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016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票!)

第016章 辣手摧花(第一更,求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魏霸在书房呆了半个时辰,就赶到了作坊里。陈管事挑出来的那几个石匠手艺的确不错,只用了两个时辰就雕好了两块石版,已经开始试印表格,就连魏霸开始没有估计到的一些困难,也被他们用很巧妙的方法解决了。

    看着刚刚印出来的表格,魏霸非常满意。

    “陈管事,你看如何?”

    “好。”陈管事眉开眼笑,额头上的皱纹都淡了不少。“没想到还能这么做,以后我们魏家又多了一个生财之道啊。”

    “生财之道?”魏霸一时没反应过来。

    “少主,你想啊,这石版可以印表格,也就可以印其他的东西,比如过年的时候可以印桃符,平时还可以印一些书,以这样的速度,还有哪家书肆能竞争得过我们?嘿嘿,我们不仅可以独霸汉中的市场,还可以把书肆开到成都去。少主,这个办法可不能告诉别人,别人也学了去,我们就没钱赚啦。”

    魏霸吓了一跳,这陈管事看起来相貌平常,可是脑子转得很快嘛,一下子就发现了这石版印刷术潜藏的商机,还有专利保护意识,连保密的事都想到了。

    “嗯,你说得有理。不过石版毕竟太脆,我还要改进一下,等改成木版的,到时候就更经久耐用了,也能轻便许多。”魏霸看着那些动作越来越熟练的印刷工,“陈管事,你看到明天晚上,能印出多少?”

    陈管事捻着稀疏的鼠须,沉吟了片刻:“他们都是第一次做,熟练程度还不太够,经常有纸被他们擦破的,就算是那几块石版全部雕出来,一起开工,到明天晚上,大概也只能出来一万四五千张。”

    魏霸皱起了眉:“那可怎么办?”

    “无妨。”陈管事胸有成竹:“少主尽管放心,你没说明天到晚就交货,而是后天早上,再加一夜,我想两万页是绰绰有余的。如果少主觉得不保险,我可以让他们再多雕几块石版,反正人手多的是,肯定能保证如期交货。”

    魏霸放了心,伸手拍拍陈管事的肩膀:“这件事如果能做成了,你是大功,到时候我会向父亲和夫人为你们请功的。”

    陈管事笑得越发开心:“多谢少主,多谢少主。”

    见印刷的事进展顺利,魏霸离开了印坊,又去了铁作。跟来的那三个铁匠师傅指挥着一群魏家的铁匠,正在按沔阳铁作中摸索出的经验改造工具和炼炉,他们虽然忙得满头是汗,可是从发亮的眼睛和洪亮的声音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魏家的条件非常满意。这倒也是实情,这些部曲虽说和家奴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毕竟沾亲带故的,而且大部分人都有子弟在军中作战,魏延还要靠他们立功,对他们当然要比官府对官奴婢要好一些。

    见魏家配套设施齐全,魏霸非常高兴,有了这些人的配合,以后有什么新想法,安排人试制也方便多了。他叫过铁作的管事,吩咐道:“大家加把劲,跟着老师傅好好学,多准备些铁,先打造一些铁臿出来……”

    “先打铁臿,那武器岂不是要拖延了?”环儿提着裙角,小心的避开地上的积水和铁渣,踮着脚尖走了过来,见魏霸看着他,脸一红,连忙放下裙角,双手掩在小腹前,正色道:“大战在即,武器当然是最重要的,铁臿之类的农具应该缓缓才是正理,不知道霸少主以为如何?”

    魏霸惋惜的叹了口气,这个环儿人长得不赖,也够聪明,可是一天到晚绷着脸,实在看得令人生厌。他淡淡一笑:“话是如此,可是具体安排上却还有文章可做。眼下正在春耕,新农具打造出来,立刻就能发挥作用,武器却不急在一时。虽说是大战在即,但三五个月之内根本打不起来,就算有些零星的战事,家里想必也有储备的武器可用,又何必急着打造新的。”

    环儿眼珠一转,正待再说,魏霸一直盯着她,见她嘴一张,立刻又道:“更何况我们刚刚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如果按新的办法来打造武器,武器将更加锋利,性能会有进一步的提升。到时候用更好的武器,岂不是更好?”

