里又有些怜悯,这毕竟是跟了她多年的侍女,今天被魏霸当众调戏,如果不表示一下,实在没面子。可是魏霸所做的事是大事,不能耽误,而环儿之所以受辱又是自找,魏霸把她推到水槽里,名义上还是救了她一命,否则她就会被活活烧死,她又有什么理由来责罚魏霸?

    当然了,魏霸捉弄环儿的手段并不高明,不过这是些孩子气的恶作剧。他似乎也没有想瞒她,他一回到庄中,就连续整治了她身边的两个亲信,这个意味已经非常明白。

    他想干什么?张夫人恼怒异常,暗自猜测着魏霸更深一步的意图。她想了很久,决定还是暂时搁置一下,魏霸在研制的铁臿和武器对魏家太重要了,为了这一点,可以让魏霸再嚣张几天,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嫁入魏家近三十年,她什么阵仗没见过,还能被一个没弱冠的毛孩子压住了风头?

    “环儿,我南阳张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魏霸救了你一命,你应该去谢谢他。”张夫人恢复了平静,轻轻的挥了挥手:“你先去洗洗干净,然后去库房领四匹蜀锦,重做一身锦衣,再领两匹给他的母亲邓氏送去,算是我对她儿子的谢意。”

    环儿如释重负,应了一声,连忙起身去了。

    魏霸在印刷和铁作两个地方来回巡视,晚上也没有回到自家母子住的小院里,自然不知道后院发生的那些事。直到魏武来告诉他,他才知道后院已经议论纷纷。议论的焦点当然是他魏霸,一向软弱可欺的他这次一回来先是收拾了张夫人身边的大管事张平,随后又“救”了贴身侍女环儿,张夫人不仅全力支持他处罚张平,还让环儿特地拿着两匹蜀锦来致谢,这可是莫大的荣耀。邓氏等人虽然是妾,名义上比环儿要高一些,实际上环儿一直凌驾于她们之上。如果不是张夫人不肯让魏延纳环儿为妾,她们主仆早就独霸魏家内房了,哪里还会有邓氏她们分一杯羹的机会。

    “看来这个丫头在她心目的地位比那个张平高多了。救了一个丫头,还要送两匹蜀锦来致谢,这哪里是致谢,这分明是示威嘛。”魏霸心中暗自嘀咕,不禁对张夫人的手段敬佩不已。她这么做不仅没有落了面子,反而彰显了她主妇的大家风范。她不是给他魏霸面子,而是因为他魏霸在做对魏家有益的事。她已经做到了极致,如果他魏霸无法完成这几项发明,那接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将变本加利的还给他,还让别人无话可说。

    以退为进,以守代攻,然后再伺机防守反击,张夫人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女子,这手段高明得让人只会感激涕零,却很难察觉其中的反击手段。像母亲邓氏就一点也没看出来,现在还对张夫人唱赞歌,要他好好做事,报答张夫人的一片关心呢。

    好好做事当然是必须的,是不是报答张夫人的一片关心,那就两说了。不过,对张夫人的谨慎,他还是很满意的,他不怕张夫人有什么后续手段,他怕的是张夫人不计后果,胡搅蛮缠,那他反而要有所顾忌了。对付一个讲理的领导,总比对付一个不讲理的领导要来得容易一些。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阿母,我这两天比较忙,就不回去睡了。等事情忙完了,我再去陪她说话。”魏霸对魏武说道:“我问你件事,我们很家有多少士卒有今天那十个人的实力?”

    那十个全副武装,还扛了一个月口粮的士卒正如敦武所言,只用半天时间,就轻松跑完了六十里,下来之后,也没看他们有多么疲惫,其身体的强悍程度着实让魏霸吃惊不小。不过,魏霸已经看过了关于吴起训练的魏武卒的记载,知道魏武卒只用半天时间就能跑一百里,到达目的地之后还能立刻投入战斗,相比于魏武卒,魏家的武卒还不算变态。

    魏武眨了眨眼睛:“我们魏家部曲一直维持在三千人上下,有这样水平的人,大概有六成吧。”

    六成就是两千人不到,魏霸惋惜的摇了摇头,仅靠魏家部曲要完成老爹的子午谷计划还远远不够。

    “老爹手下还有郡兵,他们有多少这么强悍的?”

    魏武嗤的笑了一声:“郡兵?那些郡兵里哪有这么强悍的。他们是征召和招募来的兵,怎么能和我们魏家的部曲相提并论。那些征召来的兵原本都是农夫,能拿起武器打仗就算不错了。招募来的人条件好一些,可是要是有这么强的能力,那价格可就吓人了,哪里招募得起。”

    “那郡兵又是什么水平?”

    魏武撇撇嘴:“所有负重不超过百斤,勉强可以赶上我们魏家部曲的速度。”————

    第二更到,求支持。老庄目前在新书榜上是第十四位,再进两位,就可以到首页晃一晃了,请诸位支持。老庄努力的准备第三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