    环儿硬生生的被魏霸打断了话,情绪有些挫折感。本想等魏霸说完再反驳他,可是一听魏霸说他可以打造出更好的武器,她连忙又把想好的话咽了回去。魏家以武立家,上等武器的意义有多重要,她也一清二楚,如果在这件事上干扰魏霸的安排,只怕不仅家主魏延会发火,就连夫人都会不高兴。

    她怔怔的看了魏霸半晌,越看越觉得眼前的这个魏霸和她印象中的魏霸不像一个人。以前的魏霸软弱,看到她时连话都说不周全,随着年岁见长,眼神中多了几分贪婪,可是却碍于夫人的威势,从来不敢在她面前表露出来。现在的魏霸不仅敢于平静的看着她,眼神中也少了那分怯懦的贪婪,更多的却是一种带有……惋惜的意味。这个感觉让环儿非常不舒服,更何况刚刚还被他把话堵在了嘴里。

    环儿想反驳他,却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张了几次嘴,最后还是放弃了。就在她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要占点上风,挽回一点面子的时候,魏霸冲着已经准备妥当的老铁匠使了个眼色。老铁匠不虞有他,从炭火中抽出烧得通红的铁条,高高的举起铁锤,猛的咂了下去。

    “当”的一声巨响,铁匠们浑不在意,环儿却很少到铁作来,被吓得花容失色,像安了弹簧似的一跃而起,向后连退两步,一脚踩在地上的积水中,锦衣的衣角顿时沾上了暗褐色的铁水。她瞪圆了眼睛,怒视着手足无措的老铁匠,火气上涌,刚要痛斥,魏霸又一次抢在她前面开了口:“小心火炉。”

    环儿这才感觉到后背热烘烘的,知道自己靠着火炉太近了,连忙向前走了一步,转身去看,却闻到一股丝绸烧糊的味道,知道自己的锦衣十有八九是被烧着了,慌得手足无措,绕着自己转起了圈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猫在追逐自己的尾巴。

    “火……火……”环儿感受到后面的火气,眼泪都快出来了,再也维持不住矜持,带着口腔叫道:“快帮我灭火。”

    铁匠们围成一团,搓着大手,却谁也不敢上前帮她灭火。新来的自然不用说,就算庄里的人也不敢,这可是夫人身边的亲信,谁敢用自己的臭手在她身上拍来拍去?他们互相看看,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就在这时,魏霸上前一把拽住环儿的手臂,毫不犹豫的将她摁在了淬火的水槽里。

    火灭了,环儿也浑身湿透,还喝了一口脏水。虽说还是春天,衣衫不是很薄,可是经水一浸,也紧紧的贴了她的身上,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形。头上高耸的发髻被水一浸,顿时耷拉了下来,再加上脸上不断滴下的脏水,原本高傲如孔雀的环儿顿时成了一只落汤鸡,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你……”环儿暴跳如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夫人的教训也全忘在了脑后,竖起一根手指,指着魏霸的笑脸:“你这个……”

    话刚出口,魏霸忽然变了脸色,伸手握住了她的纤纤玉指,寒声道:“我这个什么?”

    环儿一看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架式,忽然想起了两三个时辰前刚被魏霸拧断手指的张管事,顿时吓得面色煞白。她用力的往回抽,手指却被魏霸握得紧紧的,怎么也抽不回来。一想到手指可能会被魏霸生生拧断,环儿再也不敢嚣张了,泪水在眼眶里打着圈,楚楚可怜的看着魏霸,想要求情,却怎么也说不出软话来。

    在这个庄园里,她何尝需要向别人说软话,特别还是她一向不放在眼里的魏霸。

    “你想说什么?”魏霸似笑非笑的看着环儿。他的笑容落在环儿的眼中,是那么的可恶,那么的阴险。环儿张口结舌,感受着魏霸手掌越来越大的力量,感受着手指上越来越剧烈的疼痛,她终于放弃了骄傲,“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流满面:“少主,婢子错了,请少主大人大量,放过婢子。”

    “哼!”魏霸慢慢的松开了手,转过身去,背对着环儿,很傲慢的挥挥衣袖:“去吧,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夫人,相信夫人会给你一个公正的结果。这里马上就要开始打造新式农具,声音会很大,你如果不习惯,就不要再来了。”

    环儿将险些被折断的手指捂在胸前,躬身施了一礼,转身掩面落荒而逃。

    陈管事看着这一切,一直没有说话,等到环儿离开,他扯了扯魏霸的袖子,将魏霸拉到一旁。“少主,你今天一回来,先打了张管事,现在又教训了环儿,虽说是快意,可毕竟于夫人的颜面有损,这……不太好吧,万一夫人怪罪下来……”——————周一,求推荐,新书,更要求推荐。今天三更,请诸位赐我力量吧!